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牙>-转载2

衍君 收藏 0 103
导读:<狼牙>-转载2

刘晓飞惊讶地看何小雨,根本不相信何小雨喊他。


"刘晓飞,你过来!"何小雨再招手。


刘晓飞惊喜地跑过来:"你找我!"


"对,哦不!"何小雨一指身边的女生,"她找你!"


"哎呀我没有!"女生转身跑了。


刘晓飞很纳闷:"到底谁找我?"


"给你这个。"何小雨拿出那个纸鹤给他。


刘晓飞眼睛一亮,匆匆打开:"你给我的?"


"自己看吧,我要比赛了。"何小雨诡异地笑笑,转身轻快地跑了。


刘晓飞看着看着满脸失望,把纸条塞兜里摇摇头,看着何小雨跑远的背影和晃动的马尾巴。


"女子3000米,准备!"裁判举起发令枪。


枪声一响,女孩们就冲出去了。何小雨跑在第一集团的第一个,她一向如此。刘晓飞站在场边看


着何小雨白皙的长腿小鹿一样漂亮地弹跳出漂亮的曲线,秀丽的脸渗着细密的汗珠,高喊出


来: "何小雨--加油--"


何小雨看都不看他,只是调整着自己的步伐和节奏。3000米的比赛快结束的时候,她已经甩下去


其余的选手最少半圈,正在准备最后的冲刺。


刘晓飞脸上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他看见何小雨突然腿一软跌倒了。何小雨坚持要站起来却捂着肚


子又跌倒了,后边的选手噼里啪啦踩着尘土过去了。何小雨还捂着肚子没有起来。


场上安静了.刘晓飞第一个反应过来以闪电的速度冲刺过去,他一把拉起何小雨,她却站不起来


软在刘晓飞怀里。血顺着何小雨的大腿流下来,何小雨眉头紧锁捂着肚子呻吟着:"我怎么了,


我怎么了……"


"血!"刘晓飞摸着一手血高喊着,"校医!校医!她受伤了--"


体育老师、女老师和女生们跑过来:"你闪开闪开!"


刘晓飞被女老师推出去,几个女老师和女生抬起何小雨就跑。刘晓飞满手是血高喊着:"她受伤


了,快给她包扎--"


谁搭理他啊?都抬着何小雨赶紧跑出运动场。



何小雨从昏迷当中醒来才发现自己躺在家里。她想翻身坐起来,却被肚子的一阵痛楚阻止了。林


秋叶跑进来笑呵呵地:"醒了啊?没事没事,你别起来!"


何小雨觉得肚子疼自己往下一摸脸色变了:"啊?!妈,我受伤了?!怎么给我包扎起来了?"


"傻丫头,你长大了!"林秋叶笑着在她耳边低语着。


楼道里面,刘晓飞提着一兜子水果犹豫着是不是敲门。想了半天,还是没敢敲把水果放在门前就


要下去。


"哎呀--妈--我不要当女孩了!"何小雨急了,"多难受啊?"


"这是你能决定的?"林秋叶笑着点点她的鼻子,"你好好休息,明天上学的时候就带着这个。要


用的时候去厕所换,记住了!"


何小雨一脸苦恼坐在床上披着长发:"没天理!"


敲门声响,何小雨一激灵:"妈,是不是爸回来了?"她起身下床要去开门,发现下身只穿着内裤


急忙抓住睡裤套上蹬上拖鞋就去开门。


"没听说啊?"林秋叶从厨房走出来。


何小雨激动地打开门:"爸!"


刘晓飞尴尬地站在门口:"何小雨同学。"


何小雨脸一红,低声问:"你来干什么?"


"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刘晓飞抱着水果。


"我没事你回去吧!"何小雨脸通红就要关门。


"谁啊?"林秋叶打开门,"晓飞?来来来,进来!"


刘晓飞尴尬地笑着进来:"阿姨,我来看看小雨。她的伤怎么样了?"


"伤?"林秋叶也纳闷,"小雨你受伤了?"


"妈--"何小雨掉头就进自己房间碰门。


"她比赛的时候流血了,我也不知道伤在哪儿。"刘晓飞着急地对林秋叶说,"林阿姨,您是医生


没给她看看吗?"


