台湾人心声:给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护照! 我是在台湾的中国人,如新党郁先生所说,在台湾,中国人到我这一代为止!下一代不知祖国是大陆,这太令人忧心了!


看到大家讨论到台胞证问题,教我大吃一惊!多年来我一直想呼吁大陆当局,快点取消台胞证。我一直以为只有我自己有这想法,这是多年来我一直耿耿于怀的问题。


看到了大家的讨论,我要提出我的意见:台胞证,不必讳言,是当局统战手法之一,我的建议是这样:


取消台胞证,直接发护照,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各位,陈水扁当局为进行台独,原要将我们护照改成「台湾护照」,遇到各界批评,才改成在护照加注「台湾」两字!


各位试想:尔后台湾同胞到大陆,一律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只在内页加注:「台湾居民」即可!各位,每年台湾几百万人到大陆去,这是何等震撼!如果台独份子想到大陆,除非他拒拿大陆护照,否则他没办法动。而这么多台商,拼了命要到大陆经商,谁不拿大陆护照?除非他不愿去大陆,但这不可能!


这不是一举数得吗?拿大陆护照,就是中国人,哪还须要讨论一国两国的?就是一个中国!哪还须要讨论统一或台独?各位请仔细思考我的建议,并设法向大陆当局建议。


其实大陆当局一定有过这种想法,但发台胞证,就如我所说的,是统战、政治操作手法而已!


请重视我的建议!所有台湾同胞到大陆一律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内页加注「台湾居民」,请大家尽量向大陆当局发声,希望能尽快实现。黄佶(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系)


昨天(4/23),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先生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举行报告会,介绍了台湾选举情况和选后台湾局势走向。他说自己虽然老了,但是仍然要继续努力,并以国父中山先生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自勉,赢得满堂师生的热烈掌声。


我在提问时问:大陆应该如何支持你们的努力?郁说起了台胞证。


台湾居民回大陆,拿的是台胞证,结果被台湾很多人嘲讽:你看,你还说自己是中国人,可是大陆方面却说你们是台胞,是台湾人。


郁说台湾人描述这种现象是:在台湾的中国人,两边不是人。


他说:老年人对此耿耿于怀,觉得不妥,但是青年人很善于改变:既然你说我是台湾人,那我就安心作台湾人好了。因此,现在台湾说自己是中国人的人越来越少,大陆方面工作的很多失误也很有关系。


可以理解,大陆方面把台湾居民称为“台胞”,包含着一份特殊的亲情、尊重和礼遇。但是客观效果却适得其反,充分说明我们在进行工作时一定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场想当然,而应该多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建议国台办邀请大量台湾人士做顾问,至少和台湾人士有频繁的交流,及时了解情况。


另一方面,台胞证最初诞生时,台湾方面还没有放弃一中原则,台湾人是不言而喻的中国人的一部分。就好象我们说到上海人,不言而喻是指中国的上海市人,而不是上海国人。


但是现在情况变化了,台湾当局在搞去中国化,台湾人和中国人正在被有意塑造成并列的称呼,那么我们也应该与时俱进,做相应的改变。例如把台胞证的名称改为中国台湾省居民身份证(正好回应台湾方面最近开始要求大陆赴台人员必须摁手印这一不友好举措)。


郁先生在回答听众大陆如何主动对台进行工作这一问题时,指出大陆有很多牌可以打,可惜大陆都不用,反而处处被动。


他仍然以台胞证为例:


如果把台胞证的名称改为中国同胞证,那些支持台独的商人就会很犯愁:不领证,就无法到大陆做生意,台湾经济和台独的实力相应就要削弱;领了证,就意味着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郁先生提出大陆还应该利用自己“优秀、智慧、有创意的”流行文化去影响台湾青少年,使他们由哈日、哈韩变为哈中。


笔者在2002年撰写的应该对台湾开展文化统战一文也提出:大陆方面应该充分使用电视剧、流行歌曲和电子游戏等各种现代文化娱乐产品,从娃娃抓起,让台湾青少年在哈美哈日的同时(哈:因热衷而追求、而痴迷、而疯狂),也来哈京哈海(崇尚以北京为象征的中国传统文化、以上海为象征的中国现代文化)。


郁在发言中哀叹:我这一代之后,(台湾)就没有中国人了(郁1940年出生,已六十多岁)。郁对两岸局势未来的走向是悲观大于乐观,不排除一战。


这说明大陆方面转变台湾民意的工作的紧迫性。我们再也不能被动的听和观了!(即使武力统一,也需要预先进行大量有效的转变民意工作,以便战后迅速恢复和平和稳定。)


郁告诉听众:台湾媒介只报道大陆的负面新闻,导致台湾人现在不是歧视大陆,而是仇视大陆!郁先生提出大陆应该主动工作,让台湾青少年知道现代中国人的光荣事迹,觉得作一个中国人是光荣的事情。


最近有消息报道:大陆方面在320台湾大选之后,对台湾的政策将由听其言,观其行转变为驳其言,阻其行。这的确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但是还有两个问题:


1,驳其言,驳给谁听?给大陆人民听?显然没有必要;给台湾人民听?他们听得到吗?


台湾媒介只传播大陆的负面情况,如大陆的焦点访谈、最近的假奶粉事件等,而且连篇累牍,不厌其烦。


笔者曾提出大陆应该利用台湾的新闻自由和资本主义制度,用经济手段干预甚至控制部分台湾媒介,向台湾人民直接传递有利于大陆或至少客观、公正、全面的信息(黄佶台湾问题文选)希望官方认真考虑。民间则可以利用网络等工具,开展轰轰烈烈的民间沟通运动。


2,阻其行,怎么阻?靠谁阻?靠美国人?那就好象请狼帮我们归拢羊群。


因此要靠我们自己,用经济手段制约台湾经济,用文化和信息传播影响和转变民意,进而影响台湾政治,阻止或延缓台独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