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2009,台海战争第一部 第一章 风起云涌

qyqx1987 收藏 2 302
导读:转2009,台海战争第一部 第一章 风起云涌

第一部 山雨欲来 第一章 风起云涌



台北刚刚经历了一场豪雨,让苦于今年早早到来的炎热的人们得到了一丝清凉。才6月中旬天气就象以往七八月的感觉了!民进党总部中空调开的很足,不但没有使人感到屋外的炎热,反而坐久了会有一丝微凉的感觉。民进党主席程千扁大呲呲地坐在主席台的首座上,微笑地看着民进党的委员们在激烈的讨论。他很满意现在的状况,连任了两界“台湾民国总统”之后,由于宪法只规定能连选连任一次,所以2008年的总统选举民进党推出了以原民进党副主席许信龙和委员凌嘉媚的“许凌”配,而他自己则和原副“总统”昌万莲则回到民进党分任主席和副主席。

虽然大陆又一如既往地在选举前搞了大规模的演习进行恐吓,而且那边的国家主席顾京德又亲自出面发表了措辞极为严厉的警告演说,希望能影响大选的形势,可结果引起了国际和岛内强烈的民意反弹。不出自己所料,民进党这次在大选中获得空前胜利,支持率大涨,根本用不着象自己04年那样还需要诈打自己一枪就轻松获得了49。07%选民的支持,民进党又当选了!而自己虽然不是“总统”,可却是“总统的总统”,台湾的舆论说他是“影子总统”!呵呵,“影子总统”这个名字我还挺喜欢!


程千扁得意地笑了笑,想到自己白手起家,凭着自己的实力和手腕,使出了浑身解数外加阴谋诡计,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终于当了八年的“总统”,尝够了一手遮天的滋味。少年时立下的志向也几乎都实现了,除了一样:——自己追求了一辈子的“独立”。自己在总统任内的时候,费尽了心机,想要在2006年进行“修宪”,可当时民进党在国会中只是占有少数席位,国民党和亲民党联合占有多数席位,自己的议案总是不能通过,只好动用“总统”的职权在军队里先多安插些本土的听话的将领,多任命些绿营的政府官员了!现在,国民党已经被自己彻底搞臭了!亲民党的那个宋荆佩已经是孤掌难鸣了。


想到了搞臭国民党的“杰作”,程千扁又不由得笑出声来。选举前的两年里,他就密令安全局密查所有的国民党领导人,结果收获颇丰。竟然收集了有7个国民党“立委”的性丑闻,还获得了数个国民党籍的政府官员收受贿赂的确凿证据。最意外的收获是,偶然的机会居然发现了国民党党魁李继展有个私生女!


在“总统“竞选的首脑辩论会上,民进党将这些重磅炸弹一并抛出,结果当时旁听辩论会的李继展的老婆当场晕倒!嘿嘿,可怜的女人,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呢!国民党的支持率一下子下跌了15个百分点,一位国民党元老悲愤交加,在国民党集会中以头撞柱而死。搞得李继展被迫辞职出国,从此不问政治。但民进党不给国民党一点喘息的时间,又死抓住国民党“党产”一事穷追猛打,使国民党不得不公布了自己的党产清查报告,竟然高达数万亿新台币,立时舆论大哗。国民党在国民党内外交困中被迫“捐出”近一万亿的资产给政府福利机构才稍稍平息了公众的愤怒。但国民党声势大弱,不少党员纷纷脱党,加上“党产案”使竞选资金匮乏。原先的第一大党竟然在大选中仅仅获得了9。72%的选票,一下子沦落为一个台湾的二流政党,从此一蹶不振。


程千扁正想的出神,突然被身边的昌万莲轻轻推了一下,他立刻意识到自己走神了,急忙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注意地倾听其他人的讨论。讨论的议题是关于修宪的内容。


只听新“总统”许信龙说:“修宪的问题主要还是在美国朋友那边,我上个月派到美国‘过境’的‘外交部长’陈兴国和美国国务卿进行了探讨,美国人研究了咱们秘密交给美国的修宪草案,美国完全不同意啊!”


昌万莲接着说,“美国的态度是个大问题,我们要加紧工作,还是让‘外交部’多在美国国会议员中活动活动。至于国内的立法会,我们已经占到了57%的席位,但修宪需要四分之三的绝对多数票,我们的力量还是不足啊!”


程千扁又耐下心来听了一阵,每个与会者都是围绕着美国支持或者拉拢小党派的立委的,程千扁有些不太满意。他清咳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身上,不紧不慢的说,“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修宪,而是要更改国号!名不正则言不顺嘛!”


