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狂人日记

kinghappycat 收藏 4 38
导读:[原创]新狂人日记

[原创]新狂人日记



一天,偶尔看了鲁迅先生的大作《狂人日记》,忽发奇想,想起前些日子我也曾经疯狂了一个时期,并且在那一段日子里,我好象也写了一本日记,于是就翻箱倒柜,居然真的找了出来。信手一翻,竟然也多少有点意思,就干脆把它整理一下,写出来供诸君在茶余饭后百无聊赖之时翻上一翻,看上两眼。


今天晚上,说什么也睡不着,索性不睡了,披上衣服到外面走走。

出得门来,耳边竟传来阵阵乐曲,我于是顺着这乐曲,走到了一个舞厅的入口处。我刚想走进去,谁知门口站着的一位身穿笔挺西装,胸口上挂着一张名片的先生拦住了我,让我去买票。笑话奇谈!凭我王某人什么时候到这种地方来还买票,就问他“不用了吧!你不认识我吗?”并且故意挺了挺胸,整了整衣服。他疑惑地上上下下瞅了我若干眼,最后好象终于认出了我是谁似的,很礼貌地让我进去了——虽然我十八辈子没见过这位先生。

走进舞场,我激动得几乎晕过去——眼前的各位Ladys gentlemen 一个个疯狂地扭动着他(她)们的身体的各个零件,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在每个人的头上幻化出耀人的七彩光环……

天啊!难道是上帝率领着他老人家的儿子、女儿、儿媳、女婿、孙子、孙女以及各位夫人来跳舞了吗?肯定是的!

我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舞池里西装革履、红光满面的青年男神以及身穿各种色彩的漂亮衣服的女神们那优美动人的正宗太空霹雳舞。看着神仙们狂热的舞姿,我想在天堂里大功率的立体声组合音响一定早已普及了,而且原装的一定占绝大部分。

突然,一声巨响,舞厅那巨大的玻璃窗很明显是被一大块(也可能不太大)敢于冒犯各路神仙的砖头砸了一个巨大的窟窿,从窟窿里传来了一阵阵怒吼:“球都输了,还跳什么舞!……出来!快出来!……上南站去!……”

是啊!球都输了,还跳什么舞!爱国心哪里去了?我可不能再在这里混了。于是,我急忙冲向窟窿,想汇入那些热爱家乡、热爱祖国的好汉队伍中去报效国家。可是,使我终生遗憾的是不知哪几位有好生之德的神仙把我的衣服牢牢拽住,使我无论怎样挣扎也不能抗拒神仙的神力,没能走向那洞中显现的光明。我还听道有神仙在说:“这个人是疯子!……拉住他,别让他跳楼摔死!……”

笑话!我会是疯子!加入我是疯子,我会有这样强烈的爱国家爱人民爱家乡的巨大热情吗?我会在这寒冷漆黑的夜晚冒着随时被警察打着维护社会治安的幌子把我送到监狱里去的危险去砸汽车,去打人?我会在听到战友的召唤后奋不顾身地想投入集体那温暖的怀抱?

绝对不会!!!

因为有好生之德的神仙们阻止了我的勇敢行为,我只好从楼梯下去,汇入新时代的游行队伍里,去为中国国、辽宁省、沈阳市的足、篮、排、乒乓、羽毛……球队都成为亚洲冠军、世界冠军、地球冠军、银河冠军、宇宙冠军贡献力量!!!

零点三十二分十七秒整,我回到家中。诗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于是我决定先睡一觉,醒来后再继续我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崇高事业。


今天天气真好,我决定到学校去看看。

到了学校,不知到为什么,每个老师、同学都用一种我完全不能理解的奇怪眼光盯着我看,有的人还问我:“你病好了吗?”于是,我就严肃的回答:“这是从何说起?我何尝得过病?你今天不正常吗?”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这么多人这样问我是怎么回事呢?恐怕这些人是要害我吧?于是,我偷着回头一看,拐角处果然有一个老师和几个学生拿着一些圆柱形的、立方体的、长方体的东西以及一些长的短的各种颜色的细绳子,甚至还有一根白色的棍子!

