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亚北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匈奴人8

夏国(五胡十六国之一)


夏国是南匈奴屠各种铁弗部族人赫连勃勃建立的,国都统万城,也是十六国时期最后出现的一个政权。赫连夏政权从赫连勃勃公元407年称天王大单于算起,到431年北魏(拓跋鲜卑)的属国吐谷浑俘赫连定止,仅存在了二十五年。

中国古代以“夏”为国号的政权颇多,因此史家又称十六国时期的夏政权为赫连夏,又称为胡夏。

(一)、关中称帝

夏凤翔六年(公元418年),赫连勃勃乘东晋灭后秦,乘虚轻取长安,在霸上(今陕西西安东)即帝位,国势更强。

凤翔六年十月,刘义真年少,赐与左右无节,王修每裁抑之。左右皆怨,谮于义真曰:“王镇恶欲反,故沈田子杀之。杀田子,是亦欲反也。”义真信之,使左右刘乞等杀。

既死,人情离骇,莫相统壹。义真悉召外军入长安,闭门拒守。关中郡县悉降于夏。赫连夜袭长安,不克。夏王勃勃进据咸阳,长安樵采路绝。

宋公裕闻之,使辅国将军蒯恩如长安,召义真东归;以相国右司马朱龄石为都督关中诸军事、右将军、雍州刺史,代镇长安。裕谓龄石曰:“卿至,可敕义真轻装速发,既出关,然可徐行。若关右必不可守,可与义真俱归。”又命中书侍郎朱超石慰劳河、洛。

(1)青泥兵败

十一月,龄石至长安。义真将士贪纵,大掠而东,多载宝货、子女,方轨徐行。雍州别驾韦华奔夏。赫连帅众三万追义真;建威将军傅弘之曰:“公处分亟进;今多将辎重,一日行不过十里,虏追骑且至,何以待之!宜弃车轻行,乃可以免。”义真不从。俄而夏兵大至,傅弘之、蒯恩断后,力战连日。至青泥,晋兵大败,弘之、恩皆为王买德所擒;司马毛之与义真相失,亦为夏兵所擒。义真行在前,会日暮,夏兵不穷追,故得免;左右尽散,独逃草中。中兵参军段宏单骑追寻,缘道呼之,义真识其声,出就之,曰:“君非段中兵邪?身在此,行矣!必不两全,可刎身头以南,使家公望绝。”宏泣曰:“死生共之,下官不忍。”乃束义真于背,单马而归。义真谓宏曰:“今日之事,诚无算略;然丈夫不经此,何以知艰难!”

(2)暴殄天物,京观髑髅

夏王勃勃欲降傅弘之,弘之不屈,勃勃裸之,弘之叫骂而死。勃勃积人头为京观,号曰髑髅台。长安百姓逐朱龄石,龄石焚其宫殿,奔潼关。勃勃入长安,大飨将士,举觞谓王买德曰:“卿往日之言,一期而验,可谓算无遗策。此觞所集,非卿而谁!”以买德为都官尚书,封河阳侯。

龙骧将军王敬先戍曹公垒,龄石往从之。朱超石至蒲阪,闻龄石所在,亦往从之。赫连昌攻敬先垒,断其水道;众渴,不能战。城且陷,龄石谓超石曰:“弟兄俱死异域,使老亲何以为心!尔求间道亡归,我死此,无恨矣。”超石持兄泣曰:“人谁不死,宁忍今日辞兄去乎!”遂与敬先及右军参军刘钦之皆被执送长安,勃勃杀之;钦之弟秀之悲泣不欢燕者十年。钦之,穆之之从兄子也。

夏王勃勃筑坛于灞上,即皇帝位,改元昌武。

(二)、北魏击夏

真兴七年(425)赫连勃勃卒,子赫连昌继位,次年(426)北魏攻取长安,427年降统万城,428年3月又陷安定城,俘赫连昌。

(三)、南安降西秦

赫连昌弟赫连定在平凉自称夏皇帝。胜光四年(431)赫连定灭西秦,又欲渡黄河击北凉遭吐谷浑袭击,兵败被俘,被送于北魏,夏亡。夏国共存在25年(407年-431年)。

公元413年,东晋时匈奴族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的都城,因取“一统天下,君临万邦”之意,命名都城为统万城。统万城是东晋时匈奴铁弗部赫连勃勃建立的“大夏国”的都城,遗址在陕西榆林靖边县东北约80公里处的无定河东北岸,俗称为“白城子”,至宋代,城周围为沙漠所覆盖,遂成为废墟。

(四)、亡国原因

赫连夏政权的主要经济支柱,就是掠夺,总以各种理由与借口对四邻发动战争以掠夺地盘和财物,虽然据有了广袤的土地来畜养牲口,但还是支撑不了连年的战争消耗。因此发动战争愈多,国力下降愈多。

赫连勃勃在夺取了长安之后,夏国疆土南界秦岭,东戎蒲津,西收秦陇,北薄于河,国势达到全盛。赫连勃勃逐渐骄横起来,统治极端残暴,嗜杀戮,视民如草芥,搞得人人自危,忠良卷舌,人心尽丧,儒士寒胸,军将失信。

