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有一个少年,在澡堂里洗澡,看到边上的大哥们全都翘着,心里十分的不屑,并且搓澡时尽量避免碰到小弟弟,生怕他也起立,那该有多丢人呀.

直到有一天洞房花烛了,这位少年需要入洞房,看到老婆抓住自己的命根拼命的摇啊搓呀吸呀晃呀,总之殷切希望,但竟然一无所获,少年才明白,只有站起来,才叫真正的男人.

当时少年以为,临阵磨枪,看来不成,以前对小弟弟的忽视是不对的,于是制定了小弟弟养成计划,先是内部刺激,走职业化的小弟弟发展路线,结果没有什么效果,四处打探才知道,那是病,得治,自己痪病了,找大夫吧,那时候什么全是外国的好,经过多方打探,听说德国有个施大夫还是拉大夫什么的不错 ,就给请来了,结果毫无效果(后来听说,那个大夫是治病,但人家治的是牛皮癣,根本不会治阳痿)

少年的老婆说,还是找家人治吧,于是找了个稳健的戚大夫,老中医自然用中医的办法,结果根本没见效果

少年倒是不着急,该嗑药嗑药,该蹦迪蹦迪,最离奇的是经常找小姐,不是经常,简直是夜夜,不过到底成不成还要问小姐.

可老婆急呀,天天数落他,你看人家隔壁小韩和小日本,还有村西的朗朗和沙沙,人家老婆每天多开心,人家男人裤子全穿肥的,你呀,哎,

老婆出主义:"要不咱们还用西药,英国有个霍大夫很有名,他的平行疗法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疗法,那个霍大夫经常来咱们村诊所讲课,听说可精彩了,少年把霍大夫找来了,治疗了一段时间,霍大夫被少年的老婆赶走了,嘴里还嘟哝:"平行是平行了,该插上的不插上,光靠头有屁用!"

后来听说有个游医专门治这个,不过也是外国人,少年无奈的说:"要不咱们试试?"

找来那个米大夫,老婆派管家紧紧跟着大夫,看他怎么配药,那个米大夫经过多方观察,最后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少年的老婆竟然感觉到少年的小弟弟站起来了,心理正在春花荡漾,想着终于可以向朗朗和沙沙他们的老婆一样了,可苦尽甘来了,结果连续三天,少年还是一事无成.

米大夫走了,临走对管家说,你天天跟着我也没有,这个病,没的治,要么手淫,要么意淫,想奸淫,嘿嘿,难呀!!!

后来又有荷兰的汗大夫,中医名家朱大夫接手治病,并且内部训练继续加强,走超级小弟弟训练计划,反正不见好转,这不,朱大夫昨天晚上也直摇头

而我们就向是这个少年的老爸老妈,每天都趴在他们小两口的窗户底下,虽然明知道根本起不来,还是盼着哪天能有个惊喜,等一宿后,不得不走回自己的房间,边走边愤愤的骂:"他奶奶的,阳痿这个病,真是没法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