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篇奇幻战争◆黑暗复仇◆

阿瑟隆 收藏 15 484
导读:【原创】中篇奇幻战争◆黑暗复仇◆

◆黑暗复仇◆

▂ ▂ ▂ ▂ ▂ ▂ ▂ ▂ ▂ ▂ ▂

第一章 奥格尼的遗产----------P01

第二章 金牙之谜--------------P07

第三章 僵尸屠城--------------P14

第四章 黑暗深渊--------------P19

第五章 冤狱------------------P25

第六章 黑暗决斗--------------P29

第七章 无可挽回的悲剧--------P33

第八章 血战黑龙城------------P38

第九章 永远没有结束的结局----P42

▂ ▂ ▂ ▂ ▂ ▂ ▂ ▂ ▂ ▂ ▂


第一章 奥格尼的遗产

硕大血红的夕阳无比壮观的缓慢西落,即将消失在晚霞满天的天空。一座宏伟壮丽的黑色城堡遮挡了太阳最后的光辉,散发出美丽而神奇的气息。城堡上插满了黑色的旗帜,在城堡大门口,军乐队和欢迎队列正在热鼓喧天的迎接风尘仆仆东归而来的一支军队。这支军队就是魔族克星—神秘的奥格尼家族的军队,而城堡就是奥格尼家族的大本营—黑龙城堡。

军队刚刚打了胜仗归来,威武的铁甲骑士、黑色的披风,后面还由几百个武士扛着一颗红色巨龙的头颅。率领军队的是刚刚接任父亲的职位不久的,奥格尼家族这一代的继承人,贝尔蒙多.德维尔--新的奥格尼伯爵。他身穿黑袍,骑着黑色的高头大马,胸前挂着鲜艳的象征荣誉的花圈。然而最最醒目的,是他一头苍白的头发,老远就认得出来。从周围村子远道而来,参加凯旋仪式的许多妇女,纷纷向贝尔蒙多投来爱慕的目光。向他抛洒鲜花,甚至送来飞吻,这是许多成功男士所自然享受到的待遇。贝尔蒙多淡淡的笑笑而已,恰到好处,表现出了矜持,但又不失风度。贝尔蒙多的得力干将,家族卫队的卫队长埃涅阿斯骑马在贝尔蒙多身边,他俩有说有笑。他们的兴高采烈完全有充足的理由。家族的军队这一次出征三个月,行程上千公里,跨过十几个省份,同魔军血战,毙敌无数,并最终击杀魔王,获得彻底的胜利,保卫了人类的幸福和平。埃涅阿斯笑的无比灿烂。贝尔蒙多抬起头,眺望着城堡,他突然说:“埃涅阿斯,你看城堡上都是什么?”。埃涅阿斯定睛一看,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然后变成迷惑不解:“大人,城堡上黑旗了!怎么搞的?他们用这个欢迎我们?混蛋!”,贝尔蒙多伸手表示埃涅阿斯不要激动:“肯定发生什么了,我想城堡里一定发生了大事。”

