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再论经典大作《鹿鼎记》,康熙才是真正主角

前面写过一篇《鹿鼎记》与现实生活,写的不是很完整。经过查找资料,复习原著,本着认真负责的精神,今天推出本文,详细论述这部经典大作,与所有朋友共赏,文中综合了我的及其他金庸读者的观点,虽是一家之言,但已尽心尽力!


主角一:皇帝康熙

写过大侠乔峰之后,侠士英雄的典型已写到穷途末路,到了《鹿鼎记》,金庸索性打破传统,正面写一个英明神武的皇帝。《鹿鼎记》的故事,以反清复明为背景,但是这次皇帝是可敬佩的、有远见、有社会责任感的英雄人物,反清侠士却以韦小宝这个胸无大志的市井人物为首领。英明君主日渐把国家带上繁荣稳定的轨道,反清侠士却窝里反闹得不亦乐乎。


康熙是《鹿鼎记》的真正主角。《鹿鼎记》以讽刺手法写反清侠士,揭穿他们不过是凡人,也为名、为利、为地位面子、为女人明争暗斗,也搞政治阴谋、弄权术,也腐败得可以。正义凛然的大侠陈近南失诸愚忠,裹在一片浪漫气氛之中的白衣尼九难,只差一线便沦为可笑。


但写康熙,金庸没有使用讽刺手法,一部《鹿鼎记》是康熙皇帝的成长经历,从爱玩好胜的“小玄子”,经过磨练、克服困难(如杀鳌拜)而渐渐成熟,天威日重,终于成为忧国忧民、爱护天下百姓的一代明君。尽管金庸借韦小宝之口,开玩笑称他为“鸟生鱼汤”,这仍看得出是典型的描写英雄的手法。


金庸利用小桂子与小玄子之交,去塑造康熙的有真感情。他跟韦小宝的友情,增加读者对他的亲切感,他对建宁公主的兄长之爱、对太后的孝心,特别是五台山上、清凉寺中,会见顺治痛哭失声、恋恋不舍的儿子渴望父爱之情,都令人感到康熙不但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且是个深情的人。到后来,他治理国家,处处表现着气度和智慧,阅奏章报告台湾台风灾情,竟“泪光莹然”,要裁减宫中衣食赈灾,悲天悯人之心,与红花会群雄抢军响救济黄河灾民比较,同一样是侠义心肠。


康熙不是侠士,但在金庸笔下,他却是个“为民造福、爱护百姓”的人,切合郭靖所订立的“英雄”定义。正如乔峰、郭靖、陈家洛等侠士英雄,康熙也有他的使命,就是治国安民的使命。他并非以武功完成使命,而是运用才智、权术、驾驭人的手法。他任用小人,用卑鄙的秘密情报员,显然并不如典型侠士英雄那样决绝地坚持道德完美主义,但他们不能完成救国使命,至多能像郭靖那样,做到杀身成仁,而康熙却能做到他治国安民的使命。


康熙与韦小宝差不多最后一次会晤时,对韦小宝说:“我做中国皇帝,虽然说不上什么尧舜禹汤,可是爱惜百姓,励精图治,明朝的皇帝中,有哪一个比我更加好的?现下三藩已平,台湾已取,罗刹国又不敢来犯疆界,从此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天地会的反贼定要规复朱明,难道百姓在姓朱的皇帝统治下,日子会过得比今日好些吗?”


从这个角度看,谁说康熙不是英雄?不过他是个成功的英雄。他不是侠士而英雄;在金庸笔下,他是统治者而英雄。


“行大事不拘小节”的康熙皇帝,在人格上、道德上或不如宁为玉碎的乔峰,然而在金庸笔下,乔峰只能以悲剧收场,康熙却一直伟大下去。这说明了什么呢?郭靖若面对乔峰、面对康熙,又有什么话可说?


