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公元前221年,齐王建面对秦国大军选择不战而降,至此中国结束了春秋战国时期,走向了第一个大统一的中央集权王朝——秦朝,此后中国虽有改朝换代的混战,但最终往往都是大统一收场。

相对的欧洲就“惨”很多了,476年9月4日西罗马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被奥多亚克威迫退位,欧洲地区彻底进入日耳曼诸国时期。在此之后欧洲再无大统一的帝国出现。

直到今天的欧盟出现,欧洲才又有了大统一的“曙光”。至于为何中国很容易大一统,而欧洲则不行?站在中国的角度来看,我们首先感谢秦始皇,始皇虽然在治国上过于“残暴”,致使自己的帝国二世而亡。

但是它的有些政策可谓是“功过千秋”,其中“同书文字”是中国能够长期大一统的“头号功臣”。中国人虽然各地“方言”众多,但由于文字相同,就算是处在王朝交替的分裂阶段,人跟人的文化交流丝毫没有被斩断,互相认同自己是一种人。

而西罗马帝国之后的欧洲,在文字上跟我们春秋战争时期相似“言语异声、文字异形”,即不但各个地区的人说着不同话,文字也是基本完全不一样。

如此一来的直接结果即为“随着时间的推移,法文、德国、英文、意大利文等文字的差别越来越大以及日益区别固化”,成为相互之间有明显“隔阂”的文字体系。

而文字从中国历史的发展经验来看,又是文化认同传承最重要的纽带,因而日耳曼诸国在文化上的差异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德意志、法兰西、不列颠等区别明显的文化体,在文化上欧洲已经完全分裂。

后来的基督教试图通过宗教的力量,将欧洲再次“统一”,但是从实际操作的历史结果来看,效果是非常不理想,教皇时常加冕“罗马皇帝”,但是没有一个实权地方文化体完全响应,被加冕者依旧只能统治自己既有的领土。

若说文字是中国时常大统一的核心,那秦朝结束分封制,建立中国集权的行政制度是基本要义。吸取周天子分封之后,造成中国数百年之久的诸侯混战。

秦朝建立之后的首要事情就是逐步摒弃分封制,建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集权关系制,人民和土地与地方统治者的关系完全被割裂,人民不需效忠“领主”,而直接对皇帝负责。

地方统治者也不再是“土皇帝”,而是皇家的“官员”,他们的职权是负责帮助皇家管理地方,对地方没有任何“拥有权”。如此一来天下只剩一个“封建主”就是皇帝,所以中国一旦动乱,乱世豪强的终极目标都是皇家轮流坐。

而欧洲在进入近代民族国家之前,都是执行的分封制度 ,这个制度之下,跟春秋战国时的中国一样,只会出现号令诸侯的霸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霸主往往轮流坐,法国、英国、德国、奥地利、波兰都曾荣登“宝座”。

所以近代欧洲在二战结束前,都是在不停的打仗,难有几百年的消停日子,而中国在大一统下,几百年的和平是常有。(一家之言,若有不妥望评论区指正)

原文链接:http://www.yuanzaiyu.com/world-history/121.html

配图来源网络,没发现版权申明,版权人若觉不妥,联系我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