与会的人闻听都不由的色变,谁都十分清楚,更改国号意味着什么,可程主席竟把这么重大的问题如此轻描淡写底说了出来,事先谁也没有想到……


※※※※※※※※※※※※※


2008年的夏天天气格外的闷热,虽说雨水比往年充沛些,但却并没有带来多少凉爽,反而使北京总是笼罩在一层厚重的白雾中,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连空气都要能拧出水来了。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奥运会就要开幕了,所有奥运会相关的项目建设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工人们开始汗流浃背地加班加点建设那些即将完成的美伦美奂的奥运场馆,市政环卫绿化等相关部门也已经全力启动,北京城渐渐露出自建城千年以来从未有过迷人景象,新修的市政道路宽阔整洁,地铁也已经初步构成了网状,市民的出行变得更加方便快捷,处处显得花团锦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堵车的问题似乎一直也没有得到有效的缓解。也难怪,现在的私人小轿车数量比起4年前又翻了一番,虽然道路修缮了,汽油价格也翻了一番,可还是架不住汽车拥有量的增长。不过,北京市政府已经在上周公布了政府的交通管制计划,奥运会期间绝大多数私家车将不得上路行驶,所有公司企业都放假三周,鼓励北京市民在奥运会举办期间外出旅游,限制外地人口进京数量。这样的话,到时候北京的交通也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电视和报纸杂志也几乎口径一致地将报道的内容转向体坛健儿备战奥运这样不咸不淡的新闻上来,纷至沓来的外国游客和记者也让市民们感到了一种喜气洋洋的气氛。在3月的台湾选举民进党有连任之后,台湾问题已经让人听得耳朵都起了茧子,经过几个月的媒体轮番轰炸,人们似乎已经麻木了许多,也乐得借奥运这个由头来稍稍淡忘战争这把达摩克利斯神剑还高高悬在中国头顶的事实。


也是,几年来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总是能让人瞠目结舌,似乎这个世界就没有安静的时候,让老百姓顺心的事情也还真是不多,好容易有了奥运会这个老百姓关心的事情,还不得好好乐一乐啊!北京各个奥运门票代售点都排起了长队,网上售票也热火朝天,重要比赛的门票在黑市上的价格几乎翻了一番,但上涨的势头似乎还是那么得强劲,和不断探底的股市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而没有去买票的市民也大多忙碌着订购走亲访友的车票或去寻找合适的旅行社外出旅游,整个城市的市民们显得那么得兴高采烈。


这个时候北京西山一处不起眼的院子里,中央军委主席汪圣中却显得没有那么得高兴,最近让他烦心的事情太多了。自己是这么大个国家的一把手,似乎是个可以呼风唤雨的角色,拥有着让万人羡慕的巨大权利。可又有谁知道,当这个家要付出多少心血和代价啊!


权利,权利——这个几千年来一直被人们肆意追逐的东西,一旦有朝一日拿到手,没有人愿意轻易放弃的!可自己真的是老啦!有些力不从心了!以前还能处理得得心应手的事情,现在变得棘手起来了。他不禁自己照了照眼前的小镜子,镜子里他的面容看起来要比他的实际年龄年轻的多,但老年斑也早已经悄悄地在不起眼的位置出现了……


自从几年前将党总书记和国家主席的位子让给顾京德后,自己紧紧抓住了军队的枪杆子,但事情的发展并不让他如意。虽说国内有许多问题也让自己头疼,但毕竟自己不是国家主席了,这些事有总理去操心,最让自己头疼的还是台湾问题。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恶化,党内的斗争变得更加激烈起来,顾京德自当选国家主席以后,对内加紧经济建设,这他也是支持的。可对外开始明显摆出了世界大国的架势,开始试图在国际事务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原本也是好事,可是不是太着急了些,太锋芒毕露了些。现在美国对我们的戒心越来越重,台湾独立的倾向也越来越明显。搞得军队中也明显分成了两派,军中有顾京德撑腰的少壮派天天叫嚣尽快对台采取武力措施,社会舆论也煽风点火,眼看他们的影响力变得越来越大,已经开始动摇自己在军队中说一不二的地位了。这很危险啊!


长期以来,台湾就象眼中钉肉中刺,不时来折磨自己的神经。国内要求收复台湾的呼声也甚嚣尘上,军队中蠢蠢欲动的人也大有人在。哼,收复台湾?!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都已经几十年没有打过仗了,你们根本不了解战争意味着什么!那搞不好可是要让改革开放近三十年的成果付诸东流啊!崽卖爷田不知心疼!