林秋叶恍然大悟:"哦!看了看了,她没事了!"


"那就好,阿姨我走了。"刘晓飞笑着把水果放下一溜烟出去了。


"吃了饭再走吧!"林秋叶在后面喊着。


刘晓飞已经没影了,林秋叶苦笑关门,走到女儿房间跟前:"走了,你出来吧。"


何小雨在里面呜呜呜哭:"妈,你没跟他说吧?"


"我跟他说这个干什么啊?"林秋叶推着门,"开门开门。"


"我不开,我自己安静会!"何小雨喊,林秋叶无奈只能继续做饭去了。


何小雨趴在枕头上哭着,却又抬起头拉开窗帘的一角。


刘晓飞站在楼下的花坛上冲着她的窗户抬头看,还跳。他看见何小雨拉开窗帘一角,嘿嘿笑了招


手:"你没事就好,我走了!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太阳,脚踏着祖国的大地……"唱着歌


儿跟个兔子一样跑了。


何小雨一把拉下窗帘,心噗噗跳。她缩在杯子里面脸发烧,被刘晓飞抱过的胳膊现在突然开始麻


酥酥的。奇怪这是什么感觉?从未有过啊?


"坏家伙,从小你就欺负我……"何小雨呜呜呜委屈地哭了,"现在又看我出丑……"



耿辉背好自己的东西:"大队长,我走了。"


何志军苦笑:"别叫我大队长了,侦察大队已经解散了。"


"那也是我的大队长。"耿辉诡异地笑着和他握手,"我先去A集团军侦察大队当副政委了,我在大


队等你。" "好。"何志军点头,"你先熟悉熟悉情况,我去了就可以开展工作!"


耿辉敬礼,转身走了。


何志军坐在床上看着人越来越少的宿舍。雷克明和一中队的副中队长小赵去和北京来的组织部门


谈话了,其余的人大多数也都开拔回原来单位了。A军区侦察大队真的从此成为战史当中不为人


知角落的那么一个自然段甚至就那么一句话了,烟消云散。


雷克明和小赵回来就收拾东西。


"你们也要走了?"何志军问。


"大队长,我们去北京工作了。"小赵很兴奋。


"你们在一起工作?"何志军很纳闷,"你也去文工团啊?"


"不是。"雷克明脸上很平淡,"我没去文工团,总参情报部把我们要走了。车就在楼下,我们马


上走。"


何志军点点头:"那就好好干,别丢咱们狼牙侦察大队的人。"


"是。"两人立正敬礼。


何志军看着他们出去,宿舍又没人了,自己真的成了光杆大队长了。他苦笑,站起身看着外面操


练的防化团战士。没有了参战老兵们的压力,防化团的战士们生龙活虎。连参加过战争的人都没


有了,那场战争的最后一点痕迹也从何志军眼前消失了。



第5节:年轻军人的偶像


真的就消失了吗?何志军心中一阵悲凉,翻身拿起脸盆洗漱用具去水房冲澡。


哗啦啦一盆凉水浇下他清醒很多,看着镜子里面自己健壮却伤痕累累的上身。伤疤是军人的勋


章,每一道伤疤都是一个勋章,一个铁与血的故事。这些故事真的成为了往事,一个月的集训生


活已经让他习惯了和平环境的军营。


他突然猛醒过来--自己虽然下了战场,但是还是军人!


他匆匆擦干净自己,跑回去穿上常服戴上帽子扎起腰带。


他要出操,一个人出操。


只要有他一个人在,侦察大队就没有消失!


这个信念让不年轻的他热血沸腾,他咚咚咚咚跑到操场上。防化团的官兵诧异地看着这个黑脸中


校出来,以极其标准的姿势跑步到一片开阔的位置上。他喘着粗气,不是因为疲惫而是因为激


动,一种难违的激动,从战场上下来他再也没有这样激动。


"中国人民解放军A军区狼牙侦察大队现在开始点名--"他自己高喊,用浑厚的嗓子高喊。


防化团的官兵都停止了训练,看着这个从战场下来的战斗英雄。何志军的名字他们都不陌生,军


报和军区《战歌报》连篇累牍都报道过他和他的那支传奇侦察队的故事。这个被敌人敬畏地称之


为"狼牙"的侦察兵英雄,是他们这些年轻军人的偶像。


"何志军!"他自己喊自己的名字,然后高声喊:"到!"