他们一定是要害我了!!!

我跑!我加快脚步向楼上跑去。怎么?身后有脚步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有人跟踪我!我急中生智,索性站在楼梯中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果然,他们站住了,看了我一眼,又互相看了一眼,无可奈何地上楼去了。哈!原来我这么聪明!怎么到现在才知道,太遗憾了!

走进教室,同学们一个比一个虚伪,一个比一个可怕,他们把我围在中间问这问那。我惊出了一身白毛冷汗,使劲推开了几个人,冲出望去了!

跑了好远,我回头看了看远处那灰白色的教学楼,还心有余悸。转念一想,又暗自为能够脱离险境而庆幸,为我的聪明才智而兴奋。我应该去当间谍!我太棒了!


今天的雨好大好大,风好冷好冷。我却想:今天太原街一定人少。于是就穿上雨衣、雨鞋,支起雨伞,直奔太原街而去。

在音像书店的货架上,我发现了许多新鲜奇异的好东西,比如武大郎、西门庆、家里熏、游本昌、三毛等大腕的独唱、对唱、合唱、乱唱等正宗原版引进的立体身历声磁带。这些带子真可谓文艺百花园里的奇葩,那真是集荒诞不经、幽默滑稽、风流可爱、罗嗦混乱于一体,可以使人哭笑不得之际又哭又笑,坐卧不安只好坐着睡觉,糊里糊涂,时空大转,效果不凡。

我赶忙掏出钱来,买了一大批新潮幽默带中精品,以便紧紧跟上形势,不被时代淘汰。


舞是不能去跳了,游行也没有机会,学校更不敢去,滑稽磁带也不再能使我发笑了,我该干些什么呢?我一筹莫展了……


晚上九点半,我从一家电影院门口路过,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英俊小伙儿,手里拿着几张电影票,高声“喊着“美国电影《超人》第二集,刚开演!”我问他:“几点开演?”答曰:“八点五十。”我看了看表,已经是九点二十三分四十三秒了,就又问:“已经开演三十三分四十三秒了,你怎么说刚开演呢?” 答曰:“你不知道不是,哥们!我跟你说:一点半开演的电影,三点半还有人堵票呢!”我一想,也有道理,就掏出钱来,买了一张《超人老二》电影票,走进电影院去享受精神文明。

进去一看,万幸,还真没演完!只可惜米没看到开头,影响了我对剧情的理解,怎么看也看不明白。转念一想,一点半开演的电影,三点半还有人堵票呢!

我入场时也不过才开演半个多小时而已,今天我太便宜了了——虽然没看到开头,也没弄明白是怎么个故事。哼,这个帐谁算不过来——我又不傻!


电视里正在播映那位年轻有为的县委书记李向南那激动人心的故事。我看着看着,忽然想起一个黑笔杆子对电视剧《新星》的评论。我依稀记得文章中有这样一段:李向南是高干子弟,顾荣和李家老太爷又有关系,顾大记者是省委书记的千金,林虹是李向南的同学(并且有点特殊关系),说这出戏有局限性,不能反映普遍存在的问题,还说什么李向南、林虹、顾小莉三人在搞三角、五块的恋爱云云。这简直是胡说八道!难道李向南和顾小莉是高干子弟就不能反映普遍存在的问题吗?这世界上不是高干子弟的人有几个?再者,别说人家李向南、林虹、顾小莉三人搞三角恋爱,就是搞十八角恋爱关你什么事?真是吃盐太多——闲的!我看这位黑笔杆子一定那种红眼病发作,没事干就瞎编乱造几篇文章混稿费换馄饨喝的无赖!