家族军队终于进入了黑龙城堡雕刻着巨龙的壮观大门,两旁的彩衣妇女向军队抛洒花瓣和香水。埃涅阿斯在马上俯身问身边的一个军乐队小队长:“城堡里怎么了?家族什么时候在庆典上改用黑旗了?”小队长如实回答:“卫队长大人,祖师爷卡佩罗尼得了绝症,马上要去世了。老伯爵下命令准备丧礼,所以城堡全上黑旗了。”埃涅阿斯抬起头来,心里叹道:“真是活人不如死人值钱啊,我们出生入死击败魔王,却用这个欢迎我们?说得过去吗?况且卡佩罗尼还没死呢,这个老伯爵不是玩意。”祖师爷卡佩罗尼是奥格尼家族活着的年龄最大的人,也是老族长。他是贝尔蒙多的爷爷,是他将爵位传给贝尔蒙多的父亲,也就是老德维尔或者简称老伯爵,而老德维尔则把爵位传给贝尔蒙多。埃涅阿斯把祖师爷即将去世的消息告诉贝尔蒙多,贝尔蒙多说:“看来我应该去看看爷爷了,也许他马上就要断气了。驾!”贝尔蒙多策马离开队伍,可是突然几个丫环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拉住了贝尔蒙多的马。贝尔蒙多一看,叫道:“克莉丝,你们在这干什么?”,克莉丝上气不接下气的喊道:“大人!夫人她生了,生了!”,“什么?!你说真的吗?男孩还是女孩!”,“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贝尔蒙多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天哪!可爱的老婆给我生了个小公主!我得立刻过去!!”可是贝尔蒙多一下子又犹豫了,该是先去看老婆和孩子,还是该去看爷爷?一个生命刚刚诞生,一个生命即将结束。无比聪明的他此刻却一时糊涂了,他搞不清哪个更加重要。贝尔蒙多抬头看看迎风飘扬的无数黑龙旗帜,卫队长埃涅阿斯插话了:“大人,对于男人来说,有什么东西能胜过自己所爱的女人呢?您快去看大嫂吧,老伯爵这边我来帮你解释!”,“是啊,是啊,大人快跟我们来吧。”丫环们也说。“可是埃涅阿斯你知道…。”,“大哥!!别可是了,大嫂痛苦的生产时,您不却不在她身边!她现在比任何时候都需要你!您如果回来不第一时间去看她和孩子,她会永远记恨你的!”,“她是识大体的,她不会…。”,“她会的,大人!嘴上不说,但心里会!”,贝尔蒙多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克莉丝,带路!”埃涅阿斯望着贝尔蒙多和丫环们匆匆而去的身影,背后一位军官骑马来到埃涅阿斯身边:“队长,我们要不要把高级军官先驻扎在城堡里,参加庆功大会?”,“你跟我来,我们恐怕要先去参加丧礼。”,“啊?”。

贝尔蒙多来到了自己套房的豪华卧室,周围有三位医生,七八个护士,还有几十个丫环和女仆在伺候贝尔蒙多的妻子—阿奥克梅尼小姐--她的爱称是尼尼。贝尔蒙多从丫环怀里接过自己的女儿,把她抱到妻子床边,他一手抓住妻子的手,一手把女儿抱到妻子面前。尼尼睁开了眼睛,声音明显还有点虚弱:“你回来了…。”,“是的,我回来了!”贝尔蒙多使劲的在尼尼额头上亲了一口。“战争还顺利吗?”尼尼问丈夫,贝尔蒙多回答:“完美!大获全胜,我让魔王脑袋搬家了!”,“你现在是大英雄了!”,“我以前不是吗?”,尼尼笑了:“你一直是我的英雄!”,“亲爱的,你受苦了!原谅我到现在才回来!我以后一定要把你养的白白胖胖的,让你无忧无虑,天天都有好心情,叫伊甸园的亚当和夏娃也羡慕死我们。”,“你说什么啊?谁胖胖的?我要永远苗条下去!”尼尼掐了一下贝尔蒙多的脸蛋。贝尔蒙多呵呵的笑着:“白白胖胖怎么不好,你看我们的小公主。多白!多胖呼呼!我得天哪,她怎么那么多头发?而且颜色跟你一样呢,看来我们的宝贝将来一定会跟她妈妈一样美丽动人!”小两口还在絮絮叨叨,丫环克莉丝来对贝尔蒙多说:“有位十分重要的客人要见你,他不肯进来。”贝尔蒙多大概猜到是谁了,他把女儿交给克莉丝,亲吻了尼尼并嘱咐她好好休息,然后离开卧室,来到了客厅。

迎接他的是一位身着红色铠甲和披风,高大英俊的黑发青年。“呵呵!大哥你怎么才来?”贝尔蒙多叫道。大卫摘下头盔迎接贝尔蒙多的拥抱。大卫是贝尔蒙多的死党,也是贝的结拜大哥。英武的大卫出身于同样是名门的雷姆特家族,并且是帝国数一数二的高手,帝国角斗赛的两届冠军,曾同贝尔蒙多数次联手作战,兄弟情谊非同寻常。大卫说:“原谅我的谨慎,我觉得在这种时候尼尼还是不适合见到我。等她的元气恢复起来,我们大家一起好好聚一聚!”大卫此说是有原因的,他同贝尔蒙多的妻子,也就是尼尼,曾经有过一段罗曼史,但最终没有结果。对于尼尼受到的伤害,大卫一直感到内疚。尼尼因此一度陷入抑郁,一直在默默喜欢她的贝尔蒙多才终于有机会。后来尼尼喜欢上了贝尔蒙多,恢复了开朗。大卫感谢贝尔蒙多,贝尔蒙多也理解大卫。本来就亲密无间的兄弟情谊,因为一个女人而更加深厚,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大卫对于贝尔蒙多此次辉煌的胜利自然是大加赞赏:“小贝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本来准备在最危急的时刻增援你们。可在我调集部队前,已经传来了魔王的死讯,我对你的佩服用言语几乎无以表达!”,“你怎么也会这么客气?!换了是你,也许更加迅速!”,“我对此可没有绝对的把握呢!”两人大笑,似乎天下的忧愁都已消失了那样。少顷,一位仆人来到他们面前,鞠躬说:“伯爵大人,老伯爵招叫您,请立即去青龙堂祖师爷的卧室。”大卫转头对贝尔蒙多说:“你爷爷去世了?我看到黑龙旗了。”,“暂时还没去世。”,“我陪你去!”