然后就安静了,大家都看他。


何志军心中的情绪是复杂的。


"大队长,还有我。"一个声音从后面低声传来。


何志军回头,看见了扎着武装带的陈勇。


"你还没走?"何志军很惊讶。


"我今天晚上搭车回夜老虎团。"陈勇说,"看见您出操,我就赶紧过来了。我没迟到吧?"


"没有!"何志军点头,"没有迟到,你是个好兵!"


"是,请大队长指示!"陈勇立正高喊。


"陈勇,你自编的少林军体拳还记得不记得?!"何志军高声问。


"记得!"陈勇高喊。


"给我打一栋!"何志军厉声说。


"是!"陈勇摘下军帽放在一边,走回原位站好姿势。众目睽睽之下他哈地高喊一声起手,腿踢正


面拳扫背面啪地侧倒。随即拳脚如同旋风一般,一个人的杀声也是震天,周围的防化团官兵都是


看得眼花缭乱心中暗自惊叹这帮侦察兵确实不简单。


陈勇在空中一个分腿飞踹倒地后鲤鱼打挺起来又是一个组合拳最后一记弹腿正蹬才慢慢收势。他


额头出着汗,慢慢收好腿归置军姿。


官兵们都看傻了,何志军却有一种悲凉的骄傲。


"是坚守,还是抗议?"


何志军立即向后转麻利敬礼:"首长好!"


老爷子脸上是耐人寻味的微笑:"稍息。"


"是!"何志军转身,"稍息!"


陈勇稍息,胸部还在起伏。


"你叫什么名字?"老爷子信步走过来,他居然没带簇拥的随从。


"陈勇,夜老虎团侦察……"陈勇喊着改口了,"首长,我是狼牙侦察大队的!"


老爷子笑笑:"你去吧,我和何志军有话说。"


"是!"陈勇敬礼转身跑步回兵楼了。


老爷子看着何志军笑:"出操给所有能看见的人,告诉他们你的侦察大队没有消失,对吧?"


"报告首长!"何志军高喊,"不是!我出操,是因为我还是个军人!"


老爷子点点头:"那就是坚守了?"


"是!"何志军说,"坚守一个军人的信念!"


"给你两个选择。"老爷子笑笑,"第一,在军区机关给我当参谋;第二,在军区情报部继续当参


谋。两个选择级别都是原地踏步,正团,你的军衔都是上校。你选择哪个?"


"我想下去带兵。"何志军很意外,"A集团军的刘军长都跟我谈过了,让我去带他们新组建的侦察


大队。"


"刘勇军?他说了不算。"老爷子也有点意外随即笑了,"挖人挖到我的手底下,他吃了豹子胆


了?"


何志军咽咽唾沫:"副司令,我本来就是A军的人。"


"你少来这套。"老爷子狡猾地笑,"你24岁从侦察连长位置就被我调到军区机关了,你在A军的时


间没在机关的时间长,你算机关的人。"


"副司令,我不想在机关再待了。"何志军苦着脸,"这个机关待得我身上都发霉了,好不容易上


了前线带兵,您就别让我再回去坐办公室了。"


"想跑可没那么容易--我说了两个选择。"老爷子根本不搭理他这套。


"没别的了?"何志军看着老爷子的脸,知道没选择以后说:"那我还是回军区情报部。"


"为什么?"老爷子有点失落。


"我不想让别人说老军长任人唯亲。"何志军说,"我是副司令战友的儿子,等于半个养子。我在


您身边当参谋,别人会说您的闲话。"


"怕别人说你的闲话吧?"老爷子冷笑,"你提干以前还往我家跑蹭饭吃,提干以后你再没去过!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花花肠子?"


何志军不敢说话。


"我从不勉强任何人在我身边,你去军区情报部报到吧。"老爷子转身就走。


"老军长,我不是那个意思!"何志军紧跑几步,"您别生气!"


