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差一点就成为人类最完美的君王

华音阁主 收藏 258 57281
导读:宋徽宗:差一点就成为人类最完美的君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或许看到标题有些人就已经在心里骂开了,请不要急,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这篇文章不长,看完再提意见。






宋徽宗赵颉,因为一部《水浒传》成为家喻户晓的皇帝。由于我国当前的历史教育政策为大力贬低丑化宋朝,所以作为北宋实际上的末代君主,宋徽宗的形象非常弱智,被认为是玩完了江山的腐朽封建统治者。作为一个皇帝,没有秦皇汉武的雄霸之气,也不体恤民情,却热衷于小资情调的书画艺术,并豢养了一大圈贪官污吏,弄得民不聊生,终于造成了一场亡国灭种的大祸。事实确实如此嘛?或者说这就是完整的事实么?






当然,在我小时候,看完水浒传及其衍生的评论和相关简单史料之后,我确实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在我稍微多知道了一些关于宋朝的史实之后,我的观点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一些变化,宋徽宗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也发生了转变。






要看清楚宋徽宗的本来面目,我们首先要澄清一些现代人对宋朝的误解。现代历史教育对宋朝的定位是“积弱积贫,民不聊生”,“钉在耻辱柱上的朝代”。事实上,这种定位有很大的偏差,宋朝既不积弱,更不积贫。相反宋朝堪称是人类文明史上最为光辉灿烂的一页,其创造的文明成果远非人类历史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时代所能相提并论,即便是被捧上了天的现代西方文明,很大程度上也是借鉴了宋朝的许多组织方式和先进思想。欧洲的文艺复兴正是在一些旅行者对东方的中国如天堂般的描述后(其实只是蒙古剧烈破坏后的宋朝的残渣,但是比之漫长的中世纪摧残后的欧洲仍然不愧为天堂)开始走向全新的道路。当时的宋朝,不仅仅是简单的富裕,而且达到了一种全面富裕的状态(有点类似于我们现在所提的共同富裕),最有名的评价莫过于“走卒类士服,农夫跺丝履”。宋朝的财政收入百分之七十来自于工商业,只有少部分来自于农业,这令现代以农业国自居的中国人惭愧得不敢提起。而所谓的民不聊生,也是完全造谣的事情,宋朝根本没有发生过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起义”,正如前文所说,宋朝达到了普遍富裕,所以人民并没有“起义”的要求,著名的梁山好汉也绝非民不聊生的“起义”,多是一些犯了事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躲进梁山泊的逃犯而已。方腊、钟相等人也都是小规模的地方暴乱,和真正的揭竿而起相去甚远。






最后要特别说明的就是“积弱”问题,宋朝真的很弱吗?我想我们必须足够清楚的看待这个问题。首先我们中国的国土位置有一个绝大的先天缺陷,就是直面广阔的蒙古草原,中间并没有大山大河的阻隔,这在骑兵称雄的时代是致命的,所幸我们的祖先修建了著名的万里长城,才多次阻挡了游牧民族南下,并且由汉武帝、唐太宗等伟大的君王分别击败了匈奴和突厥。然而,在经历了五代十国之乱后。宋朝接手的国土更加剧了这个缺陷,燕云十六州等地被强大的契丹国占据,游牧民族可以从此处直接突入中原。不过大家要注意到一个问题,强大如契丹,占据了这么有利的战略地形,却从来没有真正突入过宋朝的腹地?而现代的历史教学中还极其热衷于夸大宋朝输送“岁币”求和的故事。拿著名的澶渊之盟来说,历时教科书必然会大骂宋朝每年向契丹送出30万两(折合)的事情来大加鞭挞,然后他绝对不会提醒读者,30万对于年财政收入1亿的宋朝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也远远不及募兵制的宋军认认真真打一仗的3000万军费,更不会提醒你,这一战的结果实际上是宋朝取走了契丹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瀛、莫二州。当然,更不会有人拿此来和美国以便宜的价格从苏联手中买走阿拉斯加相比较了,只管一顿痛骂,让学生们在本来就灰暗的宋朝的形象上再抹一道黑。






现代历史教学对学生一个重大而巧妙的误导在于以现代的中国疆界来比较宋朝,但凡现代所具有的中国国土而宋朝没有占据的都算作宋朝的耻辱(自然,与此同时,汉朝或者唐朝所具有而现代没有占据的国土不会算作本朝的耻辱)。以此为标准,宋朝的国土面积确实有点小,但是考虑到宋朝结束了五代十国的大混乱,从陈桥兵变时建国时的国土到后来稳定下来包括江南、四川的国土,已经扩大了许多,而且,总重要的是,宋朝并没有著名的国土割让案,相反,一直在艰难的扩张着,尤其是在宋徽宗手中,这种扩张达到了顶峰。






