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灵法师的仆人(历史的尘埃)》(作者:知秋)

FSRITM 收藏 3 1193
导读:《死灵法师的仆人(历史的尘埃)》(作者:知秋)

第四篇 混乱 第四章 不只是家园


路程是计算得很精确的。当这两匹科多兽开始口吐白沫的时候,阿萨就看到了前面等候着他们的队伍。


看样子这段时间里欧福派遣来了援军。十多只狼人和食人魔,十多支那种大型弩炮在路肯的指挥下摆成了阵势。


雷鸟一般不愿意飞出山脉深处,只有十几只大雕勉强追了上来,但是在巨大弩箭的威力下也只丢了几具尸体就逃跑了。


接到了要接的人和东西,兽人们尽快地离开了。科多兽只剩下了四只,有两只已经累了个半死,所以那些辛苦带来的弩炮也只有扔了一大半在了那里。这里毕竟是桑得菲斯山脉的范围,能够尽快离开还是尽快离开的好。科多兽搭载着矿石和比蒙的指甲,狼人和食人魔在旁边小跑着。对于他们异于人类的体力来说这离开桑得菲斯山的几十里并不是算什么。在蜂蜜水和食物的帮助下阿萨的体力迅速地恢复着,现在已经基本能够行动自如了。但是毕竟还不能和狼人一样跑起来,所以就只有他一个人坐在科多兽上。


路肯指挥好了队伍,跳上了科多兽在阿萨的旁边坐下。他全身大多数地方的毛都已经因为烧焦而掉了,尾巴也不见了。看起来感觉很怪异,好象一只掉光了毛的狗和人的混合体。他低声说:“对不起。是我决定把你丢在那里。”


“有什么对不起的。”阿萨淡淡一笑。“你连矿石都不拿走。说明把我放下也是不得已。”


“其实当时其他所有人都反对。我反复地说你的伤势已经受不得颠簸,而且向他们保证一定能把你救出去,他们这才同意了。”


阿萨微微点头说:“我相信你的决定必然有你的理由。而且就我本人来说,我也认为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两只刚出生的比蒙,塞德洛斯看到一定会非常高兴。”


“如果能够成功驯养,那将是欧福无比的战斗力。”路肯一双小小的眼睛里有惊人的光彩射出。


阿萨也微微点了点头。这段时间里他对这种庞然巨怪的能力有充分的体会。而欧福对于武装兽人和野兽的经验是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一只食人魔穿上特制的重盔甲拿上武器后的战斗力是赤手空拳的十倍,借此可以想象得出两只武装起来的比蒙在战场上将是如何的力量。而且对于这种珍贵的战斗力,塞德洛斯必然不会吝啬材料给它们加上两具有魔法抵抗力的铠甲。两只那样的怪物几乎可以荡平一只不小的军队。


“矿石是不怕丢失的,而你看情况大概也可以撑一段时间。但是那两只刚出生的比蒙就不行了,如果留下它们几天就必死无疑,所以我们只能尽快带着它们离开那里,用蜂蜜汁和嚼碎了的肉喂给他们并尽快送到欧福去。于是只有让你和矿石一起在那里等上几天了,那个山洞里那两只比蒙巨兽的气息还在,其他野兽是绝不敢靠近的。”


“我说了,我不在乎。不用对我解释。你的选择是正确的。”阿萨看着这只没毛的狼人一笑。“倒是你,居然在那种情况之下能够判断出那两只比蒙刚刚生了幼崽,还在风起之前找到巢穴,实在不简单。”


“其实也没什么。毕竟两只比蒙同时出现的情况实在奇怪。而很多独居动物只有在交配和生产的时候才待在一起。而那第二只比蒙出现得又那么突然,自然说明巢穴并不远。”路肯长长地吸了一口气,露出獠牙。“而且当我第一眼看到比蒙那样的怪物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它能够像双足飞龙一样被驯化,那对欧福的帮助…..”


