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越战争中的情报战

1984年靠矛山炮战主战场-823高地

中越之间进行了10年战争,除了正面战场的战争,情报战线上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谍报战刀光剑影,激烈程度绝不亚于谍战小说的描写,我在战区,听到了不少,有真有假,真真假假。为了真实反映敌我的情报战,我只讲一件自己亲历的真实的故事。标题挺大,说的确是一件小事,但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能充分说明当年情报战线上的有关情况。

1984年1月27日,炮兵第一师26团派出先遣部队,到达广西龙州县靠矛山地域执行先遣任务,团首长有张贵禄副团长带队,司令部首长有黄泽飞副参谋长,团指挥连由我带队,有侦察排,测地排共40人,全部先遣部队有五台车,88人。

中越战争中的情报战

中越战争中的情报战

团指挥连先遣分队战士36人,干部4人:董先锋,向明、董占利、廖光胜

2月10日、11日,大部队分多个梯队到达战区,为了隐蔽战略企图,防止越方间谍刺探军情,没有直达边界,而是到达距离边界线120公里外的崇左,驻地在东罗矿务局。

我一直在边界线的428高地,569高地,561高地、600高地执行侦察任务,3月15号接到命令,撤回东罗矿务局,与大部队汇合。

4月2号,靠矛山战斗打响,26团紧急开赴边界,占领阵地,团指挥所在428高地,我连侦察排人员到428高地执行任务,其他人员全部隐蔽在下栋镇洞银村以东葫芦谷内待命,为了防止越南特工队偷袭,全体人员夜里分散睡在茅草丛里,派出多路暗哨。

428高地团指挥所的给养,有我连运送,我具体负责,4月20号接到团参谋长杜兆清(河北霸县人,71年兵)的电话,告诉我送给养到指挥所,并强调:“送给养的车必须下午四点前赶到,四点钟敌人开始炮击。”我满口答应,但是对敌人四点开始炮击,将信将疑,因为已经送过几次给养,再说我在边界线上待了四个月,所以没有在乎参谋长给我规定的四点钟。

我先带车到下栋镇装上给养,因为近20天没有洗澡了,同去的四人都说要洗澡,我也想洗澡。找来找去,看到下栋税务所的冲凉房挺好,就进去洗澡,也没有跟人家说,估计他们看到我们蓬头垢面,浑身脏兮兮的,胡子拉碴,身背枪支,手榴弹,个个像凶神恶煞,也不会赶走我们的。

因为携带武器,还有给养,只好分两拨洗,等大家都洗好了,立马开车往回走。到达五指山后,山北有个岔路口,右边道路向西北直达布局关,1979年,42军124师就是从这里越过边界线,杀向高平的,左边道路向西南到达靠矛山。

我们车辆刚从五指山岔路口向西走了几百米,突然“咣”的一声炸响,一发炮弹距离我们的车辆右侧六、七百米的地方爆炸。我一看手表,正好四点钟,不由自主的惊叹道:“情报真准啊!”敌人炮阵地的发射声也立即传了过来,清脆高亢。我通过看到炸点不大,听到发射声,立马判断是加农炮,口径应该是76,2苏式加农炮,或者是85加农炮。因为加农炮初速大,炮弹先炸,炮口声、炮弹飞行划破空气的尖锐声后到,一般是没法躲藏的,并不是所有的炮弹可以听声躲避的。

中越战争中的情报战

1984年4月20号日记:“我们搞到越南的情报很详细,很准确。”

司机看到炮弹爆炸,立即猛加油飞奔,因为道路不宽,路况差,车速快很危险。我立即制止:“怕啥,就凭越南炮兵的水平。我们停在这里给他半个小时让他炮击,也打不中,按正常的速度开!”

司机并没有参加过79年作战,战场知识少,听到我这样说,才稍微稳住神。“咣”又一发炮弹落在车后几百米处爆炸,基本上我的车、炸点、敌方的炮声一线,我怀疑敌人是冲着我们车来的,对我们进行试射。我一惊,骂道:“乖乖,王八羔子长能耐了,能射击运动目标了。”

道路左侧有片树林,马上叫司机开到树林里隐蔽起来,直到从车内看不到靠矛山上敌人的观察哨为止。敌人继续炮击,由试射转为效力射后,才发现是冲“棒扬”(地名)我军的炮阵地来的。不是冲我们车辆的。因为我军炮阵地都构筑了工事,直接命中炮位才能摧毁,所以,这次敌人的炮击并没有给我团造成损失。看到敌人不是炮击我们,就继续上路,不紧不慢安全到达428指挥所。

中越战争中的情报战

车到指挥所后,卸下给养,去找参谋长杜兆清复命,被狠狠的批评了一顿,我自知犯了错误,立正站好,一声也没敢吭。

五天后,我被派到了团指挥所,有一天,看到杜参谋长心情很好,我就凑到跟前笑嘻嘻的问:“参谋长,那天您说敌人四点钟开炮,情报可真准,您咋知道的?”

参谋长狡黠的一笑:“这是机密。不该知道的事,你不要打听,不该问的别问。”

我碰了一鼻子灰,有些尴尬,杜参谋长也觉得不大好,随后跟上了一句话:“将来我再告诉你。”这事就放下了,但始终在我心里是个谜。

中越战争中的情报战

在428高地指挥所师、团首长合影:

前排左:团长肖汉谋、 中:副师长宁金源、 右:政委龚如灼

后排左:副团长张贵禄、中:师后勤部副部长李照华、右:参谋长杜兆清

从战区回到大营后,干部调整很大,杜兆清调离26团,职务多次升迁,最后在衡阳军分区司令员职务上退休,因为没有联系,自然没法问他从何渠道知道敌人炮击时间。万万没想到的是,前几年杜兆清参谋长突然英年早逝,令人惋惜。我也曾经在战友群里问过战时在杜参谋长手下的参谋,没人记得这事。非常遗憾,老首长把这个秘密带进了坟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