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使劲的爬,使劲的爬,终于爬到了山坡上,依稀是我小时候来摘过茶叶的山,但好像又不是,我甩了甩头,感觉有点迷糊。天空灰蒙蒙的,也分不清到底是白天还是夜晚,只觉的云层好像压在胸口一样,使我透不过气来,我突然间想到铁血里的两个战友:云大风轻与风清云淡,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不过我现在想的更多的是风清 云淡,因为我觉得这种天气会让我更愉快。

云越来越浓,我已经看不到自己的脚了,突然间我觉得好寂寞,莽莽的山上只有我一个人,我大叫道:"有人吗?有人吗?”,山还是一片寂静,也许雾太浓了,把我的话语只封锁在自己的身边,而无法产生回音。恐惧感慢慢在我心里升起,我茫然的四处望,雾依然裹着我。我在哪里?我问自己:“我到底在哪里?”。我用力跺了跺脚,脚下黄泥的沙沙声让我心里稍许有点安全感,嗯,我还在山上,至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的山。

雾有点淡下去了,远出好像有一抹红色一闪,那是一个人吗?我叫道:“喂!”,那一抹红色好像顿了一下,我拔脚就追,管他是人是什么,我现在需要的就是一个伴,我讨厌寂寞,我害怕孤独,我需要有人和我一起分担这种痛苦。红色在前面若有若无的飘,我不停的追着。突然我脚下一空,我从万丈的悬崖上只摔了下去。

“你怎么了?老公,我在这里。”我睁开眼睛,老婆深情的看着我:“怎么了?做梦了?”。我一把把老婆搂在怀里,"“没有”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