赫连勃勃晚年昏聩,听信谗言,废长立幼,欲废太子赫连璝而改立酒泉公赫连伦。赫连璝听到消息后,不甘坐以待黜。于是不分青红皂白,率骑一万,攻杀赫连伦。赫连璝杀赫连伦后,率众返长安,并攻统万。赫连伦之弟太原公赫连昌闻知,即起兵攻杀赫连璝,之后收编了赫连璝的部众回到统万城。赫连勃勃闻讯后悲愤不已,却亦无可奈何,只得封赫连昌为太子。这次太子之争连损夏国两根顶梁柱,令赫连夏政权大伤元气。

(五)行政区划

到431年为吐谷浑所灭为止,地方行政建置方面,在史料中并不是很清楚。因政权的性格比较突出,往往始占旋丢,用心只在掳掠人口,对其地方行政职官名号不能过于深究。牟发松推测胡夏的州,实际上并不存在,州在夏境内并没有构成一个完整的体系;其以州名地,以州牧刺史官人,都不过名号而已。但在关中一带,州郡体系在形式上仍然存在。胡夏设置的州有如下:

幽州,龙升三年(409年)置,镇大城(即统万城)。《晋书》卷一百三十《赫连勃勃载记》:“勃勃又攻兴将金洛生于黄石固,弥姐豪地于我罗城,皆拔之,徙七千余家于大城,以其丞相右地代领幽州牧以镇之。”

雍州,凤翔四年(416年)置,镇阴密。《赫连勃勃载记》:“进攻阴密,又杀〔姚〕兴将姚良子及将士万余人。以其子昌为使持节、前将军、雍州刺史,镇阴密。”

并州,真兴元年(419年)置,镇蒲阪。《赫连勃勃载记》:“遣其将叱奴侯提率步骑二万攻晋并州刺史毛德祖于蒲阪,德祖奔于洛阳。以侯提为并州刺史,镇蒲阪。”

雍州,真兴元年(419年)置,镇长安。《赫连勃勃载记》:赫连勃勃取长安而决意仍将首都定在统万城之后,“乃于长安置南台,以璜领大将军、雍州牧、录南台尚书事。”

朔州,镇三城。《晋书》卷十四《地理志上》雍州云:“及姚泓为刘裕所灭,其地寻入赫连勃勃。勃勃僭号于统万,是为夏。置幽州牧于大城,又平刘义真于陡安,遣子璝镇焉,号日南台。以朔州牧镇三城,秦州刺史镇杏城,雍州刺史镇阴密,并州刺史镇蒲阪,梁(《十六国疆域志》以为是凉字之误)州牧镇安定,北秦州刺史镇武功,豫州牧镇李闰,荆州刺史镇陕,其州郡之名并不可知也。”

秦州,镇杏城。同上。

凉州,镇安定。同上。

北秦州,镇武功。同上。

豫州,镇李闰。同上。

荆州,镇陕城。同上。

大致上,胡夏所置州具有浓厚的军事控制色彩,州治位处战略要地,聚集着数量不等的军队,构成其在地方统治的基本空间支柱。

稽胡

稽胡(jī hú ),古族名,“匈奴”的别种。《周书·异域传上·稽胡》:“ 稽胡 一曰步落稽 ,盖匈奴别种, 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资治通鉴·梁武帝大同元年》:“ 稽胡刘蠡升 ,自孝昌以来,自称天子。”

1、历史沿革

稽胡也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又称山胡、步落稽,源于南匈奴。南北朝时居住于今山西、陕西北部方圆七八百里的山谷间,种落繁盛,他们从事农业生产,辅以蚕桑,以麻布为衣,与汉人杂处。

北魏孝昌元年(525),汾州(治今山西汾阳市)稽胡首领刘蠡升借北方群起反魏、中原板荡之机,在云阳谷(在今山西右玉县东北云阳堡)聚众举兵反魏,自称天子,建年号“神嘉”,置署百官,建立起地方民族政权。他以云阳谷为根据地,不断遣兵四出,骚扰北魏的边境,魏廷深以为患,诬之为“胡荒”。但当时北方大地叛乱四起,北魏朝廷剿不胜剿,一时也腾不开手来征剿威胁并不算太大的刘蠡升,刘蠡升也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是在山西中北部搞些小打小闹的骚扰,因而得以偏据北方一隅,一晃儿就是近十年。

十年工夫,沧海桑田,北魏政权也走到了历史的尽头。534年,称雄北方、立国149年的北魏帝国一分为二,高欢立清河王元亶之子元善见为帝,迁都于邺城,是为东魏;宇文泰毒杀魏孝武帝,立南阳王元宝炬为帝,定都长安,史称西魏。

