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的契约:一个中国退役特种兵的真实经历(6)

ljq1980 收藏 34 220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次行动让我们非常的愤怒,竟然动用特种部队去解救一个贪官,大家都很想不通,这就是我们的国家干部??应该让他死在那片丛林里!!上级也没有给我们说法,是啊,我们只是士兵,我们只要执行任务就行了,没人会给我们解释为什么要执行.


连长对我们也有所担心,作为一线的作战部队,我们是参与行动最多,心理压力也是最大的,连长申请让我们休整半年,让我们恢复恢复,不过指导员却不同意,说部队需要我们,因为我们是最有经验的丛林部队,我们从来没有失过手,两个又大吵一架,连长指责指导员不体恤士兵,把士兵作为他升迁的垫脚石,指导员说连长违反部队的规定,私自将不经检查的书籍报纸带回连队,最后两个都向团部打了报告.


团部没有给我们休息的时间,因为虽然鸦片一年四季都有成熟,但5,6月份的成色最好,因此,现在这时候的毒品是最泛滥的,作为最有经验的丛林特战士兵,我们当然不能休息.


河马依然不断的到部队里接我的战友去执行任务,我们小队则有了将近一个月的休整时间.6月的一天,点名我们小队出发,直升机将我们接走了.


这次任务是摧毁一个车队,据说是运送毒品的车队,将在2天后运送到边境化整为零,我们的任务就是不能让车队通过.


潮湿的丛林闷热,散发着一股股丛林特有的臭味,我们已经习惯了,在丛林安静的行军,因为是摧毁车队,我们带了火箭筒,因此,每个人都分配了两个火箭弹的配重,带着这么重的东西行军很不舒服,中国的装备很不人性化,火箭弹放哪都不合适,最后只能用胶带绑起来挂在了背囊外边.


很快的我们就到达了袭击的公路旁,是个小土路,感觉就象进我们连队驻地的那条马路,坑坑洼洼,一面靠山,一面是斜坡,一个战友到离我们500多米的拐弯那边做预警侦察,我们将排好了伏击的L字队型等待着,这里是个S型的路段,我们选择了中间大约300多米的直路段伏击,另一个侦察兵在前面预警,告诉我们有多少车,有没有装甲车,等等,以方便我们选择弹种.


正面是一挺机枪和我,我的副射手将为我的射击修正,带火箭筒的突击组和其他的埋伏在道路旁的山坡上,操纵火箭筒的是老虎一号.


预警的发来了信号:目标已进入,6辆车,前面两辆有装甲中间三辆卡车,后面一辆有装甲,速度20,5分钟后进入伏击圈,完毕!队长下达命令:注意,目标已接近,最后检查装备,听命令开火,完毕,各组都回答:收到!检查装备,听命令开火!


对付装甲目标,普通弹肯定不行,我趁这个时候将重新选择弹种,将钢芯穿甲弹和穿甲燃烧弹换上,然后报告:猎鹰一号准备完毕,队长回答:明白!


将由我首先发动攻击,因为突击组伏击的阵地位置不太好,距离公路只有不到150米,在敌人的火力范围内,所以,将由我先狙击对方车队,并给他们造成混乱后突击队才发动进攻.


车队转过弯,慢慢的进入了伏击圈,所谓的装甲车,是用普通小卡车改的,上面架着机枪,四周焊上钢板,对付一般的7.62毫米子弹是可以的了,车队行驶速度不快,副射手开始给我报目标参数:距离250,速度18,风速2,温度35,相对湿度适中,目标角度30,建议纠偏0.1至0.2,钢芯穿甲弹.


狙击车队在常人看来是首先敲掉先头一辆,但是实际上要从最后一辆打起,前面的车发现受到攻击到有所反应再到搜索狙击手,转枪口等一系列动作,我至少有45秒时间慢慢的来解决整个车队,这是个上坡路段,6辆车看来都有些年份了,吃力的爬坡,中间三辆是破旧的卡车,喷着浓烟喘着粗气!


目标已经完全进入伏击圈了,队长下令:猎鹰可以开火,其他待命! 副射手最后一次给我报目标参数:距离200,速度18,风速2,温度35,相对湿度适中,角度25,建议纠偏0.2,钢芯穿甲弹.我的准星已经牢牢的盯住了最后一辆"装甲车"的驾驶位,车窗也焊有钢板,只留了不大的一个观察孔,不过在这个距离上,85的钢芯穿甲弹绝对能穿透,不能在等了,距离已经很近了,万一被发现,我们都在对方的射程之内,而且,"装甲车"上的机枪有钢板保护,我们会很吃亏!