或许要问金庸,在乔峰与康熙之间、在侠士与统治者之间,谁是他所选择的理想典型,谁可以做更大的英雄,他会认为这个问题没有多大意义,英雄是多种的,生而为统治者,跟生而为与昏庸的统治者作对的侠士,都可以各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完善。


但从《鹿鼎记》中,我们的确可以看到金庸对统治者的态度有所改变。《笑傲江湖》里的一切政治活动无非是一个目的:个人野心;一切政治人物,到了独揽大权之际,都会失去智慧。康熙皇帝却完全不是这样。


主角二:韦小宝


关于韦小宝,在那篇文章已有阐述,这里更详细阐述一番。

正如康熙是个经过美化的君主,韦小宝是个经过美化的个人。康熙十四岁已经办事十分精明,金庸大幅描写;康熙利用秘密警察卧底,刺探韦小宝的私隐,金庸以暗场交代。同样,韦小宝的毛病被写成无伤大雅,他的为朋友、仗义疏财得到大幅渲染,每个人都喜欢令自己开心的人,韦小宝这个人物极具娱乐性,读者自然觉得他可爱。


据说,《鹿鼎记》连载之初,很多人对韦小宝十分反感,这无非是习惯及期望问题。金庸小说的主角,从第一本开始就是不少读者能够代入的英雄侠士,忽然之间出现了一个污言秽语(嘿嘿,旧版更脏一点),总不学好的坏品行少年,自然无法接受。但到如今,“韦小宝”名头响当当,没有看过《鹿鼎记》的人都知道他是谁,这种反感便不会出现了。


韦小宝过去难以接受,现在大受欢迎,也显示出这十多年来的社会态度转变。过去的读者比较纯情、理想化,受不了韦小宝的犬儒幽默,现在的读者现实得多,他们未必欣赏犬儒幽默,但韦小宝的故事是个穷人发达的故事,事实上,“所有人都爱听成功史”,韦小宝的什么“反英雄”角色、“反讽意味”、犬儒幽默都被淹没,因为他赖以成功的因素,包括泼皮无赖、不怕闯、贪心、精灵、懂得作弊、花钱、奉承、虚伪,顽强的生命力和自信,根本是视作当然的求存之道,反而,像韦小宝那样富贵而不忘本、有好处不吝分给朋友的人太少了,他的所谓“毛病”不成坏处,他的好处是罕有而实际的品德,韦小宝又怎能不是现代香港英雄呢?不过,有这个发展,金庸可能当初也料不到。


金庸在“韦小宝这小家伙!”一文之中,很清楚表明他很喜爱这个他笔下创造出来的人物,他说,韦小宝的行为及代表的风气实在不足法,但中国人重感情而不重原则,他也是基于感情因素偏袒韦小宝、纵容韦小宝。当然金庸不赞成韦小宝的行为,韦小宝最大的本领是“揩油水”,最可爱之处是把得来的钱财,抽出一部分分给手下,在香港来说,前者是贪污,后者是行贿,金庸多年来出任廉政公署的咨询委员会,又怎能赞成或同情这种行为?


《鹿鼎记》的世界里,只容得下康熙与韦小宝的配搭,余者皆是跑龙套。在权术至上的人治世界,英明君主跟丑角真是最自然的配搭,而英明君主永远相信自己控制得住丑角,我相信这种配搭,在别的故事中,甚至在历史上,是个危机四伏的配搭。



配角一:海大富


海大富扶着小桂子出场,连连喘气咳嗽,骤看是个阴阳怪气的老病太监,一点也料不到他原来身怀绝技。那种情景,令人想起金花婆婆扶着殷离在蝶谷出现。不过,金花婆婆原是紫衫龙王黛绮丝所扮,本来一点也不老,但是海大富则真的是老,又为练功过急而受了很重的内伤,要吃一种猛烈的药物抵挡。饶是如此,他仍是个厉害人物,深沉冷酷得令人不寒而栗。海大富所剩下的感情,只有他对出了家的主子顺治的忠心,此外,他一切都漠不关心。