想到这里他又想起了前任的那位伟人将位子郑重地交给他时,拉着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说的话:“改革开放十几年攒下的这些家底,不易啊!要珍惜今天的大好局面!不能再回到以前的老路上去!”掷地有声的四川话让他无法忘怀。想当年老人家他力排众异把我扶上了马,其用心良苦,别人不知,自己可是心知肚明啊!


这些年自己兢兢业业,如履薄冰地支持着这个国家,谨慎地坚持着老人的路线,对外韬光养晦,对内加快进行经济改革,这样才使中国保持了每年7%的高速增长,如此巨大国家有那么多无法解决的问题,只有连续的高增长才能将这些问题掩盖在光环下,而不发作起来。一旦决定投入战争,别说是增长,大规模的经济衰退恐怕要动摇整个国家的根基,这对党和政权的考验恐怕要比红军长征时的困境更加严重啊!所以,自己才一直隐忍不发,对外全力寻求最大限度的和平环境,在自己任内没有对外进行过一次战争,连边境冲突的规模也被极力限制在最小的范围。炸使馆-忍了,撞飞机-忍了,人权报告-忍了,支持台湾-忍了,连台湾一直折腾的“独立”,只要没有危及到“一国”的名分-也忍了,自己并不是不知道全国人私下说我软弱的骂名,可自己的良苦用心又有谁知道呢?想到这里汪圣中心里不觉闪过一丝悲哀。


自从上世纪末以来,两岸的关系就逐步紧张起来,而04年台湾程千扁连任以后,这种趋势愈演愈烈,而军队和舆论也逐步转向支持以武力收回台湾,数名高级将领多次打报告给军委要求立即采取坚决的行动来维护统一。上世纪发生的几场局部战争也确实让他和军队将领都认识到新技术革命给军事理论和战争模式带来的巨大冲击,使更换部队陈旧装备,改革军队臃肿的体制变得更加急迫起来。而且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中央都要求军队要忍耐,装备一直没有大的改进,也确实是把军队拖穷了。现在,国家也有些家底了,军队的日子也不能总是紧巴巴的吧!形势逼迫得他指示军队要做好武力维护统一的准备,给军队的拨款大幅度上扬了,毕竟军队是自己的命根子。与此同时,对军队的改组也大刀阔斧地展开了。不过他未曾想到的是,顾京德也乘机将不少自己的手下安插进了军队的要职,而且他一贯坚持的强硬立场使军队中的少壮派都一边倒地投向了他的阵营,这多少让汪圣中有些意外和懊恼。


今年的形势更糟糕,程千扁虽然下台了,但仍是民进党赢得了大选,种种迹象显示程千扁仍以民进党主席的身份,“隐性”地操纵着台湾的政局,台湾的离心倾向也空前的强大。前日,在顾京德和不少高级将领的支持下,军委也秘密通过了一旦台湾宣布独立,就立即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的决议。自己虽然不是完全同意这种做法,但遗臭万年的名声那可是不能背的,结果是与会者一致通过了决议。又是一致通过!汪圣中流露出嘲讽的表情,中国开会就是这样啊!


这时,秘书轻轻敲了一下卧室的门。“主席!我向您汇报一下奥运会开幕式筹备的情况!”


汪圣中皱起了眉头,在思考的时候他很不愿意有人打断自己,心里有些窝火地想“就这样的破事也来找我!就是让中国全部包揽了奖牌,又有什么实际作用吗?”


他很不耐烦得摆了摆手,压下自己的不快,“我不管这些,开幕式让顾京德自己去吧!他是国家主席嘛!以后关于奥运会的事情就不要来找我汇报了!”


秘书诺诺的退了出去。


汪圣中继续翻阅着手上的材料,眉头皱得更紧了。材料右上角醒目的印着“绝密”的字样,内容竟然是3天前台湾民进党中央委员的会议纪要,程千扁要求改换国号的话语被红笔刺眼地反复勾勒过。


昨天,收到这份情报之后,军委委员们召开了紧急会议,会议讨论的结果是要求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按照预定动员方案进行战争准备,以防万一。


“看来,真的是要开打了啊!”汪圣中苦恼地摇了摇头。


这时,刚刚离开的秘书象阵风似的闯了进来,连门都没来得及敲。汪圣中的怒火再也无法抑制,一把将材料摔在茶几上,茶杯茶水洒了一地。秘书惶恐地一边收拾着一片狼籍的茶几,一边近乎耳语的声音告诉了汪圣中一个消息。


汪圣中顿时愣住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有气无力地对秘书说,“快!打电话给所有委员,开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