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翟淑清,复和老兵痞

翟淑清:山东淄博市人,76年兵,广州军区炮一师26团三营指挥连无线兵,班长,参加79年对越作战,荣立三等功一次,战后留在广西边防部队,81年退役。

根据翟淑清的回忆,又查了当时的有关资料,以第一人称表达方式,真实叙述了那场激烈战争的一个瞬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战时大弄附近五连阵地实拍

一个人一生会遇到无数的人,有爱人,有亲人,有恩人,有仇人,有朋友,等形形色色的人。如果遇到救命恩人,而且不知道他的名字,多少年过去了,是一件一辈子都记在心里很遗憾的事。我就有这样一位恩人,到现在也不知道姓啥名谁。

1979年2月17日,中越战争爆发,我当时是广州军区炮一师26团三营指挥连无线兵,战前就决定作为团前观,跟随步兵375团前卫营行动,有我连连长吴勤洪(广东汕头人,69年兵,后任炮兵26团团长)负责带队。

全部前观人员七人。分别是侦察排长肖文修(广东人),侦察班长袁成芳(湖南人,76年兵),侦察兵杨永雄(湖南人,78年兵),无线兵翟淑清(山东淄博人,76年兵),无线兵李玉文(山东曹县人,79年兵),无线兵陈远苍(福建顺昌人,77年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翟淑清在炮阵地

大概在2月21日傍晚,我连前观在越南复和县大弄附近的炮阵地待命,突然接到团指挥所命令,要我们前观立即赶到复和县西北长形高地,寻找162师485团指挥所,配属485团战斗,为步兵提供炮火支援。

接到命令后,吴连长立即查看地图上,直线距离10公里。并给我们简单动员后,马上吃饭。可是到炊事班一看,锅里有从越南村庄里抓到的猪,杀了后,肉在锅里还没炖熟,血乎乎的,没办法吃,为了赶时间,只好打了些米饭在碗里,边走边吃,没有车辆,步行向复和方向前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出发地大弄到长形高地直线距离10公里

我们携带的武器装备很重,以我为例,身背两瓦电台,一块备用电池,四颗手榴弹,一个防毒面具,雨衣,挎包,水壶。头戴钢盔。由于大家负重都很大,行军速度不快,到达复和县城南时,天已经漆黑了。

这里需要解释一个问题,中越边界大致走向是东西方向,我们打越南是从北向南进攻,但是,在水口方向,越南复和在水口西北,我们是从南往北进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复和县在水口关西北方向

我们前观一行人到达复和县城南时,看到城内火光冲天,枪声不断,有我军的三、四辆军车着火,挡在前进的道路上,正在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有个人走到我们跟前,由于天黑,虽然有火光,也没有看到他的长相,他问我们:“你们是哪一部分的?”

吴勤洪连长回答:“我们是炮兵26团的前进观察所。”

他又问:“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

吴连长回答道:“我们要去长形高地,配合162师作战,请问,您是哪一部分的?”

那人回答道:“我是125师炮团的XX股长。”

他又说:“现在复和县城内残敌很多,你们这几个人通过县城很危险的。现在战斗很激烈,这几辆军车,就是被敌人火箭弹击中的,我们师几天来已经伤亡870多人了,你们先不要去长形高地。路上安全没有保障。”

吴连长说:“不行!上级命令我们无论多么艰难,也要到达长形高地,路上再危险,哪怕流血牺牲,一定要到达指定位置。”

听到吴连长坚定的态度,他沉思了一回说:“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找个步兵班护送你们到长形高地。”

听到他要找人护送我们。我们非常高兴,因为战场敌情复杂,越南特工队无孔不入。吴连长警惕性很高,他走后,我们立刻转移到不远的一个公路沟里去隐蔽起来。这时看到不断有担架抬着伤员往后运送。

等了很长时间,大概有一两个小时,等久了,大家都有点怀疑,有的战友就说,那个人是不是越南特工队,回去叫人了。吴连长叫大家沉住气。终于看到一个班的步兵来到我们原地点,吴连长先派出一个人与他们联系,确认无误后,大家才从隐蔽地走了出来。这时看到是那个炮兵股长领人来的。然后炮兵股长给步兵班长交代了一下,就走了。

我们开始通过复和县城,这时汽车还在燃烧,我们快速从燃烧的汽车旁通过,我看了一下,汽车的大梁都烧红了。复和县城很小,很快出了县城北部,继续向前走,走着走着,吴连长也起了疑心,因为我们一直开前观,随125师375团行动,知道已经越过了敌我前沿了,这时候步兵还继续带领我们向前走,越走越觉得不对劲,连长怀疑步兵班是越南特工队假扮的,只见吴连长当机立断,拔出手枪,打开保险,“哗啦”一声,子弹上膛,顶住步兵班长的脑袋大喝一声:“站住!你们是什么人?说!”

步兵班长当时被弄蒙了,说:“我们是125师XXX团X连X班的。”

吴连长不相信,又问:“你是哪里人?”

步兵班长说:“我是XX省XX县人。”

说的是一个北方省份。口音也是北方口音,与那个省份的口音相符,看来没有破绽。吴连长的怀疑稍有减轻。

这时步兵班长有点生气的说:“你们相信就跟我们走,如果不相信,就在这里吧,我们走了。”

说完后他们一个班往长形高地方向走去,这时吴连长马上喊住他们,但还是不放心,要求我们子弹上膛,打开保险,和他们步兵班混合在一块,把他们间隔开来,前面几个步兵,然后有我们的两个人,中间是几个步兵,又穿插上我们两个人相隔,再后边又是步兵,最后吴连长端着手枪和另一个自己人押后。

一路走走停停,不断有枪声响起,一会儿隐蔽,一会儿行军,所幸有惊无险,直到半夜才找到了485团指挥所。

到达目的地后,吴连长向步兵班长表示真诚的感谢,并表示歉意后,步兵班就走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前排中是任26团团长时的吴勤洪

此事过去了快40年了,那一晚上如果不是遇到125师炮团的股长,我们冒然通过复和县城,很可能遭到不测,那个股长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还被我们怀疑,心里深感不安。最令人遗憾的是到现在还不知道他姓啥名谁,哪里人。希望这位老前辈、以及护送我们的步兵班的战友们,能够在网上看到这个帖子,与我联系,我要当面致谢,了却我多年的感恩之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