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大和族与古代日本11

《东亚古代民族与文明通史》大和族与古代日本11

室町时代

室町时代(むろまちじだい 1336年-1573年),是日本史中世时代的一个划分,名称源自于幕府设在京都的室町。足利尊氏(あしかがたかうじ)对应后醍醐天皇(ごだいごてんのう)的南朝建立了北朝,于1336年建立室町幕府。两个朝廷对立的南北朝时代一直持续到公元1392年,最后被北朝统一。以应仁之乱(応仁の乱)为契机日本进入了战国时代。虽然战乱持续但内外通商繁盛,农业、工业技术也有所提高。同时此时由于许多诸侯由于相互征战而灭,手下的武士流离失所,最后纷纷出海成为倭寇,袭击朝鲜和中国。室町时代,大约相当于中国的明朝。

1、室町开端

(1)建武新政

镰仓幕府灭亡(时为公元1333年5月)[1] 的次月,后醍醐天皇返回京都,重掌朝政,改元“建武”,并开始一系列新政,史称“建武中兴”。后醍醐天皇对宋学有研究,他赞成宋学“正君臣父子”室町时代的名分思想,同时对平安时代的延喜(901-922)、天历(947-956)年间的天下一统的政治颇为向往。为重现天皇一统天下的政局,他在重新执政后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曾宣布过以下“新政”:

1、制订了《所领个别安堵法》,以挽救“士卒民庶”的贫困,安定社会人心。宣布新“德政令”,以图恢复原土地所有者的权利。

2、任命了新国司和新守护,企图恢复平安时期的知行国制,给权门世家以支配知行国的特权。

3、 对幕府的有功之士进行奖赏。

4、 整治国家机构,天皇实行亲政。中央只设置直属于天皇的记录所(负责行政)、 杂诉决断所(负责诉讼)、武者所(负责京都治安)、洼所(侍所)。

“建武新政”只不过是后醍醐天皇的理想,由于他忽略了一个客观事实,即时代已与延喜、天历时期不同了,而其主要的不同点在于独立且实力颇强的武力的存在。所以最终导致失败是必然的。在具体执政过程中,朝廷重公卿轻武士以及政令多变、决策错误百出等等,导致了社会的混乱、公卿与武士之间矛盾的激化。

(2)重建体制

随着公卿与武士之间矛盾的加深,从镰仓幕府倒戈的足利尊氏利用社会混乱和矛盾,决意重建武士政治体制。足利氏原是上野国豪族,而且更是镰仓幕府将军源赖朝同族。对此,后醍醐天皇命尊良亲王、新田义贞以及陆奥地区的北畠显家围歼足利尊氏,最后尊氏军击败朝廷军。1335年,尊氏利用前往东国平定兵乱的机会,在镰仓竖起叛旗。1336年1月攻入京都,3月,退出京都进军九州。

在九州恢复元气的足利尊氏、足利直义兄弟率军从海陆两路东上。朝廷乃命新田义贞和楠木正成迎战于兵库。1336年5月26日,尊氏、直义军与新田、楠木军在兵库凑川决战,新田、楠木军大败。足利尊氏再次攻入京都,后醍醐天皇逃入比睿山,尊氏拥立光严之弟丰仁亲王为光明天皇,并派直义围攻比睿山。在内无粮草外无救兵的情况下,后醍醐天皇回到京都,遂为尊氏所幽禁。尊氏控制京都以后,自任征夷大将军,开幕府于室町,并公布《建武式目》十七条作为施政纲领。同年12月,后醍醐天皇得北畠亲房救助逃至吉野山,并宣布重开朝政。自此京都光明天皇的朝廷称“北朝”,吉野后醍醐天皇的朝廷称“南朝”。五十七年间,日本南北两朝对峙,进入内乱时期。

2、幕府统治

(1)统一南北朝

以1336年11月7日公布的《建武式目》为标志,拉开了足利幕府的统治序幕。

《建武式目》是当时调整道德行为的一种规范,它的很多条款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各阶层人民的要求,为足利氏能够最终击败南朝奠定了基础。

幕府成立后,曾先后压制南朝势力,平定接踵而来的“土岐氏之乱”(1391年)与“明德之乱”(1391年12月)。但幕府内部就如何对待皇室、贵族等政策方面发生分歧。足利直义与幕府执事高师直之间的矛盾与斗争越演越烈,以至1350年2月足利直义背叛北朝,投奔南朝。1351年1月,直义率南朝军大败北朝军。2月足利尊氏与直义兄弟和好。不久又因关于南北统一的主张不同,兄弟再次反目。1352年2月,尊氏在镰仓杀死了直义。1358年4月,足利尊氏病故,同年12月,足利义诠任幕府第二代将军。1367年11月,足利义满就任第三代将军。而日本真正得以树立稍微安定的政权,是在1392年足利义满统一南北朝之后。

