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似乎异常的炎热,几乎让我忘记了这还是五月里,头顶的那轮太阳永无停歇的炙烤着大地,不知是我的眼花还是或许今天炎热的缘故,隐约中看到空气中竟翻滚着热浪。



整天在这个城市里奔波着生计的我忘记了今天是端午,一个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有着特殊韵味的节日。如若不是护城河里的阵阵锣鼓惊醒了我,或许我真的忘记了。龙舟,一个活跃在江南水乡的竞赛活动,在那整齐划一号子声中,飞抡的划桨拨开碧波荡漾的水面,激起阵阵激腾的水花,端午,又是一年。



好久没有在家安心的吃过一顿午饭了,或许是端午的缘故吧,很久没回家的我,今天却推开了那扇久违的栅栏,也许母亲早就想到我会回来,餐桌上的小菜还在散发着诱人的气息,穿过客厅,母亲忙碌的身影出现在尽头的厨房。空气中弥漫着芦叶的气息,是粽子的味道,早就习惯了午间那简单的便当的胃不争气的开始剧烈的蠕动,从咽喉坠落的唾液发出空洞的声响。快两个月了吧,两个月没有吃到母亲做的菜了。



鲜红的菡菜,流油的鸭蛋,还有糯糯的粽子,杯中的绍兴黄酒,这就是端午的气息。小的时候,总是爱吃这些,钎在筷子上的粽子,粘在嘴唇边的江米,母亲救在一边静静的看着,看着儿子吃着一年年的端阳节的粽子长大,白驹过隙,似水年华,两鬓早已出现雪的痕迹的母亲已然老去,但我却总是托着工作的缘故,久久的不曾回家。



又是一年端阳,下午的太阳依然是那样的火热,空气中的热浪没有丝丝的减少,但泪水却模糊了我的双眼,‘晚上我回家来住’面对转动的时针我只能说上这些,晚上我回家,陪陪老去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