老爷子转身:"有那么一种军人,是为战争而生的。没有战争的时候,军队就需要把他搁置起


来,不能重用也不能放走。放走了是军队的损失,重用了要惹事。你小军子恰恰就是这种军


人。" 何志军一愣还没完全明白过来。


"自己回味吧,我没生气。"老爷子笑笑,"我脾气好得很,要不也不能和你爸爸是莫逆之交。没


事的时候带女儿去我家看看,我老伴很惦记你女儿。"


"是!"何志军敬礼。


"做好被搁置的准备,你会成为搁置在仓库的一门重型火炮。在没有战争的时期,你就要这么搁


置着。"老爷子看着他,"在机关注意同志团结,别让人告你的黑状。"


"我要一直那么在机关待着?"何志军苦着脸。


"不磨磨你的性子,难成大器!"老爷子转身走了。


何志军回味着老爷子的话,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林秋叶忙里忙外在准备饭菜。看着着慌还化妆了的林秋叶,何小雨坐在沙发上哈哈大笑:"妈,


你怎么跟新媳妇似的啊?"


"胡说!"林秋叶说她,"妈都多大年纪了,怎么还能跟新媳妇似的?大姑娘了这么说也不嫌害


臊?"



第6节:跟谁也不能跟他


"看你换了新衣服还化妆!"何小雨乐不可支,"唉,小别胜新婚啊!"


"你都跟谁学的啊?"林秋叶皱起眉头,"说!"


"还用跟谁学?电视上不天天演电视剧吗?"何小雨换着频道,"这不都是谈恋爱的吗?"


"小雨,你是大孩子了。"林秋叶严肃地说,"可不能早恋!"


"我说我的妈啊!"何小雨推她进厨房,"我跟谁早恋啊?你当我吃饱了撑的啊,就我们学校那帮


男生?"


"我看刘晓飞好像就跟你有点倾向!"林秋叶诈她,"是不是?你跟妈说实话。"


"他?!"何小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我的天呐!妈你够能想的啊?我跟谁也不能跟他啊?!就


他那个小屁孩,配得上我吗?"


"那就好。"林秋叶放心了,"大小姐你也动动手,帮忙端菜!你爸马上就回来了!"


"我肚子还疼呢!"何小雨装病偷懒。林秋叶去忙活了,她自己坐在沙发上苦着脸:"刘晓飞?怎


么能联想我跟刘晓飞呢?也太没想象力了吧?"


自己房间窗户上的玻璃啪地响了一下。


"讨厌!"何小雨起身走回房间打开窗户,冲下面喊:"刘晓飞,再对我们家窗户扔石子,我就找


你妈去了啊!"


刘晓飞在底下花坛上站着嘿嘿笑:"我找你借英语笔记!"


"不借!"何小雨说。


"我就借来抄抄,你的笔记是全班最好的。"刘晓飞倒是不气馁。


何小雨拿起书包,翻出笔记扔下去:"明天到学校还我!"


"哎!"刘晓飞跳起来敏捷地接过笔记还是没有走,看着小雨。


"干吗啊?"何小雨烦躁地说,"怎么还不走啊?"


"我,我……"刘晓飞犹豫半天比划了个蛙泳的动作,"明天下午?"


何小雨气不打一处来,这还没完事呢居然找我去游泳?!她生气地指着刘晓飞:"刘晓飞!你成


心的吧!" "我成心什么的啊?"刘晓飞一脸无辜。


"我恨你!" 咣!窗户关上了。


刘晓飞戳在下面一脸无辜:"不去就不去吧,恨我干什么?"


何小雨气鼓鼓坐在床上,拿起一个排球重新打开窗户往下砸。


"谁啊?!"何志军在底下乐呵呵喊,"我这还没到家小雨就拿排球招呼我啊?"


何小雨探头出去,是爸爸!旁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少尉。


"爸爸!"何小雨笑着喊,"我不是故意的!"


何志军拿着排球笑:"你老子还以为是手榴弹呢,准备接住了再扔回去!"他跟那个女少尉上楼


了。刘晓飞从花坛后面的灌木丛中探出头:"乖乖,战斗英雄回来了!"


何小雨转身跑进客厅:"妈,爸爸回来了!"


林秋叶开始紧张:"啊?真回来了,这么快?小雨看看我这头发行不行?"


