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杯蓝剑原创征文

姥爷的故事 (一)


妻子对她的姥爷十分崇拜,因为他心灵手巧,善于制造各种铁木的家什,更重要的是他还有段很光荣的革命历史。作为四野四十军的一员,他从东北老家一直打到了广西,后来又在朝鲜战场上立下过战功。

头一回登门拜见未来的泰山大人之前,妻子就提前给我打了预防针 ----- 她家没有抽烟喝酒的传统。这个情况使我很有些紧张,因为这样我平时惯用的公关手段就都施展不出来了,想来想去,只好在她姥爷的身上做做文章,老人通常都喜欢忆旧,一个老军人就更喜欢侃侃当年了,云遮雾沼之际,我也就能顺利地通过“审查”。

姥爷盘腿坐在炕上,鸡皮鹤发身材瘦小,已然不复东北汉子当年力敌三个美国大兵的生猛景象。“打仗要打新六军,吃菜要吃白菜心”这句话我是从他的嘴里首先知道的,当然,这个“白菜心”的味道并不太好,围攻辽源的时候,为了拿下一个地堡,先后牺牲了他的七个战友,最后他恶向胆边生,火杂杂地爬上了地堡的顶盖,硬从枪眼塞进去一根爆破筒,结果是他被埋在了爆炸产生的乱泥之下,只露出来一个脑袋一条腿,战斗结束后才被收尸队挖出并抬了回来。不知道是那根爆破筒埋下的祸根还是后来轻度中风造成的恶果,姥爷的记忆力很差,他甚至已经回忆不起当年团长的姓名,所以当我说出来他的军长和师长姓甚名谁的时候,他非常地惊讶。然而,当年他随着部队跨过鸭绿江的那个特殊日子大概就象是用刀刻在了他的心里,使他永远无法忘记 ------ 1950年10月19日。

“美国人的飞机坏啊!”,姥爷没有门牙,说话有些漏风,他的门牙留在了朝鲜,给那两颗门牙“殉葬”的是美国兵的一根手指头。部队行军的时候总是有飞机要来光顾,有一次正走得两脚发热嘴里冒烟,头上就象下蛋似的往下掉炸弹,老兵们都有经验,一有风吹草动赶紧蹲下,炸完了之后,姥爷提着旁边那个新兵蛋子的干粮袋让他起来,没想到拎起来的只是那人被弹片削断了的上半截。。。。干粮袋?不就是装炒面用的吗,我问他炒面的味道到底好不好。“炒面是发动全国各地制作出来再送到前线的,执行战斗任务出发前,干粮袋就在路边码着呢,队伍从那里经过的时候每人顺手抄起一条挎上,到了地方打开一看,有的还是生玉米面子,根本没法吃。”怎么办,两个字 --- 挺着!后来据说是彭大将军把这样的“炒面”拿给毛主席看了,给养供应才有了明显的改善。

“美国人玩命不行,但是武器好,打得准。”封锁交通要道,他们不敢派兵设伏,怕我们的近战,怕我们的偷袭,于是就用不间断的炮火来封锁。“老兵都知道,一个路口上,他们的炮弹落点都是梅花形的,从前到后,从左到右,打完一遍再重复。”姥爷走过一次这种要命的“梅花桩”。因为他参军前就有钳工的手艺,所以经常被派到各处战壕修理打坏的枪械。有一回他上一个很突前的坑道去,同行的还有一个从延边来的朝族半大小子,这个小家伙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因此姥爷反复告诉了他如何胆大心细过路口的要领。来到坑道后不久天就黑了,负责此地的排长突然跑进来说,敌人要进攻了,让他们两人呆在坑道里别出来。话音未落就枪声大作起来,过了一会,姥爷听着外面密集的枪声停了下来,一个老兵的本能告诉他情况不大对头,于是他拉着朝族孩子钻出了坑道,外面已经看不到自己战友的身影,顺着山坡往下一瞅,到处都有钢盔反射出的微光在晃动。他带着那个孩子沿着壕沟撤退到了一个角落里,两人分别找了个暗影处趴下。姥爷握着手里西班牙造的大口径手枪,眼看着一群美国兵摸到了坑道口,先往里边扔了一通手雷,然后是火焰喷射器,如果他当时听从那个排长的嘱咐,今天我也就没机会听到他的故事了。姥爷告诉那孩子千万别乱开枪暴露自己,手枪在这种情况下基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何况他自己手里那支家伙还是个打扫战场捡来的半残废,三枪过后就没了膛劲了,连只耗子都打不死。没想到那孩子看到敌人东搜西捅的到底还是没有沉住气,一声枪响没打着人反而把美国兵给招了过来。就在姥爷不得不硬着头皮去救他的时候,斜刺里冲出来三个黑影把他扑倒在地,一个人骑在他肚子上,另一个使劲摁住他的双腿,第三个就用手掐他的脖子,在他拼命想去拽腰上那颗手榴弹的时候,掐他那个人的手指头竟然鬼使神差地滑进他的嘴里来了,于是他趁势空前凶猛地咬了一口,于是他的门牙从此和那根手指头纠缠着一起下落不明。少了零件的家伙跳到一边捧着手大呼小叫去了,姥爷没文化,听不懂他放了些什么洋屁,呼吸自由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摁他腿的那人踹开,然后抱着肚子上的这个家伙滚下了山坡。把他从昏迷中叫醒的是“这儿还有个活着的呢”的一句中国话,这句话让姥爷放了心,于是他又昏迷了过去,等他再次醒来已经是三天以后的事情了。

“那个孩子是给活活掐死的啊!”姥爷说这话的时候,眼角流出了一滴老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