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8-07-08 18:13:00 来源:参考消息网

美国《华盛顿邮报》和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沙尔政策与政府学院展开民意调查,询问受访者在得知中国对美国商品加征报复性关税后,认为特朗普的对华关税政策是对还是错。民调结果显示,56%的受访者认为目前形势不利于美国就业。不过,受访者更担心的是美国国内的产品成本问题。73%的受访者均担心贸易战伤及自身。这种担忧在决定今年中期选举的“摇摆州”中更为明显。在这些地区,78%的受访者认为对华贸易战不利于美国商品价格。在美国全国范围内,56%的共和党人也存在这一担忧。

这份以及其他的一些民调,至少表明了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已经引起美国民众的质疑。这并不是说(特朗普)会在中期选举中失败,而只是表明他完全没必要承担这种风险。

美国美联社7日对贸易战对美国民众选举倾向的影响发表报道,举例称美国田纳西州农场主Jimmy Tosh一家三代都是共和党的拥护者,但今年秋天的中期选举他准备改投民主党。Tosh对特朗普关税政策表示担忧,他认为民主党可能会扭转当前的形势。

[延伸阅读]祭出反制措施!俄将对部分美商品加征关税

据俄新社7月6日报道,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签署了关于对美国个别商品加征关税的命令。相关文件公布在政府网站上。命令将在正式公布的30天后生效。

报道称,这一举措是对华盛顿对钢铝征收进口税的报复措施。措施涉及的产品在俄均有类似商品生产。关税加征幅度在25%至40%之间。

报道称,俄经济发展部长马克西姆·奥列什金指出:“措施涉及的包括几种道路施工设备、石油天然气设备、金属加工工具、凿岩工具,以及光纤。”

他表示,预计美国贸易限制措施对俄出口商造成的损失为5.376亿美元。

报道介绍,俄罗斯在第一阶段加征的关税将为一年8760万美元,这是在世贸组织的规定下俄有权得到的补偿。此外还有4.5亿美元加税将在三年内征收,或按照世贸组织的决定,如果该组织认定美国的措施不符合其规定。

报道称,3月底美国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钢材加征25%的关税,对铝加征10%,其中包括俄罗斯的产品。俄称这一决定不合法,并承诺仔细研究所有可能的应对机制。俄于6月就美国加征关税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

[延伸阅读]中美贸易争端令日本紧张 港媒:担心美国关税大棒挥向日本

港媒称,如果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继续升级,日本这个世界第四大经济体可能会受到贸易流下降和经济进一步放缓的影响——尽管目前来看直接影响将是有限的。

据香港《南华早报》7月6日报道,经济学家警告说,一场不断升级的争端可能导致日元进一步升值,全球股市出现大规模抛售——或者出现全面贸易战打响的最坏结果。全面贸易战可能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扬言要对日本汽车征收惩罚性关税。

复旦大学副教授贺平说:“尽管日本过去几年一直对中国的崛起有戒心,但如果中国经济保持稳定,这对日本企业是一个机会。如果中国经济因为贸易争端而放缓,对日本来说绝不是好消息。”

报道称,人们越来越担心,亚洲经济体,尤其是像日本这样的国家——供应链超级大国以及对中国和美国的出口国——是否会在第一轮针锋相对的互征关税中陷入困境。

据经合组织和世贸组织的数据显示,日本是中国对美增值出口的最大贡献者,占到了增值货物总量的5.5%。这意味着,如果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流放缓,那么日本向中国和美国出口的中间产品将岌岌可危。

京都大学经济学教授刘德强说:“中国和日本——甚至整个东亚地区——在复杂的全球供应链中相互紧密交织,这意味着日本经济会受到影响。”

但分析人士一致认为,对日本国内生产总值的任何不利影响——主要是通过供应链溢出或中间产品出口的方式——理论上将很小,因为预计日本的增值货物很少会受到潜在的美国针对中国产品新关税的影响。

但是,最大的打击将来自特朗普政府落实它关于要对日本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基础广泛的关税的威胁。这些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加上其他运输设备的零部件,占到日本去年对美15.1万亿日元(1日元约合0.06元人民币)出口额的40%。