“任何时候都站在欧福的角度着想,看来塞德洛斯真的没有看错你。”阿萨点了点头。塞德洛斯在把这队人交给他的时候特别提到过这个狼人。虽然只是提了一下而已,但是值得塞德洛斯提的绝不会是蛮力和勇猛,而是智慧和判断。


“因为那是我们城市。”路肯淡淡回答,有点苦涩地一笑。“因为那两只小比蒙的关系,克洛林也不得不被我们抛弃在了那里。”


“那么他…..”阿萨这才想起,还有一个和他一样重伤昏迷的食人魔。


“连尸首都没找到。”路肯的狼脸和声音透着古怪的悲伤,缓缓说。“他太重了。我们无法把他和你一样在起风之前送进比蒙巢穴,只能够在山崖边找个缝隙藏起来,只希望他的运气能够好一点。但是这次阿尔金带人回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没看见。”


阿萨默然。辛苦将他带到了谷口,但是却没能真的把他带出来。他有些迟疑地问:“为了两只小比蒙而放弃他,维尔也没有意见么?”


克洛林和维尔是进入桑得菲斯山脉的四个食人魔中交情最好,也是一起战斗到最后的两个。同种族间的兽人的感情通常远比人类更牢固。


“没有。情势所逼。他也知道,克洛林对欧福的作用绝不会有那两只比蒙大。”


阿萨叹了口气。他这才能够体会到刚才路肯口中那‘我们的城市’的真正含义。他说:“你刚才说他们不同意把我丢下。难道他们认为我的作用会大过一只比蒙么?”


“你是塞德洛斯城主的朋友。他既然让你带领我们,他们就绝不能让你死。”路肯淡淡回答,又露出个古怪的笑容。“不过就我来说,权衡利害之下,我还是觉得你没有一只比蒙重要。”


因为阿萨的身份实在是事关重大,所以塞德洛斯并没有对兽人们说明这个将带领他们出生入死的人到底是谁,只用了一个‘朋友’就解释了所有的原因。但是在这些兽人的眼中,这个解释也足够了。


阿萨再叹了口气。他不知道对这些兽人应该是感激还是感慨。


路肯盯着阿萨一双狼眼却闪着人类才有的光芒。他似乎有点迟疑,轻声问阿萨:“我可以问一个问题么?”


阿萨点头。“什么问题,你说吧。”


路肯仔细看着阿萨那张平凡无奇,放在人群中就可以隐去的脸,缓缓地问:“你为什么要一直带着面具呢。”


阿萨眨了眨那双看起来也平凡无奇的眼睛,把两道刀一样的闪光关在了里面。他脸上的表情是很亲切地微微一笑。“你怎么知道我带着个面具呢”


虽然阿萨自己看不见,但是他可以肯定这个表情必定很完美,一丁点敌意和不妥也不会让狼人看出来。这是山德鲁亲手制作的魔法面具。只凭必须会使用死灵魔法的人才能够灵活使用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这东西有多奇妙了。按山德鲁对人体的了解,任何表情的肌肉变化都可以从这张面具上表现得天衣无缝。死灵魔法处理过的人皮和肌肉不只透气,甚至可以出汗,自动和周围皮肤的颜色配合。阿萨看过山德鲁戴上这样的面具,至少他就无论如何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一下被触碰到了这个心中最敏感的话题,阿萨反射性地有了点提防和戒备。不过幸好,科多兽笨重的脚步声还有路肯很底的声音,阿尔金和其他专心小跑着的狼人并没有扭头过来,看来应该听不见他们的谈话。


路肯说:“因为你身上的气味总是脸上的稍微淡一点。好象一个用布蒙着脸的人的感觉。还有在你虚弱昏倒的时候我察觉到你脸上有点很轻微的和身体不协调的魔法气味。所以我认为你应该是戴上了一个制作得很奇怪的魔法面具。”


阿萨没有回答,而是看了路肯一会,突然说::“我记得你使用了我掉下的那个魔法卷轴。”


“是。”路肯点头。


“魔法卷轴不是谁都可以使用的。魔法师也好再低级的学徒也好,至少也得要懂略微得点魔法技巧的人。”阿萨的眼光也一直落在狼人的脸上。“我从来没想到一个兽人居然可以使用魔法卷轴。”


路肯没有说话。


“而且烈火威弹的卷轴是所有魔法卷轴里面最危险的。听说曾经有过把魔法师整个人都烤熟的先例,但是你使用之后只是把你全身的毛烧掉,这应该不会只是运气。制作这种高档卷轴没有人敢粗心大意,所以不大可能会有威力不足的劣等货色。”