贝尔蒙多和大卫走上青龙堂的红地毯,贝尔蒙多的父亲,老伯爵就坐在豪华的宝座上。卫队长埃涅阿斯站在一旁,和其他人在一起。老伯爵身穿宽松的黑袍,开衩的袖口镶着金边。他急匆匆的来到贝尔蒙多面前,急切的问:“我孙子怎么样了?”大卫想叫声伯父好,可是见老伯爵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只好不作声。“是孙女,爸爸!”贝尔蒙多轻轻地说,伯爵眼珠好像要掉出来似的,“什么?是个丫头?!”老伯爵回头指着一个侍臣的鼻子,有点威胁的意思。然后他回过头来看看儿子,想说点什么,但是又似乎无法开口,最后还是笑了。他抱住贝尔蒙多的肩膀,声音洪亮的说:“儿子你是好样的!老爸就知道你能行,你把魔王干掉了,这世界,还有谁能完成如此伟大的事业?!人都说我们奥格尼家族不好,都惧怕我们,愚蠢!完全的愚蠢!只有我们奥格尼家族才能保卫这世界,我们是实际上的救世主啊!其他的家族算什么东西?”贝尔蒙多尴尬的看看大卫,大卫不动声色。伯爵越说越激昂,他挥动拳头:“因为我们使用黑暗魔法人们惧怕我们!因为我们能够辨认混入人群的魔族并将他们一一击杀,人们恐惧我们!可是,就是因为如此,黑暗魔法和黑暗之眼使奥格尼家族天下无敌!!!”他把手臂直指前方,比作利剑,做所向无敌状。“儿子!我的好儿子啊!既然魔王已经死于你的剑下,你就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你给了家族无比的荣耀,你知道自己已经创造了无人可比、千古流传的事业吗?!!!”,“千古流传的事业却只得到黑旗的待遇…。”卫队长埃涅阿斯突然在那边小声插话道。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老伯爵完全听见了。他走到埃涅阿斯面前,“你说什么?”埃涅阿斯挺起胸:“我认为我们凯旋而归却得到黑旗待遇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放屁!!!”老伯爵大吼道。“埃涅阿斯!”贝尔蒙多叫道,“这里不是你说话的地方,你给我出去!!”老伯爵还想发作,埃涅阿斯已经快步离开了青龙堂。他离开的时候冲贝尔蒙多挤了一下眼睛。老伯爵从口袋里掏出一粒花生扔到嘴里,挺有滋味的嚼着,望着埃涅阿斯离去的背影,他小声絮叨道:“叫花子的出身还敢在这里跟我顶嘴?我迟早打断你的腿!”

贝尔蒙多问父亲:“老爸,爷爷怎么样了?”,“对!对!对!你爷爷,那小混蛋气的我都差点忘了。你爷爷得的是肺涝加多种并发疾病,呼吸困难,已经很久不能说话了。医生估计很难挺过今晚,你赶快进卧室去看看他,也许是最后一面了。”,“好的父亲。”贝尔蒙多拉开帘子刚要进卧室,老伯爵突然问他一句,“你老婆没危险吧?”,贝尔蒙多脑子里奇怪,没听说什么危险啊?但他马上反应过来可能是埃涅阿斯给他编造的迟到理由,因为埃涅阿斯临走也挤了挤眼睛,肯定是有什么要注意的地方。贝尔蒙多冷静的接话:“医生说有点感染,但是虚惊一场,情况控制住了,修养一阵子应该就好了。”,“你进去吧。”老伯爵挥挥手,贝尔蒙多就走进了祖父的豪华卧室,兄弟间真有默契。老伯爵用眼睛盯着大卫,那意思显然是不许他进去。老伯爵说:“所有人退场,我要在青龙堂一个人安静一下。”于是大卫和所有其他人都被赶了出来。

