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杯铁血风云征文接龙之第N回

前言:1、第N回,小插曲通用的说;2、老杨尚有两根铁骨,本文不发文化区,谁给我转贴,休怪我翻脸!


李大白牛车送弟


琼州凤玉影杀人


话说那太湖山庄二少庄主李二虎重伤之后,他那大哥黑面无盐李大白倒也顾及兄弟情谊。山野偏僻,讲不了只雇得一辆牛车拉了老二急急赶回太湖疗伤。


一路行来,这李大一直是黑脸深沉、眉头恶皱,只顾自个儿唉声叹气、喃喃自语:


“兄弟,做哥哥的对得住你。这一送你,大哥我天大的事都放下了,你害我、你害我…”


… …


“大哥,你这说的甚么话来?难不成你不是咱妈生的、还是我二虎不是咱妈生的?” 李二虽受了些内伤,说话倒也无碍。(按:此子哪里知道,到底是那宁波老杨宅心仁厚,手下留了些分寸,仅为略施薄惩,并未真正就想要了这二虎的性命。)这一刻,实在听得恼了,不由得回了大哥一句。


“哼,老二啊老二。若不为你,此刻,大哥我早已寻得那宁波老儿清账,出了这口鸟气!”


“恨、好恨啦,此生不取这老儿性命,我李大白誓不为人!”


饶是这一对太湖恶少往素不合、兄弟无情。听得这话,这李二虎倒也禁不住流下两滴马尿:


“大哥,到底是我大哥。来日方长,小弟这仇么,晚些再报不迟。待我伤好,咱哥俩一起去寻那老儿了账!”


大概依然觉着无甚把握,这二虎又补了一句:


“咱老爹有的是银子。弟弟我这次吃了些亏,也知道要学些真本事。回去叫咱爹将些银子,请名师、访高人。封闭式练他仨月,再雇些江湖好手,不怕对付不了那老儿!”


这李大白正黑着脸琢么着自己那点心思,听得这话,顿觉心烦:


“我呸,闭上鸟嘴。若非怕你死在这外面,老爷子那里交不得差,我会管你么?哼,上次七姨那事,若非你这畜牲告的好密,你大哥会领那一顿胖揍好打么?”


“哼,这账以后再算。不照镜子的东西,你那德性,在大哥眼里,及得上我那心肝妙人儿---燕京卢凤一个脚趾头么?”


“啊,噗!”听得这话,李二一口鲜血喷出去足足三寸。


“大哥,你这话严重不厚道的说。是你先抢了我的七姨,此刻倒来怪我?”


二虎紧咬牙关,肚里一口血硬是又给吞了回去:“你不是东西,做兄弟的甚么时候眼瞎心盲?”“罢罢罢,今日既你救得我性命,说不得以后七姨归你。做弟弟的心甘情愿献出那女人如何?”


李大听得这话,不由眼前瞬间一亮,但旋即又阴沉了黑脸。


二虎又道:“大哥,你刚才说的东东,老二我倒真不解的紧。你甚么时候与那卢姓小妮子、与那宁波老儿有了瓜葛?”“尤其是那宁波老儿,扁的是我,又未扁你。你生得哪门子气来?”


听得这话,李太白那阴沉的黑脸顿时又黑了几分的说~~


“哎,兄弟,实不瞒你。你以为就你吃了那老儿的亏么?” 李太白咬着牙道。


“那日,你大哥正在花园树上偷窥卢小妮子。不成想被这老儿撞破。让老儿着着实实羞辱了一顿,说甚么:‘要寻这美女,赌我不知南北西东…’”


“哼,气煞我也。若不是见这老儿腰里那柄银剑,说不得大哥我当场就要跟这老儿翻脸…”


“嘿嘿,大、大哥,你也忒笨了。宁波老儿别的不好,不管闲事倒是有口皆碑的说。你只管做你的,关他鸟事?”李二虎不解道。


李大白一脸苦笑。道:“二虎兄弟你有所不知,这老儿耽了我的时间,误了你大哥的先机…”


“甚么先鸡、后鸡,偷到手的就是好鸡!”李二虎又不解道。


“蠢物!那园子里有一个是好相与的么?就这几句话功夫,武林中那东北虎、西北狼,南霸天、北极熊…最可气的居然还有几个假洋鬼子(英名)不知都打哪阴沟里冒将出来,你大哥原本占着的一个绝好偷窥位置就这样唾手让了人…”