特朗普提出将进口汽车——主要来自欧洲和日本——的关税从2.5%提高到25%。分析人士说,此举可能使华盛顿在与东京的贸易谈判中拥有更大的影响力,迫使东京购买更多美国产品。

大和综合研究所的小林俊介和广野洋太说,如果25%的汽车关税得以实施,日本汽车企业可能损失1.2万亿日元,不过中国降低进口汽车关税的决定可能会抵消部分负面影响。

报道称,这可能对日本政府产生连锁效应。日本政府已承诺要在明年10月完成推迟已久的将消费税提高一倍的计划。

经济学人智库亚洲地区首席经济学家Fung Siu说:“(日本政府)将不得不支撑消费者情绪,以确保消费者情绪处于健康状态,因为私人消费是日本国内生产总值中最大的部分。”(编译/马丹)

[延伸阅读]德媒:美提出美欧彻底免征汽车关税 德汽车巨头积极响应

德媒称,新任美国大使一声召唤,所有人都来了:戴姆勒董事会主席迪特尔·策彻、宝马董事会主席哈拉尔德·克吕格尔和大众集团董事会主席赫伯特·迪斯。理查德·格雷内尔大使4日在美国大使馆举行的秘密会议上的提议很受这些汽车企业负责人的欢迎。格雷内尔表示,他受华盛顿方面委托,寻求在汽车关税争端中与柏林和布鲁塞尔达成解决方案。

据德国《商报》网站7月4日报道,据本报从与会人员处获得的消息,格雷内尔在会上说,美国愿意采用一种“零-零”方案,即欧洲和美国彻底放弃互征汽车关税。然而根据世贸组织规则,在这一核心问题上取得一致的前提是欧美达成更广泛的工业关税协议,而法国仍对此表示反对。

尽管如此,提议仍是欧美贸易争端中的一次反转。

据报道,继业已生效的钢铝关税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威胁对欧盟的汽车和汽车零配件产品进一步采取措施。受影响的将主要是德国汽车制造商。据称,格雷内尔在会议上说,这是一次应该利用的“契机”。

报道称,德国汽车制造商的时间正在流逝。特朗普正在等待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给出汽车关税影响的评估报告。报告预计将于7月底完成。德国政府担心,此后情势或将迅速恶化。这一担忧也令德国汽车工业饱受折磨。例如,宝马集团最近就致函罗斯,向其介绍宝马集团为美国经济繁荣所做的努力。

据报道,宝马的诉求是:与其如美国总统特朗普威胁的那样,相互加征关税,不如各方努力消除现有的关税壁垒。特别是欧盟10%和美国2.5%的汽车进口关税。

各方都将从中获益:按宝马集团估计,德国和美国汽车厂商有望因此每年节省10亿美元。这笔钱可被用于扩大生产。戴姆勒和大众也以相似方式向美国政府提出建议。

报道称,美国政府收到提议不到一周,格雷内尔就做出回应。美国政府建议取消欧盟和美国之间的汽车关税,还希望消除某些烦人的“非关税”贸易壁垒,比如对汽车后视镜大小的规定。作为回报,德国汽车厂商应承诺继续在美投资并继续推进美国出口。这是德国汽车工业各位掌门人在几周前想都不敢想的提议。

据行业内部人士透露,达成汽车关税共识的前提是欧盟与美国签署更广泛的工业关税协议。这样一项包含远不止汽车一类工业品的关税协议迄今一直是欧盟方面对取消美国汽车进口关税所提的条件。原因是:缺少这项协议,欧盟也必须对世贸组织其他所有成员国降低汽车关税——这将导致来自诸如日本和中国的汽车进口量大幅增加。

报道称,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本月底将访美,与特朗普举行会谈。目前,欧盟委员会内部以及成员国之间正在加紧讨论容克访美期间应遵循何种策略。欧盟内部人士指出,鉴于当前糟糕的形势,容克必须“富于创造性”。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