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台间谍盯上大陆网民

断水寒冰 收藏 8 25
导读:环球时报:台间谍盯上大陆网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年春天以来,以陈水扁为首的台湾当局异常猖獗地推进“台独”,要在“急独”绝路上一条道走到黑的居心已经不加任何掩饰。


“台独”分子的心里非常清楚,中国人民绝不会听任他们搞分裂,因此,他们越是嚣张就越是心虚,越是急于摸清大陆的底牌,特别是大陆的军事动向和安排。台湾“国安局长”薛石民更是秉承“上意”,大肆对大陆进行间谍渗透,不遗余力地收集大陆情报,尤其是大陆军情。不久前,本报记者通过有关人士了解到,近些年来,利用互联网在大陆发展间谍、收集情报已成为台湾间谍机关活动的一个突出动向。到目前为止,大陆反间谍部门已经破获了这类网络间谍案件数十起。


网上聊天坠入陷阱


2005年的一个夏夜,海滨城市大连的一所大学里,郑辉(化名)和往常一样在上网。屏幕上跳出了一条MSN信息,有人想加入他的聊天好友行列。郑辉不假思索就点了“同意”,然而他不知道,对方锁定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郑辉1999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了一个重要单位。单位有心培养他,2004年还把他送进大学读硕士。当然,台湾的网络间谍对郑辉的身份知道得并没有这么具体,他们只是在网上的军事爱好者聊天室里发现,这个网友水平很高,知道的东西相当多,身上应该非常“有料”。


在互联网上跟大陆网民大量接触,套取他们的身份,重点寻找有军队、政府部门背景,或者与这类单位有关系的人,这是台湾网络间谍行动的第一步。很多台湾间谍成天泡在一些大陆军事爱好者比较多的网络聊天室里,既捞取情报,也探听大陆网友的身份,评估他们接触军事机密的可能性大小,再从中物色可资利用的人进行欺骗、利诱、勾连、策反。


找到郑辉的正是这样一个台湾网络间谍,在MSN上他自报家门,称自己是某国外杂志驻韩国的记者,杂志的网站名叫“亚洲战略协会”。郑辉也非等闲之辈,在网上他非常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份,他告诉对方,自己名叫“李严”(化名)。真正的李严是郑辉的一个同学,已经从大连的一所大学毕业离开了。从此,“李严”和“驻韩记者”就开始聊上了。似乎是在不经意间,“驻韩记者”提到,“亚洲战略协会”正在招聘会员,杂志需要搜集大量信息,是有偿的,要是“李严”能够提供文件资料,报酬没有问题。郑辉心里一动,当即利用自己的便利,从网上下载了一些部队院校学报上的文章传给对方。在郑辉的意识里,并没有觉得外传这种文章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过,他还是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因此,他专门用自己掌握的“李严”身份证号码办了一个假身份证,到银行开设账户。


接二连三,郑辉凭借自己的特殊背景,积极地搜集涉及军事的期刊、学报、文件,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的密级。他唯一谨慎的,是在银行票据上签字和给“亚洲战略协会”写收条时,竭力模仿李严的笔迹。


但是,郑辉的所作所为,没有逃过大陆安全部门的眼睛。2005年11月,在这位青岛青年被台湾网络间谍拉下水3个月后,他落入了法网。


电子邮件诱人上当


除了网上聊天,直接发送电子邮件也是台湾间谍设置网络情报陷阱的常用伎俩。很多邮件是盲目乱发的,也有一些确有针对性,比如,针对大陆一些退伍军人组织的网站,台湾间谍给其中的注册人员发送了大量的电子邮件。2005年8月,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王朋(化名)有期徒刑11年。这位24岁的复员军人是被一封网上来信拖入深渊的。


王朋记得很清楚,那是2004年9月的一天,他的电子信箱里收到了一封来自某国际研究机构负责人的信件,大意是:本机构组织出版一份刊物,需要长期收集各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资料,供稿者可以兼职,也可以受聘,本机构会提供高额报酬。


王朋当时就回了信,表示自己很感兴趣,而且把自己曾在一个重要部门工作过两年多的经历也告诉了对方。这样的背景引起了台湾网上间谍的注意。很快,对方就给王朋回了电子邮件,要求他提供过去所在单位的详细情况,接着,又要他把曾在单位拍过的照片附在电子邮件里传过去,理由是“证实身份”。很快,王朋的银行账户里就被汇入了2000元人民币。而且在这之后,对方还不断在电子邮件里催促王朋用假身份证或者别人的身份证开设新的银行账户,以确保安全。王朋照办后,新的账户里立刻又进了一笔钱,对方特别说明是“对王朋上报资料的奖励,可以用来购买扫描仪、数码相机和电脑”。王朋真的拿这笔钱去买了笔记本电脑和既能拍照又能摄像的设备。