义满执政后,对社寺势力进行抑制,尤其是对实力较强的守护,不失时机地给予打击。1390年削弱大守护土岐氏势力,1391年镇压了山名氏势力,1399年平定了拥六国守护之职的大内氏势力等。在此期间,义满促进了南北的统一。

(2)军统政务

室町幕府在行政方面由将军综理一切政务。其下设“管领”,以辅佐将军,一般由足利氏一族的斯波、细川、畠山三氏轮流担任,谓之“三管领”。管领之下有侍所、问注所,政所等机构,而以侍所最为重要。侍所的首长称“所司”,由山名、一色、京极、赤松四氏担任,谓之“四职”,负责御家人的统治与行政诉讼。“问注所”的首长称“执事”,此机构除保管幕府的记录、文件外,也负责文书的误谬、伪证以及证件遗失等诉讼的审理工作,执事由三善氏子孙世袭。政所首长也称“ 执事”,此机构与镰仓幕府的政所有所区别,它只主持幕府财政,审理有关买卖、借贷、质押等方面问题。最初执事一职由二阶堂氏担任,后来则由伊势氏世袭。虽有“执事代”辅佐,但伊势氏却又别置“政所代”,使之负责实务,由蜷川氏世袭这一职位。此外又与前代一样设有“平定众”、“引 付众”。

(3)地方管制

地方上,在镰仓方面设有“关东御所”,其下有“关东管领”。关东御所原由尊氏长子义诠负责,后来改有次子基氏及其子孙世袭。除守护由将军任免外,其它关东方面的事物均委诸“关东管领”。关东御所下设有“关东管领”、“评定众”、“引付方”、“政所”、“问注所”、“侍所”等,几乎与幕府相同。在九州设有“ 九州探题”,东北地方设有“奥州探题”和“羽州探题”。

与镰仓幕府一样,在诸国置“守护”和“地头”,惟其性质两者有异。镰仓幕府的守护与地头都是幕府将军的御家人,两者之间形成主从关系。室町时代守护大多由足利氏同族和有力家臣担任。他们一方面拥有裁判诉讼、处理无主田地、征收税款、催促兵役的权利,同时不断侵吞庄园,将领国的国人变成自己的家臣团,逐渐发展为守护领国的守护大名。

在财政方面,由于室町幕府对守护、地头的统治并不彻底,所以其经济主要来源于分散各地的约二百余处的直辖地“御料所”,由将军近臣“近习”、“奉公众”以 “代官”身份负责管理,并代征“年贡米”、“年贡钱”,作为将军家的生活费用与“代官”的俸禄。必要时,虽也向诸国守护、地头课税,但他们未必从命。因此不得不在畿内的交通要道设“关所”,征收“关钱”,或在渡口收取“津料”。并且对京都内外的“土仓”(当铺)与“酒屋”(酒坊)课征“仓役”、“酒屋役 ”。还经各地守护、地头向“公田”征收“段钱”,向“在家”之民征收“栋别钱”。如临时有事而经费不足时,也向“有德人”(富豪)告贷。所以室町幕府的财政自始至终很不稳定。为了解决经济拮据问题,与明朝进行“勘合贸易”,也逐渐成为幕府的重要财源。

(4)此起彼伏的“一揆”

在长期的动乱中,广大的下层农民受害最深,因此在室町时代,农民反抗官府和统治者的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种斗争称为“一揆”。它又可分为土一揆和国一揆。最重要的一揆是自1428年开始的“德政一揆”。这一年的9月18日,近江国醍醐乡的农民起义,以德政为口号,得到了广泛响应。当时“天下土民蜂起,号德政令,破却酒屋土仓。寺院等、杂物等(恣)盗取之。借钱等悉破之。管领成败之。凡亡国之基不可过之。日本开(白)国以来土民蜂起是初也。”

1441年8月,德政一揆规模更趋扩大,郊外数万农民包围京都,城内到处是“不交出债务,可放火焚烧”的布告,幕府不得不颁布“德政令”,宣布取消农民一切债务。九月十四日,幕府进一步发布“一国平均德政令”,不论身份贵贱、地位高低,一切债务全部废除。

1485年12月,山城国发生一揆,主要是因为“应仁之乱”后,东军的畠山政长同西军的畠山义就以山城为中心展开了战斗,战场所在地的国人和农民举行声势浩大的集会,强烈要求两军撤出。在这次大规模的反抗斗争中,国人在农民的支持下,实现了自治,维持了八年的统治。