"得了,你就是再化妆他也不多看!"何小雨笑着打开门:"爸爸--"


何志军山一样的身躯就进来了,伸出双手:"丫头!"


何小雨就扑到何志军身上撒娇:"爸!你可回来了!"


林秋叶站在厨房门口一阵紧张:"老何,你回来了?"


"回来了回来了!"何志军哈哈笑,"小雨,我给你带来个姐姐!"


方子君走进来敬礼:"阿姨好!小雨好!"


"我们大队方参谋长的女儿。"何志军笑,"方子君,战场救护队的女英雄!刚刚从A军调到军区总


医院的。"


林秋叶恍然大悟:"哟!这就是老何信里常常说的大丫头啊!快进来快进来!小雨,叫姐姐!"


"姐姐好!"何小雨甜甜地叫拉着子君进屋,"你可算来了,我爸爸老在信里说你比我漂亮!我也


好好看看,大美人是什么样子!"


方子君苍白的脸上浮现出笑意:"我算什么漂亮啊?何叔叔尽开我的玩笑,在前线他老这么开玩


笑的。" "不错!99分!"何小雨笑着拉住方子君的手仔细打量,"我算98吧!"


厨房里面,林秋叶在拿酒。何志军进来关门,林秋叶一阵紧张:"老何,俩孩子都在呢,你


别……" "就因为俩孩子都在,我才要和你严肃地谈一个问题。"何志军说,"电话里面说不清


楚,也不好说。方参谋长的爱人,半个月前去世了,心脏病。"


林秋叶一惊。 "子君还年轻,刚刚19岁。"何志军沉重地说,"她的父亲牺牲在战场上,她还没到


家母亲也去世了,孤苦伶仃。现在她又和你一个单位,我想……"


"老何你别说了,我知道了。"林秋叶已经在抹泪,"她就是我亲闺女,小雨的亲姐姐!"


"那就好。"何志军点点头笑着看林秋叶。


林秋叶脸红了:"你这人多大年纪怎么眼睛这么不老实!让开!"


何志军刚刚笑着伸手,小雨在客厅抗议了:"亲热话晚上说,我饿了--开饭!"


"走走走!开饭!"林秋叶如释重负推开悻悻的何志军,"小雨叫开饭了!"



夜老虎团侦察连一排在晚点名。代理排长陈勇上士点名结束,转向旁边的一个少尉:"报告一排


长!侦察连一排晚点名结束,请指示!一排代理排长陈勇!"


"各班带回,洗漱准备睡觉。"刚刚上任的肖乐少尉挥挥手,"解散。"


兵们都散了,陈勇解开腰带也要上楼。肖乐拍拍他的肩膀:"我说老兄弟了,你没啥说的啊?"


"说啥啊?"陈勇嘿嘿笑,"你毕业了我给你让开排长位置天经地义,你别以为我会跟小孩似的闹


意见啊!"


"要不是你闹着要上前线,去陆院的名额就是你的。"肖乐递给他一根烟,"我也后悔,当时我心


想歪了以为仗还有的打。结果我毕业了,仗也打完了。你过瘾了,一等功臣战斗英雄!"


"球!"陈勇让他点着烟,"咱们弟兄说那些虚话没什么用,我已经超期服役了,今年必须转志愿


兵。到时候你给我说句话,我离不了部队。"


"你不提干太可惜了。"肖乐感叹,"天生的战士,我在陆院到处可以听到你的消息--出身少林俗


家底子的西线第一侦察勇士!"


"记者们胡吹的。只要我能留在部队,干部还是志愿兵都无所谓。"陈勇笑笑,"走吧,熄灯号要


响了。" 熄灯号吹了,兵楼的灯光陆续熄灭。军营进入了夜的梦乡,安静祥和。


一排一班宿舍,陈勇的床空着很整齐。战士们司空见惯早就睡觉了,陈勇躺在一根窗户拉到门栓


着的绳子上,鼾声如雷。


没有战争的痕迹,只有一个安静的营盘。




第7节:如果明天战争来临


战争结束了,战士还存在,这可能就是亘古不变的悲剧。


每天带着公文包和茶杯去军区机关大楼上班的何志军上校可能就是这种悲剧。被剥夺了最后一点


带兵的乐趣,他只能老老老实实出入在自己的办公室。上班,开会,研讨,研究;下班,回家,


吃饭,洗澡,睡觉。 下基层侦察部分队的机会也很多,但是何志军不能发言。不然基层干部会


有意见,虽然他看着战士们就嗓子痒痒想训话,但是他自己明白轮不到他。


唯一支撑他的只有一个信念。--如果明天战争来临。


老爷子留下他,就是因为这个;他不离开部队,也是因为这个。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一场明天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临的战争上。何志军感觉自己象陷入一个悖论的怪圈--如果明天战争来临,