冤家路窄,一天我竟然和这个黑笔杆子狭路相逢。我开门见山地和他谈了我对他和他的文章的全部看法,直言不讳地说他这个人就爱胡说八道。不料他风快地变了脸色,大声对我说:“我看你是疯了!”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真是岂有此理!我几乎就要冲上去和他大战一场。说我疯了!我会是疯子?胡说八道!无稽之谈!又转念一想,凭我的身份,焉能和这种骄傲自大、目空一切、不讲礼貌的家伙一般见识呢?于是一肚子烦恼立刻都跑到爪哇国去者,受的窝囊气也忘得一干二净。

这个疯子!哼!


子曰:“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你命”。

上帝保佑,我没去看牙医已经有十余年了。可是,上帝他老人家近来一定去日本、美国、西欧公费考察、访问、取经去了,因此没有时间保佑我可怜的牙齿了,失去保护的牙齿很快就长出了几个大洞。俗语云:“喝凉水也塞牙”,我现在就是这样。

怎么办呢?去看看久未见面的牙科医生吧。

古人云:“赶早不赶晚”,所以我决定赶早去看牙。我在北京时间凌晨三点五十二分零三秒睁开了眼睛,可是不知为了什么,当我从床上爬起来时,已经是十点半了。洗漱完毕,竟然十一点三十六分了。从家里出来时,就差三分十二点了。

到了医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牌子,上书两个大字:午休。当然当然,人非圣贤,孰能无休,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在街上转了一个小时,下午一点半,我又来到了医院门口,门上的大牌子换成了一张小纸条,我高兴地走过去一看,立时一盆冷水从头顶浇到脚心,只见上面写着:学习,本院启。当然,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学习是应该的,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我干脆进去学习学习他们的学习经验吧。

在医生办公室里,有四位白衣天使正在认真学习五十四号文件。只见各位医生个个聚精会神,脸上贴着白纸,面前放着凉水,还有一位精瘦的医生头上顶着一个几乎比他的腰都粗的枕头。这真是太令人感动了!再一看办公室的另一侧,几位女医生正在讨论当前的国际国内形势,诸如山口百惠的情人、加里森的对象、美国第一夫人、杀人犯的老婆、刘晓庆的第X个丈夫等等。我又一次被深深地感动了!国际大事,匹夫有责。如果大家都象这几位这样关心国际国内大事,四个现代化早就实现五十年了!

一位正在打毛衣的护士发现了我这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马上很礼貌地对我说:“嗨!你这人怎么回事?没看见门口写着‘学习’吗?你瞎呀?”我听了,深深为打扰了各位医生学习而感到抱歉,急忙答到:“真对不起!向你们致以十二万分的歉意!下次一定改,一定改!”说完,我又向各位刻苦钻研的医生们深深地鞠躬,准备离去。谁知我的彬彬有礼却招来了一阵哄笑,一位胖得象某种动物的医生还说:“这个人疯了!”

我听了,很吃了一惊,不得不纠正他的这句非常错误的诊断:“您错了!象我这么有礼貌的绅士怎么会是疯子呢?绝对不会的!您作为一位医生,怎么能随便给我确诊呢!您有点武断吧?”说完这句话,我就在医生们的眼光和笑声中昂首挺胸走了出去。


每天都有无尽的烦恼。即使不烦的时候,往往又想起过去那些让我烦恼的事情。尤其是当我躺在床上想睡却睡不着时,耳边总有人嘀咕:疯子、傻子、狂人、精神病……每当这时,我必然心烦意乱,胡思乱想。有时,竟然真的认为我确实不是正常人了——虽然我的理智会马上告诉我自己我不是狂人,也不可能是狂人,更永远不会发狂,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绝绝对对百分之百如假包换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正常人,这是不容置疑的铁的事实,是永恒的真理。

但是——为什么总有人说我不正常呢?难道舞厅里的神仙、学校里的师生、学习文件的医生、倒腾电影票的小伙、出品新潮磁带的艺术家等人才是疯子?到底谁不正常?

我到底是不是疯子?是不是傻子?是不是狂人?是不是精神病?

是!

不是!

谁来告诉我!?

……………………


(注:本文首发于 铁血论坛 幽默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