“切,原是如此。大哥,这燕京卢凤倒是听说过,嘿嘿,有这么神么?” 李二虎道。


“我呸,你个傻脑,连那天目山伪道学云大先生闻得此女香气都没了定力,你说差得了么?你若瞧见,那端盘子的小七给那小妮子送洗脚水。进去好好的,这出来,两个没肉的瘦腿软的发颤不说,那斯嘴里哈拉滋流得满托盘子都是,你说这北凤会差得了么?” 李大满脸蔑视道。


“哎,二虎兄弟,这摆明了人多势众。大哥我还有机会挤得进去么?高潮处,偶啥也没瞅见,真真恨煞我也!” 李大白又道。


有道是美女最提神。这二虎听得一脸兴奋,失血而苍白的脸上居然泛了红,伤势似乎也顿时好了许多…


“大哥,就算那燕京凤神,你可知…”


“啪!”,这李二话未说完,被李大恶狠狠抡起一只肉掌,劈头盖脸给煽晕了过去。


… …


足足半个多时辰,这李二终得醒转:“啊唷,大哥,你打我做甚?”


“你个畜牲,剩了半条命,还贼性不改,居然敢打你大哥美人的主意?待我再给你一记老拳…”


“大、大哥,没、没有啊,小弟不明,你、你这话从哪里说起?”二虎一脸委屈,忙道。


“还敢嘴硬?没有?没有你怎流出那许多哈拉滋?”这李大白又举手作势要打。


“大哥,冤、冤啊,真冤死你弟弟鸟!”


“哎呀,大哥!我这脏东西确是为一尤物而流,可此尤物非彼尤物,哪里为的是你那燕京卢凤。” 这李二虎龇着牙抹嘴道。


李大听得此言,面色稍缓。晒笑道:“这世间除了那卢小妮子,还有甚么姑娘当得此流?说来听听,若然说得不对,休怪你大哥照打不误!”


见李大那巴掌放将下来,二虎一提神:“嘿嘿,大哥,你可知我这也有一尤物,只在北凤之上,不在北凤之下!”


听得这话,李老大环眼一瞪、顿作一声吼:“掌嘴,吐的甚么话来?”


那架势明显又要开扁。


“嘿嘿,大哥。武林双凤,你忘了么?你这燕京北凤不差,我那南凤消散就差得了么?”


“呵呵,你说的是那琼州一凤消散?如此,免打、免打!”


“且住!那琼州一凤自是不差,但说不得就在我这北凤之上。莫要找打,以后此话休要再在你哥哥面前提起。”


“再有,若然以后敢动你哥哥那心头宝贝一丝歪念,看大哥我不把你这蠢货扔太湖里去喂王八…,咦,花园里,你见得这琼州一凤,我怎未见得?”


“啊,大哥,你一门心思在那卢凤之上,未曾注意罢了。何况,消散这小妮子行事诡秘。嘿嘿,大哥,就兴你偷窥么,不许得我偷窥么?若非如此,二虎我也是见不着的说~~”


正说话间,只听见“哞!”的一声,却原来这武林美女不但提了李家二少的神,连那拉车的畜牲也自是听得兴奋,本夹着的牛尾横着一扫。也是天道昭彰,正好替那二虎还了他大哥一记骚棍,李大马脸之上顿起一道血漕。牛尾扫毕,更兼一注牛水射出,兄弟两个倒是得了一场好淋。


“汰,好畜牲,宁波老儿咱惹不起,你这畜牲也欺负人么?”李大白大怒之下正待跳下车来宰牛。转念一想,宰了这畜牲,这车上还有一头,难道背他回去么?


不得已,强咽下这口鸟气,抡鞭驱牛…


… …


各位看官:你道这二凤何人?这琼州一凤消散又是何人?书中暗表:那燕京一凤卢虹、琼州一凤消散,乃近年来崛起武林,凭借文、武、貌三绝冠绝天下,并称武林二凤的巾帼人物。燕京卢凤既人称北凤卢虹,前文交待甚多,在此不表。单说这号称武林南凤的琼州一凤消散,当真生的是:樱桃小嘴柳叶眉,鹅蛋脸盘杏眼仁。那身材,增一分称肥减一分嫌瘦。抛开琼州岛岛主千金这武林显赫家世,单就人家这文从李易安、武师南海尼的名头,已足让这世人怯步。更遑论此女机智伶俐、鬼怪超群。


