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世界之主·引子》

听歌 收藏 43 304

引子



·一·



宝珍隋珠,不知佩兮。

杂布丝帛,不知异兮。

闾姝子奢,莫知媒兮。

嫫母力父,是之喜兮。

以瞽为明,以聋为聪。

以是为非,以吉为凶。

呜呼上天,曷维其同。

黄昏。

一位老者,正一边漫步,一边高歌。

这首歌赋,是唱给谁听的?

听的人有很多,但,谁是歌者的知音?

“这位高歌的老者是谁?”行人在问。

“这位老先生,乃是一位名动天下的大师!”路人在答。

大师望了众人一眼,道:“各位似乎听得很有兴味,莫非,老夫的歌喉,还算中听?”

路人道:“大师学究天人,我辈听的并不是大师的嗓音,而是大师歌赋中的学问。”

大师微微一笑,道:“哦,歌赋中还有学问?”

路人道:“大师之歌,是不是在说——珍宝、隋珠,不知道佩戴。杂布、丝帛,不能分辨好坏。闾姝这样的美女,子奢这样的美男子,却没人为之作媒。嫫母这样的丑女,力父这样的丑男,反而容易让人喜爱。把瞎子的眼睛当成明亮的,把聋子的耳朵当成敏锐的。把正确当成错误,把吉利当成灾祸。唉呀,上天,为何人世之间,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之事,总是如此相同。”

——隋珠,俗称夜明珠。

大师听了,颔首道:“这首歌赋,说的只是很平常的事,并没有多少学问,世人大多也知道这些事。”

“可是,”路人道,“素闻大师博学善辩,精通法、儒、道、墨等当世显学,为何不能为世人分辨分辨这些是非对错?”

行人闻言,不由哑然失笑,道:“是非对错,各人自有各人的看法,岂能分辨得清?”

路人一怔,道:“难道,有学问,有大学问,也做不到?”

行人注视着大师,悠悠道:“大师既有大学问,能不能为这个世界分清黑白,匡定是非?”

这个世界,正是战国七雄争霸,烽烟四起的乱世,也是诸子百家争鸣,思辩激荡的盛世。

在这样的世界里,各国自有各国的立场,各家学派自有各家学派的观点,岂能凭一人之力,一家之学,而定论天下之事?!

大师深思良久,方道:“学者只能品评学问的好坏,不能定论天下之事。”

路人听了,不由大失所望。

行人听了,只是叹息一声,拱手一礼,便飘然而去。

大师望着行人远去的背影,悠悠道:“话还没说完,怎么听的人就走了?”

路人笑道:“大师,我等还在听。”

大师正色道:“老夫还有一句话,叫作——人定胜天,不知各位是否相信?”

人定胜天,好大的口气!

人,能与天斗,并斗而胜之么?

路人深思良久,方道:“素闻大师五十岁时,方游学于齐国,曾三任稷下学宫祭酒,只因齐人以谗言诽谤大师,大师才弃齐而去。若说人定胜天,不知以大师之才学,为何竟会斗不过谗言?”

大师心中一震,不禁又高歌数曲,怅然道:“这是一个奇异的世界。也许,光有学问,还不能够从容应对这个世界。也许,世人的学问,还不足以完全认知这个世界。但,若是人定不胜天,世人岂非只有听天由命?”



·二·



齐国国都临淄的稷门附近,建有气势恢弘的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始建于齐桓公田午之时。

齐桓公田午是田齐的第二代国君,当时,由于田氏代齐的时间还不久,为了巩固政权,广纳天下人才为己用,田午在齐都临淄的稷门附近建起了巍峨的学宫,招揽天下贤士。

到了齐威王、宣王之际,随着齐国国势的强盛,稷下学宫的发展也达到了鼎盛时期,成为战国之时的学术重地,每天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物川流不息。

这些人当中,有来讲学的,有来辩论的,当然也有来求学的。

这一天黄昏,来了一位年轻的学子。

黄昏之时,滔滔不绝的讲师走了,咬文嚼字的辩手也走了,稷下学宫已是门可罗雀。

学宫之长荀况伸了一个懒腰,缓缓走出了学宫大门,准备散一散步,静一静心。

“先生,在下李斯,刚从楚国赶来,不知可否在稷下学宫暂住一宿?”年轻的学子李斯迎面而来。

荀况打量了一下李斯,徐徐道:“公子从楚国赶到齐国,有什么事?”

