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祖国遗忘的谍报员

smallwolf 收藏 43 1967
导读:一个被祖国遗忘的谍报员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经受着人生的痛苦,生活的窘迫,在衣食无依的情况下不得不讲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对他来说这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以下故事将用第一人称“我”来讲述,突出故事的真实!


我出生在偏远的山区,家庭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家庭,8岁那年,全家搬迁到一个不大的城市里,小学的历程不复杂,我喜欢逃学,所以被学校降了两级。1988年我考上了初中,本来我的学业应该非常平顺的,但是,1989年的一天我的命运发生了改变。


1989年中国发生了一次改变中国命运的学潮,后来那次学潮演变成为一次动乱。就是那次动乱我认识了一个人,我叫他“余老师”,其实他并不是老师,而是我班主任的朋友,就是这个人把我引入了谍报的事业中。


一天中午我提前来到学校,在教室里看一本《航空知识》的刊物,突然身后出现个大人,看上去文质彬彬,戴一副近视眼镜,我当时以为是学校的老师,害怕的将书藏在了身后,谁知道,那个老师并没有让我交出书,而是和我攀谈起来,当时他问我,为什么喜欢军事书刊?我告诉他,我从小就对军事有兴趣,这是课外唯一的爱好。他告诉我,他知道我喜欢这方面的东西,而且认识我的班主任老师,他当时问了我好多事情,包括家庭、父母、兄弟姐妹等等,我们谈了好久好久,快上课了,这个老师才离开教室。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能见到他,他还送给我一些关于武器方面的书籍,我开始慢慢的喜欢上了这个老师,后来他告诉我,他姓余。


1989年冬天里的一天,在我放学的路上,余老师叫住了我,把我带到了他的住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平房,他给我看了一些关于情报知识方面的书,他问我,对这个感兴趣吗?我当时完全被书的内容所吸引了,我告诉他,我很喜欢,他让我把书拿回家仔细的看。我兴奋的把书拿到了家,本来就不好好学习的我见到自己喜欢的课外书就更亲切了,我一口气将书的内容都看完了,对书里的谍报员非常钦佩,当时甚至能记录下很多人物的经历。


还书的那天,余老师对我说:“你对书里写的谍报工作感兴趣吗?”我回答:“我非常喜欢,真想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听完我的回答,余老师沉思了好久对我说:“如果我给你这样的机会你能做到吗?”我当时很惊讶,因为我当时的年龄已经不小了,对一些事物有了自己的判断,我感觉余老师对我说的这句话不是开玩笑。我回答:“余老师,我能做到是能做到,可我年龄这么小,谁要我啊?”余老师说:“我收你当我的学生,你就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吧,但是,有个前题你要做到!”我问:“什么前题啊?”余老师继续说:“保密,一定要保密,甚至要用生命来保密,你能做到吗?”我思考了一会儿后坚定的回答到:“我能做到!”。


余老师阴沉着脸对我说:“这个工作可能会改变你的命运,同时会给你带来危险,你害怕吗?”我听到这话心里有点发毛,我这个时候脑袋里突然想起我看到的那些关于国民党特务的影片,我有点怀疑他不是好人。余老师看出了我对他的怀疑,他笑了笑对我说:“孩子,你放心,我不是特务,以后你会知道我是好人的。”我的怀疑一点没打消,我心砰砰乱跳,我眼前浮现的都是电影里那些坏人,我有点害怕他了,我怕他象电影里那样把我杀害了,我起身就往外跑,连句招呼都没和余老师打。


我一口气跑到家,后来的那几天我一直害怕,我害怕我自己会出事,但是,我不能对家里人说,我也不敢对同学说,我每天都害怕余老师出现,后来我选择了自杀。


1990年的春天是我上初中二年级的下半学期,由于我的思想压力太大了,我服下了大量的安眠药,我选择死亡,但是,家里人把我救了我没死成。当时父母以为我是厌恶了念书,他们害怕我继续出事,就答应我不让我念书了,从此我退学了。


1990年冬天,我又见到了余老师,他告诉我,他一直在注意我,我所有发生的事情他都知道,而且他坚信我一定是个优秀的谍报员,就是那天,余老师亮出了他真实的身份,国家安全部!其实,国家安全部分很多部门,但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他是那个部门的人,甚至我现在还在怀疑他是不是国家安全部的人!


