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拜八路作老师

bb001 收藏 2 8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鬼子拜八路作老师 作者:萨苏




--------------------------------------------------------------------------------


鬼子拜八路作老师,这听着都新鲜,然而,按照日军后勤史专家青木孝治在《陆军铁帽物语》(丸社,东京,1978年2月出版)中的记录,这种事在二战中还真的有,具体事迹,就是在山东的日军第五十九师团,时间则是一九四四年。查阅日军第五十九师团师团长藤田茂的回忆录,看来所记不虚,而且颇有细节描写,故此整理写出,以飨对那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 山东的鬼子一度十分骄横,向八路学习,显然是让八路打得太疼了,而目的,则“别有用心”。说山东的鬼子让八路打疼了,并不是说山东只有八路抗日。国民党曾经在敌后建立两大战区,冀察战区和苏鲁战区,山东的国民党军属于苏鲁战区,指挥官是东北军宿将于学忠和海军智将沈鸿烈,颇和日军干过几仗,只是国民党军战斗力本来就不如日军,硬碰硬的打法在敌后又不大吃得开,最终吃了大亏。一九四二年日军发动攻势,利用国民党军一一三师叛变的机会,连续出击,经过几个月的战斗,重创苏鲁战区总司令于学忠所部第五十一军,于学忠将军从一九三九年开始在山东坚持抗战,和日军作战丰富,用兵有道,在国民党军中颇有声誉,这一战则英雄气短,山穷水尽,于学忠亲自指挥突围,身中五枪,仅因为所部手枪营拼死冲杀,才突出重围。自此,山东国民党正规军主力撤退湖西,继任的国民党军指挥官刘勘(瓦子街死在彭德怀手里那位)始终无力恢复失地。日军自认为已经“扫清山东”。 令日军无法理解的是,山东的中国军民,在日军的疯狂进攻面前,割头如割韭菜,无论怎样镇压,依然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发动新的反抗。国民党败退以后,共产党麾下的八路军就开始在山东唱主角了。 日军很快发现八路军比国民党正规军更难对付。山东的八路不和日军硬碰,甚至不集中大部队,只是如同破裤子缠腿,几个回合下来,日军大感头疼,集中兵力下去讨伐,八路隐藏于人民之中,看不见又无处不在,瞅冷子就给你一下,你打他是无踪影,他打你是一阵风。这样八路越打越多,日军损失惨重又赶上太平洋战争爆发兵力不足,这气焰一下就下来了。虽说八路没攻占几个县城,但在山东的日军,基本都只能龟缩城里,出城就是八路的天下。 是不是这里面有替八路军吹的成分呢 应该说并非如此,日军损失惨重是有证据的,在日军驻山东各部队的回忆文章中,多有损失的纪录,其中在日军战车学校颇负盛名的“黄髭队长”角光彦少佐就是在宿营中被八路军活活烧死在宿舍里,《陆军铁帽物语》的作者青木孝治当时在第五十九师团独立讨伐大队当兵,一九四四年在威海讨伐作战中负伤,甚至他的旅团长也在和八路军作战中因为亲临前线指挥,被八路军中的一个神枪手一枪击毙。山东八路军打死日军旅团长?的确如此,从藤田茂的回忆录和日军军史记录看,这个被打死的,就是日本陆军步兵第五十三旅团少将旅团长吉川资,吉川少将在一九四五年五月讨伐八路军许世友部的战斗中头部中弹毙命,奇怪的是八路军战史中却好像没人提!认为八路不抗日的观点似乎实在站不住脚,八路不抗日,日本人的旅团长大人不会送上门去请八路帮忙自杀吧? 山东八路似乎盛产神枪手,青木的文章后面还有一个战例也提到,还有插图,我准备写完这篇,接着再写那一篇,题目已经想好,就叫《钢盔!钢盔!》,那时候我会把青木的插图也扫上来。和八路作战打得太苦,山东日军中甚至因为厌战和对上级的不满发生了二战中罕见的哗变事件。 青木所在的步兵第五十三旅团,本来驻扎在鲁西,因为威海方面日军兵力不足,日军将青木所在部队编成“独立讨伐大队”,前往威海协助作战。这期间,山东日军开始针对盟军登陆中国进行作战准备。这主要是一九四四年中以来,日军在太平洋上节节败退,有一种观点认为盟军可能选择山东地区,对中国大陆进行突然袭击,和中国军队东西夹击,歼灭日军中国派遣军的有生力量。实际上,日军这个想法有些超前,盟军直到一九四五年,才考虑到类似的作战计划,可惜,一直到抗战结束,也没有来得及实施。