"砰~~"85一声闷响,钢芯穿甲弹脱膛而去,在目标的钢板上溅起了些火花,车就歪到了山坡下,副射手报告:命中!我立即转枪口向倒数第二辆,又是一枪,卡车撞上了山边,前面的车现在才反应过来遭受袭击,不过他们根本不知道子弹来自什么地方,第三枪,驾驶员的血溅在车窗上,第四辆,第五辆,第六辆,我冷静的一辆接一辆的射击,整个车队已经瘫痪,装甲车的炮塔开始转动寻找袭击者了,队长一声令下:射击,突击队开始开火,最后一辆车被火箭弹炸上了半空,机枪手也开火了,密集的子弹将下车的人打成了筛子,装甲车上的机枪胡乱扫射,试图进行最后的抵抗,我换上穿甲燃烧弹,攻击油箱和炮塔,火箭筒慢条斯理的一发接一发,每一发都造成一团浓烟和大火,车队在不到10分钟内就全部报销,队长作完最后的评估后,下令撤退.


日子就这么简单的重复这,单调却充实,似乎什么都没有改变,依然是训练,出任务,不过,我们对我们的任务开始有所怀疑,究竟我们这样做有没有效果??我们的打击似乎对毒品和枪支的泛滥并没有起到实质的作用,每次敲掉一个,又会有好几个冒出来,毒品是缅甸,金三角的经济支柱,那边的人除了种鸦片什么都种不了,经过1年多的打击,毒品和枪支依旧泛滥,我们的工作似乎都白辛苦了!


上级有上级的考虑,他们认为我们的打击力度不够,先后又有2个侦察连加入了打击队伍,他们根本不会担心引起什么国际纠纷,因为,缅甸的武装派别比牛毛还多,为了争夺有限的资源和控制毒品交易,经常发生武装冲突,谁都不知道有中国的特种兵参与其中.而且,我们有命令,万一被抓到,绝对不能说我们是中国士兵,也就是说,军队和政府绝对不会承认我们参与其中.


8月,丛林雨季还没有过,我和副射手山鹰出发(狙击手一般以鹰作为代号,在小组中,他将被称为猎鹰2号,平时叫山鹰)目标是个中间人.


一切跟以前一样,我们潜伏到了小村附近,在800米左右监视着,目标似乎是在探亲,每天看到他跟村民交谈,带着女儿散步,还有他的老父亲,一家其乐融融的样子,好几次,我都快扣动扳机了,但是每次都松开了手指,2号催促了几次,但都让我以种种借口推掉了,我是主射手,2号要听我的命令,但他知道我想什么,他说:猎鹰,我们是执行任务,不要搀杂个人感情,我说:有老人有孩子在看着,你下得了手么?他不说话了,半天,他才说:我们只是士兵.


是的,我们只是士兵,我们要忠于祖国,我们要执行上级的命令,无论如何,他已经是画上了死亡名单,而我,想多让他活一会.


潜伏到第三天中午,老人有事情出去了,孩子也睡了,直升机接我们的时间也快到了,目标今天一定要终结,目标根本不知道有人在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正在房檐下跟个人交谈,脸上满是笑容.我说:测距.2号一会就给我报了参数:距离860,风速偏东1-2,建议纠偏0.2,温度合适,上下差适中,其实我根本不用再让副射手报参数,这个参数在过去两天已经报了很多次了.


三秒钟后,我的85一声闷响,目标胸部冒出一团血雾,他挣扎两下就不动了,"目标终结"我说,眼睛依然在瞄准镜上观察着,副射手做最后的确认:"目标终结,我们可以撤了"我说:等等,他的女儿跑了出来,一丝不挂,趴在她父亲的身上痛哭!


是我亲自终结了他的父亲,或许,他是她的神,前两天看着她幸福的被他抱着,他用胡子扎她,而她幸福的笑容还在我眼前晃动,此时,他已经慢慢的变冷,留给她的是什么呢?一生痛苦的回忆?!她永远不知道是谁将她的幸福夺走,她还小,这个经历将伴随她的一生,我不知道他叫什么,简报上,他只有一个毫无感情色彩的代号:259.我下令:撤退,和副射手怀着复杂的心情爬出了阵位.


在直升机上,我看着下面的群山,忽然有种陌生的感觉,这个熟悉的群山,现在却如此陌生,会不会山在诅咒我?我忽然有这样的想法,不禁打了个冷战. 我的心理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我向连长报告了我的情况,希望得到休息,连长沉默半晌,说:我知道大家都累了,可是,任务实在是太紧啊,咬咬牙,撑过去吧,你是部队最好的狙击手,上面对你很看中,很多任务要你执行.我也不再说什么.


