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影子杯铁血风云—遇消散小七急惊风闻魔劫老宋乱投医

http://bbs.tiexue.net/post_1304223_1.html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且不说那边县衙里的三位捕头被神仙传人飞鹰和苏门后裔苏杰二人三言两语弄出来个“魔劫”忽悠得三魂出了两魂,七魄剩下四魄,急匆匆望着那飞鹰的身影追了下去。

这边影子军团卧底的杨小七闻听消散也是那缥缈峰上下来的,心中大喜,忙问道:“你什么时候下山来的?和谁来的?”

那消散却不搭话,素脸一寒,退后半步说道:“银钩铁划钩谁人?”

杨小七一听这话,心里不禁大呼糟糕,原来这影子军团规矩甚严,卧底之人在没有对上接头暗语之前不能轻易暴露身份,没成想刚才一高兴,居然忘记了对暗号,要是遇上那只认规矩不认人的1937,说不得又是一顿面壁。

杨小七一脸苦笑,连忙答道:“剑胆琴心贱自己,消散妹妹,这事回去可别乱说呀,你可得要替你小七哥哥多担待呀。”

谁知道那消散却不搭话,只冷眼狠狠地盯着杨小七:“你到底是何人?怎么会有我影子军团的手表却不懂得回答暗号?”

这话一说,杨小七的头顿时大了一圈,心道:“这丫头片子也太较真了,看来没点好处是过不了这关了”。寻思着杨小七顺手从怀里掏出一个金闪闪的物件来,笑嘻嘻地递给消散:“消散妹子,我也是遇到亲人一时情急,忘记了暗号的事情,这只金簪是我从帜爱掌柜的首饰盒里顺来的,送给你算做见面礼,凡事还请你多担待。”

消散听得这话,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从桌子下面抽出一对柳叶双刀,怒斥一声:“好你个骗子,居然想来贿赂你姑奶奶,看刀”。接着就一刀辟头砍来,杨小七措不及防,只好脖子一缩,就地打了一个滚,闹得个灰头土脸,幸好这小七平日里不爱洗澡,一年里面只有春夏秋冬各洗一次,脸上的老泥早已成垢,这一滚也就顶多算是在脸上扑了一层粉。

别看消散俏生生地一个小女子,动起手来可是一点也不含糊,一双柳叶刀使得如泼风一般,一刀快似一刀,更要紧的是又是自家同门姐妹,杨小七一时间也没法还手,只有挨打的份。

这下慌得杨小七连滚带爬跑出老远才稳住身子,情急之下,只见杨小七一把扯开胸口的衣服,大喊一声:“别动手。”

消散倒也听话,停下了手中的刀,俏脸一红,冲着杨小七啐了一口,“呸!”

杨小七说:“妹妹误会了,谁都知道我杨小七有个诨号叫做银钩铁划,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

消散虽然仍是对着杨小七怒目而视,但是却未动手。不是消散不想打了,而是这杨小七身手太灵活,滑得象泥鳅一样,连砍了十几刀都没中,最后还是让他逃了出去,再加上他又袒胸露怀的。

“消散撇了撇嘴,紧了紧手上的双刀,说道:“我哪管你怎么来的,快说,再不说我就...”说着做势又要动手。

杨小七连忙向后跳开,说道:“别忙,我说,我说还不成吗?”

杨小七指着自己满是陈年老泥的瘦小胸脯上一个对钩一般的伤疤说:“想当年我影子军团为要在水楼立足,大大小小不下数百战,这银钩便是那有名的铁笔书生齐艾陵留下的纪念,那铁笔书生一对判官笔号称‘见人刻人’,这铁血城里许多好汉遇到他都是非死即伤,我也是在被他刻了近百下后,才一击得手,那铁笔书生临死前就在我胸口留下了这个,经此一战,我才得名银钩铁划,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湖上的各位侠少按照我这伤疤的样子做了一个标志,因为是我身经百刻落下的东西,他们就起了一个新名字叫做‘耐刻’,人人都争相仿效在自家衣服上印下一个大大的对钩。”

“原来是这样呀?”杨小七银钩铁划的由来,消散在缥缈峰的时候已经听了很多次,这次眼见为实,不由得她不信,手中的双刀也慢慢地垂了下来,说道:“我暂且相信你一回。”

杨小七闻言大喜,赶紧凑上前去,说道:“妹妹,你认了我这哥哥了?”

消散见杨小七依旧洒着怀,赶忙躲到一边,说:“快把你那衣服穿好了。”

杨小七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衣襟还是开着的呢,胡乱用手一掖,抱拳施礼,说道:“缥缈峰影子军团军情局杨小七!”

消散见状,也连忙施礼道:“飞凤营消散!”