1488年6月,加贺(石川县)的国人、农民以宗教一向宗的教义为组织基础,发生了“一向一揆”,打跨了守护大名,控制该国,实行了将近百年的自治。

以上这种国人和农民团结一致反抗官府的一揆活动,与自治地缘组织的兴起有关,但是,民众政治上的觉醒是一揆不断产生的根本原因。

(5)农村自治体

大名主阶层本是庄园体制中直接控制庄民的最基层剥削者。由于商品经济发展和高利贷剥削等原因,使相当一部分名主无法维持生计,只好出卖名田和名主职。这样,很多旧的大名主就沦落为小名主、自耕农或一般庄民。而新出现的名主占地面积少则一、二反,多则数町,所以他们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名主,他们从旧名主那里继承下来的权利,就是向领主缴纳年贡而已。名主阶层已徒有虚名,名田也名存实亡了。

中世纪以后,劳动力强的租佃农在劳动之余热心开垦庄园内的荒野,这些被开垦的土地虽然仍受着领主约束,但在一定年限内允许免纳年贡和赋役,并允许开垦者自由买卖耕作权,所以,实际上成了农民的私田。这样就出现了一批自耕农。另外,名主阶层的分化,产生了一大批小名主、小百姓,他们也是自耕农的一部分。

为了战乱时的自卫,对付领主额外的要求,同时也为争取、保护自己共同利用的山林与水源,这一时期的农村便逐渐加强团结,形成了自治的农村体制——“惣”。它实质上是庄园制内部成长起来的新的社会体制,既是生产上的协议机构,又是农民社会活动的组织者和指导者。

3、幕府分裂

(1)基本介绍

1467年,围绕将军继承问题,幕府内部形成分裂,细川氏与山名氏两大名的倾轧白热化。以细川胜元为统率的16万东军挟天皇、将军与以山名持丰、大内政弘为首的11万西军在京都展开大战。势均力敌的两支大军经过十一年的持久战,难决雌雄。及至胜元、持丰两氏相继病死,政弘返回周防,双方部队才开始撤去。长期的战争使得当时的京都百疮千孔,荒芜人烟,一些巨刹、邸宅多数为战火所毁。公卿们因为不堪生命之危险与经济之困窘,大多逃离京都,避难于地方。至此幕府权威完全扫地。当时的将军义政无意于政治,不仅在战乱中大兴土木,营造别墅银阁寺,还在戈矛声中饮酒作乐,过着风雅生活。其子义尚继位后,曾想重整幕府威势,却于亲征近江的六角高赖时阵亡。于是幕府之势已是风前之烛,岌岌可危名存实亡了。

在战国时代这个特殊的年代里,守护代、国人以及与之相关的人们皆以实力而成了大名,并且竞相把分国领地纷纷扩大,相继各霸一方,成了战国大名,从而形成了群雄割据的分裂局面,此后的日本更是战火不停。

(2)主要大名

①关东

北条早云(1432-1519)、北条氏康(1515-1571)、佐竹义重(1547-1612)

②北陆

朝仓孝景(1428-1481)、上杉谦信(1530-1578)、朝仓义景(1533-1573)

③甲信

武田信玄(1521-1573)、武田胜赖(1546-1582)

④东海

斋藤道三(1494-1556) 、今川义元(1519-1560)、织田信长(1534-1582)、丰臣秀吉(1536-1598) 、德川家康(1542-1616)

⑤近江

浅井长政(1545-1573)

⑥中国

毛利元就(1497-1571)、大内义隆(1507-1551)

⑦四国

长宗我部元亲(1538-1599)

⑧九州

岛津贵久(1514-1571)、大友宗麟(1530-1587)

为了巩固自己的领国,并能不断扩大领土,战国大名们对各自统领的领国实行有效的治国之策。首先设法安定民生,并以此为前提谋求达到富国强兵的目的,他们都采取了严厉的法治主义。分别制定了各自的分国法、国法、家法、壁书等。制定此种法令的目的在于:(1)使大名的权威具有绝对性;(2)严格管制其家臣团与农民;(3)家臣团的婚姻、继承、通信采用许可制;(4)与“国”外的交通作严格限制;(5)严厉执行维持治安上的刑罚,并使其领国内的民众彻底了解其战时体制下的独裁政治方针。分国法中比较著名的有伊达氏《尘芥集》、武田氏的《信玄家法》、今川氏的《今川假名目录》、北条氏的《早云寺殿二十一条》、大内氏的《大内家壁书》、长宗我部氏的《元亲百条》等等。其次战国大名们还采取安抚农民的措施,如谋求人口增长、整顿税务制、兴修水利、开垦农田等,以安定民心,增加国的收入,增强武力,巩固统治。

4、织丰当权

战乱时代是弱肉强食的时世,在此严酷的情势下首先走上统一全国之路的是织田信长。织田信长诞生于尾张“守护代”之家,自1560年5月,在桶狭间击败今川氏后,以破竹之势兼并四邻各国。