路肯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最关键的是我没听说过有能够闻到魔法气味的狼人。塞德洛斯想必也不知道,否则他应该会先告诉我一声。说队伍里有个对魔法也很有些理解的狼人。”阿萨眼光里的戒备已经展露无遗。他一直以为队伍中的都是些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兽人,所以才敢在桑得菲斯山中肆无忌惮地使用死灵魔法。虽然他们离开欧福的时候自己的通缉令还没在这个相对来说很独立的城市中散播开来,但是这个兽人说不定也能够辨认出自己所使用的魔法,那么等他以后知道了通缉令就很容易可以联想出自己是谁。


一个身份看来似乎有点古怪,而且很明显已经知道得太多的狼人,大可以在这里先杀了。阿萨聚了聚魔法力,手情不自禁地往背后挪了挪。即便是现在动手还没把握,但是回欧福的路还有半个多月,有的是时间。


默然了半晌,路肯撇撇嘴,这让他的脸看起来向一只被人打了一棍子的狗一般沮丧。他点点头说:“对。其实我是懂点魔法的,而且这件事我没告诉任何人。这是因为我和其他同胞们不一样,我…..是被一个人类炼金术士养大的。”


阿萨恍然点点头。“难怪你的话能够说得这么流畅。”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的部落就被埃拉西亚的军队剿灭了。我在战乱中被打晕,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和一个老炼金术士在一起。听他自己说当时他花高价从埃拉西亚的军队中把我买来是因为一个炼金术的实验需要一只幼年兽人的脑和心脏,不过后来实验的其他材料一直没找齐,我也就活了下来。炼金术士原本把我当作一只可以看门的狗来饲养,不过后来他发现我居然学会了他说话,他很惊喜,就把我当作了他的半个徒弟和半个助手。要知道,能够有一个兽人的助手,那在整个大陆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主人隐居在一个森林中研究炼金术,平常也不大和人交往,所以和我说话的时候很多,我就跟着他也顺便学了些魔法之类的东西。我是在魔法物品中长大的,所以我才能够从你脸上发现那张面具。”


阿萨点点头,山德鲁大概在制作面具的时候确实应该没考虑过要去瞒过一只狼人的鼻子。他问:“那你后来怎么到欧福来了呢。”


“两年多以前,有人告发我主人专研巫术。教会和军队的人来,一看到我,立刻就认定我这个邪恶的兽人就是巫术的证据。我主人被当场杀了,我在慌乱中使用了一只他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只劣质的传送卷轴。我的运气很好,没有被传送进地底岩石里,而是埃拉西亚边境的一处森林上的千米高空,摔下来断了一只腿。我尝试着悄悄和一些人类接触,但是无论我怎样小心和努力,最后的结果都是军队的追杀。我这才知道自己在人类社会里只有死路一条,所以拼命地朝蛮荒高地里逃跑。但是那里也有人类军队在剿灭兽人。也不知在逃亡中度过了多久,就在我以为自己几乎要发疯的时候,我终于遇到了被塞德洛斯城主收留起来的同类。”路肯嘘了口气,即便是狼人那奇怪的腔调听得出其中包含着的莫大感慨。“真的没有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同类的一天,我当时差点崩溃。”


“后来我就跟随着塞德洛斯城主建设欧福。他真的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让一直被追杀,被围剿,像丧家之犬一样的兽人们自己独立,能够拥有自己的国家,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你身为一个人类是不会了解的。而欧福对我们来说,那已经不再是一个国家或者是家园什么可以概括的了。”这个言谈措辞和人类无异的狼人虽然腔调依然是那样怪声怪气,但是声音中的满是坚毅和感情却依然可以感觉得一清二楚。“那是我们的全部。”


“我不敢把我会魔法和之前的经历告诉同类和塞德洛斯城主,只是告诉他们我以前的那个部落被剿灭了。我不想让他们把我当作一个异类。”路肯苦笑了一下。“不过看来不告诉也不行了。”


“看来应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阿萨微微点头,看着路肯喃喃说。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