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匈人与匈人帝国1

匈人


匈人是一个古代生活在欧亚大陆的游牧民族。他们在4世纪西迁到了欧洲东部,并入侵东、西罗马帝国。欧洲的古文献对此一民族及其在欧洲的事迹有若干叙述。

5世纪末时,匈人国家逐渐瓦解并从历史消失。匈人自东向西的进攻引发了欧洲民族大迁徙,对欧洲的历史产生了深远影响。18世纪以来,部分学者认为匈人就是中国史书中的匈奴人,但匈人和古代位于中国大陆的匈奴人是否有血缘关系或系同一民族尚无定论。近年来使用DNA等测试手段也未能回答这一问题。

认为这两个民族系出同源的最主要证据是北匈奴西迁和三百年后在欧洲出现的匈人时间上的吻合。但事实上,这只是一个纸上猜想,匈人被认为是一个基于语言、生活习惯而结合的游牧民族,根据考古与文献研究,其文化特征、体质等与曾经生活在中国北方的匈奴人差异颇大。也没有任何来自其本身与近邻的口传、文字依据,可以佐证他们和匈奴的渊源。故而将 Huns 译作匈奴人是轻率且有误导嫌疑的。

1、历史

(1)出现

匈人在3世纪之前的历史史书中并未有记载,最早的出现纪录是在窝瓦河以东。约在公元350年左右,匈人进入了欧洲,随后在称为巴兰比尔王的领导下开始了他们的征服战争,第一个目标便是当时称为阿兰的伊朗语族人国度。

(2)阿兰人的灭亡

350年,当时的阿兰国堪称强国,阿兰王倾全国之兵与匈人军战于顿河沿岸,却遭惨败,阿兰王被杀,阿兰国灭,阿兰余部最终臣服于匈人。匈人在西方史书第一次出现即伴随着阿兰国的灭亡,整个西方世界为之震动。灭亡阿兰国后,匈人在顿河流域附近逗留了几年,然后在他们年迈的国王巴兰比尔的带领下继续向西方进攻。

(3)对日耳曼人的征服

374年时,位于黑海北岸、日耳曼人所建立的东哥特王国是一个成立不久的国家。它辽阔的疆土东起至顿河,与阿兰人接壤;西至德涅斯特河与西哥特人为邻;南起黑海北至德聂斯特河的支流、普利派特河沼地;匈人联同被征服的阿兰人,大军进入东哥特领土,曾被东哥特人征服的部落乘机造反,内乱以致东哥特人屡战屡败,终于375年投降。

东哥特人灭国后,匈人接着继续向西,西哥特人以德聂斯特河为险,布兵防守,试图击匈人军于半渡。匈人军队一边在河对岸作势佯攻,大部却从上游乘夜偷渡再回攻。这边西哥特人在河岸构筑工事备战正酣,却不料被拦腰一顿痛打,数十万人马渡过多瑙河逃入罗马帝国境内,并于378年在阿德里雅堡大败罗马皇帝瓦伦斯,由此动摇了罗马的根基,罗马再也没法控制管辖下的诸侯和领土。

匈人再征服北方的诸日耳曼部落,夺取了潘诺尼亚平原。由此,起自黑海至多瑙河以北的大片地土,尽入匈人之手。匈人驱逐日耳曼人等民族使得民族大迁徙,从而灭亡罗马帝国。

(4)对东罗马和巴尔干半岛的侵略

395年冬,匈人攻入色雷斯,大掠而返。400年,匈人再次攻入色雷斯,以后对色雷斯连年侵扰。431年,东罗马帝国不得已,答应每年向匈人交纳贡税,并允许他们在境内的几个城镇进行互市。

435年左右,阿提拉对南俄罗斯和波斯帝国发动了一系列的突袭。不久他将目光投向了东罗马帝国,逼使东罗马缴纳更多的贡税,并且不断插手西罗马帝国的外交事务。罗马自然无法满足这年年高升的贡税,匈人则以此为借口于441年向东罗马宣战,大肆洗劫巴尔干半岛,442年才被东罗马的阿斯帕尔将军阻截于色雷斯地区,被迫后撤。

