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醉生梦死,不过是他跟我开的一个玩笑。


誓言在耳边渐渐模糊,如同北京春日阳光下他眯起眼睛微笑的脸。在时差面前,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妥协。往事如烟,随着ESSE慢慢发散。终于你也可以轻描淡写吞云吐雾,一笔带过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哀伤。手指纤长,微微弯曲。男人说你拿烟的样子很奇怪,像是握着毛笔。你笑。凌晨4点29分,音乐戛然而止。你说,他坚硬的胡茬已经刺痛你柔软的脸。让我们来做个游戏吧,名字叫做“爱情”。


酒和水的不同就在于,酒是越喝越暖的,而水,却越喝越寒。


男人来自法兰克福,有着日耳曼人的面孔和严谨性格,把你的中文名字一笔一划写在纸上,并且整晚纠正你的德语发音。可你只会讲7句而已。你不是说过么?七是命中注定,而你在劫难逃。旅行中,路过一片又一片盛开郁金香的花园。一个人的日子过久了,就愈发慵懒了起来。风笛声声,泛滥着海水潮湿的味道。秋千高高飘起来,小女孩金发碧眼,身体轻得如同羽毛。其实你会用十六种语言说“我爱你”,只是偏偏不愿意说。


有人说,当你不能再拥有的时候,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偶尔痛苦。也许正如你所说,这并非报复,却是某种惩罚。远处万家灯火,你的眼泪却无处宣泄。你想念,只是因为你想念。与其他无关。你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看了一整天卡通片。你喜欢单纯而简单的快乐,看见一句歌词,瞬间莞尔。Love is never wrong,and so it never dies。到底是谁曾让你相信爱情,又亲手将它撕个粉碎。而岁月,究竟给了你怎样的勇气,才能把伤口摊开娓娓道来。酒精朦胧了视线,以及这一座天真无邪纸醉金迷的城市。


沙漠的后面是另一片沙漠,那么,幸福呢?


你说你最爱紫丁香的颜色,于是他在路边折了一束紫色风铃草给你。时而天晴时而雨,仿佛女人善变的脸。你来,只是为了说再见。飞机降落又飞起,你拒绝承诺。他说你有一颗二十三岁的心,和一双十六岁的眼睛。而你到最后也没有告诉他,女人在接吻时闭上双眼,是因为她不想看见谎言和真相。所以他可以欺骗你的眼睛,却骗不了那颗心。多年以前,曾经有个男人,留了一滴眼泪在那里。你与他拥抱,亲吻面颊,然后目送他离开。


我不是天使,却赦免了你的罪。如是而已。


如果我有一天忍不住问你

你最爱的人是谁

请你一定要骗我

不管你心里是多么的不情愿

你最爱的人

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