但是山东日军的确按照这个思路开始认真准备。 怎么准备呢?修防御工事是一条,日军在烟台为了修建防御工事,扫清射界,将沿海山上的葡萄藤全部砍光。烟台的葡萄十分特别,成熟时最大的如同鸡蛋,特别适合酿酒。这次葡萄浩劫,使烟台葡萄酒从此很长时间有名无实。但是单单修工事显然不够,因为盟军如果登陆,本来就兵力不足的日军大概很难在山东维持一条完整的防线,怎样应付盟军的攻击,日军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游击战! 在鲁东丘陵利用游击战拖住盟军,直到援军赶到。 可惜,日军中懂得游击战的人太少了,怎么开展游击战呢?鬼子一筹莫展。 对了,八路是游击战的祖宗阿…… (下)-- 皇军的朋友杨建康 总算说回正题了。话说鬼子让八路整惨了,最后忽然思想上冒出了火花 – 八路整我,我不能用八路的招整美国人么?这游击战我们头疼,不见得美国人不头疼。 于是,日军决定 –为了防御盟军登陆山东,我们要学习游击战,老师呢?就是八路。 要说鬼子够虚心的,在战争中能够迅速认识到对手的优秀之处,并有学习的决心,这一点真值得我们学习。“明治维新”应该说日本人就是这么学出来的,学的把老师都给打了。 但是,向八路学习游击战和明治维新显然不同,不能真找个八路来教吧。一来八路大概不肯教,二来八路狡猾,教着教着把皇军带进伏击圈去怎么办?青木所在的独立讨伐大队就受命在作战中注意收集八路军的相关刊物,资料文献等物,由师团组织分析。并开始在日军中根据八路军的作战特点进行相应的训练。 要说效果,还是有些效果的,比如,日军总结,进行游击战,最好的战场是山区,要准备放弃城市,撤进山区和盟军周旋。为此,山东日军进行了大当量的山间徒步行军训练,因为华北日军从开战以来一直有对公路依赖的毛病,如果真打游击战,这肯定是不行的,要学习八路翻山越岭的本事,所谓“土八路瞎胡闹一身虱子两脚泡”,鬼子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增援文登作战中日军不用汽车,用徒步行军长途奔袭,避开了八路对公路的封锁,已经有了点儿徒弟打师傅的影子。 但是,日军学习八路军的游击战法,总的来说还是失败的。最要命的一点,正如有些朋友指出的,游击战要求游击队融入到人民之中,如同鱼入大海,鬼子在中国老百姓中鱼入大海?那怎么可能,怕不等融就变成烤鱼了。这一点,日军五十九师团师团长藤田在他的回忆录中写得很清楚,估计你克兄推荐的书中,肯定也有不少这方面的描写。 日军的问题在于在中国的土地上根本不具备它进行游击战的条件。所以,日本人虽然很会学习,而且很努力的学习,向八路学游击战,却是雷声大雨点儿小,没有什么实质的进展。 不过日军也进行了很大努力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确实认识到了八路军能够隐入人海无踪影的优点。为什么提文登呢?因为我写这篇文章就是受了《解放文登 -- 伏击战》(http://www.cchere.com/article/442799,作者:麦帅)的影响,在这篇文章中,麦帅写了一段八路和日军周旋的过程,正好和青山所写的内容若契若合,只不过麦帅没意识到鬼子这样做是在学八路。我认为他们所说的是同一次战斗,因为这种事情实在太巧了。 麦帅怎样写的呢? “我伏击部队严阵以待,大家都翘首远望,注视着视野尽头的公路,争取头一个发现敌人。好,来了,几个黑点慢慢转过山脚,走走停停,越走越近。 再仔细一看,大家却泄了气:几个人破衣烂衫,肩背粪篓,手拿铁锨。分明是早起出来拾粪的老乡么。那年代没有化肥这一说。农村都是积有机肥。农民经常大早晨背个粪篓子出来拾粪,在胶东农村很常见。老赛却从这个很常见里看出了不常见:拾粪都是沿着大路拾,来往的骡车马车驴车留下的粪蛋沿着公路,拣就是了。蹊跷的是这几个人怎么跑到公路两边的田野里去拾粪?农民拾粪从来都是低着头看着马路一路走下去,而这几个人却边走边东张西望。等人再走近点,老赛忽然明白了这几个人哪里不对劲: 头上包着白毛巾! 在陕北、晋中等地,黄土高原上风一刮,弄一头黄土难洗。农民们总是在脑袋上包条白羊肚毛巾。华北平原上是什么情况不清楚,不过看电影〈地道战〉好象也有白头巾,只是包法和陕北不同。可是在胶东半岛这里,农民在脑袋上裹手巾,这可是大姑娘上轿 -- 头一回见。这几个不伦不类的根本就是鬼子的侦察队!