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段时间我有三不解:

第一,为什么美国将亚太战略的前沿推得如此靠前,以至于导致中国的全力反制后,出现力量不济的现象。

第二,为什么美国会在国际战略中采取东西两线同时出击,摆出一种脚踢俄、拳打中的架势,陷自己于两面受敌的不利局面?

第三,为什么战略边界的一线国家统统处于不安定状态,出现以战略亢奋和战略挫折为特征的不正常反应?

经过几周的观察和分析,我的结论是“美国正在改变其冷战后独自控制世界秩序的全面控制战略,开始向着以区域制衡为特征的制衡战略调整退却,从而为美国赢得修养生息的机会。这个结论与美国最近在各个战线咄咄逼人的战略势态是截然相反的,也就是与前文所述的三个不解表现出来的势态是截然相反的!

对第一个问题,表面上看,美国完全听从了毛泽东主席“头、腰和脚插上三刀”的教导,从韩国部署反导系统、台湾出售响尾蛇导弹,最后居然把两个航母战斗群开到了菲律宾海,堂而皇之的将军舰开进南海,一时间黑云压城,做出一派悍然乎不可一世,浩然乎包打天下的架势。开头两天,笔者都被这种架势震住了,竟然油然产生了从军报国的念头。然而多看几天才发现美国这气势汹汹的样子其实是真正的银样镴枪头。

首先是美国这种把战略资源全面前推的样子其实缺少战略纵深,戴秉国说的十个航母战斗群,一言中的。看看美国从夏威夷到关岛再到南中国海蔓延万公里的海空战场,美国的底气在哪里?他们这是做的要与中国决一死战的部署吗?

其次,口口声声支持这个、支持那个,却不料那些被支持者却被吓得面如土色。看看菲律宾的杜特尔特、台湾的蔡英文和韩国的朴槿惠你就明白了,这些前线战士都做出了事不关己的架势,而且这种架势还就是想堂堂皇皇的让天下人都看出来,这是一个团结一心共同对敌的状态吗?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个太监究竟想干嘛?于是整个东盟都知道了灰太狼的用心,喜羊羊们还不知道在防备谁呢!

在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攻势中,可以看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怪现象,就是策划漏洞百出,处处捉襟见肘。典型的就是南海仲裁案对太平岛的仲裁,太平岛的仲裁是一个表象上的两难命题,曾有网友设想要是仲裁庭把黄岩岛判给中华民国,公开搞一国两府,我们该怎么办?可是话音未落,仲裁庭就给了台湾一击响亮的耳光。按说,台湾是整个美国亚太进攻战略的中心枢纽,如果美国的攻势是一个慎重的策划,那么台湾的利益就是整个策划中不可或缺的重点。可是眼前的结果却是将台湾与大陆的共同利益醒目的凸显了出来,这不是在给美国人上眼药吗?这只能有一个解释:台湾在美国战略退却总方针下已经开始丧失战略价值,也就是说蔡英文已经变成了丧家之犬。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虽然美国将毛泽东主席忧虑的“三把刀”像模像样的做了出来,但是他的策划、他投入的资源和他欲实现的目的暴露了他战略退却的本质。

对第二个问题,张召忠教授在节目中实际上提出了他的疑问,美国怎么会出现东西两线同时挑战中俄这种战略错误呢?甚至张教授提出如果美国采用这种战略他就会步荷兰、英国两大世界帝国衰落的后尘。张教授这种判断忽视了我们的对手美国是一个拥有巨大战略策划能力的国家,这个国家除了战略局部,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未有过真正的战略失误。所以,我们不能一厢情愿的假定美国的错误,相反美国在东西线同时发难确有其必然的原因。

2014年至今,在中东的伊拉克、叙利亚,随着伊朗和俄罗斯各有斩获,在乌克兰,俄罗斯强硬出手这些事情发生时,已经有人意识到美国的在国际战略上的退却可能。可是从2015年下半年至今,美国一反常态,表现得积极备至,尤其此次在欧洲部署北约部队,在东亚连续对中国出手,显得似乎游刃有余。

但是整个操作中明显看到他的斩获极小。试想,美国真的以为他出现在南海,中国就会退后吗?他真的以为中国冒着南海退缩,从而导致台湾和钓鱼岛方向的日本变本加厉的危险会退缩吗?不会的,美国绝不会这样无知,他绝不会在这些中国视为核心利益的地方以为自己会有所获,相反他是在以这些地方为筹码,通过回马枪的方式迫使我们交出他所需要的战略利益,也就是他休养生息所需要的经济上的利益。

这种以进为退策略是非常高明的,战略退却是整个战略策划中最困难的课题,美国上一次1972年的战略退却,虽然通过与中国的战略合作,避免了全球溃败,但在南亚就出现了在越南的战略溃败的情况,这一次美国人的以进为退,明显吸收了上一次的教训。

第三个问题,一线国家处于不安定状态的问题,主要表现在欧盟出现的英国脱欧、土耳其世俗政变、以伊朗为代表的伊朗穆斯林什叶派崛起、以沙特为代表的穆斯林逊尼派衰落、全球极端恐怖主义蔓延等。一线国家的这种不安定状态究竟是美国退出出现的力量真空所致,还是美国退出采取的平衡战略所致?

