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书摘]曾经的侵华日军老兵有多少抚恤金

老鬼子山田已经病入膏肓了。他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说一句话要喘上三喘。我最后一次看见他是在离我打工的饭店不远的街上。他拉着氧气瓶车,走两步喘一喘,走三步停一停。我猜想他是希望最后一次看看东京的阳光、东京的街头吧。他以军人的习惯勉强挺起胸,风把他稀稀拉拉的白发吹得颠三倒四。我喊了他一声,他没听见。我又喊他一声,他还是没听见。我知道,他已经几个月甚至一年没见过阳光了。

我想此时他在人生最后的时刻重新体验生活的喧闹,一定很高兴吧。我把车停在他跟前,他才看见我。他给我行了一个军礼,嘴里咕噜着什么,似乎有几只蚊子嗡嗡哼叫。我大声说:“你能走出来,太好了。你要保重哇,感冒了可不得了。”他伸出右手放在耳边听着,笑了,露出几颗长长的老牙。他又向我行了个军礼,并企图立正站稳。氧气瓶小车的车柄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像一把晃动的军刀。“真是个老鬼子,妈X。”我心里讲话。

1937年 12月,山田参加过南京大屠杀。可他从不说南京大屠杀是对的,还是不对的。从 1937年到 1945年间,他多次参加过与国民党军的大战役,无数次与八路军以及游击队作战。他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人。他讲起战争来,很生动,常常做出一些军事动作。他说:“听枪声,我就知道对方是什么部队,是否训练有素,是正规军还是地方军。中国政府军打仗是枪炮齐鸣,他们往往拉开很大的架势。八路军是不到 150米不开枪,在这突发的枪声面前如果不迅速做出反应,那么几分钟以后,八路军就已经端着刺刀冲到你眼前。“我们卧倒在那儿,一枪枪向目标打去。如果是逆光,不但枪尖的准星上有虚影,而且不太容易看清敌人,那时就见我身边的人‘噗’地歪倒一个,‘咣’地一声响又倒下一个。子弹嗖嗖地从身边飞过去,只有把身子放得更低,匍匐着移动。

“我们的长官这时候不骂敌人,他趴在那儿大声骂我们。因为军事动作姿势要低,而且不能总待在一个地方。敌人能顺光清楚地看见你,他一枪打到你右边,冒起一股土烟,然后,他修正出第二枪,那时你就完了。”他几颗长长的老牙,只有在他笑时我才能看见。

[原创][书摘]曾经的侵华日军老兵有多少抚恤金

在山田家,我每月能遇见一个市役所的人。市役所的工作人员,有点儿像北京区政府的干部。他们是日本的国家公务员,工作极其负责。如果有滥用权力、收受贿赂的事,第二天就会在报上曝光。我在日本多年,发现日本有污职的首相大臣,把巨款装进自己腰包里,但普通公务员绝对廉洁。在 1995年日本大阪、神户大地震中,当地役员有因救灾而活活累死的,报上的新闻只是几十个字一带而过。日本国民也认为市役所的公务员应该全心全意为人民做事。为人民操劳而死,是不足为奇的。去山田家的市役所工作人员叫坂本。他的西服从来笔挺,衬衣永远崭新。他告诉我:如果哪个日本国民生活有困难,他们一定要去关心。如果哪日本国民因生活所逼而在家中自杀,那么他的科长要受到严厉处分。

他每次来山田家都具体办很多事,给山田送养老金,办医疗保险手续,等等。

我问坂本,像山田这样的原日本军人,日本政府怎么支付抚恤金呢?

