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成色

这是个令人不能释怀的故事。一个女孩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一个是银器作坊主的儿子,一个是银器作坊的清洁工。作坊主的儿子风流倜傥,却掩不住一份俗气,他动辄对女孩说:“宝贝,嫁给我吧,我会拿金子筑间屋,让你住在里面——全世界的女人都会忌妒你的。清洁工十分清贫,却拥有一份难得的柔情,他悄悄跟女孩说:我总是情不自禁地留意你走过的地方,我以为那里也许立刻就能开出世上最美的花来,姑娘,别让你的无名指走远,因为不久就会有一枚金戒指找它。


女孩觉得自己真是春光占尽。她想,如果真能得到一间金屋,“俗气”就变成微不足道的缺点;如果天天都能听到诗一般的礼赞,草戒指也不会显得寒酸!女孩于是在心里暗暗打了个赌:金屋与金戒指,她把心奉献给先到者。


允诺金屋的人一天比一天殷勤,他常手捧一些金灿灿的东西跟女孩夸耀它们的成色,他说:如果你愿意,这就是你的屋子的房檐、门楣和窗棂;允诺金戒指的人一天比一天勤快,他一帚一帚仔仔细细地打扫着偌大的银器作坊,吹着口哨清理着那些恼人的尘土。


月缺月又圆,花谢花又开。终于,女孩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收到了决定命运的礼物——一枚漂亮的金戒指。


女孩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要知道,这是清洁工忙活一辈子都不可能挣到的呀!这时候,捧着金戒指的年轻人笑了,他说:感谢作坊里那些珍贵的尘土,它们用上百万微尘掩藏起加工金器时落下来的金粉——我每天要做的,就是把尘土背回家去,再认真地淘拣出那百万分之一……


我在这个美丽故事的结尾处感叹:在相爱的日子里,我们是该为庸常的婚姻垒筑乌有的金屋,还是该为纯粹的爱情排沙拣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