太阳完全落山了,天空繁星点点。黑龙城堡外的森林黑压压的直到天边,好像蜿蜒的山脉。城堡里的火把、蜡烛、魔法灯都点亮了,大卫在青龙堂门外的走廊走来走去,似乎在思考一些问题。青龙堂门口的火把燃烧的极旺,把下面卫兵的脸映照得通红通红。门口只有两个卫兵,大卫对其中一个说:“认得我是谁吗?”,卫兵回答:“当然大人!您是帝国角斗赛第225届和226届的总冠军,年轻有为的雷姆特伯爵!您是我们军人的偶像!”,“呵呵!不错,小子!”大卫拍拍卫兵的肩膀,然后说:“时间不早了,我从门缝里看看奥格尼伯爵出来没有,如果没有,我就回去了。”,“我帮您通报一声。”,“不用不用!”大卫摆手赶紧制止他。“不影响伯爵和老伯爵了,我看一眼,不行就走了。你们继续好好站岗!”大卫然后用极好的眼力从门缝看进去。喝!这老家伙在干什么?大卫发现老伯爵并没有离开青龙堂进入卧室,他趴在卧室的门上,在偷听里面的谈话。动作跟大卫一样,都贼溜溜的,只是大卫看到他,他没看到大卫而已。大卫抬起身子,拍拍卫兵的肩膀:“我还是告辞了,日后再来拜访。”,“是,大人慢走。”

大卫走下华丽的城堡主厅楼梯,走向马棚和他的战马。他一边戴手套一边望着天边思索,老奥格尼伯爵鬼鬼祟祟的,是想干什么?在老爷子即将去世的这种时刻,他偷听老爷子和孙子之间的谈话。大卫脑子里马上就想起了遗嘱啊什么的一堆东西,他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尽快提醒贝尔蒙多,他的某些秘密可能泄漏了。

在青龙堂雍容华贵的卧室内,家族的长老—卡佩罗尼老爷躺在床上。虽然屋子富丽堂皇,但却充满了各种药剂的怪味,让人一进来就知道这里住着一位重病人。床铺和帘幕都是极鲜艳的红色,无处不在的针织花纹华贵而繁琐,和躺在那里的人极不协调。卡佩罗尼老爷面色苍白,极其枯瘦,眼眶深深的陷进去,还有很重的眼袋,整个脑袋活像一幅骷髅。贝尔蒙多坐在老爷的床边。老爷终于睁开了眼睛,他用黑不溜秋的大眼珠看着自己的孙子,似乎有千言万语,然而却无法说话。“爷爷,我看你来了。我完成了大事业,我已经击败了魔王,奥格尼家族即将无比繁荣起来。”老爷子似乎想笑,但是已经僵化的脸部肌肉却扭曲成了一幅怪样子。贝尔蒙多不由得皱皱眉头。老爷子张开了嘴巴,似乎是想说话,可是嘴巴张的老大老大,却不合上。周围的医生和护士都迷惑不解,主治医生弯腰对卡佩罗尼老爷说:“您是想吃还是想喝?如果是的话就眨眨眼睛。”老爷子的眼睛瞪得直直的,就是不眨。“爷爷你是呼吸不顺畅吗?是的话就眨眨眼睛,不是的话就转转眼珠。”老爷子转了转眼珠。大家全都不明白了,他什么都不想要,却张开嘴巴,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老爷子的嘴巴还是张的大大的,但他的眼珠不停的在转,显然是要孙子注意什么东西。贝尔蒙多开始注意爷爷的嘴巴,里面黑黑的,有很重的口臭。许多牙已经坏了,只有嚼齿和门齿是镶嵌的金牙。贝尔蒙多皱着眉头,使劲的在老爷子的嘴巴里看呀看的,周围的医生护士全都好奇的拉长了身子,探头看老爷子的嘴巴。贝尔蒙多忽然发现,老爷子的舌头定在一个位置,舌尖指着一颗金牙,并且反复用舌尖舔那颗牙齿。贝尔蒙多问爷爷:“金牙?”爷爷眨眨眼睛。“您该不会要我把它拔出来吧?”爷爷眨眨眼睛。贝尔蒙多皱眉,爷爷也皱眉,并且不停的眨眼睛。贝尔蒙多抬起头来对医生说:“我们家祖父的意思是希望能把他的一颗牙齿拔出来。我想,里面可能会有遗嘱一类的东西。”医生护士从命,他们稍微检查了一下老爷子的牙齿,却发现牙齿很松动,根本就没有动用器械,医生轻易就把牙齿摘了下来。贝尔蒙多接过金牙,用神奇的魔法黑暗之眼看了一下金牙,发现里面果然有异物。卡佩罗尼老爷看着贝尔蒙多又露出刚才那种怪异的笑容。贝尔蒙多把金牙塞进内衣口袋,然后俯身吻了老爷子苍白的额头。“谢谢爷爷。”贝尔蒙多说,“您一定把某种珍贵的东西给了我,而您却不愿意把它给我爸爸。爷爷我爱你,您好好休息吧,我晚些时候再来看您。”卡佩罗尼老爷闭上了眼睛,护士赶紧把连接呼吸机的气管插到他的嘴里。