8月听说实行的叫什么"中间行动"就是不但打击生产者,还要打击中间人,毒品生产是不可能停下的,毁了一个加工厂,另几个又从其他地方冒出来,只要有中间人,毒品就可以轻易的通过国界进入我们的国家,而打击中间人是不需要多少人的,这项任务几乎都由狙击手来承担.


任务越来越多,以前每个任务之间的休整时间也短了,通常不到半个月就要出发,目标在一个小村,他将在2天后到达小村,停留3天.


我们到达了村边观察,一切都跟以前一样,目标看来在这个村很受欢迎,每次出门都有一大堆人和孩子簇拥着他,他也很喜欢小孩,几乎手里都抱着孩子,他有好几个孩子,大的大概10多岁,小的看来才几个月,他的妻子是个村妇,看到丈夫回来,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样等了两天,我都没有什么好的射击机会,副射手给我报了几次参数,我都以射击角度不好推掉了,副射手明白我想什么,他说:如果你打不中,恐怕部队没人能打中了,我说:山鹰,你看过我没完成过任务么?我只不过不想在他的家人前终结他.


中午,看来村里要给他开欢送大会,村中间的空地支起几个大锅,摆满了桌子凳子,很寒酸的那种,大家都出来了,都是些瘦小,穿的很蓝缕,目标坐在高位上,这是个级佳的位置,说真的,我闭着眼睛都可以打中他,副射手报参数:距离710,我打断他的话:不到时候,山鹰没说什么,默默的看着我将这个机会放走.


根据情报,他是明天早上离开,晚上,我跟山鹰转移了阵位,到另外的一条路上等他,12个小时后,他独自出现在山路上,这里没他的亲友,没有任何人,随着我的85一声闷响,他终结了.


我们向集合点走去,我们一直没有说话,按照丛林行军规则拉开距离行军,下午,我们走到个山上,看到了西下的夕阳,我站在山坡上,透过树枝,看着西落的残阳,山鹰赶上我,站在我旁边,和我就这么看着,多久没这样看夕阳了?我不记得了,山鹰说了一句让我一生都永远记得的话:生命就如此脆弱,活着真好.


我们第一次没有按照丛林行军规则行军,而是走到了一起,一路上还不断的说话,讨论我们是否值得,山鹰说:退伍了我想回家养虾,可以挣很多的钱,爸妈辛苦一辈子了,我要让他们过个幸福的晚年,用不了多少钱的,退伍费的几万块就够了.山鹰家是沿海的小渔村,原来生活不错,后来父亲出海打鱼碰到了风暴,船翻了,他父亲在海上飘了两天拣回条命,款买船的钱没还清,房子被没收,家里一下就陷入了困境,山鹰说:以前我家挺有钱的,要不我也不来当兵了,当完兵我就有几万块的存款了,可以开个小养虾场,我爸爸说,现在虾子很有价钱,可是没有钱做虾场,等我退伍了,就有钱了,到时候我还要讨个漂亮老婆!他问我:你退了想做什么?我说:不知道,可能在部队继续呆吧,我们服役那么多年,按规定可以提干了.他说:唉~提干有什么用,看看连长,20多年兵龄才是个中尉,指导员呢,才多少年也是个中尉,没关系不行的.到时候部队随便扔你到哪个山喀啦里,有什么意思?我说:那我跟你去养虾怎么样?他说:真的??!!好啊,我们一起养虾,一起发财,然后再一起讨老婆,一起要孩子,孩子将来说不定还能成一对呢.我呵呵的笑.他又说:猎鹰,我觉得那个什么司令员的女儿对你挺有意思的,把握机会了就不用跟我去养虾了,在部队舒舒服服做个高官女婿多好,我说:瞎扯,人家是什么,我是什么,用脚指头想想都不可能.他说:有时候人就是用脚指头想事情的,缘分的东西讲不清楚的,你听说过么,你上辈子都欠了人的或者人欠了你的,你说让他下辈子还他就得下辈子还,说不定她上辈子欠你的,是你这辈子让她还呢?我忽然想起凝,难道我上辈子欠了她的??这辈子让我还么?山鹰又说起他的虾场,好象很快他就成了百万富翁,一脸向往的样子,让我想起美国的一部片子:阿甘正传里的阿甘!


是啊,还有一年多我就要退伍了,95年的夏季兵,02年夏季我就要退了,现在已经奔到00年底了,加上退伍前半年的休整,我也就还有最多一年时间要执行任务了.我是该想想我将来该干什么了.


日子在原来的轨迹上慢慢的走着,时间来到了01年4月,依然是境外任务,依然是河马送我们出去,对于任务,我们已经轻车熟路,甚至可以说有点麻木了,飞机在晚上的11点到达了指定的速降地点,天正下着雨,还刮着风,这个天气速降有些危险,不过,我们毫不在乎,训练的时候比这更大的风都降过,这有什么!


