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女子在杭州火车东站哭得撕心裂肺:我想回家!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旅客们请注意,GXXX列车现在开始检票……”

6月9日晚上8点多,火车东站候车大厅,出行的背包客、赶火车回家的年轻夫妻……

每一趟列车都通往各自目的地,但是除了Pyone。

在26B检票口的候车椅上,Pyone哭得撕心裂肺,赶车旅客不明所以,匆匆与她擦肩而过。

一个中年男子驻足,过了一会儿,他找到了巡逻的铁警:“警察同志,那边有个女的哭得很伤心,好像遇到什么事情了。可能是缅甸人……”

中年男子是云南的,从哭声中似乎听到了一些缅甸语,但也不确定,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子可能需要帮助。

巡逻铁警卢松赶到了Pyone身边:“你好,你遇到什么事情了?需要帮助吗?”

“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要去哪里啊……”

不管卢松警官怎么问,Pyone都没有反应,除了哭还是哭。

卢松用英语问:“What's your name?”

“Pyone……”

原来Pyone英语也不是特别好,只能简单的英语交流。

缅甸女子在杭州火车东站哭得撕心裂肺:我想回家!

缅甸女子在杭州火车东站哭得撕心裂肺:我想回家!

一阵尴尬,双方通过简单的英语交流,终于搞清楚了一些状况。

Pyone,34岁,缅甸人。

Pyone说,她到义乌打工已经一年多,做家政,给别人家里打扫卫生。

因为语言不通,加上人生地不熟,这一年多来,老板娘一直拖欠工资,最后只给了她200元工资。

Pyone说她不想打工了,老板娘答应,说出钱送她回家。

Pyone说,老板娘给她买了一张杭州东站到广州的火车票,让她去广州坐飞机回仰光。但是没想到老板娘把她送进火车东站后,丢下Pyone就走掉了……

然后,Pyone发现除了一张杭州东站到广州的火车票,根本没有什么广州到仰光的飞机票。打老板娘的电话,老板娘也不接了,无助的Pyone不知道怎么办,在火车东站候车厅放声大哭。

卢松知道这事后,马上要来了那个老板娘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老板娘拒不承认有这么一回事。

没有劳动合同,也没有其他任何可以证明Pyone与老板娘的关系,就在为难之际,Pyone说:“算了,不想追究什么了,现在只想回家。”

卢松看了看她手中到广州的火车票:“广州到缅甸并不是很方便,到广州之后也没人带你回家呀。昆明到缅甸比较方便,那边也有缅甸的领事馆。你坐火车到昆明,一路上由铁警照顾你,到昆明后,由铁警对接当地公安,让你到缅甸领事馆,再让缅甸领事馆带你回家,好不好?”

通过翻译,Pyone终于听懂了,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卢松查了一下Pyone手中的火车票,因为是网络购买的,如果退票或改签,退回来的钱最终会退还到当初付钱人的手里。

“她手里也就200元钱,买一张到昆明的火车票要268元,她路上至少要留点备用金的,想了想我就用自己的钱给她买了张火车票。”

将一切安排妥当后,卢松再次告诉Pyone不用担心。

Pyone说了一大堆缅甸语,最后说了两个字:谢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