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歌行:“抖音”火爆的同时,我们可能失去了什么?

去年的一档网络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让我知道了“抖音”这款软件,接着陆陆续续,我身边的一些人也开始在“抖音”上发布自己录制的短视频,并时不时转发到朋友圈。

虽然看着挺逗趣,但我估计“抖音”大概终究只会是一款极少数人偶尔拿来自娱自乐的小众产品,过一阵子就会像很多曾经火过的软件一样成为明日黄花。

不曾想到了今年,“抖音”的热度有增无减,我意识到这一点是在我和几个同事出差的时候,同事A说:“我们等会可以这样这样做。”同事B说:“噢,你是说像抖音上那样,是吧?”

两人一拍即合,让一旁一头雾水的我很受惊:“抖音”上的内容何时成了这么心照不宣的事了?但这两人聊“抖音”视频的语气就好像在聊中国人都该知道的常识一样啊。

我很挫败,也很纳闷:一款我曾经并不看好的软件,如今为什么竟有星火燎原之势?我想我可以不喜欢它,但不能不了解它,因为存在即有其合理性;同时,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为了找出“抖音”等短视频软件大火的原因,我下载了“抖音”和“快手”这两款软件。

“抖音“上的设定是15秒竖屏短视频,粗粗浏览了一番上面的推荐视频,多是颜值高的美女帅哥、搞笑、才艺展示等,“快手”首页推荐的则多是技能教学,例如下厨、化妆等。

大概看了十几个视频后,我就感到了对同质内容的审美疲倦,疑惑却更深了:真的会有那么多人喜欢玩“抖音”吗?

我的疑问马上就在我几天后参加的一场行业沙龙中得到了解答,沙龙的其中一位主讲嘉宾就是一位成功打造1000万+播放量的“抖音”网红的幕后推手,根据她提供的数据,我了解到,目前,短视频行业用户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经达到了65.8分钟,如果以抖音15秒一个视频的时长来计算的话,大概需浏览260条视频。

这个数据着实让我震惊,而“抖音”现在的日活(日活跃用户数量)是0.62亿,“快手”则高达1.2亿,其实,当她说到这里,我已然明白,在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的形势下,有了用户和流量意味着什么。

的确,短视频行业已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前有“快手”和头条系的“抖音”、“西瓜”等占地为王,后有BAT的纷纷入场,短视频行业成了17年末最大的风口,这——是站在企业(短视频平台)的角度。

而对于短视频产业链条的核心——内容创作者而言,当然是争取将流量变现,虽然抖音提供的玩法并不多,基本就是开机广告和单页信息流——直接跳转到品牌落地页、线下活动等,我了解到的数据是以天猫女王节为例,被邀请的其中一位“抖音”网红(粉丝量260万+)的广告收入在10万上下。

了解这些后,新的疑问接踵而至:能变现的“抖音”网红毕竟是凤毛麟角,对于普通用户而言,“抖音”这款产品吸引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通过综合调研,我觉得主要可以概括为以下方面原因:

一、社交需要。

“抖音”是一款可以拍短视频的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软件,这其中有几个关键点促使它在社交领域的火爆:

在“抖音”的红利期,很多人通过发布小视频,实现了“一夜成名”,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当然,抛开关注度,自我披露也是人们社交的核心需求之一。

换句话说,今天的“抖音”让人隐约看到当年微信的影子,更有人将“抖音”称作“视频版的微博”;视频的制作难度不大,而通过这短短15秒展示内容制作者的创意,获得观众的青睐,也是一件具有成就感的事;音乐、特效等的应用,全方位丰富了人的感官体验,比干巴巴的文字或静态的图片更吸引人。

二、时间的碎片化利用。

时间被碎片化的当下,短、平、快的内容能更好地嵌入到人的生活中,微博有140字的字数限制,微信有10秒的视频时长限制,“抖音”的15秒也是一种基于大数据的最佳选择。

三、迎合年轻群体求新求变的心理。

“抖音”的主力用户为25—35岁的年轻人,“抖音”为他们提供了不走寻常路的社交和娱乐模式。

一边是“抖音”等为代表的如火如荼的短视频盛世,一边却是我作为一介草民的深深担忧。

从“抖音”捧红的“海草舞”到兴起于“快手”的“社会人小猪佩奇”,我后知后觉地错过了一个个“热点”后却还在原地为这些“热点”摸不着头脑,因为我发现,这是一个个即使我知道它的来龙去脉,却依然让我笑不出来的“梗”,沉湎于这般经不起推敲的内容。

“娱乐至死”,是从众心理作祟还是精神贫瘠所致?或者,这根本就是社会中下层的“奶头乐”,没了短视频软件,依然会有其他的替代“奶头”?

针对我的担忧,有人安慰我说:“推动历史走向的,永远是那么一小撮人,至于其余普罗大众的所思所想所为,不过是历史进程中的沧海一粟。”对这一说法,我无法苟同,因为当所有普通的“我们”形成合力,就能影响社会的发展方向,但重点是,这股合力的方向是否一致且正确?

我不能武断地说,使用“抖音”一定是负面的,可是当我在百度搜索关于“抖音”的资讯,却显示了很多条“抖音”观众在现实生活中模仿视频内容,从而酿成悲剧的新闻。

这般分不清虚拟与现实,映射的不仅是判断力的缺失,也可能是人们对自我社会角色的认知失格与逃避,更何况,刷“抖音”至凌晨2、3点,本身就是对时间和健康的挥霍。

换个角度讲,沉湎于“抖音”就像游戏成瘾一样,都起码说明了用户的两点特征:一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需要在虚拟世界里快速获得愉悦感和成就感;二是真正有价值、高门槛的目标,都需要坚持不懈、日复一日的努力才能有所起色,很多人往往只开了个头,就败给了那句“努力不一定能成功,而不努力真的会很爽”。

都说时间最公平,给每个人的都是一天24小时,世界上另一个人拼命争取的,也许正是你刷几十乃至几百条“抖音”的功夫。

一个人将时间花在哪,决定了他将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一个社会的大部分年轻人将时间花在哪,决定了一个社会的未来将去往哪。

面对“抖音”热,我既无奈又痛心,于是写这篇文章与读者共勉,希望只是我杞人忧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