突击组和渗透组已经降下去了,轮到我了,我抓着绳子滑下去,绳子有水,比平时滑,手有点握不住,突然,一阵侧风吹过来,速降最怕侧风,河马庞大的机体剧烈的晃动起来,我抓不住绳子,在离地面20多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带着20多公斤的装备摔了下来,一切那么突然,我立即将双脚并拢,用手护头,这是伞兵的触地动作,可以帮助缓冲,可是,我的脚还没并拢好,我就触地了,右腿的膝盖狠狠的砸到了地上,卷曲着,大腿剧烈的疼痛差点让我昏了过去,队长在对讲机里大喊:队员受伤,队员受伤,立即警戒!队友在我附近警戒,医务兵跑过来看我的伤势,我的腿已经不能动弹,大腿肿得很大,医务兵查看之后说:骨折,很严重,要立即送回去.然后给我做简单的包扎,他让我咬着野战刀,将我的腿扳直,上了简易夹板,队长请求任务终止,但是上级没有答应,我已经快晕厥过去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队友将我的装备除下来,直升机放下吊索拉我上去,费了很大劲我才回到飞机上,骨折的腿还被碰到了几下,每一下都让我痛的大汗淋漓. 直升机将我送到军区医院,医生对我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后就没理我,我就这么躺在病床上3天.


我的腿经过了简单的处理,绳子绑着脚踝做牵引,每天除了护士来打几针医生来查查房,基本没人搭理我,我问医生我的伤势怎么样,他说,蛮严重的,要手术,我说:哪怎么还没给我做手术?他说:部队没来人签字,我们不能做的,出了事情怎么交代?我看看的的脚,右脚比左脚短了很多,大腿肿的皮肤都快变成透明的了,但是并不很痛,我就这么等着.


第三天的时候,我发了高烧,医生按照普通发烧给我打退烧针,不过没什么效果,晚上的时候,我已经昏迷过去了,我的骨头感染了,并且伴发了血液感染,我已经神智不清,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昏迷了一个多月,后来我的腿保住了,连长在当天晚上连夜赶到医院,医生说我的腿要截肢,要不骨髓的感染传染血液感染会要了我的命,连长暴跳如雷,命令医生一定要保住我的腿,他说:这个是部队最好的狙击手,他是为国家作出贡献的,你们谁敢锯他的腿老子毙了谁,无论如何一定要人在腿在!什么好药都给我用上!!甚至把手枪都拔了出来!!为了这件事,连长还受到了处分.我的腿被横穿打上了钢钉做强行牵引,感染也慢慢的控制住了,不过我一直昏迷着,什么都不知道,这些,是后来战友告诉我的.


昏迷的时候,我老做噩梦,梦见自己在丛林迷路了,被敌人追赶,一下子掉了了悬崖,一下子掉到了河里被冲走,我想抓住什么东西,可是什么都抓不到,我就这样挣扎着.有时候,梦见我被追赶跑到个墓地里,很多很多的骷髅围着我跳舞,有些好象就是被我击毙的目标,我想跑,可是怎么也迈不开腿,我还梦见我的爷爷,梦见凝,战友,小颖,桃子,梦见连长大声的朝我吼:你这个王八蛋给我站起来,拿上你的枪,给我出任务,梦见教官对宪兵说:他要是不起来就把他给毙了,部队不需要逃兵!还有高连:你-他-妈-的-,怎么那么窝囊了?特勤大队还等着跟你开练,给我快点站起来!还经常听见有人在我耳边唱歌,英文歌,军歌,还有那首我最喜欢的"故乡的云",我暗暗的说:我要回去,我要回去,我还年轻,还没结婚,我想娶凝.


一个多月后我才醒过来,醒来的时候一睁眼却看到了小颍在看着我,看到我醒了,小颍大叫医生,医生!医生给我做了检查,笑着说:他挺过来了,没什么事了,好好休息就行了.


小颍是请假来照顾我的,我说:部队怎么会准假?她说:别忘了我爸爸是谁,怎么能不准我的假,你吓死人了知道么?老是说胡话,却怎么都不醒,医生说你能醒过来就活,醒不过来就永远睡了,药物已经对你没什么作用,就靠你自己的意志力了.我说:我还真想睡过去了,好累啊,不过我老听见有人唱歌吵我,睡不着,唱得蛮好听的,想看看是谁,但是老是看不见,一着急就睁开眼睛了.小颖说:还说呢!我唱得嘴都干了!我说:是你啊,怪不得听得耳熟,我还想听,你唱故乡的云挺好听的,比费翔好.她脸红了,说:你想听我就唱给你听.