顺怡因董鄂妃逝世而出家,出家之前,念念不忘要为被害的妃子报仇,吩咐海大富暗中查访,真凶一经查出,马上由他处决。顺治出家之后,海大富就仿佛单单为完成顺治的心愿而活,他急于练成更高的武功,就是为了对付这位潜伏深宫之中的神秘杀手,对他来说,别人的意义,只是在对于助他完成任务的利用价值。


为了避免目标被敌人察觉,海大富完全不动声色,他极能沉得住气,明知韦小宝杀死小桂子,又冒充小桂子服侍他,他也装作被瞒过,暗中留意他的动静。他自己一个人,身患重病,又瞎了双眼,日夕与一名来历可疑的小子共处一室,处处提防他暗算,但他不但忍得住不露出痕迹,反而倒过来利用韦小宝与康熙误打误撞的结交,从他们的比武中,找出“真凶是太后”这个惊人真相。


海大富夜访慈宁官与太后对质,是整件事的高潮,也是《鹿鼎记》最精彩的情节之一。他们之间的对话及生死傅斗,显露出海大富的精密推理分析头脑,他料敌极明,行事出人意表,令人又惊骇又不得不佩服。


这个阴沉可怖的老太监,与毒药、化尸粉等事物为伍,绝对不是个可爱人物,然而他一生完全在不可告人的宫廷隐秘及阴谋斗争的霉暗气息之中度过,他的阴沉冷酷,不过是正常的自卫反应。


配角二:多隆


康熙说韦小宝是一员福将,当真说得再正确没有,他的运气之佳,史无前例,别的不说,单说多少人像生下来就为了助他发达已是;别的人也暂不说,单说多隆、索额图两个便是,特别是多隆。


多隆是个老粗,头脑简单,为人热情,而且信任别人到匪夷所思的程度,也可算一个活宝。他是官中的侍卫总管,韦小宝交了他这个朋友,无论要放沐王府的刺客,还是要在法场上救回犯人,都无往不利。


韦小宝结交多隆,过程简单得很,康熙对韦小宝恩宠有加,谁都想巴结巴结,而韦小宝毫不恃宠生骄,反而对多隆十分亲热,那就令多隆大喜过望了。其次就是韦小宝仗义疏财,不但多隆得来的赏赐要分给他而他不要,还常常自己拿出数千数万银子交给多隆分给手下,又为众侍卫提供财路,让他们上郑克爽的“王府”讨债,不独有银子花,还讨债讨得高兴,这样的朋友哪里找?


《鹿鼎记》虽然有讽世味道,毕竟讽刺得不是很尖刻,仍是温情为主,是本快乐的小说,因此多隆这个人也不是个势利贪财的人,他喜欢韦小宝,并不是见钱开眼,而是的确气味相投,韦小宝的不学无术、好赌、说话粗俗,正合多隆脾性,使他感到完全没有拘束,皇帝跟前的红人把他视作自家兄弟,又教他怎能不生感激之心?


韦小宝对多隆是真心的,他虽然杀多隆以求脱身,毕竟是逼不得已,而且杀死多隆,的确令他十分难过。韦小宝的幸运,最大的证明就是见于多隆原来身体构造特异,他是“偏心的人”,韦小宝一匕首刺下去刺昏了他,他却没有死掉。这样,韦小宝连“不做对不起朋友之事”的纪录也得到保全。


而且,若多隆死了,韦小宝又焉能临刑掉包,救出茅十八?偏是多隆监斩,而多隆既信任韦小宝,又头脑简单,韦小宝在紧要时刻拿出精绣春宫,多隆看得意乱情迷,茅十八便救出来了。多隆的存在,对韦小宝重义气的名誉,实在关系重大。


