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释爱情--浅谈金庸小说中的爱情

阑珊意 收藏 14 997
导读:解释爱情--浅谈金庸小说中的爱情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在人类所有文字中,讨论爱情的那一部分恐怕是要占十之八九的,但谁又能说得清呢?大家都各有各的答案,往往弄得剪不断、理还乱,宛若佛家的禅,不可说,一说就错了。可是人们还是愿意去说,因为爱情的力量是如此神秘,以至于三毛曾言:这个“情”字成了人类最大的,古往今来,嘴不能解决的,使人可以上天堂,也可以使人下地狱的一个字,……,对自己喜欢的作家金庸先生的作品做个评价--“金庸先生的作品虽与我的不一样,但本质是一样的,写了一个情字。”


其实我们读书的过程,就是一个自我契合的过程,我们总希望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所以在金庸先生的书中,从不同的角度入手,都能找到不同的东西,诗、书、礼、剑、茶,甚至民族团结问题,但三毛的评价的确是到家的,在金庸先生的十五部作品中,对爱情的探讨始终贯穿其中。


人生在世,有时到了一定阶段会觉得声、名、利到最后都是身外之物,而只有“情”才是衡量幸福的一个标准,因此会深陷情中。可是,偏偏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你所爱的人却爱着别人”,这该如何是好?在金庸先生笔下,有为爱而痴狂的人,如《神雕侠侣》中的李莫愁,为爱伤心,由爱生恨,转变为一个女魔头;《天龙八部》中的康敏,为了得到乔峰的青睐,更不择手段,挑起丐帮内部纷争,使得无数无辜生灵惨遭涂炭;还有天山童姥、李秋水等人。虽然金庸不赞成这样的爱,在他看来,这犹陷入情障、中了情花之毒,生活是多层次的,退一步,往往海阔天空,在爱中必须保持清醒,不要偏执一端,非爱即恨,恨不一定是爱的延续,有时候却是爱的终止。所以金庸还刻画了这样的人物,有为爱而默默承受离开的,如《碧血剑》中的阿九,《神雕侠侣》中的程英、陆无双。如果清醒下来,可能会觉得那些所谓的烦恼只是在幻想背景下的烦恼,一如在梦中面对镜像一样,像《笑傲江湖》中的岳灵珊竟死于夫君林平之之手,陷入进去有时候就是一个梦幻罢了。


显然,金庸在这点上,受佛家的影响是很深的。但佛家的做法更是釜底抽薪,要用“灭”的方法以求无苦,而金庸没有,“人生而有欲”,所以他对爱情的探讨还得继续下去。


对待爱的态度,摆脱偏执以后,并不一定就能风清月明的。有人说,艺术、宗教、爱情是人类救赎的三种方式,每一次感动就是一次救赎。而感动只是一种当下的体验,是内在模糊的,理性很难分析把握,表现在爱情上就是一种茫然性,你难以判断什么是真爱,什么是假爱。真真假假让人手足无措。在大战襄阳的血与火中,郭芙担心、惦记的竟然是扬过,而以前讨厌他、气他、恨他,实际上是暗暗地想着他、念着他、爱着他。那么以前她对大小武兄弟的爱又要如何解释?而王语嫣是在被表哥慕容复伤透了心后,才投入段誉的怀抱中的,那么是该找个自己所爱的人,还是一个爱自己的人呢?这些都是茫然的,在爱情,很难说的清,而金庸在描写了这些故事之后,还试图对其作出一种尝试的回答。


人是一种有多层次需求的动物,所以对于爱情的需求也是多层次的,这种需求有如一个万花筒,你可以看到不同图案的组合,在爱情中亦然。所以爱情可能就有倾慕型、渴望型等等不同的类型,像《倚天屠龙记》中小昭对张无忌的爱更多就是一种感激之情;而赵敏爱上张无忌却是因为张无忌为了向她讨解药,抓挠她的脚底,初次肌肤相亲,使赵敏喜欢上他;而殷离的爱情则是建立在其对于张无忌童年印象之上的。《鹿鼎记》中的建宁公主对韦小宝的爱则更没有意思,青春期的冲动而已,以前没有见过真正的男人罢了。因此爱情的基础是一个不定数,不是一组密码,也不是一盘棋局,不能由我们计算得到,所以你找不出来最佳方案。


这种多层次性在古代父母婚约作主的社会里面是少见的,当时基础只有一个:父母作主。好的只能庆幸;不幸的,算是命不好。这种多层次性必须建立在自由的个体上,通过对比、筛选,得出一种层次,但别的层次感不会因此而消失,金庸先生这种爱情描写正是影射了当代人的状况:“上帝死了,没有谁来为我们设计规范了。”人自由了,自由以后该如何?人被孤独地抛到了这个世上,烦恼随之而来,因各种身边之物而困惑,要做到“但去莫相问,白云无尽时”,是何等的困难。因为在现实生活中,爱情总会受道德、伦理、社会价值、文化传统等各种因素的制约。在现实面前,我们该如何应对?金庸借胡一刀的口说:“爱是最宝贵之物,乃是两心相悦,绝非价值连城的宝藏”。因此,郭靖宁愿不做金刀驸马,选择了黄蓉;而赵敏则离开了郡主府,奔向了张无忌;扬过不在乎世俗的礼教,对群雄道“你们斩我一千刀,我还是要她做我的妻子。”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有这样的勇气,这就有了陈家洛将香香公主献予乾隆的故事。金庸虽然有他的价值倾向,但是他又不可能不去面对现实的爱情,所以悲剧在他的笔下发生了。


就着样,慢慢的,在金庸小说中,关于爱情,他为我们编织了一张网,凭借高潮的细节描写,轻易地把读者网了进去,在网中,读者会见到很多“情”,你会为了那些故事或喜、或悲、或忧。深深地沉浸了下去,但你如果问“那么到底什么是爱?”。金庸先生可能会笑而答道:“这就是爱情,你去看看,去感受一下,就知道了,又何必说出来?”


而他的方法也是将一个个爱情故事,主人公的个性、心理等方面展现出来,写出了他们的不同景观:深浅善恶,悲欢离合。至于结论,则由你自己去下。就像一个人在江畔放了满天的烟火,绚烂了天空,倒影了湖面,却只留下了你一个人在江边独自欣赏体会,你所看到的、体会到的就是你心里的世界,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他的任务就在于展现罢了,所以尽管在书中已繁花落尽、金玉满堂,但是千万个故事仍会很沉重。真是应了曹雪芹在《红楼梦》中的一幅对联:“天高地厚,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自古风月债难偿。”(“太虚幻境”中的一幅对联)其实真幻假景又如何区分呢?……所以对于爱情的描写,还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对爱情的解释也会继续增多。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