当贝尔蒙多取得金牙的时候,老奥格尼伯爵差点一脚把门踹开,但是他忍住了。只是踢了旁边的宝座一脚,不知道贝尔蒙多听见没有。贝尔蒙多回到青龙堂大堂,老伯爵已经跑出去了。贝尔蒙多摸摸口袋里的金牙,气顺心舒,他阔步回到了自己的楼层和套间。贝尔蒙多和尼尼的关系非常亲密,同时也互相信任,尼尼会理财,贝尔蒙多就把大部分财产交给她管理,自己只在身上留些许金币以供零花。晚上十点,城堡熄灯了。只有少数房间有些灯光,其中包括贝尔蒙多的卧室。贝尔蒙多离开青龙堂以后去了图书馆,查阅所有拉丁文辞源典籍,给自己女儿起名字,并最终确定了阿莫塞斯这个名字。既有阳刚之气,代表他的女儿将不同凡响,同时和母亲一样以A字起头,希望能够继承母亲的聪明和美丽。哭闹厉害的小阿莫塞斯终于睡着了,贝尔蒙多支开了所有丫环,趴在妻子床边,极其神秘的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了那颗金牙。尼尼奇怪的问:“这是什么?”,“这是从我爷爷口里拿出的金牙。”,“呀!”尼尼叫一声,“你怎么把死人的东西?!!”,“喂喂!小姐,什么死人?我爷爷还没死呢!”,“哈!不好意思,贝先生!”,“亲爱的,这个金牙可能是个遗嘱,隐藏着某种秘密。爷爷把这东西给我而不给我父亲。”,“金牙怎么会是遗嘱?上面刻了银行账号密码?”,“不是,里面有东西。我用黑暗之眼看到了。”