自己要上战场;如果明天战争不来临,自己要当兵等着。


前战斗英雄何志军上校就这样苦苦等待着。


等待着明天来临的战争,等待自己生命的第二次辉煌。




第二章


"战争爆发了!"一个年轻参谋一把推开作战指挥大厅的门脸色激动。


正在海湾地图上分析的军官们都抬起头。


"打开电视!"老爷子命令。


作战值班室的大屏幕电视打开了,海外新闻频道在现场直播。海湾地区上空一片火光冲天,高射


何志军看手表--1991年1月17日早晨7时30分,换算成战区当地时间就是2点30分。


熬了一夜的老爷子和他的将校军官们都没有任何语言,站在大屏幕前注视着现场的炮火硝烟。年


轻的参谋们开始忙碌,各种现场资料和情报通报迅速从电传电话传来。


强大的空中火力不断压制着夜色当中的海湾地区。高射炮火的密集射击没有什么显著效果,相反


会引来更为猛烈的轰炸。一边倒的战争态势一开战就非常明显,掌握了现代化高科技的联军在对


一支80年代的军队进行毁灭性的狂轰滥炸,结局在开战以前只要稍微有军事常识的人就心中有


数。 从战争当中学习战争,不仅是要学习自己的战争,也要学习别人的战争。


关于特种部队和特种作战的资料情报迅速在何志军面前摞成更厚的一摞,他不是老爷子要操心的


战争全局。作为一个主管军区侦察业务的参谋,他的首要任务就是搞清楚自己的行内事。


1991年的海湾战争对当时的中国军队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这场一边倒的战争对正在进行现代化


改革的中国军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许多军官彻夜难眠,关注着这场战争的进程,包括何志军这


样一个微不足道的上校正团参谋心里都在思考着同样一个问题:


我们如何打赢这种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



"海湾战争的战略战术运用表明--诺曼底大空降已经成为历史。"


空军空降兵下士张雷看着眼前的围棋,对面前的空降兵大校张师长淡淡一笑。


"谈谈你的看法?"张师长没有什么表情,举手走棋。


"空降兵在现代防空条件下在第一个运输环节就存在着很大的危险。即便运输机群不顾危险冲过


炮火,伞兵在空中也没有任何防护能力。"张雷也不紧张注视着棋盘,"当幸存的伞兵从空中屠杀


落地下来,只携带轻武器的伞兵们也要面对敌机械化部分队的围剿……你这一步走得不错。"


张雷落子,张师长喝口茶看着棋局:"你的意思是空降兵已经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绝对不是。"张雷抬起头,"可以预见,在未来空降兵作为快速反应部队的重要组成力量还要加


强。这种强大的机动能力和部署能力是别的兵种难以比拟的,无论是伞降还是机降,整师团的空


降兵部队部署在战区需要的位置易如反掌。这种战略机动能力可不是开玩笑的,犹如我现在要下


的这一步旗--下对了,你就输了。"


"那么自信?"张师长笑着落子,"你看看现在的局势。"


张雷嘿嘿一乐:"师长大人,你输了。"


他落子,收了一大片白子。


"已经成为定局--小股突袭的特种部队在战争当中的作用将会加强。在敌后侦察、信息引导等等


方面,产生着绝对性作用。"张雷看着张师长笑着说。


张师长也一笑:"但是你不要忘记,达到这一点的前提是你的后方指挥部信息处理能力和战场适


时指挥能力要达到某种和谐。吃太多了消化容易不良,乐极生悲啊!"