昏迷了那么久,我的全身肌肉都萎缩了,血液感染把我的视力也破坏了,体重从原来的136斤降到不到80斤,手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小颖就这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毫无怨言,经常给我唱歌,晚上她就睡在我旁边的病床上.连长也来看我几次,鼓励我,战友们一有假期就来看我,跟我说部队的事情,这样一躺就3个月,这三个月,我吃不了什么东西,胃已经是药物性痉挛,吃什么都吐,直到现在,我都是这样,稍微吃多些就会干呕.在医院里闲了下来,可以看书,看电视,了解外面的世界,这里没部队的那么多规矩,很多以前不能看的都可以看.


3个月后,我的钢钉牵引拔掉了,感染也控制住了,体重慢慢的恢复,医生说我意志坚强,运气也不坏,错位将近40厘米能牵引成这样简直是个奇迹!不过,我的右腿现在依然比左腿短了1厘米多,平衡感也没那么好了,现在上楼有时候会踢到楼梯,体重和食欲也无法恢复到原来水平,总之,我已经不能再做一个士兵了,哪怕最普通的士兵!现在小颖可以用轮椅推我出去走走,我不用每天就看着窗口那么巴掌大的一片天.


剩下的就是恢复治疗,现在还不能行走,小颖经常给我唱歌,陪我一起看电视,有一天,我看到电视里有个好可爱的小姑娘,就笑,小颖问我:将来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我说:我喜欢女孩,乖巧~,她说:起好名字了么?我说:哪那么快啊,老婆不知道在谁家里养着呢.她说:叫叶颖好不好,我随口就说:好啊,名字好听,说完我才发现,她的脸忽的就红了,我才知道我说错了,叶颖,不就是我的姓和她的名么?


她是个公主,我只是个士兵,青蛙和公主的圆满只有在童话里,我不能让她陷进来,总之,我的心情很复杂,经常想起凝,总之,我知道,我不能接受小颖,总之,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开始慢慢疏远她,她跟我说话也爱理不理.


过了些天,我可以自己撑着拐杖走了,小颖也要归队了,我默默看她收拾东西,一句话都不说,她收拾好东西,问我:你没话跟我说么?我说:谢谢你.她说:我不是要这一句.我说:对不起,小颖,你做的我非常感谢,但我无法回报你.她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哭着走了.


我也很难受,小颖走了,我的心好象被挖空了一块,觉得空荡荡的,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她,我现在已经再也不是哪个曾经在军区特勤大队眼皮底下劫人偷车的风云人物,再也不是创造了狙杀记录的狙击手,我现在只是个废人,眼睛的视力严重衰退,20米外都看不清楚人脸,强壮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骨瘦如柴,而且,医生说,我再也不可能恢复到原来的体重,最多能恢复到110斤了不起了.


后来,桃子跑来看我,一进病房就把我从病床上楸起来又狠狠的摔了下去,大声的骂我,骂我狼心狗肺,她说:小颖子那点不好,她这么对你你还不知道么,你知不知道为了请假照顾你,她跟她爸爸吵架,她从小就很听话,为了你跟自己的爸爸吵架,你是不是人啊,是石头都感动了,要不是小颖子,你活得过来么?你是真的是傻了还是当兵当坏脑了!!她要我跟小颖道歉,说:人家女孩子都不顾矜持这样对你了,你难道就不能迁就一下,你哪点吃亏了??我说:桃子,你跟小颖说对不起,我真的配不上她,她对我所做的,我下辈子再还给她,加倍的还.


桃子临走的时候恶狠狠的说:姓叶的,我告诉你,我诅咒你!!狼心狗肺的东西!!!


我的眼泪哗的流下来了~~


对不起,小颖,对不起,下辈子,我加倍的还你!


在医院半年多,我已经可以慢慢的行走了,用不着在做药物治疗了,我出院了,连长亲自来接我,我又回到了熟悉的驻地,战友看我回来特地开了个联欢会欢迎我,不过,我现在不能训练,也不能出任务了,甚至拿枪手都会抖,我就分到了炊事班打打下手,每天种种菜,喂喂猪,逗马达玩,虽然很闲,但是我很不舒服,每天看战友训练就会想起以前,战友也从来不说我以前怎么样怎么样,怕我伤心,给我的感觉是:战友都在照顾我,我已经轮为受照顾的对象.


我就这样无所事事的等待退伍,连长来找我谈过话,问我继续在部队还是回地方,我想了很久,问:连长,如果是你,你呢?连长说:猎鹰,说句很难听的话,你已经不是以前的猎鹰了,部队不再需要你,虽然你可以提干,但是,部队干部很难做的,你看我,20多年了,还在这里带兵,我希望我的兵都有好日子过.我说:连长,我知道了,我回地方.


