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纪念八一建军节,发几篇微小说

1、闪小说《危险时刻》

文/肖福祥

北上的列车风驰电掣。女人紧紧地挨着男人,坐在旅客熙熙攘攘的车厢里。

“亲爱的,我们这次到北京,我想先到天安门看升旗。”

“好的。”

“然后再好好地照照像。”

“好的。”

“我还想看看颐和园、故宫、长城......”

“好的。”

“这次我想把整个北京看一个遍。”

蜜月旅行,既辛苦,又快乐。

他俩蜜月旅行还没有结束,北京还没有游完,南方发生了水灾,男人返还部队抗洪救灾。

好久好久,女人才有男人的消息。

男人原本是不会受伤的,当时他劳累一天后正在休息,是副连长带队在抢险救灾,他奋不顾身冲上去了。

干净宁静的病房里,男人躺在病床上,女人紧靠着他坐在他的病床边。

“你醒了?”

“我醒了。”

“好些了没有?”

“好些了。”

“想吃点什么?”

“我不饿,不想吃。”

“听说当时你正在休息,怎么又上去了?”

“我是连长,并且水性最好,处理突发事情的能力最强。难道我不该上去吗?”

上级给男人进行了奖励,出院后,还给他补放了蜜月假,他俩又上北京了。脸上更加多了一层光亮。

418

82、闪小说《新战场》

文/肖福祥

南征北战,司令员打了很多仗,年岁很大了,可是个人问题还迟迟没有解决。

“司令员,你年岁不小了,现在条件许可,你的个人问题该解决了。”

军区文艺队新来了一位女同志,端庄大方,秀外慧中,天生丽质 。

洞房花烛夜,时间已经很晚了,新婚妻子催了多次,司令员还端坐在他的凳子上,不休息。

“司令员,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夜半,司令员还仍然端坐在他的凳子上,不休息。

“司令员........”

东方发白,天都要亮了,司令员还仍然不休息。

司令员怎么不休息呢?

“司令员,您不喜欢我吗?”

“不是。”

“那您怎么还不休息呢?”

“我身上有十多处枪伤。”

出生入死,司令员身上的每处枪伤都差一点要了他的命。

新婚妻子还没有打过仗,参加过战斗,他担心他身上的伤疤吓着了他的新婚妻子。

新婚妻子热爱、敬佩英雄。

“司令员,您是我们的英雄,您放心,我永远爱您!”

566

3、闪小说《距离200米》

文/肖福祥

部队先过河了两个营,河面太宽,装备太落后,后续部队没有跟上,天要黑了,如果部队不采取其它措施,先过河的两个营有被敌人包饺子的危险。

自卫还击作战总攻在即。

军长打来电话说:“师长吗?现在部队的情况怎么样?”师长说:“报告军长,部队只先过河了两个营,后续部队没有跟上,情况危急。”军长说:“师长,下步你们打算怎么办?”师长说:“报告军长,下步我们准备采取第二套方案,指南打西,改佯攻为强攻,围魏救赵,在战术中解救部队。”军长说:“好,狠狠地打,打出你们的威风,打出你们的光彩。”

军长又说:“你现在的位置?”师长说:“界河,零零零高地。”军长说:“据情报,敌人在边境部署了大量的特工人员,专门偷袭我们一线部队的指挥机关,请你们一定注意安全。”师长说:“是!我们一定注意安全。”

界河周边崇山峻岭。前头没有了公 路,师长下车步行指挥部队,步行直线距离还不到200米,后面突然传来了“噼噼啪啪”激烈的枪击声。

“警卫员,情况?”

参谋长了解情况后来报告说:“报告师长,敌人偷袭了你的指挥车,车中弹14发,部队牺牲1人。”

少顷,军长又给师部打来电话说:“喂,找你们师长接电话。”师长说:“报告军长,我是师长。”军长说:“是吗,你真的是师长吗?”师长说:“报告军长,我真的是师长。”军长说:“刚才我们收听到敌人的广播,说他们射击了你的指挥车,抓到你了,正在押送途中。”师长说:“报告军长,他们射击我的车辆时,我不在车上,刚下车不久,正步行在界河的崇山峻岭中。”军长说:“好,你现在的位置?”师长说:“报告军长,我现在的位置,出事车南,直线距离大约200米。”

599

闪小说《一连长》

文/肖福祥

黄昏,晚饭后我正在营区散步,一连连长突然匆匆来找我了,向我报告说:“报告政委,我连有一退伍老兵带走了一女青年,女方反映强烈,请指示。”

那年我在部队当政委。一连是老虎连,英雄的连队,是我最喜欢的连队。

一连的干部都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个个出类拔萃,都是我最喜欢的干部。

一连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部队是不准许战士与当地女青年谈对象的,尤其不准许退伍老兵带走当地女青年。女青年被退伍老兵带走了,必须追回。我说:“立即追回。”

他说:“谁去?”我说:“谁带的兵,谁去追。”

他说:“女方要求派人一起去追?”

要求合理,我说:“同意。”

他说:“女方要求派女青年的双胞胎姐姐一起去追?”

一对青年男女单独一起出差,这不符合我的观念,我很难同意。

我说:“不同意。”

他说:“女方说,她姐妹俩关系特别好,由姐姐去做工作,女青年会听姐姐的。”

一个月后,一天,他又来找我了。我正在批阅文件。满桌子的文字,一肚子的烦恼。我疲倦地。他递给我一包喜糖,说:“政委,请吃喜糖。”

我说:“你终于同意结婚了?”

他说:“不,不是她。”

一连长一表人才。我非常喜欢他,我想把我表妹介绍给他。

我表妹是差了一点,他一拖再拖。

但是再屈,我会在职务提拔上补偿他的呀!

“谁?”

我迫不及待。

他说:“上一个月和我一起出差的那一个女孩。”

528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