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一个老兵最后的军礼

yunfan2010 收藏 30 474
导读:[北府原创]一个老兵最后的军礼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地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别在四处漂泊...”当这首熟悉的旋律飘荡在我耳边的时候,我的泪正簌簌而下...我抬头仰望天边的那弯红霞,红霞却不恋旧人,依旧消失在我茫茫的视线中...


“他的家,他的家在哪里?”老兵举目苍穹问繁星...


夜色澜珊,漫步在林荫道边,路灯眨着慵懒的眼,默默的注视着这个刚刚被抛弃的人,那个浪迹天涯的游子,那个无家可归的人...


夜深了,辗转在床上,聆听着宿舍外“吱吱...”的知了声,心情更加沉重,抬头看一眼床前的表,时间恍惚中国去了2个钟头,但是那人却依旧没有丝毫睡意,知了没有抛弃他,依旧对他低头沉吟,他也没有因为知了的叫声而顿感烦闷,因为他知道,这里除了知了,他已经一无所有,除了知了能陪他解闷,谁都不会正眼看他,他是一个罪人,他是个被他深深热爱的某某社说成是“捣乱,别有用心”的人,他,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此时此刻,莫过于此。


一杯苦涩的酒,在这样充满浪漫气息的仲夏之夜,少了几分令人神往的幽梦,少了几分李太白“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的洒脱,少了几分“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的豪迈,更少了“缠绵翡翠”的人生幸事,取而代之的,却是几分沧桑,几分惆怅,几分孤独,几分失落...回顾依稀苍茫的过去,回首早已远去的峥嵘岁月,备感压抑,备感忧伤...


多少次披肩执瑞,多少次临危受命,多少次宏图感言,多少次难酬的壮志,把他刚刚年满22岁的心,镂成了一个沧桑的老人已经丧失生命力的僵死的心,一个等待死神即将来夺命的绝症废人的心。


“请你抱紧我,我的爱人,别来去匆匆,请你抱紧我,就算你不懂,我心里的受伤,心在飘,梦在飞...”他需要这些,他需要安慰,他需要悉心的照料,他更需要理解...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他是个孤家寡人,他是个被遗弃的人,一个兢兢业业为社团工作过,却被说成是“捣乱,别有用心”的人,他是这样一个人。但是,在流言横飞的某某社,这个“废人”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一个老兵唯一还可以举起的右手,一个标准的军礼。


这个军礼,这个废人,这个被流言严重挫伤了的22岁的青年,眼依然炯炯有神,依然注视着远方,依然默默的祈祷,为某某社的前途和命运祈祷。


一个庄重的军礼,一个虔诚的祈祷,一个已经满目疮痍的心,构筑了一个庄严的瞬间,这个瞬间或许会随着时光的流逝,人员的更迭,渐渐的被人们所遗忘,但是那颗受伤的心,那颗等待去呵护,等待去安慰的心,却依旧不会随时光的辗转而裂痕抚平,它,他,只会更加的疼痛,只会鲜血的续流...


站在某某社的高大的大门外,看着出出进进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承受着鄙夷的目光,轻薄的打量...老兵的心在默默的流血,那颗受伤的心非但没有获得短暂的保护,却继续的无助中默默的哭泣,默默的承受流言的持续打击。


但是,老兵,老兵他没有愤愤不平,他唯一选择的,就是在车马如喧的新兵中,双眼含泪,左手捂住伤口,对着某某社(他曾经专门提出过社徽的问题)庄严的社徽,立正,尽一个老兵最后的军礼!




3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