443年,匈人攻到东罗马首都君士坦丁堡城外,东罗马全军覆没,不得已签城下之盟,与匈人订立和约。

约于445年,即匈人撤向内陆地区后不久,布莱达便被阿提拉杀害。在杀害布莱达后,阿提拉成为唯一统治匈人的君主,并再度将矛头指向东罗马帝国。

(5)极盛时期

由448年至450年,匈人帝国的版图达到盛极的地步:东起自咸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自多瑙河、北至波罗的海。这广大区域的一带附属国,都有自己的国王和部落酋长,平日向阿提拉称臣纳贡,战时出兵参战。在阿提拉在政的时期,他甚至派出使节团到其他国家进行外交考察,以此拉拢同盟、强化贸易活动。

450年,阿提拉转而进攻西罗马帝国,他带着大约十万名战士渡过了莱茵河。在向前推进的一百英里内,匈人军团洗劫了位于现今法国北部的大部分村庄。罗马将军阿提纽斯组织了一支高卢罗马军团以抵抗正在围困奥尔良城的阿提拉。在查隆丕尼的大决战中,阿提拉终于被打败。尽管匈人的战力没有被完全毁灭,这场战役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具决定性意义的重大战役之一,它阻止了整个基督教的覆灭和游牧民族控制欧洲的后果。

(6)瓦解

453年,阿提拉骤逝,据传是在迎娶日耳曼公主的第二天被发现死于动脉破裂。在失去了强有力的领导人之后,匈人退至顿河口,阿提拉的儿子厄尔纳克在南俄草原顿河一带活动。这时候东罗马史料中已改用保加尔国(Bulgharei)来称呼厄尔纳克的政权了。匈人后来分裂成两部,库特利格尔匈人和乌特利格尔匈人,他们互相攻击,最后存在至南俄草原的保加尔人时期。保加尔人被认定与库格利格尔匈人有关,他们是楚瓦什人的祖先。最后一次说匈人是东罗马使者到突厥汗国时说到突厥找一位匈人为先可汗人殉。

拉斐尔作品《伟大的利奥和阿提拉的会面》,画面中:圣彼得和圣保罗在利奥一世头上,后者前去会见阿提拉。

另外,有少量的匈人部落彻底消失在异国,在东、西罗马帝国军队服役的匈族军人不少,大多驻扎在北叙利亚、北非洲与南英格兰地区,有几个匈族部落随西哥特人进入法国与西班牙,有一个匈族部落随东哥特人进入意大利。

有人认为今天的匈牙利人与楚瓦什人就是匈人的后裔,这个问题现在仍是个疑问。

2、影响

匈人在欧洲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但他们的帝国很快瓦解,甚至整个民族也消失在欧洲的历史和文化当中。匈人促成了欧洲历史的发展,他们把丛林里的日耳曼人推上了历史舞台,并与后者一起摧毁了罗马的时代。匈人的历史消失后,多元化的封建国家政治开始了,一个几乎延续至今的欧洲国家的主要划分格局形成了。

3、外貌与文化

匈人的种族、语系,至今仍未能考证。现代考古学只透过欧亚草原出土的文物,了解此一古民族的历史。据传说,匈人的个子并不高大,鼻梁扁平、近似黄色肤色,似北亚人种,善骑射、作战,因长时间骑在马上活动,站立于地上时双脚向外扭曲,颇重视商贸活动,可受聘为雇佣兵,收取报酬为其他国家作战。

4、匈人与匈奴的关系

东亚的北匈奴在被汉王朝军队击败之后西迁,其后是否成了入侵欧洲的匈人尚无定论。

(1)匈人即匈奴说

18世纪时,法国历史学家德金提出了“匈人即匈奴人”的猜想,该猜想后来随着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而广受传播。德国学者夏德、中国学者章太炎等支持此观点,

“匈人即匈奴人”观点认为,北匈奴远走欧洲,一部分在高加索,一部分在中伏尔加河地区(今天的俄罗斯鞑靼自治共和国),一部分在下多瑙河(今天的保加利亚),一部分在中多瑙河(今天的匈牙利)。

其根据如下:

第一,欧洲历史典籍中记载了匈人灭阿兰国,而《北史》中说:“粟特国,......匈奴杀其王而有其国。”而文中对粟特国的位置描述符合《三国志》中对奄蔡的描述,而《后汉书》中说:“奄蔡国,改名阿兰聊国......”。部分学者认为中国史书中的奄蔡即西方史书中的阿兰国。