“ 青木所说的,正是这个白毛巾!如果没有弄错的话,这几个白毛巾里面,有一个就是青木的老乡,日军二等兵山下户一。文登失守以后,山下随同撤退的鬼子败退到威海,到医院看望过青木。青木在出发增援文登的作战中中了埋伏,全小队人员除了他一个人以外全部阵亡,不过他也挂了点儿彩。山下则得了伤寒。战后两个人都回了日本,这次作战的前后经过,就是山下讲给他的。青木怎么会写这个战例呢?前面不是说了吗?他是日军后勤战史专家,《陆军铁帽物语》主要的内容也是讲日军服装,随身装具的优缺点,这里的白毛巾,青木把他归到了日军特殊的被服里面,所以得到了介绍。按照青木的说法,这副打扮出来打仗的山东鬼子,只此一例,后面还有相当长的一个背景故事。话说山下所在的日军守备队守卫山东某城(根据麦帅文章,应该是文登县城),也响应号召大学八路准备打美国人 – 当然,也打?穿便服,扮装中国人,鬼子组成了便衣侦察队。八路都是便衣活动,让日军防不胜防,日军对这一点印象很深。也不是人人都改便衣。中国人和日本人那时候长相差别不大,外观区别不小 – 中国人普遍瘦而高,日本人普遍矮而壮,动作习惯也大不一样,中国人喜欢往地下蹲,日本人喜欢弯腰鞠躬。便衣队要求很高,个儿太矮的不要,镶金牙的不要,肚子大的不要,脑子傻的不要……一通挑选,山下和其他二十几名聪明伶俐的日军入选。日本人办事认真这是个优点,便衣队弄了两个汉奸当教练,封闭训练,举止神态都要学中国人,特别是便衣队内部不允许说日本话。俩汉奸都是当地人,一个叫杨建康,一个叫冯德平(都是音译),平时对日军极为恭顺,日本兵都叫他们是“皇军的朋友”,教起鬼子来非常用心,不久,日军就认为侦察对可以出动了。 于是,侦察队就出动参加讨伐。 第一仗就被“土八路”给打了埋伏,侦察队轻易被识破,二死一伤。 日军马上彻查原因,检查下来原因啼笑皆非。 原来,日军为这些便衣队员配的服装都是从城门口当地老百姓那里卡来的,五花八门,穿上活象山东农民,但是,却给每一个日兵配了一顶统一的瓜皮帽!于是,出去侦察,八路就看见一群衣衫褴褛的农民,拾粪而来,人人头顶一暂新的瓜皮小帽。捡粪的还买得起瓜皮帽? 如此怪异的一伙人,你要是八路军指挥员看见什么反应? --- 人妖阿,打! 气急败坏的鬼子下来查 – 谁的主意? -- 师团部的主意。 原来,鬼子虽然善于学习,却也有食古不化的一面。日军的条令里面有一条规定– 现役军人出军营必须戴帽穿鞋,不可光头赤足,违者送军事法庭。虽然是便衣队,日军师团部认为他们毕竟还是正规军人,必须遵守条令。 怎么办?当然不能戴着日军的军帽出去了,上头让他们自己解决,作后勤的鬼子脑子一短路,就给每个便衣队买了顶瓜皮帽……鬼子便衣队长和两个汉奸一商量,汉奸说这瓜皮帽都一样当然不行,另外这也不是乡下人的打扮。鬼子说对,得,瓜皮帽不能戴了。正在这时,守备队的鬼子奉命派部队出城,打通到威海的交通,为撤退做准备,侦察队又必须出动。 其实,我看过日军在豫湘桂作战中出动的便衣队照片,也不是都戴着帽子(也有戴瓜皮帽的),可见对军令的理解各部队有不同的看法。然而,按照青木的记述,驻文登的鬼子头儿却是一个非常遵守条令的家伙,脑袋象榆木疙瘩,说你不戴瓜皮帽可以,但是脑袋上必须戴点儿东西才行。比如……这鬼子头大概是从山西调来的,说,比如象中国农民那样,围条白毛巾。他怎么不出去瞧瞧?废话,城里瞧得见捡粪的农民么。城外?我要能随便出城我还用得着便衣队么?于是,就出现了麦帅描述的那怪异一幕。 毛巾,是鬼子便衣队长让汉奸杨建康(音)找来的,他是本地人,很容易弄到了许多农民的毛巾,颜色不太一样,质地也不一样,倒是很适合便衣队用,这样可以避免太统一。结果是照样被识破。鬼子郁闷啊。 当然,鬼子也想不到,山西农民和山东农民在习惯上有那么大的不同。 正是因为用白毛巾缠头,是这里鬼子独家发明,估计麦帅所说的战例,大概是同一件事,山下所在的那个城,应该就是文登。 但是事情还没有到结尾。更想不到的是几天以内,便衣队活着回来的鬼子纷纷病倒,高烧吐泻无一幸免。军医检查以后说是伤寒。伤寒?!好端端的怎么会闹伤寒?日军便衣队长脑筋一转,就想起那批白毛巾来了。化验结果,那些白毛巾都带有大量的伤寒菌,显然都是伤寒病人使用过的! 再找“皇军的朋友”汉奸杨建康,早已踪影皆无,连家眷都没了。 火上浇油的日本兵,一怒之下把另一个汉奸冯德平拉出去枪毙。 皇军的朋友?呸!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