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秘密潜入>继续上传:接受任务

最新更新的章节在铁血书库里,可上角最醒目的位置。

至于如何排版,我不会啊。


[1]

盛夏的酷热难掩高音喇叭播放的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将军的最高指示,飒爽英姿的女交通警察俏立在十字路口的中央一丝不苟地指挥着交通,与此相对应的则是那街道两侧低垂的柳枝。大街上人影稀疏,一辆编号为:平襄200的日本产奔驰黑色高级轿车飞速地扫过稀疏地影映于地上的树影,以最高的速度飞驰向前。

“李光浩同志,请把冷气开到最大处。”端坐于后排的银发男子似睡非睡地低语了一声。虽是低语的口吻,但带有命令的威严:“再开快些,开快些!”

“是,司令员同志!”肩扛少校军衔的司机立刻现出本能的敬意。自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将军的官邸处出来后,司令员同志就变得如此急不可耐---但难以掩饰心中的焦虑。身心俱疲的司令员说完话再次躺进松软的车座内,憔悴的面容上飞舞着被风吹散的银发。多年的交往令少校一眼就可以看出最高司令官已经下达了新的指示,但这副无精打采,与他的身份极不相符的样子,却令少校大为吃惊。

看着上将颓丧的样子颇令少校为难----自受命担任司令员同志的专职司机后,就时常令他矛盾。因为他不仅负责开车、保卫司令员同志的安全,最重要的是还兼负着监视司令员同志的秘密任务。

对此,司令员同志是心知肚明的,但多年的交往两人早已是形同父子。更何况司令员同志劳苦功高、德高望重,是在战场上的死人堆里滚爬出来的功臣元勋!透过车内的观望镜可以看到司令员同志的脸上不停的流淌着淋漓的大汗,身为总参谋部侦察局局长的金大植上将一定受到了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将军地严厉训斥,显然最高司令官对侦察局的工作表示了不满----或许是对敌人所采取的打击还不够,显得过于软弱吧?

最高指示!----不论用什么言词修饰都是那么的令人起敬。但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其中的含义!懂得违背这一指示带来的可怕后果!

“司令员同志,是不是把收音机打开?”

“不,不用了。”司令员同志一想到那包围这个世界的整日响彻不停地最高领袖的最高指示,就令他皱起了眉头。

宣传就是灌输!无歇止的宣传,就是无歇止的灌输!

宣传,作为一种统治手段是必要的,也是极其有效的!但不管什么声音听多了都会令人反感,尤其是响彻朝鲜每一个角落,千篇一律的带着朝鲜特有的鼓动音质播音的女播音员的声音,现在想想都会令他皱眉!由此,金大植想起了上回接待来自保加利亚军事代表团时的情景,这些人初到朝鲜,带着新奇的神色看待着这一切,但是没过几天,就转变成了一种苦笑----那种表情就如同整日置身于农场,任凭四周鸡飞狗跳!

“是,司令员同志。”少校将手从按钮上缩了回去。

在迄今为止的5年时间里-----从将军就任现在总参谋部侦察局局长的翌日起----少校不知多少次送将军会见最高领袖。多年的艰苦磨练早以把将军磨练成一副铁石心肠,喜怒不现于神色,但象今天这般出人意料的萎靡神态倒是第一次见到,到底最高领袖因为什么事情训斥了将军?亦或是作了什么新的指示?

失态?!这对统领上万名朝鲜最精锐的特种作战部队的侦察局局长来说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这在少校的眼里是想都不曾想过的事。金大植上将曾经以军人的豪胆经历过残酷的南北朝鲜统一战争。1968年,朝鲜派遣31人特种部队暗杀小组,企图行刺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正熙,其中28人在青瓦台附近死于枪战,一人被俘,剩下两人逃回祖国。其中一人就是金大植上将。可以说美丽的祖国能有今天的辉煌、伟大!饱含着将军多年的呕心沥血。从十几岁的士兵到七十岁的共和国将军,其间的艰辛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司令员同志,我们快到了!”

金大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窗外的美景尽收眼底,翁翠的青松挺拔而高耸,不时有一两只小鸟震翅高飞,在啾鸣声中互相追逐着。

“打开窗户!”

车窗被摇了上去,将军贪婪地呼吸着清爽的空气。汽车行驶进巨大的山脉之中,转过几道弯,静静地穿行在树荫下。警卫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密,汽车在执枪荷弹的军人的目视下静悄悄地驶进了漆黑的山洞中----任谁也不会想到这远离繁华的山谷内会暗藏着无数的玄机。

洞顶处开着一盏盏昏黄的白炽灯,偶尔擦出点点的火花,映得四周的石壁忽闪忽闪着。娇小的汽车在它身上投射出巨大而古怪的黑影,使车内两人的表情看起来如同即将走进地狱的魂魄般不停地起着怪异的变化。

静谧,静谧得尤如死亡前夜!

“司令员同志好!”早已等候在停车位的松林秘密基地司令员李元山少将拉开了后座上的车门,向金大植上将敬礼。

“都到齐了吗?”

“除了第1侦察潜艇艇长钟勇久同志外,都到齐了!”

一行众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跨进了电梯里。电梯发出“喀啷喀啷”的声音,李元山少将大声的汇报着:“司令员同志,按照您的命令侦察局海军部主任金东源同志和侦察局情报部主任李炳熙同志正在会议室等候您呢?”

电梯仪表盘上的数字一直不停的变化着,直到28时停了下来。金大植刚走出电梯,迎面就走来一位女军官。

“司令员同志好!”

“嗯,这位同志是----”

“报告司令员同志,女子特战队队员朴莲花向您报到!”朴莲花少校向上将敬着礼。

“噢,原来是高级情报分析员同志啊,把你从特种陆战师调过来可费了我不少力气啊!”将军笑着,说:“那个老家伙就是不松口,后来还是请他喝了顿酒,才放人!你可不知道啊,那老家伙一个晚上就喝光了我多年储藏的好酒!哼,从里到外就是一个酒鬼啊!”

“咯咯咯咯---司令员同志,您可不能说我们师长同志的坏话啊!”

“哈哈哈哈----你们听听,我用那么好的好酒把她调到了侦察局,可她倒好!仍然帮那老家伙说好话。”

“哈哈哈哈----司令员同志,谁让您把女子杜鹃花特战旅最出色的情报分析员挖走了呢?要是换了我,别说用几瓶好酒,就是用一座金山,我也绝不换!”

“嗯,说得好!说得好啊!”话题聊到了最出色的特战人员,这令金大植上将想起了另一人,他停住脚步问道。

“钟勇久同志为什么还没到?从退潮海军基地赶到这里,也用不着这么长的时间嘛。到底出了什么事?”

松林基地司令员收起笑容,暗想司令员同志对钟勇久这讨厌的家伙真是了如指掌啊,他忙上前一步,说:“报告司令员同志,钟勇久同志可能要晚一些才能来,还,还要办一些手续。”

“哼!是不是又是喝酒,违反军纪了?”

“是的,司令员同志。钟勇久同志目前暂时被停了职,所以还需要一些必要的手续,才能让他----”

将军挥手打断了李元山的话。

“本次行动是由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同志亲自下令实施的,调用最出色的特战人员执行本次任务也是最高司令官金正日同志的指示,你马上派人去接他,不,用我的车把钟勇久同志接过来!”

“是,司令员同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