坂本说,日本国对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阵亡将士,每年付 2兆日元的战争补贴。1995年第四次向“战亡者妻子”支付了每人 180万,共计 5238亿日元的补偿。去年又向“战亡者的兄弟姐妹”支付了每人 30万日元的“吊慰金”。 像山田这样的原日本军人,每月领取 5万日元的战争补贴,还有 3万日元的“恩给”(天皇支付),还有厚生年金等,每月总计20多万日元。 (备注 本文写于上世纪90年代 相当于20多万的日元)

山田问我,你当八路军的父亲生活得好吗?我说,我父亲生活得很好。离休前,他是中国国家教委的一个司长、大学校长。中国人民对于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将士非常尊重。几十年来,他们担任各种重要工作,因为他们用生命和鲜血保卫过祖国的领土。

山田老头儿告诉坂本:“50多年前,我和很多日本青年一起去中国打仗,用中国人的话叫做去中国侵略。”老头子看了我一眼,他担心我又不满意。“在中国的国土上,我们受到了激烈的抵抗。八路军是一支顽强的力量,人数几十万,由共产党领导。中国国民党的部队人数众多,总兵力200万,由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领导。国民党军还分中央军和地方军。

我问他当年最怕谁,他说:“我所在的部队最怕民团。这些人和我们有杀父灭子之仇、辱妻之恨、烧家之绝望,他们身上涂有草药,说是刀枪不入。这些人狂呼呐喊着向我们冲来,前赴后继,令人心悸。他们不懂战术,不会利用地形、地物,武器是土枪、土炮、大刀、农具。民团的人甚至用圆木抬着清朝的土炮来和我们作战。他们的英勇,至今让我感到心颤……我反对对平民烧光、杀光,实施冈村宁次将军的命令,使我们日本军队在中国人心目中完全变成了鬼畜军队。对正规军是军人之间的战役,那另当别论。

“第二怕八路。八路军训练有素,英勇顽强,夜战如神,行军如风。”我告诉他我父亲就是八路。“什么?你爹也是八路?”他瞪大眼睛大声喘息着,右手下意识地往边上摸了两把,本能地想起身坐起来。这是军人才有的防卫动作。

我问他:“你要找枪?”我们都笑了。“我对八路军印象不好,”他镇静下来慢慢地说,“他们往往以小股部队吃掉我们更小的部队,然后迅速转移。这使我们的火炮、飞机、坦克、卡车都失去作用。战争打的是钢铁、教育、科技和指挥。八路军狡猾地避开了我们的优势和锐气。” 他喘息了一会儿,慢慢说下去:“尤其是八路军游击队,神出鬼没。八路军在白刃战时开枪,这有损于一个正规军队的形象。游击队就更坏了。

[原创][书摘]曾经的侵华日军老兵有多少抚恤金

1942 年之后,八路游击队更猖狂,弄得我们分不清楚什么人是游击队,什么人是情报人员,什么人是一般平民,好像中国人都成了八路游击队。 一天夜里,我记得很清楚,枪声在村头不远的地方响起。听枪声就知道他们不过十几个人。我们一个中队全体出动,结果谁也没抓到。回来睡觉,枪声又响。我们又是全体出动,还是没找到一个对手。又回来睡,又响起枪声。中队长佐藤大尉说,别理他们,游击队没什么大动作。果然,枪声渐渐远去了,可以安心休息了。

游击队确实不敢和我们正面作战。连续几个星期战斗、行军、出击,大家都太累了,很快都睡着了。谁知就在这时,一颗炸弹在窗台上爆炸了。我们一屋子人被炸死 6个。这样偷偷摸摸地干,哪像军人呀!”山田真的很气愤,他大口喘着气,半天缓不过来。

“几十年过去了,我一直心惊肉跳,从没能安安心心地睡过觉,八路军游击队那颗炸弹总响在我耳边。那晚墙都炸出一个大豁子,我们屋那 6个士兵都炸得血肉模糊啊。天知道我怎么还活着,我身上至今还有弹片。”

本文节选自《我认识的谷子鬼子兵》

作者 方军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8年6月出版

此段原标题为《你爹是八路》 原文有删节等调整


[原创][书摘]曾经的侵华日军老兵有多少抚恤金

[原创][书摘]曾经的侵华日军老兵有多少抚恤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