我们首先要说的是灭辽。众所周知,历史上契丹族的辽国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游牧帝国,既有游牧民族的骠悍和骑兵优势,又具有一些汉族的文明优势。缺乏马源的宋朝能够与之对持已经不易,宋徽宗还能将其灭亡,不但收复了高喊多年的燕云十六州,还除掉了北方最大的国家,这无疑是一件惊世伟业。遗憾的是,现代的史论,着重刻画宋徽宗精于书画嬉戏,不理国事的形象,对于他的这件大功,是竭力抹杀的。由于清朝自认是女真后人,所以在他们的史书中极力夸大了宋金联军中金兵的作用,甚至说宋军围攻辽国残部不下,还是靠六千女真骑兵才最终攻克,其描述给人一种辽国完全是金国所灭,与宋朝无关。事实上,当时的联军中,女真骑兵也就是起了一个后方牵制威胁的作用,灭掉诺大一个辽国,主要靠的还是宋徽宗派出的宋军。但是现代人却往往将灭辽的战功独独算在金国头上(一如把灭金的军功独独算在蒙古头上)。而更重要的是,在灭辽之后,宋军很快指向了另外一个大国:西夏。挟灭辽之威势,宋军进展非常顺利。很快就兵临灵州城下,灭夏也已经是宋徽宗掌中之物了,然而在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件大意外:靖康之耻。






我为什么说靖康之耻是大意外,因为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当时宋朝在宋徽宗的带领下国势如日中天,经济持续发展,文化高度发达,军事上刚灭了大辽,即将收服西夏,大概不会有人会料到“不满万”的女真人会对这个庞大帝国构成什么威胁吧?事实上女真人原本也就是一个长期受契丹人压迫的苦寒部落,宋朝出于灭辽的需要才有意扶植,宋朝对这个被契丹人都视为蛮族的部落确实不够重视。正如前文所说,宋朝的国土安全最差,在积极防御的时候,辽军还不能从平原地带高速突入,即便能够高速突入,也不可能久占,只能再高速退却。辽国本身也不想与宋朝大动干戈,所以从来没有出现过辽军突入宋朝腹地的军情,但是当辽国灭亡之后情况就不同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真蛮子可没想过与你友好相处,贸易往来,女真骑兵用着当初宋朝支援给他们的武器盔甲,乘着宋军主力正在西夏作战,宋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西方的时候,只用一天就冲到了开封城下,当然他们也不是来灭国的,只不过是来劫掠一番的,他们也没有实力占据开封,所以他们非常粗暴草率的烧杀抢掠一阵过后就逃之夭夭了,带走了宋朝的大量财富、皇帝、太上皇。而中国作为一个组织结构完善的现代化文明国家,突然被掏了心,再强壮的肢体也没有用了,仅仅因为这一个意外整座大厦就轰然而倒。






笔者所谓的“差一点”其实就是差这么一点。如果没有女真骑兵的那一日奔回,宋徽宗的大军继踏平大辽之后再踏平大夏当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而以宋朝的国力按部就班的将各个非华夏文明国度依次踏平也是理所当然。宋徽宗就是人类历史上武功最盛的君王,与此同时,不同于秦始皇、汉武帝、亚历山大、君士坦丁等人的是,宋徽宗还具有难得一见的文化涵养,作为“瘦金体”和“院画派”的掌门人,赵颉(就是宋徽宗)是可与王羲之、颜真卿比肩的文艺巨匠。而道君皇帝(还是宋徽宗)主持编篡的《万寿道藏》也是人类宗教思想史上不朽的巨著,所以他还是可与圣保罗、牛顿、玄奘、鉴真相提并论的宗教大师。人类历史上绝对找不出这样一个及文治武功和个人修养于一身的完美君主。然而,一个原本不起眼的女真部落,将其打坏了一角,却使得后人热衷于污蔑中伤矮化我们这个伟大的祖先。






或许还有人会拿历史唯物主义来说明宋朝的灭亡是历史的必然而不在于一点点偶然云云,那我问你,如果迈克尔乔丹在二十岁那年偶然把腿摔断了,那还有后来的篮球之神么?同理,宋徽宗也就是栽在那一个不起眼的偶然上了,可惜现代人却把女真的崛起当作了必然,于是宋徽宗的昏庸黑暗也就成为了必然。






呜呼!作为一个宋人的后代,读史至此,思考至此,不甚悲哀。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