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社会思潮

(1)达尔文的自然选择观。在自然进化理论中,达尔文提出了自然选择原理,认为所有生物都有繁殖过剩的倾向,但是自然的生存空间和食物是有限的,所以生物必须为自己的生存而斗争;在同一种群中的个体存在着变异,那些具有能适应环境变化的有利变异的个体将生存下来繁殖后代,而那些无法随环境变化而变化的不具有有利变异的个体就被淘汰。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将进化论中自然选择的思想应用于人类社会领域,认为生存竞争中的不适者是弱者,优越的种族无论在生理上还是文化上都远远超越于其他民族之上,提出”弱肉强食,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对希特勒的思想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由于食物和生存空间是有限的,但在当时的欧洲已没有任何多余的土地来为德意志人的生存提供物质资料,为了获取更多的食物,为了取得更多的生存空间,德国就必须为自己的生存而战,在希特勒看来,向东侵略扩张夺取俄罗斯的土地就是一场事关德意志民族生死存亡的斗争,就是德国人取得生存空间的唯一途径,发动侵苏战争就是在这一指导思想下的行为,即使在他自杀前所立的政治遗嘱中这一思想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念兹在兹的仍然是夺取东方生存空间的梦想;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观念同德国上述主观思想家主张德意志人是世界上最优越的民族的思想相结合,使希特勒认为,日耳曼人既然在生理上和文化上都代表着最强壮和最先进的种族,就有责任和义务去淘汰那些已经变得弱小、无法跟上历史发展步伐的民族,弱肉强食不但是自然界的法则,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由之路,实行种族灭绝政策不但是净化世界的行为,也是强者为健康自身环境的选择,通过清除所谓的劣等民族,德意志人既可以取得必要的生存空间,获得空余出来的物质资料,又可以纯洁自己的种族,从而为统治世界打好基础和做好前提准备。

(2)华生的行为主义心理学。尽管华生于1913年才提出行为主义的基本理论,但此后行为理论的迅速发展和传播,对于二三十年代发动纳粹运动的希特勒不无影响。行为主义创始人华生主张心理学是研究动物和人类行为的自然科学,应以”刺激-反应”公式作为行为的坚持原则,而意识是无法直接观察的,不能作为心理学的研究对象,通过刺激-反应原理的运用,人的行为是可以预见的,只要查明刺激与反应之间的规律性关系,根据刺激预知反应或根据反应预知刺激,就可以预测和控制动物和人的行为。这一理论某种意义上启发了希特勒创建群众运动标志的灵感,他所设计的卍字旗,不仅仅是其众多追随者引以自豪的纳粹符号,而且每当他们一见到这个标志,心中就会激起献身纳粹运动的反应,坚定他们追随希特勒的决心;他所创建的纳粹抬臂礼,成为纳粹运动追随者相互问候的礼仪,更在希特勒掌权后的第三帝国时期成为德国人社交中的必备问候,抬臂礼在固化德国人纳粹行为的同时,也强化了德国人作为优越种族的民族自豪感,再加上盖世太保无孔不入的监视和威胁,更是成为人们交往中不得不遵守的一种仪式性的行为,当习惯成为自然,抬臂礼从某种意义上说也加强了德国人的纳粹意识;希特勒喜欢人数众多、场面宏大的群众聚会,硕大无比的旗帜,奇亮无比的灯光,恢弘无比的建筑,宽阔无边的广场,在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身着统一纳粹服装的追随者昂首阔步通过时,使人在这种气势磅礴的宏大氛围刺激中,油然而生一种愿意投身于其中的反应,一种心甘情愿的追随希特勒步伐的冲动,这是他对群众心理反应的绝妙把握;这些频繁重复的行为并让民众时时刻刻置身于其中的刺激措施,通过日积月累的功效,使德国人民对纳粹运动习以为常,而希特勒通过这些刺激行为对民众心理反应独到而有力的把控,为其顺利登上德国元首职位和实施独裁统治提供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3)反犹太主义。A.历史上的排犹主义。犹太人原为西亚巴勒斯坦地区古代闪族的一支,灭国后被迫离开家园散居世界各地,一方面由于没有国家和土地,到处迁徙,只能靠经商赚取利润维持生计,使在以土地和勤劳视为珍贵财富的各个地区被视为剥削者和寄生虫,遭到所在地人们的敌视和反对;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宗教方面的分歧,犹太人无论到了任何地方,都仍然保持对犹太教的信仰,坚守割礼和安息日等犹太教的仪式,拒不接受当地的宗教而无法融入公众生活,以致在欧洲历史上多次发生排犹运动,对犹太人进行限制、隔离,乃至排斥、驱逐和屠杀,这在欧洲各国时有发生。B.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运动。弗洛伊德是一个犹太人,41岁时由于疾病导致了性生活的休止,这对于以自我为中心、具有偏执性恪且同时又有大男子主义思想的他来说,是人生的最大的危机,所以在他的精神分析学中将性本能作为核心也就不足为怪,至少对弗洛伊德而言是全部关注的焦点,是他个人必须面对的绝境,而他的文化是性本能以社会允许的方式发泄出来的观念,通过创立精神分析学以起代偿作用,正是弗洛伊德为转移对性能力丧失的注意力做法的最佳写照,这同时也表明,精神分析学深深地打上了弗洛伊德个人的烙印;1908年在维也纳成立的国际精神分析学会和几乎同时兴起的精神分析运动,对于潜意识的探索和西方性解放思潮的兴起,起到了时代发起者和引领者的作用。C.希特勒所处时期,反犹思想在当时的欧洲极为普遍,不仅在德国,在欧洲许多国家都对犹太人采取排斥、打击政策,他的反犹主义并无多少创见;不过精神分析运动方兴未艾的时候,他正在维也纳过着贫困潦倒的生活,对各种社会现象进行仔细研究,不可能不对蓬勃兴起的精神分析运动完全无视而不进行认真的思考,在他那偏狭的民族主义思想看来,在他那清教徒式的道德生活认识中,弗洛伊德对性的执着显然是犹太人道德败坏的表现,也是企图引诱雅利安人腐化堕落的方法,从而达到摧毁日耳曼人精神的目的,这在他对犹太人道德堕落的猛烈攻击中充分的表达出来,且令他深痛恶绝,以致到了1940年德国盖世太保拟订攻占英国后搜捕流亡者名单时,弗洛伊德仍赫然在列[注5],可以说弗洛伊德对性的偏执更加激发了自以为洁身自好的希特勒对犹太人的仇恨,当他在1942年意识到战争有可能无法取胜时,便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种族灭绝行动,几百万犹太人成为他个人思想的牺牲品,写下了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成为反人类的代表。

