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定今生,缘续来生——舍瓦,走好……

天南地北双飞客,

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

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

千日暮雪,双影向谁去?



7年前,一个充满稚气的小伙子,从一个满天飘雪国家,来到了这个魅力与梦想共存的城市。当他双脚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他告诉世人,他的价值要在这里实现;


那一年,他23岁……


7年中,他将自己的全部青春奉献给了这个球队,而这里也还予他一切他所想要到的东西。无论哪一个球员,都幻想着拥有他所拥有的一切。冠军,梦想,荣誉;以及他遍布全球的那个伟大名字——安德烈.舍甫琴柯。


曾经以为,他会像马队一样,生是米兰人,死做米兰鬼……


曾经以为,他会不遗余力,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米兰……


当流言如洪水一般袭来的时候,我曾坚信不疑的对每一个人说:


“他不会离开!他拥有着每一个米兰队员所拥有的最伟大的品质——忠诚!”


然而今天,就在今天,他说,他要走了……


都说相爱的人结婚后会有七年之痒,彼此的过分熟悉与激情的隐退,会让朝夕相处的爱人,在第七个年头对彼此厌倦,但是,只要熬过了这第七个年头,感情便会天长地久……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舍瓦熬不过这第七个年头?


一切就这样结束,在那条通往伦敦的路上,真的很想他能回头,但我知道,谁都挽回不了他。他曾带给我们无限的快乐,但如今,那些片段,却让我们感觉幸福而又疼痛……


我们曾经用7年的时间去见证他的故事,去证明那不是一个童话,而是一个传说,一个可以载入史册,让世世代代永远去怀念的传说;而他,则用了七年的时间,向大家证明他对米兰的爱,最原始的付出,最伟大的情感……


从来没有为哪个球星的转会,有过如此沉重的伤感。


曾经看到有人写过这样一番话:当你见证了一个明星从跌倒到爬起,从受伤到成长,特别是见证了他风光的一面,忧伤的一面,看见过他快乐的样子,流泪的样子,觉得他就像身边一个朋友似的真实,伴随着你成长,你再也放不下对他的喜欢了。


对于Pippo,我有相同于这句话的感触,从98年他在尤文图斯的意气风发,到米兰那几个赛季挥之不去的伤病,再到如今他成功的入选国家队;他的喜怒哀乐,他的大喜大悲,他的跌倒与爬起,这么多年,我于他共同经历;但是舍瓦,从99年,他加盟米兰,我似乎就像是用一种看着一个和孩子怎样慢慢长大的眼光去看待他这几年的成长与辉煌。他的足球生涯是一帆风顺的,上苍似乎给了他太多的眷顾。他没有和巴乔一样的涅磐沧桑,没有和皮耶罗一样的瞬间失落,没有和因扎吉一样长时间的伤病困扰,他拥有着每一个球员都梦想拥有的荣誉与掌声。曾经,他唯一失落的是他的国家队无缘世界杯,但是如今,在他的带领下,乌克兰进入了世界杯的决赛圈,他应该是没有任何遗憾了……


曾经,我对身边每一个人说,世界杯我要看乌克兰的比赛,因为舍瓦是米兰人,他是我们的骄傲……


只是如今,如今……


我还是会去关注拥有他的乌克兰队,但是那种心境,已不再如从前……


若干年后,当米兰与蓝军在赛场上相遇,当我们再一次与曾经的英雄相遇,那时候,又会有怎样的心情?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花叶终落,暗香残留;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无奈,我们叩问苍天,哪一年?哪一天?曾在米兰共婵娟?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与树的距离/ 而是/同根生长的树枝/却无法在风中相依/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树枝无法相依/ 而是/相互了望的星星/却没有交汇的轨迹/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星星之间的轨迹/ 而是/纵然轨迹交汇/却在转瞬间无处寻觅。


他从1999年走来,为我们留下了一路上的美好,只可惜,故事太短,2006的秋天,他又将离开波河平原,驶向英伦半岛……


窗外,丝丝雨声的哀怨;湖边,寥寥汽笛的残音,似乎在声声叹息着此恨绵绵;


时光回旋,曾经的携手相见,如今,没有伴乐,没有风景,只留下微笑后淡淡的思念;


辗转难眠,何处寄相思?


恍惚中,我睁开眼睛,似乎又看到了他灿烂的笑眸,一如七年前那个少年,轻咬着唇角,歪斜着眉毛,眼神清澈而又明亮。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又想起了那首歌,曾经在失恋时最喜欢听的歌:


“我已开始练习/开始慢慢着急/着急这世界没有你/已经和眼泪说好不哭泣/但倒数计时的爱该怎么继续/我天天练习/天天都会熟悉/在没有你的城市里/试着删除每个两人世界里/那些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回忆”


当然,我不会去删除那些记忆,那些曾经共同拥有的一切美好和回忆


那是他带给我们的,他走了,记忆留下了……


也许,所有的结局都早已写好,所有的泪水都已启程;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原来,今生已无缘与你再次相拥;


佛说:“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今生,情系米兰,


我无法去爱米兰的敌人,更无法去恨米兰昔日的功臣;


舍瓦,自你出门,无言相送;


舍瓦,自你离去,终是,颜遥遥,人迢迢;


舍瓦,如果还有来生,我们再续前缘,情定米兰,终身相依,好吗?


(在这个离别时刻,让我们再一次共同去回忆他曾带给我们的快乐记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