还有2个月不到我就要退伍了,我忽然觉得日子太短,我真希望日子长点,再长点,时间停滞下来,每天我都贪婪的看着驻地的一草一木,看曾经熟悉的大山营房战友. 有一天,我正在炊事班择菜,一个战友跑过来,兴奋的说:快点,快点,你NND,车来接你了,快点去连部.我到连部,在外面看到一辆挂着军区牌子的帕杰罗,走进连部,我看到小颖,她把人都叫出去了,就剩我和她,她说:收拾东西跟我走,我爸爸调到北京去了,我也去,我跟我爸说了,带你走.我说:我只是个士兵,她说:你可以提干,我爸爸会照顾你,你跟我走.我说:对不起,我不能走,我不需要别人的照顾,她的眼泪流下来,哭着说:你要我怎么对你,你要我怎么对你!!你说啊,我能做的都做了,你给我留点尊严好不好.我说:对不起,下辈子我再还你,加倍的还你.她哭得很伤心,走到门口边,对我说:XXX,我会恨你一辈子!!我说了或许是今生最伤人的一句话:有人恨着我总比没人记得我强得多.帕杰罗带着伤心的小颖走了,战友们都说我住院住出毛病了,连长比我还着急,马上叫个战友备车让我去追,我说:连长,不用了,我不会去的,连长说:这是命令,你这王八蛋,这关乎你一辈子的事情,我命令你去追,把她给我追回来!!我第一次违抗命令,说:就因为关乎我一辈子我才不去追,我有自己的想法.连长摇摇头,算了.


退伍的那天还是来了,我们被送到军区,军区安排我们洗澡,给我们全部换了衣服,行李都经过检查,任何不能带的东西一律没收,就这样,我揣着退伍证书和个3级伤残证明回到了南宁,到民政局办完手续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后了,我总算明白了部队和地方的最大不同:地方的效率总是那么底,办事的人总是那么黑着脸.然后,等待分配,民政部门打着官腔说:哎呀,地方有地方的困难,今年的退伍兵那么多,不好安排啊,你希望到什么部门?我说:我是特种兵,希望到警察部门工作.他用怪怪的眼神看我:你有关系么??我说:没有,希望你们安排.他说:好吧,你等消息吧,我出门前,习惯的敬了个礼,出门的时候,我听到他低声的说:7嘿~!


等了两个月,我明白在这个社会没关系是不行的,而我已经跟这个社会脱节了!看着些同学花天酒地,嘴里经常谈着泡妞,喝酒,蹦迪,捞外水的事情,我一句都插不上,别人也用怪怪的眼神来看我,好象我从外星球回来的.


我的姑姑是个药厂职工,她看到我无所事事,说:你做药品生意吧,这个社会,有钱就好办,你的退伍费总有花完的一天,于是我就听了姑姑的话,做药品生意,七拐八弯的我认识了一个药商,自己代理了品种来做,他跟我说有个好品种可以做,但是现在他没资金代理,我出钱代理下来,赚了钱平分,我很单纯,看着他信誓旦旦的样子,就答应下来了,姑姑让我小心点,看清楚人再做,我想,反正他家我也去过,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将几乎所有的退伍费都交给了他全权打理,他拍着胸脯保证一定搞定.


事实证明我太单纯了,7万多块钱跟着他一起人间蒸发了,到他家里,家里人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第一次生意就这样惨痛失败,直到现在也没找到他人.


我又轮为了赤贫,身上已经不剩钱了,找工作,人家问我什么专业的,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去保安公司应聘,人家用怀疑的眼神打量我:就你??去去去,吹牛也看看地方,你也做过特种兵!!瘦不拉叽,风吹就倒了.我给证明给他看,他说:不看不看,现在满街都是办证的,你要办也办个吹的过去的,什么鸟侦察兵退役!!找同学帮忙,他们都以种种理由推脱,要不就一口答应然后石沉大海.是啊,现在谁会相信我曾经是特种兵??!!骨折过后,我的身体大不如前,体重只剩下100来斤,人已经瘦成不象人样,肌肉也萎缩了,重点的东西提着走几步就气喘吁吁!


我徘徊在这个生我养我的城市,现在它是那么陌生,我是那么格格不入,我和父亲关系不好,他把我赶出家门,说我丢家族的脸,爷爷奶奶最疼我,经常偷偷的塞点钱给我,我很难受,我竟然要接济度日.我的信心完全崩溃了,我觉得我没脸见人,凝找找过我几次,但我都拒绝跟她见面,我很害怕,一次去游泳的时候竟然被游泳池水淹没,现在我看到水就会不由自主的害怕!!我已经是个行尸走肉,苟延残喘的人了!!??


