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2日的中午,我外出吃完午饭往公司返回的路上,目睹了令人发指的一幕事件。


那是在马路边的一家饭店门口,门口停了很多轿车。那天,天空下着小雨,地面上有积水,走路很容易湿了鞋裤。


一个穿制服的停车看管员站饭店屋檐下坚守职责。这是个瘦小的外地人年轻人,制服穿在他身上已经看不出那是制服了。


他的身上已经被雨淋湿了一部分,一手拿塑料袋,里面装着收停车费的发票,一手拿着一个馒头费劲的往嘴里喂。


停车看管员刚吃了几口馒头,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抹着油嘴从饭店出来了,走到一辆桑塔纳2000面前开门上车,准备点火开车走人。


看管员赶紧迎了上去,要求中年人交停车费。


中年人蛮横的说:妈的,才来多长时间啊,交什么停车费啊?


看管员用带着外地口音普通话说:你一共停车48分钟,超过半小时就要按照一个小时计算,一共4元钱。他一边说着,一边撕下几张发票递给中年人,眼巴巴的等着中年人交费。


中年人骂骂咧咧的说:你大爷的,你真会算账,40多分钟按照1个小时计算,别他妈的扯淡了。我就给你2元钱得了。说着,掏出2元钱从车里扔到了看管员的怀里。然后,关上车窗开始点火,车眼看就要发动了。


看管员接住2元钱后,用一只手拉着车的前窗镜说:不行不行,还差2元钱,还差2元钱。


中年人理都不理他,开始踩着油门慢慢加速前进。


看管员着急了,一下子冲到了桑塔纳汽车的前面,用手冲车里的中年人挥舞着:你还差2元钱,还差2元钱。


中年人坐在车里,嘴里不停的骂骂咧咧,脚下居然开始踩动油门,试图吓跑看管员。小伙子毫无惧色,执着的伸开两手拦截在车的前面。我注意到,看管员啃了一半的馒头,已经滚落到了马路旁的水沟里。


中年人慢慢的踩着油门,车慢慢的走动了,车推着小伙子在雨中的马路上倒退行走。小伙子的膝盖被汽车的动力推搡着,被动的步步后退,步步后退。但是小伙子的身体依然仅仅的贴着车头,丝毫没有闪开的意思


这个时候,只要司机脚下控制不好,一脚油门踩大了,小伙子就会像皮球一样被汽车撞飞出去。可以说,看管员处境十分危险,命悬一线,就系在中年司机的脚下。


不管旁观的行人怎么劝阻,小伙子就是不让开,身体依然紧紧地贴在车头上。司机开着车,把小伙子在雨中推搡着前行了30多米。这30多米的路程,就是小伙子的生命在鬼门关行走的路程。两边有很多人在观看,在劝阻看管员离开,但是没有人出面干涉。


一开始我也在观看,后来看着车推人走的可恶局面,有些按捺不住了。我远远的仿佛能感觉到小伙子膝盖被金属碰撞的疼痛,内心深处已经产生了一种对祸事的担忧和恐惧。于是,我赶紧就跑过去,一边跟着车走,一边猛烈地敲打着车窗试图让司机停车。


在我行动的带头下,几个路边观看的人加入了我的行列,一起把中年人的桑塔纳围了起来。车终于停了,中年人傲慢的下了车,满嘴臭味的看着我们嚷嚷:干嘛干嘛?你们想干嘛?


我说:哥们,别玩了,你这脚下一不留神,玩出人命要偿命的。


中年人不接我的话茬,而是看着看管员,恶狠狠的说:这个王八蛋,撞死你丫活该!


看管员见中年人下了车,赶紧冲到他跟前说:你还差2元钱,还差2元钱。


中年人伸出手试图打这个瘦小的看管员,被我们拦住了。


我掏出2元钱,递给中年人:哥们,我给你2元钱,你交了吧,咱别为2元钱弄出人命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纷纷开始谴责司机。中年司机的脸红了,没有接我的2元钱,而是自己掏出5元钱给看管员,骂着说:我操你妈的,给你丫的,赶紧给我找钱,你他妈的没见过2元钱啊!


看管员斯毫不理睬他的辱骂,笑嘻嘻的按部就班的找钱,撕发票。


问题解决了,我们让开道路。中年司机钻进车里,骂骂咧咧开车走了。


看管员这个时候才蹲了下来,把裤子掀到膝盖上面。我一看,小伙子的两个膝盖已经都被车头蹭破皮了,通红通红。他低着头,用手一下一下的摩萨着膝盖被蹭破的地方。


我走过去说:小伙子,你也真是的,为了2元钱去堵车,你就不跑被人家一踩油门撞飞了。


小伙子笑了笑说:哎,我这个人本来啥都没有,只有一条命。他龟儿子要是真把老子撞死了,我还能给我妈挣几万元钱养老了。


这番回答让我哑口无言,无以对答。


在这个蒙蒙的雨天,我目睹了一个穷人为2元钱以死争执的一幕,目睹了一个富人为了2元钱,分钟之间可能让一条人命灰飞烟灭的一幕。


难道,在那个几乎酿造事故的中年司机眼里,这个停车看管员的青春和生命还不值2元钱?


难道,这个小伙子也真的认为,自己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也就值这2元钱?


这个答案无法知晓,因为那幕惨剧毕竟没有发生。但是,这样的问题,也许在其它很多场合都会存在。


那天,雨不大,但是天始终灰蒙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