二人施礼完毕,凑张桌儿坐到一起,杨小七正要开腔,却听得消散说道:“那金簪是不是可以给我了?”

杨小七又一个跟头从凳子上摔了下来,一口鲜血喷出丈许。

闲话少说,杨小七爬起身来,仔细一问才知道,这消散是刚入飞凤营的新人,因为在缥缈峰上听得同门说起最近铁血城这边被个宁波老杨闹得沸沸扬扬,禁不住好奇心大发,偷偷溜下山来,没成想将近铁血城所带的盘缠却早已用尽,没奈何,只好到这小茶棚做了一个端茶倒水的活计,挣点盘缠再说。谁知道第一日上工,正遇上杨小七。

“小七哥哥,正好遇到你了,你去哪里?我和你一块去呀。”消散说着说着也忘记了刚才的怀疑,乌溜溜的眼珠子照住杨小七。

杨小七越听越觉得头大,心里寻思,要是遇上其他人,给点银两江湖救急一下就打发了,可这小妮子又是同门中人,还是私自下山的,要是留她在这儿,万一遇上个邪魔外道的,回去不好向影子交待,但是要是带上她,就凭她这鲁性子,谁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看着杨小七抓耳挠腮、犹豫不决的样子,消散眼圈一红,小嘴一扁,眼泪扑露扑露就掉了下来。

杨小七这下可没了主意,手足无措地赶忙说:“妹子莫哭,妹子莫哭,我们一道走还不行吗?”

消散一听,噗哧一声破涕为笑,跳将起来,拉着杨小七的手催促道:“说走就走,小七哥哥!”

杨小七这下真是哭笑不得,心想这小妮子也忒心急了,连去哪里都不问一声就走。消散也是上工第一天,没有什么要收拾的,两人说话间就上了官道,一边走,杨小七一边把宁波老杨大闹文化楼,变色玫瑰趁乱偷斑竹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消散,听得消散在一边一会儿啧啧赞叹,一会儿擦拳磨掌,杨小七在边上看着直摇头。

杨小七正说到此行要去寻那奶牛和佳清问计时,忽然从官道上窜过一个人,撞了消散一下。

消散措不及防“哎呀”一声打了一个趔趄,定睛望去,只见一个店小二打扮的白面小厮,话也不答一声顺着官道飞也似地跑了下去。

消散正待转身发足欲追,这时身后官道上又传来一声高喊:“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消散回头一看,只见一胖二瘦三个官差气喘吁吁地一边追一边喊,待追到消散和杨小七身边,其中一个胖大官差扑通一声坐倒在地,嘴里嘟囔着:“你们俩继续追,我先歇会儿!”

那两个瘦官差却不搭话,也各自坐倒在地,大口大口地喘将起来。

其中一个瘦官差哭丧着脸说道:“这小兔崽子也跑得忒快了。”


原来这便是那铁血县衙派出来去找卢虹的宋海峰、燕双鹰和天下平安三位捕头,话说这三位听了那自称广成子传人的飞鹰的话,一路急行赶到蓝剑酒楼,急匆匆上楼一看,那酒楼侧窗小桌边还真坐着一位仙风道骨的白发老者,正一手捻着长髯,一手端着酒杯,口中念念有词,一副怡然自得,真是神仙人物,且看那老者怎生装扮:

三绺长髯,气定处似庐山垂瀑,一褛鹤氅,身动时若蓬莱彩云。童颜历经百年秋,鹤发染遍千山雪,道骨坐定乾坤椅,仙风端起日月爵,笑看白云变苍狗,坐观风起过月缺。此人只应天上有,何事闲来降玉街。

那三人心道这下可是遇到神仙人物了,赶将上去躬身便拜,宋海峰口中大叫:“神仙救我,神仙救我!”

那老者闻听三人声响,慌忙放下手中酒杯,起身回礼道:“三位官爷,有僭了。”说话间,双手轻抬,三人不知觉便站起身来。

推让一番,老者请得三人入座,便道:“不知三位官爷找我何事?”

宋海峰起身低声说道:“神仙老,你有所不知,最近我铁血城里出了一个混世大魔头叫做宁波老杨的。”

那老者捻髯笑道:“哦?他待怎地?”