他果断落子,张雷一惊,棋盘风云直下。黑子的大好局势因为这一子彻底告终,虽然还没有结束


但是谁都知道不用再下了。


"输了。"张雷无奈地笑。


"你还会服输?"张师长哈哈大笑。


"看输给谁,输给老子不丢人。"张雷起身给张师长茶杯加水。


张师长笑着看着182身高的儿子给自己加水:"果然比当兵以前成熟了。"


"那你还真看错了,我没什么变化。"张雷一脸坏笑,"只是我学会控制事态的发展,不要严重到


传到营以上领导的耳朵里面。"


"臭小子!"张师长点着烟,"什么时候去陆院报到?"


"当然得等开学了,张师长不是明知故问么?"张雷递给他烟灰缸,"接下来是问我毕业什么打


算,对吧?"


"你知道就自己说。"张师长看着聪明过头的儿子。


"我想去特种部队。"张雷说。


"我们空降兵不是特种兵吗?"


"那是传统的概念。"张雷说,"我军传统概念当中除了步兵都算特种兵,我想去的是真正的特种


部队--目前只有陆军有特种部队,各个军区都在陆续组建自己的特种侦察大队。"


张师长非常失落:"怎么?瞧不上空降兵军直属侦察大队了?不就少'特种'俩字吗?虚荣!"


"爱慕虚荣是年轻人的天性,也是专利。"张雷脸上还是那种自信的笑,"侦察大队和特种侦察大


队相差的肯定不仅是两个字,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变化。我希望可以投身到这种变革当中,实现自


己的人生价值。"


"军队和你想象的可不一样,你别想得太好了。"张师长提醒他,"你才19岁,人生的道路还很长


很长。军队不是理想王国,一个职业军人要有最好的努力和最坏的打算。再说空降军早晚也要组


建自己的特种部队,你留在空降军不更好吗?"




第8节:见不得穷人过年


"我等不及了。"张雷说,"我为自己是一个天生的伞兵而自豪,但我们军属于空军。遇到战争和


边境冲突,我们是作为战略力量使用的,上战场的机会太少了。陆军的特种部队这种机会肯定


多,再说我去陆军特种部队不也能多学一手吗?学了陆军特种部队的长处再回空降兵,不也对空


降兵部队有好处?你老说生命在于学习,我年轻要多学习多锻炼……"


"行了行了。"张师长笑着起身,"恐怕你是更想离开我的阴影吧?现在生命在于运动,把我的伞


兵靴拿过来,跟我去跑五公里。明天你就回孝感了,很久没和我跑五公里了。"


湖北黄陂空降兵某师部大院外面,一老一少两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在山上跑步。落日的余晖映在


他们的脸上,均匀的呼吸一致的步伐。伞兵靴踏在土路上都是一个节奏,犹如音乐的鼓点。张师


长低声哼起了《空降兵战歌》,这首从小就熟悉的旋律让张雷不由自主合着唱起来。张师长笑着


看自己已经长大的儿子,大校父亲和下士儿子就这么笑着对视着。父子的歌声逐渐强起来,在山


间回荡:"战歌如雷,马达如吼,英勇的空降兵冲向敌后……"



在正团级别的政工干部里面,耿辉算是年轻的。33岁的陆军上校,又立过战功,兢兢业业从基层


连队的指导员位置上干起来,甚至名字还被列入军区后备人才储备仓库--由此可见不是善碴子


了。 一个电话把他从A集团军直属侦察大队召到了军区司令部机关,打这个电话的人他不仅认识


而且熟悉。这个在战场上如同战神一样彪悍的男人在电话里面如同孩子一样兴奋:


"赶紧来!来晚了就没你的好事了!"


耿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驱车到了军区司令部。在等待的时候,他习惯性地捂着自己隐隐作痛


的腹部,这个胃病已经困扰了他很多年。在前线的时候落下的病根子,也算侦察兵的职业病。为


了更好的精神面貌,他吃了两片胃药,喝了一杯白开水。


捂着肚子脑子却还在乱七八糟想着被这厮召来的原因,那边一个参谋已经过来了:"耿辉政委是


吧?" 耿辉站起来:"对。"


"跟我来,副司令和直工部长、情报部长要见你。"参谋很客气。


耿辉愣了一下,基层侦察部队的团级干部被军区副司令和军区直工部长、情报部长同时召见可不


是什么司空见惯的事。他急忙戴好军帽,跟着参谋通过长长的走廊的同时双手已经从上倒下整理


了本来就很笔挺的常服,让自己的军人仪表保持在最佳状态。


走进小会议室,他第一眼看见的不是将星,而是那厮黑得吓人的脸。脸上还有坏笑,洋溢着孩子


一样的兴奋。愣了那么一下他才赶紧立正敬礼:


"报告首长!A集团军侦察大队政委耿辉奉命前来报到!请首长指示!"