(4)瓦格纳的歌剧。德国作曲家瓦格纳创作的伟大歌剧,生动地再现了日耳曼人的远古世界,它那英雄式的神话,它那战争的神祇和勇士,它那恶魔和巨龙,它那流血格斗和原始的部族礼法,它那宿命观念,它那以爱情与生命为光荣、以死亡为高贵的观念在《尼伯龙根的指环》等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现,这是一个尔虞我诈、暴力横行、血流成河的非理性的、英雄式的、神秘主义的世界,一个在自我毁灭的狂乱中化为烈焰、同归于尽的世界。希特勒从小就对德国古代英雄故事极为着迷,当他少年时在歌剧《罗恩格林》中发现儿时的梦想转化成了美妙的音乐与诗歌,自己也在歌剧中幻化为古代日耳曼的英雄人物,使他对古代德国那个无比壮丽的世界产生了无限的向往,从那时起时,他就十分崇拜瓦格纳;执政之后认为要想了解国家社会主义德国的人必须了解瓦格纳,因为一个民族的神话往往是那个民族精神和文化的最高级和最真实的表现,而瓦格纳取材于日耳曼民族伟大史诗创作的歌剧正好体现了这样的精神,满足了德意志人精神上的某种渴望,也同他所相信的古今德国、精神轮回的观念投合,并巩固了他所认为的远古世界的某些风俗与精神必能为今所用的信念,在精神上成为他取之不绝的源泉,终其一生都对瓦格纳保持崇敬;1945年德国即将战败时,希特勒企图与撒旦媲美,一手造成德国的毁灭,想使德国同他一起在一场大火中化为烈焰,正好体现了他想使自己成为瓦格纳歌剧中的悲剧英雄人物的渴望,以及德国远古神话对他的影响。

[注5]弗洛伊德于1938年德国占领维也纳之后流亡伦敦,1939年9月23日死于伦敦,显然盖世太保在制定搜捕流亡者名单时,并不知道弗洛伊德已经逝去,依然把他列在名单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