配角三:索额图


除了多隆之外,韦小宝最幸运就是结识了索额图,事实上,他得日后成为贪污刮龙及官场应对高手,索额图就是启蒙老师。


索额图给韦小宝上的第一课是抄鳌拜的家。他教授的第一个原则是贪赃之道,在于理直气壮。他跟韦小宝说:“这次皇恩浩荡,皇上派了咱哥儿俩这个差使,原是挑咱们发一笔横财来着。”把责任轻轻往皇帝身上一堆,自己便显得全无私心,理直气壮了。第二个原则是贪污越大,风险越小,量小非君子。鳌拜二百三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八两银子的家产,大可抹去个“一”字,轻轻巧巧变成一百三十五万三千四百一十八两。“多贪”的原则,道理在于贪来之财不可独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一同分享,遭人举报的机会自然减少,获得的支持自然增加。第三个原则是必须强调贪污是没有受害人(除了那个罪大恶极的被刮之人之外)、只有得益者的行为。康熙本来吩咐,鳌拜霸占了苏克萨哈的家产,要捡出来还他的子孙,韦小宝跟索额图私下取去一百万两,岂非使苏家受损?索额图强调不然;他指出,对苏家来说,这根本是意外之赐,给他们六七万两,他们己感激零涕了,又何必多给?再说,“要是给苏家银子太多,倒显得苏克萨哈生前是个赃官,他子孙的脸面也不光采,是不是?”给他们少些,反而是对他们好!


索额图教韦小宝怎样认识发财机会、用什么言词、什么手法、该贪多少,才是贪得漂亮,财到手之后要分给什么人、分多少、用什么藉口,才分得漂亮,韦小宝举一反三,将索额图的传授发扬光大。


不过,我说他认识索额图是幸运,倒不是指索额图带他发财,而是,一般来说,贪了污的人总要依行贿之人之意做一两件亏心事,凤姐才拿了人家三千两,已弄出了两条人命,索额图一味提供财路,并无别的要求,从来没有叫他做什么伤人害理的事,使读者充分相信韦小宝的贪赃“无伤大雅”,这样理想的“教父”、这样干净的贪污何处寻?韦小宝不是幸运是什么?


配角四:顾炎武


《鹿鼎记》的主角韦小宝是个粗俗的小无赖,《鹿鼎记》的绝大部分人物也是粗鄙无文之辈,但是引出整个故事的楔子,则是以最文雅俊逸的几位当世大儒为中心。吕留良、黄宗义等在楔子中出现的大儒,在全书中不时再现,但不过是偶然点缀,唯一不同的是顾炎武。在金庸笔下,他练过武功,是活跃推动反清复明运动的精神领袖,他主动担任了许多联络江湖人物的工作,广交武林人物,而且深受这些草莽英雄的敬重。


但敬重归敬重,顾炎武对反清复明所起的实际作用不大,而反清复明运动,最后也没有多大成就。或者,金庸想说,读书人不过会做文章,空有节烈精神、空有理想,到底不是革命家、政治家的材料。


需要做文章的时候,顾炎武等人的确是驾轻就熟的,例如韦小宝要伪造一封书信,谎称好官吴之荣是吴三桂的侄子,预闻吴三桂的造反计谋,这几位便维肖维妙地造了出来,过程令人芜尔,完全是些文人逸事式的妙闻风格。


顾炎武最大的表现是在“杀龟大会”上,参加协助四方八面来的英雄好汉组成大联盟,他的才智见于他对群雄的心理的了解,知道若只推选一位盟主,必然引起纷争分裂,于是他凭着声望和口才,说服了众人每省推选一名盟主作联络人,成功地组成了“锄奸盟”。“锄奸盟”雅俗共赏的嘉名,自然是他的文才了。但是,锄奸盟结果没有发挥多大作用,吴三桂最后还是让康熙平了。


在《鹿鼎记》的天地中,顾炎武式的懦雅文士是没有希望得胜的,做群众运动的精神领袖,其实比镜花水月真实不了多少。


可能顾炎武自己终于也明白了,所以他请韦小宝自己做皇帝,因为福气比什么都重要,是成功的关键因素。


本文感谢“云中孤雁”先生的合作,最后感谢大家阅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