"稍息吧。"老爷子淡淡地说,看着他的眼睛。


耿辉目不斜视,保持着标准的军姿。


直工部长是个严谨的老人事干部,他看着眼前的资料微笑问着:"1976年参军在C师侦察营,79年


参加南疆保卫战,85年再次上前线任军区侦察大队连级分队指导员,88年下来的时候就是营级中


队教导员;前后两次在政治学院进修,写的论文登在全军政工刊物上作为重点推荐。一等功1


次,二等功三次--好你个耿辉,你居然从我的眼皮底下溜到A军去了?"


耿辉不好意思地笑笑:"首长,我离不了侦察兵这个行当。军区直属队没有侦察分队,我就得自


谋生路了。"


"果然和何志军对脾气!"情报部长靠在椅子上笑,"怪不得他想也不想,就点了你的将!"


"点我?"耿辉很纳闷,再看何志军一脸坏笑着急了:"我不适合在机关工作啊!"


"你回去交接一下,明天来军区司令部报到。"老爷子挥挥手,"事情就这样定了。"


耿辉不敢再多说,但是还是小心地说:"首长,我真的不适合在机关工作……"


"知道,没要你来这里坐办公室。"老爷子没什么表情,"你来军区直属队工作,和何志军搭


档。" 陆军上校耿辉傻了眼,军区直属队?--防化团?电子对抗团?军犬基地?……--想来想去


还是作战部队的就这么几个单位,怎么何志军改行不算还拉上自己?真看不得自己在下面侦察部


队过瘾要拉自己淌军区的混水?


"回去吧。"老爷子说。


"我们军长知道吗?"耿辉这是最后一招,虽然他自己都知道不堪一击。


"刘勇军那边放不放,不是他考虑的。"老爷子不动声色,"他不满意让他来找我。"


得,最后的防线也被击溃了。耿辉只好举手敬礼:"是!"


"我去送他。"何志军笑着跟他出去了。


一出会议室,耿辉就急了:"我说何大队长!你是不是见不得穷人过年啊?"


"啊!不能光你自己过瘾,我得让你跟我一起走华容道。"何志军哈哈笑着揽着他的膀子,"走走


走!我们找个地方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啊?"耿辉真不高兴了,"我在野战军干得好好的,你给我拉军区来算怎么回事?你自


己跟我说多少次这军区机关不是你能待的,事儿太多!那你怎么知道就是我能待的?"


"啊!"何志军一点都不生气,"不是说让你跟我去军区直属队吗?"


"那能一样吗?"耿辉苦着脸,"你让我去玩防化玩电子对抗玩养狗,我有那个脑子吗?"


"不还有二十多个仓库吗?"何志军眨巴眼睛。"我当仓库主任你当仓库政委,多好!"


耿辉真的无奈了:"老何!你这不成心摧残我吗?"


"走走走,庆祝一下!"何志军还是没生气一脸坏笑。


"庆祝什么?庆祝我们管仓库?!"


"庆祝一下A军区有了一支新的直属队啊!"何志军笑。


耿辉没明白。 何志军凑到他耳边:"A军区特种侦察大队,代号'狼牙'!"


耿辉半天没缓过神色来,随即指着何志军的背影严肃地:"你别蒙我!"


"蒙你什么啊?我多大年纪了还跟你玩这个把戏?"何志军头也不回,"去不去?你不去我可自己


找地方喝酒去了啊!"


耿辉脸都笑烂了:"去去去!今儿晚上我请客!"


"拉倒吧,看你那脸黄的跟苦黄瓜似的!"何志军笑着在前面走,"李东梅肯定是把你给经济管制


了,还是我来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