宋海峰、燕双鹰和天下平安三人便七嘴八舌地把宁波老杨大闹文化楼,飞鹰苏杰半路点魔劫的事情告诉那老者。

老者听到宋海峰说起那希特勒魔劫之事,终于忍不住掀髯大笑,笑得三位捕头愣在一旁。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老者笑道。“三位官爷,实不相瞒,小老儿不是什么神仙人物,我便是那缥缈峰影子军团的缥缈虚影,这次下山,一来是为了我影子军团飞凤营走失了一名唤作消散的小妮子,二来就是为了这飞鹰、苏杰二人。”

原来近日来铁血江湖上突然出来两个白面小童,一个自称广成子传人飞鹰,一个自称苏门后裔苏杰,此二人在江湖上大演神仙跳,遇人就传言魔劫再生,然后传话要人到蓝剑酒楼向一个白发老者求教,趁机索取来人身上的金银珠宝,待财物到手便消失无踪,杳无音讯了。

此二人颇有口才,加之面皮白净,数月内骗得二三十人财物,更可气的是这魔劫传言在江湖上搞得人心惶惶,影子军团派了好几起探马想要探得这二人下落,奈何此二人行事诡异,不留痕迹,最后只探得这蓝剑酒楼便是他们施展神仙跳的地点,于是缥缈虚影便亲自下山来到这蓝剑酒楼守株待兔,没料到那飞鹰、苏杰二人没有等到,却等到宋海峰这三个冤大头。

宋海峰等听得缥缈虚影一番话,直气得七窍生烟,哇哇乱叫。恨不得把那飞鹰、苏杰拉到面前,直接用板砖拍成肉酱。

缥缈虚影待三人脾气发完,起身施礼道:“三位官爷,这天色不早,加上你们一来,估计那二人今日定不会现身了,小老儿先行告退,还要寻我那影子军团的消散小妮子呢。”

待宋海峰三人回礼完毕,那缥缈虚影早已身在长街,转眼失去了踪影,三人又对这影子军团老大的轻功大大赞叹一番。

不表缥缈虚影去寻那私自下山的消散,却说这宋海峰三人听缥缈虚影点破所谓魔劫玄机,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三人一合计,与其在这里像没头苍蝇般地乱闯,不如回铁血县衙禀告高山老大再作计议。

三人合计完毕,正起身要走,却被这酒楼小二唤作燃点的拦住:“三位官爷还请买了单再走。”

三人一听这话,心里把缥缈虚影直骂了几十遍,心道这影子军团的老大也够阴的,才说了两句话便要我们请了这一桌子菜。

那燕双鹰把眼睛一瞪,身子一横,手按腰刀说道:“我们是来这里办案的,难道你们老板还想要钱?”

谁知那燃点也是知机,一见这三位官差摆明了要吃白食,连忙陪着笑脸说道:“三位官爷怎地不早说?既然您三位办案,这猪狗的吃食就算小店孝敬三位得,下次来怎地也要给您摆上一桌好的呀,三位慢走,三位慢走。”

三人听言连忙拔脚就走,待得走到官道上才琢磨出那燃点话里的意思,说不得又是一肚子闷气。

俗话说得好:有缘时他乡遇故知,无缘处对面不相逢。三人这一走,不单错过了宁波老杨水区作诗的一节好事,还错过了这次出门的正主儿卢虹被苏杰迷倒,燃点假意救美的一节。不过也巧,走出官道没多远,迎面便看到一个白面小童走来,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神仙跳的正主——飞鹰,天下平安大喝一声:“好个小骗子,上天有路你不走,下地无门你偏来。”

那飞鹰也是倒霉,苏杰垂涎卢虹才色,早早地按照和星海舰长的商量,赶去蓝剑酒楼行那伤天害理之事。飞鹰本来以为约了宋海峰三人在蓝剑酒楼会面,心想一来怎么那三人也要等一段时间才到,二来苏杰已经赶去,即使有事也会有个照应,于是趁这机会到那长久赌楼先赌了两手,没想到这手气太背,两个时辰便输光了身上的金银,这才想起有三头肥羊等着招呼,于是紧赶着往蓝剑酒楼而来,正行走间,忽然听到前面一声大喝,抬头看时吓得魂飞魄散,这飞鹰也是个聪明角色,一听天下平安叫自己小骗子,便已经知道事情败露,转身就跑,这三人也连忙追将下去,直到遇上杨小七和消散二人。


三人这次出门也真够倒霉的,先是被飞鹰、苏杰二人忽悠一番,又被缥缈虚影诓了一顿饭去,最后还追丢了飞鹰,正一肚子火没处发呢,刚好看到消散好奇地有一眼没一眼地上下打量三人。

燕双鹰没好气地说道:“你们俩个鬼鬼祟祟的,是不是私奔出来的呀?”

要知道那消散可是个火暴脾气的丫头,一听这话大怒,叫道:“一肥俩瘦三头猪,追人追不上,却跑这来撒什么野?”

这句话一下子把那三人的无名火给勾了起来,这边爬起身来就拔刀相向,那边消散一看,也拔出柳叶双刀来,杨小七心中只有叫苦的份儿了。到底这消散和宋海峰三人之间的这道梁子怎么了结?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