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进入山西的北伐军相当顺利,时主持山西军事的胜保率军尾追,跟着北伐军走出了山西。

9月29日,北伐军先锋部队进入河北,冒充纳尔经额旗帜攻占临洛关(今永年)。纳尔经额仓皇出逃,关防令箭文书和军资尽数丢失。清廷革去纳尔经额之职,其余将帅也均分别予以惩罚。

北伐军乘胜往北推进,仅半个月里即攻占了沙河、任县等11个县城,随占随弃,清军望风披靡。10月13日直抵离保定仅60里的张登镇。一时北京大震,举国上下人心浮动,王公大臣准备逃跑。外间传称,清廷“因预料到北京快要失陷,已诏谕各省巡抚,将皇帝的收入送到其老祖宗的封地和现时的行宫所在地热河”。也有传说,已有3万户达官贵人逃出北京,平日有18000户的北城区仅剩下了8000户,大半逃往外地。街道上十室九空。

当时前线虽已有满蒙精兵驻守各处要隘,但咸丰帝仍设立都城巡防所,命皇叔惠亲王绵愉总理其事;未几又命绵愉为奉命大将军,颁给锐捷刀,坐镇北京;以蒙古科尔沁郡王僧格林沁为参赞大臣,颁给纳库尼素光刀,出京主持战事,在涿州设大营;并以胜保为前敌总指挥,负责正面战场事宜。僧格林沁先后派出蒙古兵6000人,配合胜保1万余人马,南下深州,围剿北伐军。

北伐军无法突破保定防线北上,他们只得沿滹沱河东进,占领献县、泊头和沧州。为攻占沧州,北伐军打硬仗竟损失了4000精锐将士,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

太平军在沧州遭遇军民激烈抵抗,为泄愤屠城杀害百姓万余人


林凤祥、李开芳等人都丧失了统帅应持有的理智,由此引起不分青红皂白的屠城,竟然杀害手无寸铁的汉满回各族无辜男女老小1万余人,以发泄一时之快。他们的报复行为给北方民众留下了不良的印象,所到之处纷纷遭到地方团练的阻挡和捣乱,致使后来的各场战役,在攻城略地时大受影响。

时值农历九月北国深秋季节,林凤祥、李开芳这时似乎才感到了把握时机的重要。在攻占沧州后翌日他们就弃城北上。可是途中都是大水,将士负重涉水,枵腹奔驰。原来,早在北伐军到达沧州前几十天,天津地区风雨大作,河堤决口,再筑再决,大水南趋,沧州北道一片汪洋,这时大水还没有退。

僧格林沁早已清楚,北伐军很难从这条道上去进攻北京。可是北伐军的情报工作太落后了,害得全军自陷困难,只得留屯天津城周边的静海、独流和杨柳青等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