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之水不能救中国


--------------------------------------------------------------------------------------------------


2006年4月,十几天的强沙尘暴把北京刮得昏天黑地,人们搞不清楚这沙尘暴是进口的还是国产的。


有专家说,沙尘暴来自境外,即使中国的生态环境得到改善,未来沙尘暴也是不可避免的;有专家认为,引起今年沙尘暴强度大、频率高的原因是中国北方今年气候变暖、降水偏少等等,可见沙尘暴是国产的。


也有人认为是大风刮起了奥运会场馆工地上的尘土引起的,所以北京市副市长在检查工作时才大发雷霆。


在沙尘暴期间,人的心情特别烦躁。浑浑噩噩的北京在期待着一个救星。最好有个一劳永逸的工程能够解决沙尘暴问题。最好有个一揽子的计划能解决中国的生态环境问题?


大西线调水工程!用西藏之水救中国!用西藏之水救北京!有了西藏之水,就不会再有沙尘暴!


一本名为《西藏之水救中国》的新书在中南海传播,据说这本名为《西藏之水救中国》的新书让胡锦涛拍案叫好。


朔天运河计划


其实西藏之水北调工程,也叫大西线引水工程并不是什么新主意。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人民日报就登载了郭开先生的“朔天运河计划”,被海内外媒体吵得热火朝天,被称为是“再造一个中国”的计划。


接着中国科学院院士何祚庥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将南水北调大西线方案作为正式提案上交,称此方案为关系中华民族未来命运的提案,可以新增加20亿亩农田,可以一劳永逸地从根本上解决我国的农业问题,还可为一亿六千万人提供就业位置。




·打工不如开个小店 ·诱人项目狂赚千万

·白手起家不再是梦 ·21岁少女创业狂赚



据国内媒体报导,邓小平、杨尚昆、李鹏、邹家华、王首道、叶飞、程思远等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先后为南水北调大西线“朔天运河”方案题过词。69家国家级研究设计院、科研机构参与了研究,一大批专家学者教授、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港台及外籍人士都积极支持,上千名司局级、部级、副总理级以上干部,几百名将军一再呼吁上大西线工程,国内外几百家报刊媒体发表了上万篇文章热情赞誉“朔天运河”计划。


1998年5月24日,江泽民亲自对南水北调大西线计划作出批示∶“解决北方缺水问题,已有若干方案,现又接子健同志来信并所附的人民日报内部参阅第十二期(总第404期)上郭开写的《关于大西线调水工程》一文。南水北调的方案,乃国家百年大计,必须从长计议,全面考虑,科学比选,周密计划。”


江泽民的这一指示一出台,水利部就发出通知要求全国水利系统认真学习贯彻。在政治家、科学家、政府机关和媒体的共同运作下,“朔天运河”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现代“强国”梦。


为了保证南水北调工程的顺利进行,水利部建议暂时押后对大西线调水工程的讨论,而是先集中资金建设南水北调的东、中、西三峡 工程。


“西藏之水救中国”出台背景


2006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政协大会时,有代表又提出来大西线调水工程,他们提出南水北调工程从长江向北方调水,而到2020年,长江流域也将成为缺水户,不能解决问题。《西藏之水救中国》这本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版的。如今这个计划上又多了胡锦涛的叫好。


但是西藏之水无法救中国,理由如下∶


第一∶大西线引水工程的倡导者郭开使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的五万分之一的地图,大西线调水工程的主要水源在中国境内。但是郭开并不知道这一地区在“麦克马洪线”以南,实际为印度控制区。


第二∶就是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出版的地图,雅鲁藏布江的平均年径流量为1654亿立方米,如何能够满足北调2100亿立方米的要求?扣除印度实际控制区的径流量,所剩的水资源只能满足西藏的发展需求。


第三∶就是把调水范围扩大到西南诸河流域(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流域),平均年径流量为5853亿立方米(包括印度实际控制区内的水资源),北调2100亿立方米,占当地水资源的36%。


扣除印度实际控制区的径流量,平均年径流量为4800亿立方米,北调2100亿立方米,占当地水资源的44%。这里考虑的只是年平均径流量,但中国降水特点是年际、季节变化大,必须考虑最不利情况下的年、季、月、旬的径流量,在枯水年间,该地区根本没有能力调出2100亿立方米水。


第四∶国际法所不允许。关于雅鲁藏布江、怒江、澜沧江等国际河流的利用,虽然亚洲国家之间没有协议,但是根据1997年第51届联合国大会表决通过了《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规定上游的任何开发利用不能对下游国家造成重大损害。因此中国不可能违反联合国《国际水道非航行使用法公约 》,实质性地减少流入下游国家的流量。


第五∶西藏调出2100亿立方米水,西藏生态环境将发生本质变化,将成为干旱地区,这不符合西藏人民的利益。


西南诸河流域调出2100亿立方米水,该地区生态环境也将发生巨大变化。调入区的生态环境也无法承受如此大的水量的增加。从国际和国内经验来看,水加沙漠并不等于良田。


第六∶大规模的跨区域调水工程不符合可持续发展原则。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最基本原则是充分利用当地的资源。


第七∶美国、原苏联曾有过更宏大的跨区域调水工程,但是它们相续放弃了这样的发展模式。


第八∶大西线引水工程的出发点——“中国是世界上最缺水的十三个国家之一”和对自然的评价——“老天爷的厚此薄彼”是错误的。中国人均水资源占有量和德国相仿,按照国际上通用的评价标准:


——稀水 (Water scarce)∶低于1000立方米/人


——缺水 (Water stressed)∶1000-2000立方米/人


——富水(Water wealthy)∶超出2000立方米/人


中国处于富水国家之列,但是在富水国家中处于低水平。


作者 德国多特蒙得大学水利专家 王维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