第二,匈奴属蒙古人种,根据罗马有关史料的记载,匈人(Huns)身材矮壮,圆头,平鼻,小眼睛,胡须较少,骑着矮小的马,根据这些特征,匈人同匈奴人属蒙古人种。

第三,匈人在祭祖天地鬼神、崇拜日月、歃血为盟、脱帽致谢等方面与匈奴人存在一定的相似性。

(2)匈人不是匈奴说

德金提出“匈人即匈奴人说”时便遭到部分学者的反对,英国学者伯利认为德金和爱德华·吉本的这种说法“是凭借幻想,而不是根据历史事实”。随后两派学者一直争论至今,持“匈人不是匈奴人说”的学者的理由如下:

第一,后来的匈人存在人工颅骨变形的风俗,而早先的匈奴人没有。

第二,匈人是鼻梁低,眼睛小,没有胡子,中国文献中的匈奴人是又高又大,相貌堂堂,并且有着大胡子,两者完全不同。匈人帝国的首领阿提拉具有典型的蒙古人种特征、而灭亡西晋帝国的匈奴人刘渊具有典型的欧罗巴人种与蒙古人种混血的特征(这又于汉代描述的北匈奴人形象吻合)。

实际上,被汉朝武帝击败、部分西迁的北匈奴在此后的历史中仍然陆续出现于中国史料记载中,并呈现出越来越接近中原腹地的趋势。在三国时期,由于从东汉末年开始的连续战乱,中原人口大减,控制曹魏政权的司马昭下令打开边关,吸纳以匈奴为首的游牧民族进入中原、增加人口促进生产力。汉化的匈奴人最终导致了司马氏西晋帝国的灭亡,在败给鲜卑人、经历了鲜卑人北朝各政权的统治后,融合在中原大地,成为今天汉族的一部分血统。

而在公元二世纪,匈人已经被发现于里海北岸。里海沿岸在公元前发源了世界上第一个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波斯帝国,而波斯——伊朗人是欧罗巴人种。匈人的祖先是先后经历波斯帝国、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统治,还是在此后才迁徙到这里,已经无法考证。与匈人血缘最接近的是今天生活在北极圈的爱斯基摩人和蒙古高原的蒙古国人民。

(3)疑问:西迁的北匈奴去了哪里

匈奴其实并不是一个单一的民族、而是在秦朝——西晋年间来自于蒙古高原不断向南影响中原王朝的游牧民族的统称。虽然与中原王朝时而发生战争,但匈奴还是从中原王朝吸收了先进的生产技术并最终与中原人民融合成为今天汉族(可能还有回族,因回族起源于元朝等级社会来自于亡金统治区的三等人汉人)的一部分血统。

既然匈人与匈奴人的形象、生产力都有很大区别,那么西迁的那部分北匈奴人去了哪里?史料记载匈奴人在今天的哈萨克斯坦活动过,他们也许融合在我国新疆到中亚的地区,成为后来这一地带各民族的祖先之一?也可能随着气候的变化,最终还是迁回了蒙古草原、并进入了中原成为我们今天基因当中的一小部分。

(4)匈人的来历

亚欧大陆的游牧世界,西达顿河沿岸、东至大兴安岭西麓,由于没有险要地势的阻隔、游牧民族为了寻找更丰美的草场来回迁徙,人口的流动性远比农耕世界要更强,因此在这一广大游牧区域上出现的民族和部落、都呈现出欧罗巴血统的特征,其中波斯人他们当中最早进驻农耕文明的游牧民族。今天蒙古族的祖先是鲜卑人的一支,曾建立庞大的柔然帝国。契丹、女真(满族)也是来自鲜卑人。鲜卑人是蒙古人种,但鲜卑人直到匈奴衰落后才从中国东北进入蒙古草原,后来部分融入中原、部分被欧罗巴血统的突厥语系部落击败,分别退回到西辽河和额尔古纳河流域。一直到契丹辽帝国建立后,欧罗巴血统才被逐出蒙古草原。而退回到额尔古纳河流域的蒙古族祖先、在金代若即若离的统治下壮大于蒙古草原、最终建立了人类史上最大的大陆帝国。

