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浴血南疆

声明:“黑豹1979”公众号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被打死的越军遗体到哪去了?大战后清理战场,出现离奇一幕

图:1988年某次战斗中被打死的一名越军特工,另一名被击伤后逃脱

1979年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第一阶段作战中,战至2月19日下午20时止,我14军各师、团,根据军区对越作战第一阶段的战役决心和部置,在初战仅3天的时间内,先后攻克了我河口县当面的越方黄连山省老街市和坝洒地区一线越军各守备要点,同时,14军41师以有力一部于上述时间进至距离老街市仅50公里的孟康县以南地区。14军圆满完成对越自卫还击第一阶段作战任务。

我团在对越作战第一阶段中,对越军设置在纵深5公里处的守备据点反复冲击伤亡较大,因此,全团在实战中利用战斗间隙边打边总结,进一步领会和把握山岳丛林地作战特点和越军的技战术运用水平特点。由于我团上述作战地域为云南西线越军主要防御地区,其当面越军为省属254团及省队林场冲锋队加强火器分队和345师124团一部,其战斗力和单兵技战术水平相对较高,客观上我军的伤亡较大合符情理在所难免。

被打死的越军遗体到哪去了?大战后清理战场,出现离奇一幕

图:越军在进行战场技能培训

实战中令人不解的是在各高地和要点战斗结束后,根据战前侦察和当时双方交战中越军的兵力、火力部置情况或战斗的惨烈程度,想必在高地攻陷后在打扫战场中一定会有很好的战果,但实际效果恰恰相反,在阵地上越军抛尸实在太少,例如:在17日凌晨5时,我七连和九连一排在29号高地攻坚战斗中,连续攻克越军高地防御阵地中的四条堑壕,缴获12.7毫米高射机枪和苏制重机枪各两挺,连队在对高地主峰冲击时,防守越军各类武器射出的子弹真把天空都染红了,其火力准备充分实属少见,整个高地爆炸火光将周围照射的犹同白昼一般,战斗打得既艰苦又惨烈,天亮后战斗结束,当我们在打扫战场中仅发现六具越军尸体和大量武器装备军旗之类的东西,确实让我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能够作出一个合理性解释。最后124团指挥所只得作出29号高地残敌由高地北坡向南逃跑一说。而29号高地战斗,我七连及加强分队伤亡近30人以上。

被打死的越军遗体到哪去了?大战后清理战场,出现离奇一幕

图:阵地上越军的遗尸

战斗中歼敌数少得可怜这种现象仍然在延续,29号高地战斗结束后,步兵124团及时命令团预备队六连投入对拔坡地区30号高地发起冲击,战斗一直持续至17日凌晨6点30分,高地上越军四道堑壕,实行明、暗火力交叉使用,组成了严密的织热火力网,而且暗设火力点几度复活,124团六连在连长秦开洪、副连长段瑞炳的带领下,采取正面攻击与两翼包抄的技战术运用,步兵战斗小组实施小群多路反复冲击防守越军主峰的三线阵地。战斗异常激烈,副连长段瑞炳以下七人牺牲,轻重伤11人。17日7,30分战斗结束,六连及加强分队在转入清剿残敌过程,8时许,该营营长王文宾和通讯员小马在去124团指挥所开会途中,在路过30号高地南侧第四道越军防守堑嚎时,被四名躲藏在A型隐蔽部里的越军用冲锋枪连发数弹,两人当场牺牲,四名躲藏的越军被随即赶来的六连官兵全部歼灭在A型隐蔽部里。

30号高地经过收索和清剿后,没有再次发现残余越军,但经过打扫战场后除缴获大量越军枪、炮弹药和装备外,高地上只残留了一具越军的尸体。加上隐蔽部里的歼灭的四名越军,那么敌我伤亡根本没有可比性,团各连队一时间,干部战士在私下有所议论,普遍认为从开战至今,越军的战损实在太低,我们除拉敏一战歼敌69,俘敌1名外,在拔坡地区两个高地和尔后的战斗中基本上我军的伤亡数高于越军。

2月18日下午15,05分,在军,师炮团的火力支援下,根据对越军防御兵力和其战斗力的重新认识和综合评定,124团指挥所经报师批准后,逐决定改变战前决心,将动用全团兵力分东,南,西三个方向对越北8号公路主要支撑点391高地发起冲击,师以122榴弹炮实施单炮监视射击的战术手段掩护二营四连向高地主峰冲击,团,营属炮连及伴随火炮跟近步兵进攻分队,对391高地防御越军实施火力压制,124团一,三营各连分别对64,67,69等高地及其391高地结合实施冲击。战至当日17时,二营四连和三营9连在391高地主峰汇合。

