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空军家属特招入伍,此次我不单是一名空勤家属,更是一名军人

军人,祖国安宁的顶梁柱;军属,却是一个个军人家庭的顶梁柱。家中有了军人,家庭就有了不一样的苦乐年华。用爱扛起家,是我们军属的使命。

在我年少的时候,家乡的大街小巷处处传唱着爱国拥军的“红色歌谣”,如果说艺术是一种气质,一种高雅的气质,那么军人是一种品质,一种高贵的品质。军人高唱爱国奉献之歌,书写壮丽的青春诗篇。军旅情怀总是诗,它丰富充实着人生的内涵,它让我的人生增添了许多色彩。

小的时候,我有一个军旅梦,憧憬穿戎装、戴国徽、打金星,帅气威武、英姿飒爽,在火热军营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只要天空有轰隆隆的飞机声,我总会抬头望飞机,欣喜和喜悦地和伙伴们跳跃着、追逐着、嬉笑着,开心地拍着手,注视着飞机,直到其离开视野。

大学毕业后,我投身到与音乐舞蹈艺术教育、文化艺术传媒相关的工作行业里。后来,在亲朋好友的介绍下认识了我的丈夫。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我们之间互相萌生了爱意。因为他是一名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工作性质非常特殊,我们秉承着同样的感情信念:“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那叫耍流氓”,向组织打了恋爱报告。恋爱一年后,在组织的批准下,我们结婚了,我也正式成为一名空勤家属。

空军家属特招入伍,此次我不单是一名空勤家属,更是一名军人

回想恋爱的这一年,他出去执行任务花了半年时间,我们每天除了电话、短信联系问候,并没有太多见面和相处的机会。没有花前月下的陪伴,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更没有那些所谓的礼物、名牌,甚至略去了我人生中所渴望的最普通最简单的“恋爱模样”。

婚后,丈夫和家人们都建议我申请成为特招入伍的空勤家属,这样就不用受两地分居之苦。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和我们未来的家庭建设,我放弃了自己喜爱而且很有发展前景的工作和梦想的城市,离开北京,跟随丈夫去了边远艰苦的驻地。

在国家政策条件允许下,我通过了政审考核并符合政策所定的各项特招条件,2012年6月正式特招入伍成为一名空勤家属。2013年至2014年,我完成了为期一年的空降兵学院特招入伍改训和基层文化培训,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于是,空勤家属及军人的双重身份刻进了我漫长的军旅生活。

这个双重身份并非我所想像的那么容易,从特招入伍到而今,我开始了“蒲公英的宿命”。从2011年我辞去北京的工作赶赴部队驻地生活、工作,7年时间里,经历了三次大搬家、一次单位转隶、一次单位调动。生活上,我由一个“娇娇女”,变成了一个能料理家务、会照顾孩子、搬家经验丰富、独处能力强的“女汉子”。

刚到部队时,由于工作需要,我由一个优雅爱美的音乐教育、电视媒体工作者,变成了每天面对60平米房子,打扫卫生、洗碗做饭、等待丈夫平安落地的家庭主妇和“望天族”。初入军营步入婚姻生活的我,就这样开始了一段必须改变我所有曾经生活模式和工作信条的“煎熬过度期”。

回想曾经的我在自己向往的城市为自己喜欢的事业、理想的人生去奋斗的生活,再看看眼前在闭塞生活环境下“枯燥”“简单”和“孤独”的生活模式,这份孤独寂寞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帮我排解。但是我知道,嫁给飞行员也就选择了这份期盼、无尽的等待。

生活、工作上的一切困难和委屈,最终都成为自我消化和成长的历练史。初涉“空勤家属”这个身份,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承受和处理家里的一切大小事务,解决老公的后顾之忧。从此我的人生字典里少了“依赖”和“指望”,更多的是“责任”和“义务”,性格字典里由原来的“自由”“个性”“自我”,慢慢地消化演变成“规矩”“原则”“忍让”“妥协”。

空军家属特招入伍,此次我不单是一名空勤家属,更是一名军人

入伍后,我成为了原所在部队政治处的一名计生干事。每到春秋两季孕情普查,我就会徒步越过田野、村落,到各连队了解孕情新情况。由于工作性质,我也顺理成章成了单位里的“红娘”,热心帮助战友们解决婚姻大事。

新的工作、新的生活,唯一没变的是对音乐的热爱。每逢单位举办晚会活动,我又变成了单位的“文艺骨干”,负责帮忙排练节目、主持、献上军旅“红歌”。我想也许经历再多的生活和工作变化,都难以磨灭我一颗从小学习和热爱文艺的心。我总是在业余时间,用真心体验感受军旅生活给我带来的“酸、甜、苦、辣”,然后酿成我的原创音乐作品,谱写我的军旅情怀……

2017年5月,由于丈夫工作调整,在新单位我被分配到了通信营自动化站。新的工作环境下,我需要学习新的业务知识和技能,这些跟我大学前坚持的专业和工作几乎完全不同,我所谓的那些“专业特长”都用不上,人生再次面对全新挑战。

我经常在思考,怎样才能找到实际工作和自身特长的最佳结合点。教导员建议我到基层各单位采风,全面了解通信各个业务口。去看看那些在高山上的战友如何坚守岗位,去看看小点的官兵怎样面对孤独?我想用我的所看、所想、所悟,站在一名基层军人、一名空勤家属的定位上,对军旅生活及人文情怀有一份新理解和真实的感悟。

空军家属特招入伍,此次我不单是一名空勤家属,更是一名军人

如今,我感动于把青春抛洒在艰苦的军营里,把亲情、爱情寄托在电话那一头,把思恋深深地埋藏在心里。使命,是那飘扬的五星红旗;誓言,是那有力庄严的军礼。我不单纯是一名军人,更是一名空勤家属,空勤家属的使命是为“祖国的雄鹰”筑造“温馨的港湾”,为这个家、为孩子、为老人,也是为了解决飞行员上天飞行的一切后顾之忧。而作为一名军人,我应该一切服从命令、听从组织安排,为这特殊的双重身份坚守和付出,顺理成章我人生字典里便多了一份“家国情怀”。

在部队的这些年,我最欣喜的爱好和乐趣,就是把我的所思、所想写成词、谱成曲,唱出属于我自己的心声——“爱国军旅歌曲”。我想这些歌曲不仅道出了军人的心声,也流露出空勤家属及军嫂们的真实心声。

我想,等我老了,这也许是给我自己或是给孩子们的礼物吧!让这一年又一年,我在基层部队积累的一首首原创音乐作品和文章酿出我的《军旅情怀》。

作者:翦程 来源:中国空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