李斯道:“在下想到稷下学宫求学。”

“学什么?”

“学治平天下之术。”

荀况闻言,不由抚须微笑。

到稷下学宫求学的学子,大多都是心系苍生,胸怀天下,急于求得解决战国时代连年战乱,生灵涂炭的大学问。

荀况道:“治理乱世,平定天下,这是帝王将相的事,李公子莫非出身帝王将相之家?”

李斯脸上微微一红,道:“天下事,自当由天下人作主,怎能坐等帝王将相治平天下?再说,就算帝王将相要治平天下,也需要有学问的人辅佐。否则,齐国也就不会建此稷下学宫,招揽天下人才了。”

荀况道:“年轻人总是有雄心壮志的,很好。”

李斯谦恭地说道:“雄心壮志不敢当,只是学生有一天受到老鼠的启发,这才决定出来闯一闯。”

荀况听了,大为好奇,不由问道:“老鼠也能启发你?”

李斯道:“正是。学生看到茅厕里的老鼠以脏东西为生,每当有人犬靠近之时,不免惊慌失措,连脏东西也吃不好;而仓库里的老鼠,却可以随心所欲地吃粮食,还没有人犬之忧,学生不免感叹——人之贤与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

在所自处耳——是处身于茅厕,还是处身于仓库?

荀况听了,哈哈大笑:“好,好,好一篇《鼠论》。你这篇《鼠论》,实属无师自通的奇论,明天,你把这篇奇论向那些高谈阔论的大师们讲上一讲,我要听一听他们有什么反应。”

李斯心中一动,道:“先生莫非正是学宫祭酒荀况大师?”

——学宫祭酒正是学宫之长。

——荀况大师学富五车,已三次担任稷下学宫祭酒之职。

荀况不置可否,却道:“老夫乃是仓中鼠,被齐国养得白白胖胖。”

李斯慌忙道:“学生绝无嘲讽之心。”

荀况微笑道:“你当然没有,你是心向往之。”

李斯道:“请先生有以教我。”

荀况道:“李公子心中一定认为,登上了帝王将相之位,就可以一展胸中抱负,是不是?但是,如果帝王将相与庶民百姓并无不同,王宫朝廷与村舍破屋相去无几,仓库其实就是茅厕,李公子还会心向往之?”

李斯沉思良久,缓缓道:“先生之意,莫非是说天下乌鸦一般黑?莫非是说这战国七雄争霸的乱世,太过黑暗?”

荀况用手指着黄昏的落日,道:“这个世界,有阳光灿烂的一面,更有阴暗沉郁的一面。如果当今之乱世,本就是一个大茅厕,生杀予夺之权,本就是搞屎之棍,不论是谁登上帝王将相之位,都会搅得这个世界臭烘烘,李公子,你将何以自处?”

李斯道:“学生以为,与其让别人掌控搞屎棍,不如由自己掌控。至少,学生明白为政以不扰民为要,不会让我的世界臭气熏天。”

荀况道:“你要为这个世界作主?”

李斯道:“每个人都在寻找和建立属于自己的世界,每个人可以成为他们自己的世界的世界之主。”

荀况叹息一声,道:“年轻人总是斗志昂扬的,很好。拜师吧,年轻人,老夫正是荀况。”



·三·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三年就过去了。

李斯合上了书本。

“是时候出山了。”李斯自负以他胸中所学,足以名扬天下,立下一番有声有色的功业。

“子曰:‘三十而立’,你差不多也快三十了吧。”荀况的长须比三年前白了许多,“去吧,周游列国去吧。可不要走孔夫子的老路,让老庄之徒看笑话。”

孔夫子周游列国多年,可说是始终没能一展胸中抱负;与老庄之徒的潇洒避世相比,可说是白白奔波了一生。

李斯道:“孔夫子为人极为豁达幽默,可是他的学问却极为古板生硬,一生都寄希望于遇到明君,不免差矣。肉食者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明君。君有道,辅之为王,君无道,辅之以霸。如此,天下何处不是用武之地?”

荀况道:“你准备回楚国辅佐楚王争霸天下吗?”