真要说此二女。呵呵,莫说各位看官,就咱这弄笔的,确也分不出个轩轾。呵呵,武林中多少英雄豪杰,与其为敌者,到底是死在学艺不精还是输在别的甚么状态下,也只有那些死鬼自己清楚。


书归正传。


这一日,大白、二虎兄弟两个终于回得太湖李家庄。看二虎如此模样,李老夫人少不得心头肉痛、儿长儿短死过去三、四回;那李老庄主,更是气炸连肝肺、唾碎口中牙,恶狠狠放言不找宁波老杨报得伤子之恨誓不罢休。


说也奇怪,谁料得,这二虎回到家中,伤势不见好转反倒日益加重。


呵呵,各位看官,让咱弄笔的再插个话。二虎如此状况,你道为何?此中确有原故,且听在下一一道来:


其一,这李二虎兄弟仗着家道厚实,享老子之福。平日纵酒欢歌,做的是那花柳胭脂地里的混世霸王,兄弟俩一个身子早就掏得空了。此次文化楼花园一战,二虎已受伤在先。他那哥哥又岂是照顾人的好料。一路之上,牛车颠簸,李大偶尔又想那北凤想得入火,一口闷气都发在了这二虎身上,哪里又会有他好受?此乃其一耳;


其二,这就关键鸟。也怨那南凤消散。有一日恰在花园小径吟诗赏月。不成想被这花心萝卜给偷窥了去。姑娘俊俏不说,千不该万不该,这消南凤不该吟那一首甚么《鹧鸪天。秋日客愁》。这词儿本身,二虎哪里听得进去。坏就坏在消姑娘小嘴里吐出来那莺声燕啼、珠玉落盘般的妙音让这李家老二给听了去。自此,二虎这三魂六魄早已飞出了七窍之外,一点子心思直想附在了这南凤姑娘的身子上。偏偏牛车路上,李家老大思那北凤的模样又恰成了这斯心病的一个药引子。这病就一发不可收拾鸟。白天恍惚如夜,夜里又恍惚如昼。白天黑夜尽做那些见不得人的鸟梦。你说他这身子好得起来么?


屋漏偏逢连阴雨。这李二已近乎植物人一般,自个儿倒也知不得甚么好坏。苦就苦坏了那李家老大。原本想到得家中,扔下这老二转身去寻那北凤芳踪。但眼下闹得如此状况,李老庄主、李老夫人自家儿子倒也心里有数,是死活不肯再放这胳膊腿尚全的李大出去鸟~~


说这李大苦,只因这李大比不得那植物虎,好歹大活人一个,且又吃过一回被人抢了先机的亏,你叫他怎不怕武林中又被人抢了先,你叫他又怎不急得抓耳挠腮、捶胸顿足。这斯心里痒痒的直想得见那北凤一面,又怎叫他猴儿屁股粘得牢?几次跃下太湖想游将出去,怎奈功夫未到,方游得几十米又怕自己先老二喂了王八,不得不游回去。呵呵,真苦得个李家大少恨不能替他老弟作了植物人方好。


各位看官,要说这李老大倒也非真傻。期间就耍得好几次聪明,弄了六、七回耗子药给他那二弟品尝,希望这老弟伤病好得彻底一些。怎奈,天不助他。那时候假冒伪劣也端的盛行,银子让人敲去不少,吃来却是无效。


眼见得这二小子一日瘦似一日,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一条小命挣扎在了那奈何桥、鬼门关上。李老庄主可就慌了神。九芝堂、同仁堂、宝之林等等有名字、没名字的这个大家、那个好手,自是不计代价通通请遍。


呵呵,你说那些庸医又哪里治得了这世间第一等耗心的顽症?不得已,李老庄主贴出榜文:凡治得二白病者,愿将太湖一半水域外加其宠幸七姨太一并奉送。


------------------------------------


弄笔的按:嘿嘿,老杨原题本想玩出个“琼州凤玉影杀人…风清云李代桃僵”的彩。接下来让那“风清云淡”去诓了消南凤来“治治”这李家老二的怪病。怎奈弄这玩意儿实在伤神,不玩鸟~~


至于这李家老大、老二的死活么,嘿嘿,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鸟---那武林二凤大概是不会管的了,有江湖朋友愿意积德行善的,请继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