贝尔蒙多拿来椅子放在床边,然后把拿来一个铜盘和铁锥子。把金牙放进铜盘,用铁锥钻这颗金牙。尼尼起身张着嘴巴好奇的看着,贝尔蒙多摆摆手:“快躺下,宝贝你需要多多休息。”,“哦,好!我躺着看。”因为怕破坏里面的东西,贝尔蒙多钻的特别慢,特别小心。小阿莫塞斯醒了,大哭起来。门口的丫环敲门说:“大人,夫人,需要我们进来吗?”,“不不不!不要进来,我们衣衫不整!”贝尔蒙多赶紧说。“可是,小姐在哭啊。”尼尼喊:“我们能应付!叫你们进来的时候你们再进来!”,“好的夫人,我们就在门口。”尼尼翻身起床抱起女儿哄,贝尔蒙多抬头对她说:“你没事吧?”,“我没事。浑身是劲!”尼尼说。小阿莫塞斯没什么情况,估计是醒来看到天花板上雕刻的神兽害怕,所以哭闹。母亲一抱,她就基本不哭了。尼尼抱着女儿跪在椅子边看丈夫钻金牙。总算钻了一个小小的孔,也没伤到里面的东西。贝尔蒙多拿镊子把金牙里的东西取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小纸卷,看样子保存了至少半个世纪,快成树皮了。尼尼的褐色大眼睛和小阿莫塞斯的褐色大眼睛一起盯着这个树皮一样的东西,不知为什么,本来一直乐呵呵的小阿莫塞斯看到这个东西突然大哭不止,尼尼使劲哄她。贝尔蒙多不解的问:“婴儿都害怕旧纸片吗?”然后他从柜子里翻出来一种特制的油,把纸卷浸泡进去,等纸卷刚刚吃透了油,再拿到铜盘里小心展开。爷爷的神迷礼物初次显露了它的面貌。纸卷上写的东西很清楚,但是很小。贝尔蒙多用放大镜仔细观看,纸片左起是一个黑色的倒五角星,右边是两组数字。“怎么样?是什么东西?”尼尼抱着女儿问丈夫,贝尔蒙多却陷入了思索:这是一个迷题,爷爷留给了我一道迷题!!看来这个秘密比我想象的更加重要,甚至可能已经超越了遗嘱的性质。因为如果不是隐藏着惊天大秘密的话,爷爷不会搞的这么神秘。他是为了以防情报落入其他人的手里,所以做了再次的加密。但是这个秘密一定跟我本人有关系,因为他主动将秘密给我,自然希望是由我去解开这个谜团,或许除我以外没人能够揭开这个谜。但是贝尔蒙多还是给尼尼看了这个纸片,尼尼也完全摸不着头脑。小阿莫塞斯不停的大哭,哭的叫人心里发毛。外面的丫环又开始敲门。贝尔蒙多将纸卷放回金牙里面,然后交给尼尼:“宝贝,这个东西我交给你保存。记住,这是爷爷守护一生的秘密,绝不可泄漏!否则我拿你试问。”尼尼接过金牙笑道:“你交给我保存的东西我可曾给你弄丢过吗?”,“呵呵!”贝尔蒙多笑了。尼尼把金牙塞到一个有开口的项链金坠饰里,金子和金子在一起,很难发现异样。然后再装进小首饰盒,和其它首饰混在一起。混进去之前尼尼记得在盒子背后用指甲抠了一个印做标记,即很明显,但是又无可怀疑,盒子上有指甲印这很正常。丫环们进来了,几个人整理床铺,几个给尼尼脸部做晚间保养。一个乳房很大并且多奶汁的女仆负责给小阿莫塞斯喂奶,因为尼尼的奶水似乎不太够。首席丫环,也是尼尼的心腹—克莉丝,负责在尼尼做脸的时候跟她聊天,说些城堡和领地周围发生的趣事,以避免尼尼觉得无聊。这工作可不是每个丫环都能干的,要口齿伶俐,消息灵通还要幽默,才能做得到。克莉丝干这差事已经两年多了,从阿奥克梅尼小姐变成奥格尼伯爵夫人开始到现在。正是因为做的出色,博得了尼尼的欢心,而成为首席丫环,有了点地位。

一个男仆风风火火的冲到客厅门口求见,贝尔蒙多批上黑金两色的袍子去见他。“祖师爷他…他…他不行了!马上就要过去了,请伯爵大人赶快前去!”贝尔蒙多带上几个人迅速朝青龙堂而去。一到老爷子的卧室,周围乱作一团,为了能有更多新鲜空气,医生不顾夜晚寒冷让窗户大开。几个火炉被放在床边,以增加温度。老爷子不停的咳嗽,呼吸极其困难,呼吸机看上去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了。并且,老爷子咳嗽会咳出大量的血,染红了他穿在身上的白色衬衣。医生已经给他注射了一定的麻醉剂减轻严重受损的肺部组织的痛楚。老伯爵也来了,他和贝尔蒙多同为黑暗魔法的高手,然而面对眼前这种情况却束手无策。他们会用魔法杀人,但却不会救人。到晚上12点多的时候老爷子突然不咳嗽了,气息也顺多了,大家都开始庆幸,医生认为老爷子或许还能再撑过几天。躺在那里的老爷子默默的看着贝尔蒙多,贝尔蒙多则握着爷爷枯瘦的手。