03年的一天,我在寒风刺骨的街上漫无目的的闲逛,忽然看到了个眼熟的人,是枚,我叫她,她看到我还认不出来,半天她说:你有点眼熟,你是??我说:我是XXX啊,上次骗你一顿的那个,她忽然想了起来,说:你退伍了??怎么都没来找过我?我说:退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找你,那么久了.她见到我很高兴,要请我吃饭,我想,反正现在我也是混饭吃,能混一顿是一顿,吃饭的时候,她问我现在做什么?我说了我的情况,她沉默了,然后说:你不是做过药么,我们公司现在招人,你要是觉得不委屈的话,来做个代表怎么样?我说:好啊,不过我什么都不懂,她说:不要紧,你很聪明,很快就学会了,明天我跟经理说一声,你等我消息.我想:估计又是石沉大海了,我说:你们经理不会看上我的,她说:我现在也是经理,他会给我这个面子的,我忽然看到了希望.


在焦躁中等待了两天,玫给我个好消息,让我去公司见个面,经理姓王,很好说的一个人,我说我刚退伍回来,什么都不懂,他说:我最欣赏军人的风度,不懂不要紧,你要不觉得屈就的话就这么定了.于是我来到这间药品公司,做个小小的代表,每个月领600多块钱,虽然辛苦但很充实,我努力的学习,提高得很快,我运用军事理论给经理出过几次营销计划,打败了几次竞争对手的进攻,王经理对我也越来越器重,03年的5月份,王经理力排众议,让我做了个分区经理,负责梧州地区的销售.


虽然我觉得销售跟军事区别不大,只不过有没有硝烟而已,但是我怎么也学不会应酬,王经理说我很多次我都无法适应,饭桌,迪吧是我最怕的地方,有一次我竟然在迪吧里睡着了!!!不过,销售我却总能提前完成任务,王经理对我的短处也就不在说什么.


我从一个士兵还原成了个普通的人,跟别人一样,上班,下班,不同的是,我的生活很简单,不去泡妞,不去迪吧,甚至不怎么爱动,娱乐就是踢踢足球,上上网,朋友都说我是不是有毛病,我不知道,我有我的原则,我要找个我爱的人,可是凝却总是若即若离,跟我保持着距离.也有女孩看上我,可是我总是不由自主的拿她们跟凝比,她们跟我交往了一段时间后评价我是个很好的人,似乎总没脾气,有点她们说不出的怪怪的气质,人细心体贴,工作认真努力,看问题透彻,绝对是个做老公的好料,不过,却没人愿意嫁给我,我很想不通,我还是很难跟上社会的脚步! 我还带着狙击手特有的气质,安静,总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问题,总是将问题分析透彻,总是注意情报侦察.


我就在这间公司做了个区域经理,虽然收入并不是很高,每个月1000多块也够我用的了,我没什么存款,因此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显得很渺小,曾经也谈过一个女朋友,没多久我就实现了我的诺言:只有你甩了我,我绝对不会甩了你,她跟一个更有钱,更帅的纨扈子弟跑了,我就重新轮为单身,凝也依旧单身,虽然她也谈过几次,但是总是失败,我和她就这样互相躲避着,她说我胆小,而我,总是在她面不会说话.


今年的4月,我的爷爷去世了,爷爷是个老兵,参加过国民党军队,打过**,解放后是新中国第一代海军,打过海战,虽然爷爷是个副师级干部,但是日子依然清贫,留给后人的只有一套房子,他说过,我是家族的骄傲,他希望活着看我结婚.但是我让他失望了,在老人最后弥留的几天,玫来做我的女朋友,爷爷很高兴,虽然他已经说不出话,但是他很高兴的看着我,非常感谢玫,她真的是我的幸运女神,玫已经订婚了,他的未婚夫跟我关系很好,玫来扮我女朋友经过他的同意,23号,爷爷走了!


开追悼会的时候,家族都来了人,还有我爷爷生前战友的后人,我爷爷是他们战友中最后一个走的,享年96岁,有一副挽联是这么写的: 一门忠烈,两袖清风! 我跪在爷爷的灵前,看着这副挽联,是啊,我们家族里,舅公参加了抗美援朝,腿骨里现在还有弹片没取出来,走路一拐一拐的,因为文革的资料丢失,舅公现在沦落到在街边摆算命摊艰难度日,我的父亲,三叔和小叔都参加了对越反击,父亲是炮兵,在一次行军中敌人的子弹就打在炮车边,离我父亲只有几厘米,差点没能见到我,父亲退下来后因为脾气问题,被分到一个半死不活的厂里,现在退休,经常领不到退休金,三叔在攻一个山头的时候左肩膀中弹,天一潮湿就痛,现在自己开小货车送货养活一家4口,小叔前两年才结婚,在客运段做列车员,每个月领1000多块,现在还要养个女儿!这就是我们一家人,曾经为共和国浴血过的一家人,现在,大家都已经是普通人,曾经的辉煌已经淹没在记忆和历史中.生活不易,大家都坚强的活着.


