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引言

1943年元旦,一支只有数千人的日军轻而易取直接攻入安徽省桂系防区的深处,并且在当时安徽省会立煌(今金寨),酿成了轰动当时的“立煌惨案”。这个在今天几乎无人耳闻的事件,深深镌刻在了安徽老一辈人的心中,随着这群人的老去,其背后揭露出了另一个秘密也将消散在历史中了吗?

事件起因:高炮部队“误击”日本陆军大将座机引来报复。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这次是“误击”?中日两军交战,击落对方军用飞机缘何是“误击”?

那么事情首先要从桂系第7军副军长漆道徵与日军私订互不侵犯条约说起了。

第7军副军长漆道徵代表安徽桂系驻军同日方谈判,日军草拟出三条条款,内容别为:第一互不侵犯,说明双方各自据守现有阵地,不得侵入对方防区,也不得袭击对方部队。第二共同打击新四军,(内容包括:1、双方交换有关新四军的军事情报;2、任何一方和新四军作战时,另一方有责任出兵相助。)第三物资交换,要皖东供应日方革麻、花生、杂粮等,日方供应食盐和其它日用工业品。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鲜为人知的“立煌惨案”

参与了这次谈判的伍焕松回忆,为了不担“汉奸”的名声,漆道徵没有在协约上签字,但桂系与日伪军在事实上达成了默契。据当事者回忆,桂系的一〇五二团入侵新四军驻地被击溃后。逃经淮南北部日军防地的桂军伤兵,都由日军收容进碉堡去医治,伤愈后又送到桂军驻地。

漆道徵方面还和汪伪政权的安徽省长林柏生谈判夹击新四军。1945年5月,日军又应桂系的强烈要求,出兵为桂军解围,威胁正在发动皖东战役的新四军侧后的安全。迫使新四军抽回兵力,以防日军的袭击。桂系漆道徵所部得以逃出生天,没有被新四军歼灭。

高炮士兵击毙日本陆军大将冢田攻

1942年12月18日,日本陆军大将冢田攻乘坐一架025号军用客机,从南京飞往汉口,上午10时许,飞机途经安徽太湖,由于日军与桂系有互不侵犯的默契,军机每次都飞得很低。驻守安徽境内的是桂系21集团军第48军138师,这个师装备了几门高射炮,但是这几门高射炮此前没有击落过哪怕一架日军飞机。刚好18日上午,412团3营9连几名高射炮兵在擦拭武器,天气很好,战士想开几炮试试效果,只见冢田攻的座机慢悠悠地沿着长江飞了过来,因为飞得太低,几名炮兵灵机一动,便以这架飞机为目标,迅速开炮。结果冢田攻做梦也没想到,这此出行是他的人生终点。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鲜为人知的“立煌惨案”日军在安徽的暴行——鲜为人知的“立煌惨案”

日军的报复来了

当日晚上,日军在从古碑冲轰1老城25里长的道路两旁四处放火。大火延烧至4日下午,戴家岭永安军服厂工人10多人被刺死;段家湾邮政局长汪涛、职员陈禹漠被抓到关帝庙,日军先剥去汪涛的狐皮袄,再用大刀砍下他的头颅,同时用刺刀捅死陈禹漠;农民唐海龙在塔子河被日军捉住,被拉至河滩上连砍数刀,倒在血泊中。因未砍中要害,唐天黑后醒来才得以逃生。金家寨一带被打死打伤的有100多人。同时,有很多妇女被强奸,20多名女中学生被奸污后,含愤自杀于留利坪;下码头深塘子一名十五六岁的姑娘,被日军轮奸后,不能行走,一日后即含恨死去。日军还将安徽省企业公司的日用百货和二十一集团军总部的军用物资抢走,运不完的烧掉。这次惨案中,公私财产损失无法统计,有人估计达数百亿法币。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鲜为人知的“立煌惨案”

事件发生时桂系21集团军最高长官李品仙并不在防区,回来后大发雷霆要处罚高炮营长,但仍然引来日军报复,结果就是桂系三个军6万人被日军一个联队4000人追着屁股打却不敢交战。日军轻易击破了大别山,出动后仅仅不到两周时间就直接攻陷了被桂系层层保护号称“金城汤池”的安徽省临时省会、位于大别山深处的立煌(今天的安徽金寨),全城烧杀抢掠两天后安然撤离。共惨杀中国民众千余,烧毁房屋万栋。

1943年1月3日,日军第三师团六十八联队攻入国民党安徽省政府及桂系21集团军总部所在地金寨县共烧毁机关、商店、学校,民房10000多间。日军还搜捕。残杀没来得及逃走的人。

日军在安徽的暴行——鲜为人知的“立煌惨案”

在桂系号称精锐主力的第七军、第四十八军和第三十九军共六万余人的防线中,一个联队4000日军在桂系的眼皮底下烧杀荼毒同胞百姓。整个过程中,有“钢七军”之称的桂系头号主力第七军甚至始终没敢与日军接战。这充分说明桂系在安徽的存在对于日军来说,有多么脆弱。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