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8日华为加班累死一人!

davischao 收藏 0 175
导读:5月28日华为加班累死一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信息来源:http://www.shangdee.com


不知道是公司真的学会信息安全管理了,还是我的信息太闭塞了,胡新宇倒在实验室的消息,直到今天我才知道。


说起胡君,大体上印象很模糊,好像只是在哪次有同事开会时,偶尔听人提起过,因为工作中没有直接接触的机会,所以也跟具体的人对不上号。


但是胡君在做的项目,我是有所了解的,据说是公司保密的项目,并且时间非常的紧急,而且有些技术公司以前也从来没有做过。刚听说这个项目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因为公司大体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紧急的,而技术上的东西,就算是以前做过了,也会因为是不同的产品,或许只是外观尺寸不一样,而重新再做一遍。


常听说那个项目的兄弟加班到很晚很晚,但最终还是没有引起我的注意。刚到公司的那几个月,我也几乎没有哪天不加班的,到十点也是常事,并且周六从来也是不休息的。至于胡君,也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直到我听说他倒在实验室之前,他对于我来说,只是公司众多疯狂加班的人中的一个而已。


但今天,听到胡君倒下的消息,并且已经严重到脑炎而昏迷的时候,我还是颇为惊讶的。之前我一直以为,我们从事的工作,虽不敢说得上科研性质的,但大体上来说,还算是脑力工作。虽说这种想法在来了华为后不时遭到有人否定,但总的来说,我还是比较坚定的。还是认为有时会辛苦点,但总不至于和某发达省份的血汗工厂一样,让员工连续几天加班而倒在生产线上。然而,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就在我所工作的研发楼里,就在一个每天同一个食堂吃饭的人身上。


胡君倒下了,到底是因为他身体太差,还是积劳成疾,已经没有意义了。我只知道,他可能失去的是年轻的生命,或者是一生的健康。


胡君倒下了,这无休止的加班,到底是他自愿的,还是有人在逼他,已经没有意义了。当加班也有排名,并且成了晋升、加薪的重要指标后,谁还能分清楚自愿不自愿呢。


很久没有想写点什么了,因为就算写得再多,也很难去改变点什么。之所以倒下的胡君让我想写点什么,是想让一些人了解一点真像,让和我一样一直沉默的人不再沉默。


在很多人的心里,华为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公司,是民族企业的骄傲。包括我自己,来华为也是为了学习和提高而来的,并且希望找到做成一点事情的机会。而当我来了华为半年多之后,那种失望可以用什么词来形容呢?或许用彻头彻尾还算接近吧。


早在上大学的时候,就听说华为牛人很多,直到当初打算跳槽来华为的时候,这种传说对我的影响仍然不小。而现在,我切身的体会了这个“牛人”的内涵。单从华为研发来看,大体上有这么几种“牛人”。


一种是“牛B哄哄”的人,这种大多是工号较小的“老”员工,小于20000,或者在20000左右,你要是公号比他大了几千号甚至上万号,那对不起,你的建议一般肯定是不对的,跟你说话的态度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时不时还跟你来一句“这帮新员工”。


一种是“加班如牛”的人,这种人工号大多居中,一般在30000左右,这种人算得上是公司的中产阶级,收入还算不差,在公司一般也干了4年左右,随着公司的招人狂潮,很多人也顺势升了PL,算是小有成绩,当然了,首先必须要认同公司的“加班文化”。


而传说中的技术牛人,到现在我还没有真正碰到过。说起确实令人失望,并且也很奇怪。进入公司的人虽说不敢说是国内最好的,但大多数应该至少是优秀的,怎么会这样呢?仔细想想,本来牛人就不常有,能认同公司的产品体系,投身需求无常的产品开发与维护,从而留下来的人,一般2年之后也就武功尽废了。而自已有想法,不能认同公司文化的,自然就另谋出路了。


或许华为泱泱几万人,技术牛人肯定是会有的,但他们生存的土壤却是很令人担扰的。


思科诉华为的事情前几年弄得沸沸扬扬,到现在也还有很多人不时提起。而每每提起此事,不少人会露出得意的神情,认为思科并没有对华为造成什么实质上的损失,反倒为华为在全球做了一个广告。倒我是高兴不起来的,思科诉华为侵权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华为产品的命令行与思科的非常的像,大部像得几乎一个字母都不差,包括帮助和提示信息。我想,对于稍有点经验的程序员来说,设计出一套命令行的方案也并不算一件很难的事情。并且,在我看来思科虽然产品做得很成功,但命令行也不一定有多好,没有到需要一字不差的模仿的地步。而这却充分的说明了在华为,创新和想像力是没有多大市场的,有时,给你思考的时间都是有限。


华为的运作方式是完全围绕产品线展开的,就是所谓的产品线和资源线,几乎所有的研发人员都属于资源线,而资源线存在的唯一目的是直接为产品线服务。也就是说,产品线决定做什么、怎么做,然后找研发部分要人去实现。研发人员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为某一具体的产品服务。而对于基础理论的研究,几乎为零。像在前不久,开发流程都还停在留小作坊的水平。


产品线的决策者,大多也是技术出身。而正是这些技术出身的管理者,却严重影响了华为技术公司的技术发展。他们晋升之后,具体的技术就不再接触了,当然技术能力也几乎不会再有什么提高。所以每每在进行决策时,跳不出以前的圈子,以致于公司的研发水平滞后于业界平均水平。


滞后的产品设计水平,加上滞后的研发管理水平,必然就导致了对客户需求的响应能力的滞后,而公司为了抢占市场,对客户的需求又几乎来者不拒,并且往往承诺的周期比业界领先水平公司的还短,于是就有了研发员工无休止的加班。


如果加班能解决问题的话,那就加吧。


但毕竟我们不是服装厂,不是鞋厂。就算是,难道我们除了成为血汗工厂的工人,去用自已的健康甚至生命来养肥少数人,其他别无选择吗?


这些话是不能在公司讲的,就算在公司讲,也会被很多卫道者所不齿。华人社会有个怪圈,既得利益者的生活方式让人无法生存,而受害者一朝成了既得利益者后,又会采用同样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并不认为我能改变什么,仅仅只是为了表示对胡君境遇的不安以及对他的同情,另外,还希望能唤起与胡君相同境遇的人们的思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