2005年2月,王朋按照对方的授意回原单位,他不停地找人吃饭、聊天、合影,还到单位里拍了40多张照片。趁人不注意,他偷偷地把一张单位内部搞军事教育用的光盘复制到了自己的电脑上。回来后,王朋就把搜集到的东西用电子邮件传给了对方。


就在王朋刚刚等到对方报酬的时候,大陆反间谍机关的手铐也套在了他的手腕上。


招聘信息有明有暗


“日本‘东亚研究学会’的驻中国特派员,月薪6000元人民币。”某招聘网站上的这条信息吸引了刘芳(化名)。这位广西一所大学贵港市分校的女教师向对方投去了个人资料,时间是2004年8月。虽然已经38岁了,但是一直待在象牙塔里的刘芳根本没想到,这种网上招聘是台湾网络间谍最具欺骗性的一种手法。


台湾的情报部门在岛内、岛外四处设置专职利用互联网来对大陆开展间谍活动的人员和机构,这些网络间谍甚至特意建了一些招聘网站。这类隐蔽的间谍招聘信息,对招聘条件会做特殊限制,专找那些能够提供内部情况的人,其借口还冠冕堂皇,比如,称日本、英国、美国的国际问题研究机构招驻华代表,欢迎来稿,希望多写一些内幕,或者需要一些中国大陆的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原始资料,薪金丰厚,可以兼职等等。


刘芳很快就被台湾间谍牵着鼻子走了,聘用方要求她“搜集国内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她就积极通过各种关系和工作便利寻找各种国内的内部刊物和涉密文件。结果,多份中央文件都被她用数码相机拍下来,用电子邮件发给了台湾间谍虚设的“东亚研究学会”。2005年8月,大陆安全机关将她收入法网。


张义(化名)同样是台湾间谍通过网络招聘策反的大陆人员,但他和刘芳有所不同。2003年11月,他在网上看到台湾一家资讯中心的招聘广告,说得很直接:高薪招聘特约供稿人,要求提供大陆军事、政治、经济等方面的内部资料。张义一下子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是台湾在网上招募间谍。然而,由于借钱炒股亏了40多万元,当时正值还款高峰,这位网名“浪子”的35岁男子为了拿到广告中所说的“高薪”,不惜铤而走险,他随即在网上报名应聘。依照台湾这家资讯中心具体联络人的网上指令,张义通过熟人关系订阅了一些涉密刊物,并在网上逐步与台湾方面谈妥了价格。张义的银行卡上陆续两次共被打入了几百美元的报酬。这时,台湾间谍部门摊牌了,让张义手书了“自愿为XX中心服务,提供一切所需资料信息”的志愿书,正式加入中心,每月领取报酬。2004年4月,该中心还指示张义到泰国和联络人见面。在此期间,张义接受了间谍培训,并领取了间谍活动经费。回到国内后,张义开始拉拢他在部队的朋友为他提供军事机密,结果碰了一鼻子灰。2005年7月,已沦为台湾间谍的张义被依法逮捕。


台当局搞情报不择手段


在向本报独家介绍这些台谍网络活动时,一位专业人士心情非常沉重,他说,很多网民在上网的时候警惕性非常低,很容易地就被台湾的网络间谍一步步拉下了水。通常,他们做了那些事情还以为没有多严重,结果轻率地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沦为台湾间谍,非常可惜。


这位专业人士以网上招聘为例分析了台湾间谍通常的网上策反步骤:在互联网上,很多应聘或待聘人提供的个人简历非常详细,什么都有,在哪个部队、哪个单位,做过什么,一清二楚。台湾的网络间谍一旦看中,马上就进行接触。只要有人稍表示出初步意向,台谍立刻跟上利益诱惑,汇钱过来。这些台湾间谍对大陆的情况非常熟悉,知道大致用多少钱可以拉住你,金额因人而异,不大不小。还没有做什么事情,就拿到了这么一笔钱,一些人会觉得这钱挣得真容易,干干试试吧。


但接下来,台湾的网络间谍就会根据这些上钩者的身份,由易而难,逐步提高任务要求,并及时兑现报酬,抓住这些“入网的鱼”,在一定的金钱情报交易之后,台湾间谍会向确认好的一些对象摊牌,正式策反,威胁利诱,拉这些人加入台湾间谍组织。


专业人士特别强调,台湾当局一心只盯着情报,为了政治利益连自己骨干间谍的身家性命都不管不顾,就更不用说提供情报的大陆人员了。台湾“国安局长”薛石民曾私下交代心腹人员,“只要能搞到情报,对大陆人员不要太多菩萨心肠”,由此可见,台湾间谍机关多么卑鄙。为了实现他们的目的,什么坏事他们都是能够做得出来的。现在,台湾当局在“台独”道路上越走越远,希望广大网民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稀里糊涂掉进间谍陷阱,成为国家和民族的罪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