送走爷爷,我向单位请了假,我很想我的连队,我想回去看看,虽然部队有规定,我们不能回去,但是我遏止不住,我又来到了曾经熟悉的地方,那个小镇已经跟原来大不一样,原来坑坑洼洼的小路变成了水泥路,我请了辆车,车送我到驻地外的山口上就不去了,这里立着牌子:军事禁区,我下车走路进去,山还是那山,我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走了没多远,我被巡山的巡逻看到了,我朝他们走去,他们喝住我:干什么的,这里是禁区,不能进来,你不知道么??我说:战友,我以前在这里服役,我想来看看,他们就把我带到了驻地,远远的,我看到马达,我高呼着:马达,马达~~马达听到了,转头看到我,兴奋的朝我跑来,狗对我有特别的亲近感,马达不断的舔我,爬我,巡逻的士兵惊讶的看着,按规定,我是不能进入驻地的,我站在外边,马连出来了,一看到我就叫我:猎鹰~你回来了?然后介绍说:这就是我跟你们说的猎鹰,以前部队最好的狙击手,把特勤大队当猴一样耍,创造的狙击记录现在部队都没人打破.那些小战友仰慕的看着我,连长说:按规定,你不能回来,我可以把你抓起来,说你偷看秘密营地!我说:我知道,可我就是想,我想这个地方!连长带我上山坡,说:看吧,以后你也没机会看了,我也准备退了,马达跟着我们,兴奋的摇尾巴.

连长跟我说部队的情况,他说,原来的指导员调了,好象升了个什么官,现在的兵不好带啊,都是关系兵,不象你们以前那么听话,营地也变了很多,都装上宽带了,兵没事就疯玩CS,现在的兵跟你们以前差远了,连队现在已经很久不出任务了,原来的境外打击毒品被证明是失败的等等....问我退伍的情况,问我结婚没有,说我那时侯不把握机会进北京,我们就这样聊着,直到晚上,晚上,连长派车送我,对我说:猎鹰,你是最优秀的,放到哪都是,好好的活下去,你是在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没什么事情能难倒你!我点点头,和他拥抱在一起,眼泪就流了下来,连长也流泪了,但是他还大声说:哭什么??!!你是特种兵,最优秀的丛林侦察兵,哭什么,我第一次拥抱连长,也是最后一次,直到现在,我再也没见过他.其他的战友,都散了,我们是特殊的部队,退伍后,部队不允许互相留下联系方式.


我回到了南宁,继续着自己的生活,8月1号建军节,我接到一个电话,是北京打来的,她问我:你还记得我是谁么?我说:听声音很熟悉,我不知道是谁,她说:你病的时候,谁照顾你几个月,是小颖,我很惊讶,问她怎么找到我的电话的,她说:你在预备役里留有档案,要查你还不简单,她说她准备在今年10.1结婚,未婚夫是个少校,军校的高才生,很有前途的军官,我祝贺她,大家聊了很久,讲我们以前怎么认识的,我们的经历,桃子也转到地方了,听说是个什么部门的科长了,很吃的开,我们就这样聊着,一直聊了3个多小时,最后,小颖问我:我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真的有下辈子,你会娶我么??我说:会!她幽怨的说:只有今生,真有来世么?我告诉他山鹰跟我说的故事,下辈子,我一定会加倍的还你,我说,我问她:你说你恨我一辈子,是真的吗?她说:我是想恨,可是我恨不起来,你是我心头永远的痛,我说:小颖,你又何尝不是我心头的痛........小颖说将来她不会再跟我联系了,她要恨够我一辈子,然后,下辈子她要加倍要我还........


跟她通过电话,我忽然很想很想把我的故事写出来,让很多人知道,以前朋友同学问我,我总是避重就轻,现在,我很想写出来,这就是我,一个曾经的特种兵的故事.我知道,我的故事终将会淹没在众多的帖子里,或许今后再也找不到,它是留在我的,我的战友和小颖,凝许许多多和我有联系的人的记忆里,我也要好好的生活下去,虽然我不习惯这个社会,不了解这个社会的潜规则,但是我,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我是个意志坚强的人!这是部队给我打下的一生不灭的烙印!!我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将来,我会有自己心爱的妻子,乖巧的孩子,我将把我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我希望,这天能很快的到来!!!


全文完

希望大家都能仔细看看,把自己的感想说出来。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