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次艰难惊险的夜间行军 – 铁血网

[原创]一次艰难惊险的夜间行军

1977年9月,炮兵第一师举办预提班长集训队,时间半年。26团一营共有17人参加,集训队训练非常严格,师里有抗日时期入伍的老副师长坐镇,各专业有五个团的团长、政委任连长、指导员。这一批人经过严格的队列、军体、轻武器、专业训练,都成了各个专业的佼佼者,78年任班长,经过一年基层锻炼,刚好79年对越作战,多数都在战斗中表现突出,战后大部分都成了部队的骨干。

1977年11月1日,侦察分队进行夜间按图上道路行进训练,下午用卡车把学员拉到韶关市大塘公社汤溪大队附近,先是进行在图上定站立点,随后进行定目标点,定点训练结束后,大家都在休息,天色还早,我从地图上看到公路附近有个温泉,距离休息的地方很近,我就去找温泉,走了几十米就找到了,看到在公路边的地里,有几处地方从地下往上冒热气水泡,四周都是淤泥,我找了一个稍微干净的水坑洗了洗手,水是热的。当时我就想,这么好的温泉。靠近公路,没有利用起来可惜了。四十多年过去了,现在从卫星地图上看,已建设成多处温泉宾馆,发挥巨大经济效益了。

一次艰难惊险的夜间行军

40年前的温泉周围,没有任何建筑物

一次艰难惊险的夜间行军

现今卫星地图上十多个温泉宾馆

天渐渐黑了下来,集训队教员召集大家训话,然后下发了老版地图,我们原来携带的地图,往东1公里就走出了该地图,下发的地图我们都没有用过,地图所显示的地域也是陌生的,是1954年航拍的老版二色图。每个人都领到地图后,教员在地图上告诉大家,今晚要到达的目的地是“小坑公社”,学员们都用红铅笔标注好行走路线,我用指北针的滚轮在地图上量了一下,大概16、5千米,教员讲完后,然后分组,每三人一组,我和黄元忠(湖南永州人,76年兵),柳正球(湖南汨罗人,77年兵)为一组。每一组走后,等半个小时,下一组再走,

等到我们小组走时,前面已经走了多个小组了,我们是倒数第二小组。1977年的11月1日,是阴历九月二十,有月光,道路不是很暗。

我们小组拿着地图,指北针,按地图上方位,順着图上有一条乡间小道行走,大概走了三、四公里,一个房子挡在路上,房子左边,另有一条新修的大道。房子右面没有道路、我们认为是道路拓宽了,就从大道上行走,可是,走了一段路,越走越觉得不对,从地图上等高线看,小路是平路,可是这条大道明显上坡,再用指北针在地图上量方位,也与现地行走的方向不一致,我提议往回返,这时黄元忠突然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灯光,说:“我们去有灯光的地方找人问问吧。”我和柳都觉得有道理,就直奔灯光走去。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夜间旷野里的灯光,最骗人的,感觉近在咫尺,紧走慢走也到不了,大概又走了两、三公里,才走到那个灯光处,原来是一处小矿井,那个灯是值班人员的住处,我们问他:“这是啥地方?”,他回答我们:这个地方叫“鸡鸣坳”。我们一看地图有个“鸡鸣坳”的地方,偏离我们要走的道路很远了,只好往回返,返到原来的小房子跟前,从小房子右边转过去后,乡间小道赫然出现在眼前。看来教员备课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我们继续往前走,因为耽误时间了,所以走的挺快。走了五、六公里后,道路没有了,眼前出现了一条水渠,但是,地图上没有水渠。有乡间小道。因为前面出了差错,这一次我们特别慎重,在现地分析,地图是老版的,资料陈旧,不能以地貌为主,因为地面上的植被,建筑,道路会改变的,但是,地形不容易改变,山的高低,山脉的走向、地势的起伏,没有重大建设,一般是不会改变的,利用定站立点的方法,把水渠定在地图上,和小道重合,小道是順着两条山脉之间的走向通行,和水渠同样,我们判断水渠占用了小道的位置,应该从水渠上走。用指北针测的方向也符合我们的判断,走到水渠跟前后,果然发现有通向水渠边沿的斜坡,有被人作为道路走踏的痕迹。

走上水渠外沿后,看到水渠上沿宽不到50公分,右边是渠水,左边是斜坡,往下是山沟,渠水的内壁是山体,走着走着,水渠比左下面的山沟越来越高,到高差最大的地方,可能有十几米,陡崖绝壁,稍不留心,掉下去粉身碎骨,我们只敢看脚前,不敢看左边,如果是白天,有恐高症的人绝对不敢走。

越走越累,又饿又困,因为没有吃晚饭,但是,咬牙坚持着。大概走了个把小时后,听到远处巨大哗哗的流水声,走到近处一看,是一个水库溢洪道往下游流水,我们爬上水坝后,在地图上应该是目的地的地方,看到一片明晃晃的水库,哪有小坑村,目的地小坑村在水库的水底下呢!地图上并没有这个水库。这时我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正在犹豫时,教员在不远的地方喊我们:“快过来,在这边呢,就剩下你们了”。走到教员跟前一看,大家都在卡车上打瞌睡,已经是半夜了,我们最后到达,走错了道路,时间超时,成绩不及格。车辆回到营房,吃完饭后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一次艰难惊险的夜间行军

1977年11月1号日记:今天外出沿道路前进。夜里三点了才吃完饭,最累,但我没有怕。一直坚持着到最后胜利,步行山路16,5公里,收获不小。

通过这一次夜间按道路行进,学到了不少东西,永远记住了出发地:汤溪村。走错的地方:鸡鸣坳。到达的地方:小坑村。

一次艰难惊险的夜间行军

现在卫星地图上的小坑镇,图右侧是水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