欧盟目前出现的问题明显不是前者,首先欧盟是当今世界的第二大强权,以法国和德国组成的欧盟轴心是未来有可能挑战美国霸权的重要力量,所以欧盟出现问题一定不是力量弱于欧盟的势力所为。如果美国的战略是进攻性的,乌克兰问题就不会是分裂了事,乌克兰分裂只能是迫使欧洲加入遏制俄罗斯的战略需要的产物。如果美国真心的希望欧盟强大,那么英国的脱欧就是违反美国利益的。而目前这种既要欧洲制衡俄罗斯,又要防止欧洲独大的战略策划,只能是美国战略退却后保持力量平衡的一种地缘策略。以此分析,英国脱欧,法国被袭,土耳其的伊斯兰化等等就完全符合逻辑了。

所谓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一种什么货色呢?

日本的重新武装、韩国被夹在西太战略夹缝中苟延残喘、台湾地位未定论、菲律宾的象征性雄起、东盟国家被利诱等等,无不是人为制造亚洲内部争端,以亚制亚的伎俩,这与当年英国逃离前将印度分成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方法类似。一个明显的现象是在这种操作中,美国不再是对这些国家采取控制的策略,而是采取放纵其国家利益与中国发生冲突的方式。正是因为这种势态就更暴露了美国战略总退却的真实意图。

那么在目前美国这种新的战略状态下,中国应该采取什么策略呢?

首先要充分利用美国这种欲退先进势态的矛盾钳制美国的战略目的,也就是说在各个战略方向都不能让美国干净脱身,必须让他交出更多的战略利益。

例如在南海,对美国,我们应该采取“犬牙交错,武装共处,斗而不破,持久相持”的策略,试想美国巨大的军事投入长期处于南中国海这样一个美国不会有任何战略斩获的地方,美国将会怎样?

南海对于美国来说是其整个世界战略的末端,是其战略投送最困难的地区。同时在这里他的盟友最弱小,根本没有欧洲那样的能力。对于中国来说,南海已经拥有三个机场,通过几十年的经营,这里是我们的战略内线。美国人深入这里无疑是孤军深入,正是因为如此才使得他必然会增加力量,这样就可以拖住美国逃跑的后腿,让他进退不得。同时,我们要加强南海的战场建设,建设海底侦听工程,详测海底地形,将南海真正的变成对我们完全透明,对敌人一团雾水的战略后院。

其次,要利用美国战略退却空出来的战略空间,不失时机的迅速发展自己。对这一点,日本、南韩、台湾、菲律宾乃至整个东盟都意识到了,这就是春江水暖先知者鸭的道理。从人类发展的整个历史来观察,美国对东亚各国的控制,采取的是霸道和强权。亚洲金融危机、日本广场协议这些血迹斑斑的教训一直都留存在相关国家和地区的心中,他们对美国的厌恶其实远远的超过了我们,只不过他们由于地缘上靠近中国,从西方传统的政治观念上对中国存在极大的警惕和恐惧。中国是当今世界唯一通过和平发展和国民奋斗实现崛起的国家,我们一直奉行和实践着和平共处,利益双赢的公正的国际秩序。在美国霸权衰落的时刻,如果我们用崭新的公正的国际秩序去包容相关各方,就可以起到雄鸡一唱天下白的作用,这就是 一带一路战略的核心。我们必须意识到国际秩序也是生产力,在形成符合我们利益的国际新秩序上,无论花多少心力都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

所以,在我们取得了战略主动的时候,一定不要忘了坚持“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南海”的基本方略。对于南海来说,不管如何划界都会陷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悖论中,如果因为领土纠纷发生武装冲突,对中国的建设是极端不利的,这是美国极其希望看到的,也是其大张旗鼓介入南海的真正企图。相反,如果我们以平等的姿态,争取南海相关利益各方参加对南海的共同开发,从而实现和平、繁荣和发展的南海,这对中国未来主导的国际新秩序的形成具有巨大的示范效应,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最后,美国战略退却的一个必然后果是将台湾孤悬在了其战略控制的边缘,这是实现祖国统一的重大战略机遇。

祝愿我心爱的祖国在风起云涌的当代,实现登临天下的梦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