同样是12点,在城堡稍微高几层的另外一边。尼尼和克莉丝在拉家常,屋子里只有她俩,还有躺在育婴床里的小阿莫塞斯。尼尼说:“我听说最近珠宝失窃的案子有所增加。”,“是吗?夫人,这我倒没听说呀!”,克莉丝回答。“还是小心点的好。我的这些宝贝虽然不算是价值连城,但也有一定数量。我不想让自己的东西去肥了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夫人,咱们城堡军队众多,守卫很森严,小偷进来怕是不能活着出去的!而且呀,咱们家族就像黑夜中展翅的秃鹰,人们都很怕我们的,小偷大概也不会选择来我们城堡吧?”,“呵呵,克莉丝你还真天真呀!”尼尼说,“我担心的自然不会是外面的小偷,而是咱们身边的自己人。”,“我的天啦夫人!难道我身边的姐妹有偷你的东西?”,尼尼点点头。克莉丝立刻跳将起来,自告奋勇道:“姐姐,我帮你去查!把这家伙给抓出来!”,“当然要抓。但是…”尼尼摸摸自己的瓜子脸,然后继续说:“我们按兵不动,先不打草惊蛇。所有丫环里面我就最信任你,这件事咱们俩一起来完成。我的这些珠宝,大部分不常用的盒子都已经用蜡封好了。咱们每隔几天检查一遍,你一遍我一遍,保证万无一失。数完以后记得上锁!如果她敢冒头我们再抓她,这件事千万记得要保密,别告诉任何人,甚至我丈夫。这是咱们的秘密哦!”克莉丝对于伯爵夫人的信任感动的一塌糊涂,她跪谢伯爵夫人。尼尼扶起她,笑着说:“你跟着我时间也不短了,有几年了。听说你妈妈和弟弟还在农村,生活不是很好。我派人把他们接到城堡来好了。”,“夫人!!!”克莉丝感动的哭的稀里哗啦,“姐妹俩”拥抱在一起。

凌晨2点钟,卡佩罗尼老爷喝了几口水以后,再次开始了剧烈的咳血,并且一次猛过一次。刚才只是回光返照,看来是绝对挺不过今天晚上了。两小时后,也就是凌晨4点钟,奥格尼家族老族长—卡佩罗尼的心脏终于停止了跳动。女仆们在擦拭床铺上的血迹,并且开始给老爷子洗身体换寿衣。医生们向老伯爵和贝尔蒙多表示遗憾和安慰。人们各忙各的时候,老少两位奥格尼伯爵也没闲着,老伯爵拉着少伯爵来到青龙堂的卫生间。老伯爵说:“老实说,你爷爷都跟你说了什么?”,“爷爷他不能说话啊!”,“少来!他难道就没有什么特别的….,譬如说….。”,“譬如说什么?”贝尔蒙多插话道。“给孙子的特别礼物啊什么的?”贝尔蒙多盯着父亲,他父亲也盯着他。贝尔蒙多的内心道:他搞窃听吗?老伯爵的眼神道:老老实实把东西交出来!两人对峙了半天。贝尔蒙多刚要张嘴,老伯爵突然哈哈大笑,并且不断的拍儿子的肩膀。“我逗你的!我怎么会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呢?!快回去和你可爱的女儿还有老婆享受天伦吧!但是,记得中午饭前起来,我们要举行你爷爷的葬礼,并且要吃斋来纪念!好了,快回去吧!”,“好的父亲。”贝尔蒙多走了。一位裹着斗篷的侍臣从黑暗中钻出来,面相可憎,简直跟鬼魂一样。他就是在贝尔蒙多凯旋回来见老伯爵的时候被老伯爵指鼻子的那一个家伙。他名叫诺维,尖嘴猴腮不说,老尖巨滑,卑鄙无耻。但是他有一个优点,忠诚。侍臣诺维对于老伯爵绝对效忠,甘为鹰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杀人放火更无顾忌。大卫曾经对贝尔蒙多说过:我不喜欢你父亲,他对我不诚恳,不尊重我,而且我觉的他喜欢耍手段。你不用急着生气,因为更可怕的人是诺维。跟他相比,你父亲也能算是个老好人了。你一定要提防这个人!不管外人如何评价,此刻的诺维仍旧继续着他多年来坚持不懈地忠诚。“都准备好了吗?今晚就能搞定?”老伯爵问诺维。“大哥,没问题。我找的都是专业人员,那小妞不需要动真格的,吓唬吓唬就全招了。当然,稍微给她一点教训可以更加有效率。”,“快去吧!”,“是大人!”诺维消失在黑暗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