问题来了,既然在契丹辽帝国兴起以前、从顿河一直到大兴安岭的草原大通道上、都是欧罗巴血统的天下,没有与欧罗巴人种混血的匈人是怎么突然出现的?在流动性极强的草原大通道上,人类的生殖本能使得没有部族能保持自己的血缘单一性,突厥人和波斯人都是用语系划分的民族,绝非血统单一的民族。因此,可以设想匈人是从外来地区迁居到里海北岸草原的,并且他们不能通过当时有欧罗巴血统参与的蒙古草原和中亚地区。匈人在来到里海北岸后,从当地突厥语系部族那里学来了简单的语言,但或许当地的突厥语系部族人数太少、100多年的时间并没有让突厥语系部族的欧罗巴人种特征出现在匈人群体中。

不可能一直在这、不能从西边来、也不能从东边来,南面的波斯人就是今天的伊朗人——大家都见过。那匈人只可能是从更北的地方迁徙而来,这也符合匈人身材比例与爱斯基摩人最像的特征。当然,在古代,越过西伯利亚荒原、从北极圈迁徙到里海北岸纯属于无稽之谈。但匈人和爱斯基摩人的共同祖先,可能曾经生存于今天的西伯利亚地区,就此可以推测出两件事——一是蒙古人种(代表今天的中国人、蒙古人、日本人、朝鲜人、韩国人、美洲的印第安人和格陵兰的爱斯基摩人)北上的一支并没有全部越过冰期干涸的白令海峡,而是部分留在了西伯利亚。二是在冰期结束的相当一段时间里,西伯利亚地区的气候一定比今天要温暖得多、不然匈人的祖先将根本无法生存。

5、匈王世系表

巴兰伯(Balamber,374?——390?在位)

巴希克(Basic,395?——407?在位)

库斯克(Kursic,395?——407?在位)

乌尔丁(Uldin,397?——410?在位)

查拉通(Charaton,410?——414?在位)

多纳图斯(Doatus,?——412 在位)

奥克塔(Octar,乌尔丁与其第一个妻子所生? 415?——430 在位)

卢阿(Rua,乌尔丁与其第一个妻子所生? 422?——434 在位)

蒙德祖克(Mundzuc,乌尔丁与其第一个妻子所生? 是否在位不详)

奥巴西乌斯(Oebarsius,乌尔丁与其第二个妻子所生? 不在位)

马马(Mama,乌尔丁与其第三个妻子所生?不在位)

阿塔卡姆(Atacam,乌尔丁与其第三个妻子所生? 不在位)

布勒达(Bleda,蒙德祖克所生,434——445)

阿提拉(Attila,蒙德祖克所生,434——445(副王) 445——453(大王))

埃拉克(Ellac,阿提拉与克蕾卡(Creca)所生,453——455)

邓吉兹克(Denghizic,阿提拉与克蕾卡所生,455——469)

埃尔纳克(Ernac,阿提拉与蕾卡姆(Recam)所生,455——469年之后)

埃姆聂德扎(Emnedzar,布勒达所生? 不在位)

乌岑杜尔(Uzendur,布勒达所生? 不在位)

盖斯姆(Gheism,阿提拉与格皮德王阿尔达里克之妹所生,不在位)

阿尔达里乌斯(Aldarius,阿提拉与克里姆希尔德所生? 不在位,传说中人物)

卡哈巴(Khaba,阿提拉与霍诺里娅所生? 不在位,传说中人物)

蒙多(Mundo,盖斯姆所生,拜占庭将领兼总督)

毛利提乌斯(Mauritius,蒙多所生,拜占庭将领)

6、影响

另外,有少量的匈人邦族彻底消失在异国,在东、西罗马帝国军队服役的匈族军人不少,大多驻扎在北叙利亚、北非洲与南英格兰地区,有几个匈族部落随西哥特人进入法国与西班牙,有一个匈族部落随东哥特人进入意大利。

匈人在欧洲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帝国,但他们的帝国是短命的。他们的帝国很快被瓦解后,甚至整个民族也消失在欧洲的历史和文化当中。匈人促成了欧洲历史的发展,他们把丛林里的日耳曼人推上了历史舞台,并与后者一起摧毁了罗马人的时代。帝国的历史消失后,多元化的封建国家政治开始了,一个几乎延续至今的欧洲国家的主要划分格局形成了。

匈人的残余部落与保加尔人进行了民族融合,与匈牙利的马扎尔人没有发生过任何接触,匈牙利是匈人纯属是误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