李斯道:“当世以秦国最强。”

荀况道:“好,有眼光。看来秦国的确是一个好仓库,可以放心吃粮。”

李斯道:“学生不会只满足于自己一个人吃饱肚子,一定会为天下苍生的温饱与太平尽一番心力的。”

荀况微微一笑,道:“年轻人心怀天下,很好。”

李斯道:“学生有一事不解。先生既知秦国最强,为何不前往事秦呢?”

荀况摇了摇头,道:“秦国强又如何,秦国能有齐国相待贤士之厚?”

李斯道:“要做大事,总是不免要事奉大人的。”

荀况道:“老夫已老,不好再去弯腰了。你也说肉食者鄙,世上并没有什么明君嘛。就以秦国为例,商鞅为秦国变法图强,最后却被秦人五马分尸呀。”

李斯道:“商鞅变法,本为王室谋利,却得罪了太子,不免差矣。当今秦王嬴政尚无太子,学生若能像商鞅一样受到重用,必定亲自请最好的老师教导太子,以避免商鞅之祸。”

荀况淡然道:“太子若是过于仁厚,只怕并非王霸之材。”

李斯侃侃而谈:“学生若是能以一身所学——也就是先生所教的学问——辅佐秦王平定天下,及至太子即位之时,只需休养生息,无为而治,又何需王霸之材。”

荀况抚须微笑,道:“年轻人雄心勃勃,很好。”

师生俩一边谈,一边走。

荀况一直送李斯走出稷下学宫大门,方才止步。

“三年前,我们师生就是在这里相见的。”荀况感慨道。

李斯深深一揖,动情地道:“学生有幸得窥帝王之术,全是先生所赐。学生一定以天下苍生为念,促成天下一统,平息战国乱局,决不辜负先生期望!”



·四·



三年的时间只在转眼之间,三十年的时间其实也很容易就过去了。

三十年后,当李斯再次想起他的老师荀况抚须微笑的睿智神情时,他自己的须发也已染上了雪的颜色。

李斯在秦国的确找到了用武之地,他将他一生的学识和才干全部都倾注在秦始皇嬴政征战天下的宏图大业之中。

战果是辉煌而又壮观的。

六国被灭,战国的乱局终止了。

秦帝国不但统一了天下,而且还统一了文字,统一了车轨,统一了货币,统一了度量衡……

李斯成功地当上了秦帝国的丞相,进入了帝王将相之列。

生杀予夺之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之位,这些年轻之时可望而不可即的梦想,此时都已让李斯牢牢攥在了手中。

——先生,学生终于建立了不世功业,成就甚至远在商鞅之上。

——嗯,老庄之徒应该不会取笑我了吧。

——我已步入了帝王将相的世界,这是属于我的世界,没有人可以撼动我的位置。

李斯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成果,他时时提醒自己,决不能走商鞅的老路。

秦始皇的长子扶苏果然贤明仁厚。李斯不仅专门为扶苏选定了老师,而且还常常在日理万机之余,抽出时间去关心扶苏的学业。

扶苏决不会成为暴君,李斯对这一点非常有信心。

可是,扶苏虽是秦始皇的长子,却并不是秦帝国的太子。

秦始皇似乎根本没有立太子的意思。

扶苏能不能成为太子,李斯心中也没有把握。

李斯千算万算,却没能算到秦始皇竟会不立太子。

李斯当然想不到,他这百密一疏,竟为他埋下了杀身之祸。

李斯也会像商鞅一样,被自己所构建的世界弃之如敝屣吗?

李斯若是知道自己终究会走上商鞅的死路,他是不是宁愿去做一只“厕中鼠”?他是不是宁愿师法荀况大师,在每天讲学之余,去欣赏黄昏的落日?他是不是甚至愿意去学一学老庄之徒的逍遥避世?

可是,李斯纵有通天之才,也无法预测自己的命运。

李斯能做到的,只有不断地巩固自己的地位。

当下,在一场利害攸关的宫廷辩论中,李斯出于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极力主张焚烧《诗》、《书》和诸子百家的著作。

李斯年轻时在稷下学宫求学,曾遍读诸子百家之书;当时诸子百家中的风云人物,也大都到稷下学宫讲过学,年轻的李斯曾十分好学地向那些大师们请教了许许多多的学问。现在,李斯难道忘了,正是诸子百家的学问,成就了他今日惊天动地的功业?