此战我团各炮连从不同方向,连续摧毁高地越军高射机枪,重机枪明暗火力点7个,A型,人字型隐蔽部共15个,在打扫战场中除缴获大量越军枪炮和军用物资外,歼灭越军仅17人,因此,由于第一阶段的战果不佳全团伤亡较大,客观上在干部战士的思想上产生了许多阴影,动摇了我军敢打必胜的信心。

被打死的越军遗体到哪去了?大战后清理战场,出现离奇一幕

图:几名越军逃到河边时被击毙

截止至2月20日,步兵124团在拔坡地区战斗中歼敌仅121名。据战后资料查明,在越方拔坡战斗结束后,我步兵124团牺牲近60余名,轻重伤人员近100名。

2月20日,根据军的战役安排,我团逐将拔坡地区一线高地移交师战役预备队125团进行巩固防守,步兵124团继续沿8号公路攻击前进向纵深发展。

2月22日上午10时,124团侦察排一班前突侦察进至757高地半琴山北侧山梁,在一片遮天盖日的森林里,突遇三名越军武装搜索人员,为争取主动和达成发起战斗的突然性,侦察班立即就地荫蔽并先敌开火,当场一名越军头部中弹,其他两名越军急忙扭头向山下跑去,侦察班随敌追击至山下鞍部内,相继在周围树林中搜索,由于突前侦察缺乏阵地依托和步兵掩护,侦察班搜索了大约30分钟后没有发现另外两名越军,逐按原路返回准备查寻被击毙的这名越军,当他们来到刚才发生战斗的地方,可怎么找寻都不见那名越军的尸体,地上残留着很多的血迹。大伙感到非常怪异,当时敌我双方相遇距离很近,副班长先敌开枪击中了那名越军的头部大家看得很清楚,那名越军的头部基本完全打烂,怎么会尸体不在了呢?大家只得扩大范围继续查找,后来在一片灌木的凹地里发现了一些动过的新土,一名战士用树棍轻轻一拨,埋得很浅的一具越军尸体露了出来。

被打死的越军遗体到哪去了?大战后清理战场,出现离奇一幕

图:战斗力最强的是越军的特工部队

事后团特务连作为笑料在连队里谈起,但经过大家分析后认为越军其中必定有诈,因此,侦察排及时到团指向团长袁玉昌,副团长宋宝飞报告了越军的这一异常情况,团首长结合我团在拔坡地区的战斗情况综合判断,可能越军居于政治上的需要和对其战死军人的尊重或者怀有想瓦解我军士气的战术目的,有普遍掩埋处理尸体的可能性,立即向师前指报告了我团对此事的基本看法,师逐向军报告了上述情况,同时师命令预备队125团在拔坡一线阵地进行查寻和挖掘越军残留尸体。

至79年2月27日仅5天时间内,步兵125团2营四连在30号高地一次性挖出越军掩埋藏匿尸体22具。

同日在拔坡29号高地南侧再次挖出越军掩埋尸体34具。3月2日在391高地8号公路边的一个溶洞里,我师搜索分队一次性发现75具越军尸体。但在8号公路该路段上属于陆军40师与我师的战斗分界线和结合部,据说战后在各师歼敌数上针对75具越军尸体存有争议,原定75具尸体两师各一半,好象最终全部算在了40师的战果上。

战后查明,步兵124团在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斗中共毙敌254团大中校副团长和345师124团中尉政治副连长以下389人,其中班,排长23人。纵深越北7号公路以南红河左岸地区40余公里,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及军用物资。

被打死的越军遗体到哪去了?大战后清理战场,出现离奇一幕

图:越军特工部队早期第一批换上迷彩服

步兵124团在战斗中共英勇牺牲89人,轻重伤281人,烈士现葬于河口县小兰溪烈士陵园。

纵观对越作战中,越军无论在战斗中及时掩埋尸体居于何种理由和战术目的,但客观地说这类战术的运用效果,对我军战斗士气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在当时对我军战斗力的形成和山岳丛林地作战特点的运用和总结影响是很大的,同时,说明当时我们的对手并非等闲之辈。需要我军在未来战争中进行认真分析加以探讨。

兵说 2018-07-28 21:50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