自从鸟铳传到日本以后,织田信长是最早利用这种新式武器,并在战场上数次击败强敌而崭露头角的人物。他一方面从事征战,一方面又为货畅其流实施“乐市”、 “乐座”,并废除庄园,保护新来的基督教。正当信长取得节节胜利、扩大势力的时候,他先后接到京都的天皇和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昭的请求,请他保护皇室和幕府的权势。因此,信长于1568年9月进入京都,挟天皇和将军而号令天下,奠定了统一全国的基础。在控制近畿地区后,信长开始西征。1582年派羽柴秀吉(丰臣秀吉)西攻。受秀吉紧急求援,信长率军前往援助,不料在行军途中被部下明智光秀所害(本能寺之变),年仅49岁。信长一生短暂,却为日本的统一打下了基础。

织田信长的事业由其部将丰臣秀吉所继承。秀吉诞生于尾张国爱知郡中村的“足轻”家,初名木下藤吉郎。投奔织田后逐渐被提拔为部将,以其独特的手腕怀柔地方土豪。因仰慕柴田胜家、丹羽长秀二武将,乃各取二将姓中一字为己姓,称羽柴。在织田信长的统一战争中,建树很多。1569年受信长之命,作为京都守护,长驻京都。信长决定西征后,秀吉率兵前往中国地方,费五年岁月经营播磨、备前、美作、但马、因幡五国。1582年5月西征,攻入备中国,肉搏高松城。毛利氏获秀吉大军来临的消息后,曾遣使谋和,但秀吉不允。后受毛利氏军和小早川氏军围攻,形势十分紧急,遂向信长求援,不料信长遇难。秀吉获此噩耗后严加保密,首先同意毛利氏的议和,并与之缔结和约。之后迅速动身征讨明智光秀,光秀败退,被土民所杀。

之后秀吉被任命为左近卫少将,以织田信长的后继者自居,引起柴田胜家和信长的三子信孝等人的不满,欲与之抗衡。

1583年4月秀吉率军与柴田胜家军决战于近江的贱岳山麓,结果,柴田军大败,柴田胜家自尽,柴田家灭亡,织田信孝也自杀。

秀吉的作为使织田信长的次子织田信雄感到不满,故与德川家康联手反抗秀吉。1584年4月,两军在尾张国长久手发生激战,秀吉军败北。11月,两军又在小牧山地区会战,胜负难分。秀吉分别与信雄和家康和谈,最后达成言和协议,家康乃以其子秀康为人质,“小牧·长久手之役”于是结束。

此后,秀吉采用文武兼用的手段,统一了织田信长诸家臣的势力,确立了领导地位。1585年7月,秀吉任关白,改姓藤原。次年12月,升为太政大臣,天皇赐姓丰臣。1587年平定了九州,实现了除陆奥以外的全国统一。

(1)丰臣秀吉的统治之策

1582年信长死后,其遗业由秀吉来推行。秀吉在上得皇室宠信、下控诸国大名之后,

便开始实行一系列巩固统治的措施:一是强行兵农分离政策,丈量全国土地,将农民系于各自土地上,把农民私藏的刀剑全部征收。1588年发布了《刀狩令》,对人民的行为加以种种限制;二是在1597年施行《太閤检地》政策。通过丈量,使土地所有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同时统一全国度量衡。

除以上各种政策外,秀吉还下令金、银矿归公,并将此金、银投资于海外贸易,曾数次以大量银子购买丝绵。

秀吉于1587年征讨九州的同时,对侵略朝鲜已有具体准备,并欲使博多成为对明贸易的转口港而促其繁荣。同年,发布驱逐传教士令,声称基督教为邪教,应予禁止。但又让外国黑船入港来日交易,这一切乃是秀吉重视海外贸易以积储侵略力量的表现。

丰臣秀吉统一日本后,对外就开始了他的扩张主义政策。早在1585年9月,他就曾经表明欲入侵明朝之意。1587年6月,当秀吉结束九州之役之后,他入侵大陆的构想进一步具体化。秀吉的具体构想是:在占领朝鲜之后,自己渡海至中国,“居留”宁波,然后占领印度;派丰臣秀次占领北京,然后拟在1594年迁都北京。秀吉要当亚洲太上皇的美梦,为了实现霸占亚洲的美梦,他先后对朝鲜发动了两次侵略战争,即1592年的“文禄之役”和1597年的“庆长之役”。遭到中朝联军的沉重打击,损失惨重,最后以失败告终。丰臣秀吉忧郁成疾,最后于1598年8月18日,带着他的扩张主义美梦呜呼而去。

丰臣秀吉在政治舞台上的迅速消逝,并不是他在国内政策的失败,主要在于他对外政策的错误,即妄图侵占朝鲜、占领中国、称霸亚洲,建立丰臣氏的亚洲王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