东魏建立的第二年正月,东魏丞相高欢发兵袭击刘蠡升。

十年没有遭受战火袭扰的稽胡人早已失去了应有的警惕,领袖刘蠡升也是高枕无忧,疏于戒备,结果被高欢的突袭得手,大破毫无防备的稽胡人,刘蠡升只得率众退守云阳谷中。老谋深算的高欢见云阳谷地势险要,易守难攻,遂使用和亲的诡计,遣使与刘蠡升约和,并许诺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其太子为妻,同刘蠡升结为儿女亲家。刘蠡升太过实在,相信了高欢的诚意,遂派遣太子到邺都迎亲;高欢对这个假女婿是厚礼相待,却借故推缓婚期,暗中调兵遣将图谋奇袭。

刘蠡升见双方讲和,又结成姻亲,于是便失去了戒心。高欢见刘蠡升中计,麻痹无备,便出其不意举兵攻袭刘蠡升。失去警惕的刘蠡升被打得大败,无力支撑,便亲率轻骑外出征调兵马,其部将趁其不备斩下刘蠡升的首级,投降了高欢。

刘蠡升的余众仍坚持斗争,复立其三子南海王为帝,继续反抗朝廷。高欢不肯养虎遗患,进兵攻击,生擒了继任皇帝,并俘获了皇后、诸王、公卿以下四百余人,得汉胡五万余户,建立十年之久的稽胡政权灭亡。

2、民俗特色

武成初,延州稽胡郝阿保、狼皮率其种人,附于齐氏。阿保自署丞相,狼皮自署柱国,并与其别部刘桑德共为影响。柱国豆卢宁督诸军击破之。二年,狼皮等余党复叛,诏大将军韩果讨破之。

保定中,离石生胡数寇汾北,勋州刺史韦孝宽于险要筑城,置兵粮,以遏其路。及杨忠与突厥伐齐,稽胡等便怀旅拒,不供粮饩。忠乃诈其酋帅,云与突厥回兵讨之,酋帅等惧,乃相率供馈焉。其后丹州、绥州等部内诸胡,与蒲川别帅郝三郎等又频年逆命,复诏达奚震、辛威、于寔等前后穷讨,散其种落。天和二年,延州总管宇文盛率众城银川,稽胡白郁久同、乔是罗等欲邀袭,盛并讨斩之。又破其别帅乔三勿同等。五年,开府刘雄出绥州,巡检北边川路。稽胡帅白郎、乔素勿同等度河逆战,雄复破之。

3、历史传说

清朝迥辏建德五年,武帝败齐帅于晋州,乘胜逐北,齐人所弃甲仗,未暇收敛,稽胡乘间窃出,并盗而有之。乃立蠡升孙没铎为主,号圣武皇帝,年曰石平。六年,武帝定东夏,将讨之,议欲穷其巢穴。齐王宪以为种类既多,又山谷阻绝,王师一举,未可尽除,且当翦其魁帅,余加慰抚。帝然之,乃以宪为行军元帅,督行军总管赵王招、谯王俭、滕王逌等讨之。宪军次马邑,乃分道俱进。没铎遣其党天柱守河东,又遣其大帅穆支据河西,规欲分守险要,掎角宪军。宪命谯王俭击破之,斩获千余级。赵王招又擒没铎,众尽降。宣政元年,汾胡帅刘受罗千复反,越王盛督诸军讨禽之。自是寇盗颇息。

4、史籍记载

稽胡,一曰步落稽,盖匈奴别种,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自离石以西,安定以东,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间,种落繁炽。其俗土著,亦知种田,地少桑蚕,多衣麻布。其丈夫衣服及死亡殡葬,与中夏略同;妇人则多贯蜃贝以为耳颈饰。与华人错居。其渠帅颇识文字,言语类夷狄,因译乃通。

蹲踞无礼,贪而忍害。俗好淫秽,女尤甚,将嫁之夕,方与淫者叙离,夫氏闻之,以多为贵。既嫁,颇亦防闲,有犯奸者,随事惩罚。又兄弟死者,皆纳其妻。虽分统郡县,列于编户,然轻其徭赋,有异华人。

山谷阻深者,又未尽役属,而凶悍恃险,数为寇。古俟佟魏孝昌中,有刘蠡升者,居云阳谷,自称天子,立年号,署百官。属魏氏乱,力不能讨。蠡升遂分遣部众抄掠,汾、晋之间,略无宁岁。神武迁邺后,始密图之,乃伪许以女妻蠡升太子。蠡升遂遣子诣邺,齐神武厚礼之,缓以婚期。蠡升既恃和亲,不为之备。魏大统元年三月,齐神武袭之,蠡升率轻骑出外征兵,为其北部王所杀,送于神武。其众复立蠡升第三子南海王为主,神武灭之,获其伪主及弟西海王并皇后、夫人、王公以下四百余人,归于邺。

黄门居河西者,多恃险不宾。时周文方与神武争衡,未遑经略,乃遣黄门侍郎杨就安抚之。五年,黑水部众先叛。七年,别帅夏州刺史刘平伏又据上郡反。自是北山诸部,连岁寇暴。周文前后遣于谨、侯莫陈崇、李弼等相继讨平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