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n737 收藏 2 31

景景小区建起围墙之后,就剩下西边那个有保安站岗的门可以出入了。围墙挺高,大概有两米多,为了防止人们攀爬,还在墙头插上了玻璃碎片。居民们对这样的环境感到很放心,夜里睡觉就很踏实。物业公司还在北墙下留了一块空地供业主停车。业主们对此很满意。

这天,有两个贼路经景景小区。看到小区如此严密的防范措施,年轻些的贼摇了摇头,说:“这里不好下手,师傅。”被称作师傅的听了,微微一笑,摆摆手:“今晚就从这里弄一辆车。”

是夜,凌晨一点。

小区北墙处传出一声闷响,随即复归平静。

紧挨北墙的这幢楼里,三楼西户的男主人被响声惊醒,他揉着睡眼走到厨房,借着昏暗的光线,看到两个身影,正不慌不忙地朝一边清理砖头。他的第一反应是墙塌了,于是便嘟囔一句:“妈的,物业公司搞什么鬼?这么早起来干活?明天告它去!”随后又回房倒头睡了。

四楼东户的男主人也听到了响声,想起来看看,无奈脖子被老婆搂得太紧,动弹不得,再加上声音就响了那么一下,也就没再理会,心想,这么严实的小区,实在没必要一惊一乍的,也睡了。

五楼的那户也听到了声音,男主人感到这地震般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儿,就起身往下看,这时候,两个贼已经从一堆豆腐渣样的碎砖中清理出一条车道,其中一个开始动手开车门了。

五楼的这位偷窥者,无意中看到这一幕后,明白过来:这里遭贼了!他有些紧张,紧张中还夹杂着些许兴奋,他急忙轻手轻脚地回到卧室,推醒了老婆,两个人一块儿看着贼的表演。老婆问:“咱要不要报警?”其实报警挺方便的,电话就在客厅的茶几上。

男的说:“不行!听别人说很多贼都有门路,要是将来他们知道了是咱报的警,你、我还有咱们的孩子都别想安稳!车又不是咱的,偷去吧!”

于是,两个人继续盯着贼干活儿,竟然不困了。

听到这声闷响的还有六楼的一家,女主人刚丢了工作,靠在小区外的早市上卖凉粉贴补家用。凌晨一点,她正要起床准备一早卖的凉粉,就听到了那声响。

她先是穿好衣服,然后洗刷,完了就那么随便往楼下一瞥,于是,看到了两个贼正顺着墙的豁口处往外推车。

她一看车就知道是三楼东户那个富婆的,她想喊一嗓子,可就在“抓贼啊”这三个字即将出口的瞬间,她犹豫了,她想起了那个富婆在楼道里看到她时不屑的眼神,想起了自己被她飞驰的车轮溅满一身泥水……

她摇了摇头,再看那辆漂亮的小轿车,已经被贼发动起来,绝尘而去。

第二天,小区里就传开了,传得最多的是贼的本领如何了得,有人感慨:那么高的墙,竟然也挡不住贼,几十万的车,神不知鬼不觉,说没就没了!

看来这墙,还得加高。

作者:苏成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