李斯在朝堂之上侃侃而谈,娴熟地运用在稷下学宫学到的种种辩论之术,驳斥他的对手。

他的对手,本不应是他的敌人,而应是他的学友。

李斯这次辩论的对手名叫淳于越。

淳于越本是齐人,三十年前,也在稷下学宫求学。

“臣闻之,殷周之王千余岁,封子弟功臣自为支辅。今陛下有海内,而子弟为匹夫,卒有田常、六卿之患,臣无辅弼,何以相救哉?事不师古而能长久者,非所闻也。”淳于越大胆进谏,要劝一劝秦始皇,分封诸子为王。

李斯心道:“分封不分封,本是帝王将相所议之事,与你一介儒生何干?儒学素不为秦始皇所喜,淳于越却偏偏要用儒家的厚古薄今之道冒然进谏,为何要这般明知故犯,自找没趣?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他的谏言若是被采纳了,真正受益的人会是谁?嗯,受益的,当然是秦始皇的二十余个公子。啊,不好,这等儒生一定是看中了大公子扶苏的贤明仁厚,寄希望于帝国的下一代主人来尊崇儒学!哼,眼光倒是挺长远的,若是让你淳于越的妙计得逞,还有我们法家的尊荣吗?”

李斯心中认定了淳于越别有用心,不由狠狠扔下了一句重话:“淳于先生既要讨好皇上的公子,为何不直接提议立哪一位公子为太子呢?大丈夫做事,自当光明磊落,何必藏藏掖掖呢?”

淳于越一愣,道:“丞相何出此言,淳于越岂是投机献媚之辈?”

李斯冷冷道:“本相也愿意相信淳于先生是君子,可是,儒家欲与法家一较长短,却是天下皆知的事啊。”

淳于越冷静地道:“百家争鸣,互论长短,已盛行数百年,当世亦为风尚,为何丞相独乏雅量优容?”

两位从稷下学宫走到宫廷的官僚终于当廷激辩起来,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措辞一句比一句重。

秦始皇越听越不耐烦。

“两位爱卿休战吧。”秦始皇似笑非笑地道,“今日总算领教了稷下学宫的辩术,的确是辞锋犀利,句句诛心啊。再争辩下去,只怕有失大臣之体。”

秦始皇顿了一顿,扫视了一眼满朝文武大臣,道:“退朝。”

李斯正要退下,忽听秦始皇道:“丞相,朕有话与你说。”

李斯抹了一把嘴边的口水,心道:“真想喝一大口水,口水都讲干了。”

秦始皇道:“朕听得出,丞相有所担心。”

李斯抖擞精神,道:“陛下圣明。臣担心,六国余孽会借百家之书,形成与官学相抗衡的民间私学。臣年轻时曾在稷下学宫求学,深知百家学问的厉害,一旦私学泛滥,苏秦、张仪之辈复生,决非国家之福。”

秦始皇沉思良久,方才道:“丞相所言不无道理。”

李斯道:“为国家长久之计,莫如焚毁百家之书,永绝后患。当然,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还是应该保留的。”

秦始皇微笑道:“丞相之意,是让国家永尊法家之学啰。”

李斯道:“陛下统一了天下的人、财、物,又怎么会不统一天下的学问呢。”

秦始皇哈哈大笑:“原来是大家都有好处的事,好!丞相,你好好拟一份文书,告知天下人其中的利害关系。”

李斯心中大喜,心道:“这篇《焚书论》一写,老夫这仓中鼠的位置,只怕再也没有人可以撼动。世上没有了诸子百家之书,国家固然稳如泰山,后世只怕再也没有人有本事超越老夫的成就了。”

秦始皇又道:“丞相,你辅佐朕一统天下,居功至伟,你的意见,朕总是会多听一些的。”

李斯听了,更是老怀宽慰。

忽然,李斯想到:“焚书一事若是敲定了,这百家争鸣的风气不就成为绝响了吗?难道,稷下学宫教我一身才学,就是让我来终结稷下学宫的教学吗?后世悠悠之口,会不会对我齐声唾骂?”

[注:据《史记·孟子荀卿列传》“齐尚修列大夫之缺,而荀卿三为祭酒焉。齐人或谗荀卿,荀卿乃适楚,而春申君以为兰陵令。春申君死而荀卿废,因家兰陵。李斯尝为弟子,已而相秦”所载,并未言明李斯是在兰陵拜荀况为师。]



(欢迎斧正品评·拍砖也行)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