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明万历15年系公元1587年,也是世界史上西班牙舰队全员出征英国的前一年。这一年本就平淡无趣,万历皇帝九岁登基,现在已经24岁了。他的两任首辅前任张居正于万历10年病逝,现任首辅申时行两人都是他的老师。明王朝的没有丞相,太祖朱元璋废弃千余年的丞相制度,到永乐帝慢慢形成以内阁大学士为班底的内阁制。大明的内阁首辅很奇怪基本没有地方从政经验,都是进士及第后直接入选翰林院编修史册,然后转为内阁大学士进而荣升为内阁首辅,在翰林院修史的同时还肩负起教育太子的责任。所以明王朝的皇帝和当朝首辅的关系多为师生关系。这样有助于君主在年幼时可以按照首辅的决定让王朝能循序渐进。可是没有地方从政经验只是修史和教育太子而成为当朝首辅,不得不说有其欠缺之处。

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分为几个章节每个章节又类似于人物传记,其中有万历篇、张居正篇、海瑞篇、戚继光篇、申时行篇等构成。文章像论文一样严谨每一篇结束都有很多注释表明了原文的文献出处,我之前也看了好多国内关于历史人物的传记,不过里面的情节大多是作者臆想。想这般严谨的行文风格还是第一次见。全书靠这几个章节讲述了大明的政治制度,军事制度以及经济制度。还解释了万历的立储问题及万历皇帝长达几十年罢工的原因。

万历皇帝篇可以得知,他是一位想要有所作为的皇帝在他年幼时,他的老师张居正主政,进行了轰轰烈烈的改革也就是后世常说的“一鞭法”。“一鞭法”简而言之就是所有的赋税不再交实物,像唐朝的“租庸调制”北宋王安石的“青苗法”都是要求百姓商上交粮食和布匹等等。张居正改革后一律折交现银。这大大促进了当时的货币流通,我们都知道货币只有在流通时才能产出最大的经济价值。可是他的改革并不彻底,就在他生命最后的两年,他开始从新丈量全国的土地绘制“鱼鳞册”,当时明王朝一年财政收入约为2000余万两,和同时期的英国是一样的,要知道明王朝的人口是英国的三十倍。而且当时明王朝的赋税极低,各州府赋税一般在百分之十一下。国家的税率低,受惠者并非农民,只是鼓励了大小地主加重剥削以及乡里额外加征。而这些大小地主都是官僚比如当时的前首辅徐阶是坐拥6万亩田地的超级大地主。张居正的测绘土地显然触碰到了文官集团的及体利利用,同时万历皇帝也不甘任他老师摆布,也就出现了在张居正去世之后,大批文官开始弹劾他,去世不到两年即跌落神坛。无论是现在的张居正还是之前正德皇帝的宠臣江彬还是以后的魏忠贤,他们都是红极一时,但是都败与文官集团之下。

究其原因是因为明朝有鉴于唐朝的节度使制度和元朝的丞相权利过大,综合而形成的抑武仰文制度。武馆都是莽夫最多只能任一省总兵,同时还要受文官的节制。在万历15年内时这种制度已经经过了两百余年的洗礼文官集团已进入二鼎盛时期,这就是为什么万历皇帝想要立他第三子福王为太子,而廷臣发对。双方一直坚持几十年,最后万历也不得不妥协,聪明的万历发现他这个皇帝不过是个摆设一个排位。只要他按照群臣的意见运作就行。于是就出现了他的特有反抗方式,怠工不上朝。无为而治,致使全国官员得不到后续更新补给,所以人们常说明实亡于万历。

文官集团的权利过大也是明朝的制度造成,明朝把官员分为官和吏,只有官才有机会升迁,而吏基本升迁无望,同时明朝的官俸极低,养家糊口都成问题,当时明王朝有2万官员,京官2000,明朝有官员考核制度,在考核时期各地方官就会给京官“常例”,这种“常例”是被当朝默许的,而地方官只有做到了知府级别才开始有“常例”。大名鼎鼎的海瑞就是认为官员除了正常的俸禄以外其他的多是非法收入,他认为应该恢复到太祖朱元璋时期收受八十惯以上非俸禄的钱粮的官员都应薄皮。这就触动了所以当朝官员的利益,所以海瑞虽然是个清官,他为当时文官所敬佩,但却不是当时的榜样。当然也就不能被容于世。海瑞于万历十五年十一月去世,他的去世标志着大明王朝仅有的文官制度系统改革破灭。

无独有偶万历十五年十二月,一代名将戚继光去世。他主张的军事变革也宣告破产。明朝的军事制度特别奇怪,大明编制常规军200万。这两百万由选定的200万军户世袭提供,当然有很多是被强迫的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保证战时不影响农户的农业生产。而这200万户官兵的军饷确由另外的指定农户所供给,由农户直接把饷银送至军户的家中。而且军人的武器装备不由统帅统一购买,部队也没有军需官之类的职位,就是为了防止部队被将领私有化,因为明朝的军官是可以世袭的,戚继光就是16岁世袭四品军官。军队的武器物资都由临近的州县提供,武器装备和民兵没有区别。大明的军队宗旨就是打击内部叛乱,同时明朝的将领文化水平极低大多是一介武夫没有高深的智谋。所以会出现后期70人左右的倭寇在南京周边肆意妄为杀死几千人,要知道南京是明朝的陪都当时按编制配备有12万军队。以民兵的装备和素质对抗日本职业化军人败北也是很正常的。戚继光发现问题症结后开始历练新军开始是三千人义乌兵,后来扩军为两万。他的新军军纪严明还创立了针对倭寇的“鸳鸯阵法”极至平定倭寇,戚继光由于有当时首辅张居正的提携,调任至蓟州总兵,蓟州为华北九镇之一,编制8万名士兵战马两万两千匹,当时蓟州位于京城的东北处负责京城周边的防务。他又向朝廷进言希望可以将被北方诸多镇的十万名士兵士兵交于他好操练新军。但是文官集团拒绝了他的请求只是同意他将原来南方的部队带入蓟州,开始是三千后来增至两万。他在蓟州又设立了专门对抗草原骑兵的“各兵种混合协同战术”,由骑兵步兵炮兵组成单位为旅。这一混成旅由骑兵三千,步兵四千,重战车(俗称大将军炮重达1000斤)128辆,轻战车(弗朗机射程为600米)216辆构成迎接敌时骑兵在前阻挡敌人,使战车有充裕时间构成战斗队形。当对方骑兵在射程100米内饰时弗朗机、鸟铳和火箭才同时施放。在火器射击完成后再由步兵冲阵。遗憾的是在戚继光任总兵的第三年北方游牧民族俺答汗和明朝签订互不侵扰条约。戚继光任蓟州总兵凡15年,是他之前十人任总兵之和。这都离不开张居正在后面的支持。可是等到张居正被文官集团搬倒,文官集团是不允许当朝官员和将军有密切的接触。戚继光也就被调任为广州总兵随后被撤职。直到万历十五年病逝。他的军事制度改革也就告一段落,同时也为1619年大明同后金的萨尔浒之战,明军十一万后金不足6万明军大败而从而大明从进攻转而防御埋下伏笔。

万历十五年看似简单平凡的一年细细考究却有这么多牵连。这本书确实给了我们一个崭新的视角去了解明朝的政治、军事、经济的一些制度,同时也给了我们反思没有永恒的制度,一个好的事物在当时可能确实很适合但是经过漫长的时间洗礼,他的小一弊端会酿成大祸,只有不断进取,不断去探寻适应时代的东西它才是永恒。本书也不愧被评为“改革开放20年来对中国影响最大的20本书”。确实值得品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