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有读出提出一个问题,说作为抗倭名将,为什么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

首先,必须要反问一句,抗倭英雄戚继光镇守北方边疆后,真的“碌碌无功”了吗?

这就要先弄清楚,戚继光“碌碌无功说”是怎么来的?那是在戚继光镇守北方边疆的第十六年,即明朝万历十一年(1583)时,兵科给事中张鼎思一封奏折怒批戚继光,声称当年在南方痛打倭寇的戚继光,自从调任蓟镇后,就十多年如一日的“碌碌无功”。不如再调到广东去。后世所谓“戚继光镇守北方后碌碌无功”的说法,基本都来自于此。那这言之凿凿的怒批,又是否属实?

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这就要回看一下,自明朝隆庆元年(1567)起,带着灭杀倭寇的荣耀,风光调任北方的戚继光,接下来都做了什么。

隆庆元年(1567)十一月,刚刚拜祭过南方平倭战场阵亡将士的戚继光,接到了奔赴北方的调令。感慨不已的他,当场就热血满腔,临行前喊出“感恩怀尺疏,直欲捣祁连”的豪言。几乎是以再造卫青霍去病功业的雄心,踏上这个新战场。

而就任蓟州总兵后,气还没喘的戚继光,就在这个“碌碌无功”的新岗位上,闹得整个大明朝堂都鸡飞狗跳:先是不停上疏,把多年来被鞑靼人打的千疮百孔的蓟州边防,从头到脚批的狗血淋头。接着就提出宏伟设想,要打造坚固城池防线,练出能够深入草原野战的百战精兵。如此高调表现,每一句话,都是啪啪打明朝朝堂“精英”们的脸,自然也惹得骂声一片。

但幸亏高拱张居正等阁臣们力挺,虽然被“喷”了不少口水,戚继光很快在隆庆三年(1569)年拿出了新成果:横贯整个蓟州防线的“空心敌台”,这种长城上的新型堡垒,储备有精良火器,便于屯驻大量守军,一旦鞑靼骑兵入侵,立刻开火没商量。是为中世纪堡垒设计的一大创造。隆庆三年时,戚继光已修成四百多座“空心敌台”,到万历年间时,这种堡垒更增加到一千多座。别管多鸡贼的鞑靼骑兵,管保第一时间被挡在塞外。

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也因为这种新型堡垒的建成,之前年年都要为鞑靼骑兵侵扰高度紧张的北京城,终于可以松一口气。

但在戚继光看来,修筑坚固的敌台,只是一个先期小目标。就在热火朝天的“空心敌台”施工期间,戚继光更在埋头打造另一只铁拳:把鞑靼挡在塞外算什么?必须要练出无坚不摧的精兵,给敌人狠狠打击,彻底打碎他的胆,才会有边陲的长治久安。他除了把昔日东南戚家军大量北调外,更多次在三屯营召开会议,向各支部队推广新武器。近乎魔鬼式的练兵方法,更是推广到全军。一支全新的明朝边军,悄然脱胎换骨。

就在“空心敌台”拔地而起时,戚继光的新型“蓟州军”,也终于打磨成熟:这支共有七个“车营”的新型部队,装备有弗朗机鸟铳虎蹲炮火箭等新型火器,且采用新型的“车阵”打法,战斗时以战车为掩护,排成梯次火力,依照天鹅号的指令,向敌人发起轮番火力打击,最后以战力凶悍的冷兵器步骑兵合围冲锋,一举解决战斗!

这种颠覆明军以往打法的思路,在隆庆六年(1572)就小秀了一把,戚继光以北方鞑靼为假想敌,在蓟州地区举行多兵种联合演习,各支部队紧密的配合与令行禁止的表现,令明朝朝野大为震撼。接下来的万历年间,戚继光更漂亮证明,这种表现绝非花架子。比如昔日侵扰极其凶悍的鞑靼朵颜部,被戚继光出手就揍得稀里哗啦,万历三年时,连首领长秃都被戚继光活捉。吓得朵颜部扔下武器跑到喜峰口外,痛哭流涕求投降。

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万历年间两次救援辽东,更见证了戚继光“车营”,十分强大的机动作战能力。万历七年与八年,鞑靼土蛮部两次侵扰辽东,却不料戚继光动作更快,每次都及时杀到,在前屯与锦州等地再次痛击敌人。换句话说,在隆庆至万历的十六年里,蓟州周围,别管多凶悍的敌人,只要戚继光逮得住的,就是见着一个打一个。打跑只是“起步价”,打哭更是正常现象。

就是凭着这轻松把敌人打哭的能耐,戚继光守卫蓟州的十六年,是这个十六世纪时烽火连天的战略要地,最为太平安乐的十六年。昔日嚣张的各路敌人,几乎全被打得拜倒在大明脚下。这“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的威武,怎能说“碌碌无为”?

当戚继光的老上级张居正过世,嫉恨张居正的万历皇帝,迁怒于戚继光后,见风使舵的张鼎思等言官,也就大言不惭的连呼戚继光“碌碌无功”。再度被包围在谩骂声中的戚继光,只得含恨去职。而以当时史料记录,戚继光离开蓟州的那天,当地军民家家悲伤万分。诗人陈第记录当时现场的一首诗,更缩影了这位战神的功业:辕门遗爱满汇燕,不见胡尘十六年,谁把旌麾移岭表,黄童白叟哭天边。

这样战功卓著的将军,却顶着“碌碌无功”的污名离开,只能说,是明朝政治的坑爹败笔。

抗倭名将戚继光北上镇守边疆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而被这败笔坑坏的,恰是万历皇帝及其子孙:戚继光去职后,余怒未消的万历皇帝,将昔日戚继光的七支车营部队尽数裁撤,将领们纷纷被论罪。除了巍峨的“空心敌台”外,戚继光十六年练兵的心血,几年间就毁灭殆尽。

而到了万历皇帝晚年,后金八旗崛起辽东后,久不习战的明军稀里哗啦,昔日铁壁般的蓟州,更被糟蹋成大窟窿。被八旗在崇祯年间轻松破关南下。对戚继光的刻薄对待,坑怀的恰是明朝自己的江山社稷。

历史曾赐给明朝一个戚继光,赐给明朝一个重振军威的机会。而在戚继光走后,再也没有一个戚继光,可以这样力挽狂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