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轻歌一曲《鹊桥仙》,

问那弄巧的纤云

传恨的飞星

何时都已悄悄的不见?

人尽道:

迢迢的银河上,

船儿只渡有缘,

却不料无情的秋声,

将风霜寒露

布满了我的脸。

似水的柔情不再如前,

如梦的佳期空惹哀怨。

纵然是

鹊儿有心架长桥,

浑不知

那欲归路上人心险。

问两情何时遂人久长愿,

枉盼那朝朝暮暮月儿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