当知道他的身份后我开始对他有了信任,后来的日子里我在他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教我如何使用武器,如何使用爆炸装置,当时的条件下教会了我骑摩托车和汽车驾驶,以及摄影和录音,甚至还教会了我如何在5分钟内干掉一个人,特别教我如何取得情报,包括一些工作中的细节……为了能实践到使用各种武器,我被他千方百计的安排到了一个部队里,虽然在部队里没呆多久,但是,我在那里熟悉了很多他教我的东西,特别是使用武器方面,我可以分解手枪,可以分解冲锋枪,还熟悉了40火箭筒和如何使用TNT炸药,就这样,我最基本的一些知识掌握了。在这个过程中我学习了《保密条例》,我唯一能记住的一项就是,对任何人都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和工作,上包括父母,下包括妻儿!


1991年我正式的被余老师接收了,他没有给我任何证明,只是口头上告诉我,我已经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的情报员了,但是,这个身份要我烂到肚子里,对谁都不能提。而此后余老师消失了,我开始了我平静的生活,我不知道我应该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应该如何和余老师取得联系。


我参加了工作,是在街道派出所当治安员,我认真的工作,甚至当时的政法委领导对我特别欣赏,我努力的工作着,平静的生活着,直到有一天余老师再次出现。


1993年夏天,我离开了街道派出所到了一家工地当保管员,当时虽然很累,可我能学到很多生存的本领,如果当时我学好了建筑,我的生活将不是这样。我在工地干活的一天,余老师突然出现了,他对我笑了笑说:“你现在好吗?”我见到余老师心里特别的欢喜,彷佛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但是,我控制住了情绪,我回答到:“我挺好的,现在的工作虽然有点累,可我挺喜欢的,这是爸爸托人帮我找的活!”余老师对我说:“晚上下班我在路上等你!”说完话他就走了。


在工地干活下班是很晚的,几乎每天都要到10点多才能下班,我那年在工地干活时累的很瘦,身体只剩下90多斤的分量了。下班的路上见到了余老师,他告诉我,给我个任务,让我到我们地区第一家台湾外资企业去工作,让我去应聘,然后他安排我具体的工作,说完,余老师又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我按余老师的指示来到我们这里首家台商外资企业应聘,我应聘的职位是保安员,在应聘的人中,我的身体最单薄,我当时就想,那些体格好的人都来应聘,而职位就两个,我能行吗?后来,我得到了面试的机会,老板(台湾人)并没有看上我,因为我的体格太单薄了,我出来的时候就想,看来我没希望进这家厂子了,当时很灰心。突然有一天,我接到了这家企业让我上班的通知,我当时都不敢想象这是真的。我上班了。


上班后好长时间里我努力的工作,因为那个企业给的工资在当时非常高,能赶上政府的干部了。就在我努力工作时,余老师再次出现了,这次他交给了我一个任务,让我搜集这家台湾老板的日常生活情况,特别是注意他的举动。当时,公司正来了一批日本考察团,当时这批日本考察团的行为让我愤恨。


8月15日是日本投降纪念日,日本考察团来到当年他们父辈集体自杀的地方祭奠,当时为他们考察团开道的竟然是当地政府派出去的警车,我看在眼里恨在心上,我真想上前把那些日本人痛打一顿,但是,我更恨那些地方官员,他们竟然会派警车给这些人开道!


我接受余老师的任务后开始观察台湾老板的举动,我每天都记录下他的活动规律,在这期间我发现台湾老板每天都要听收音机,他的收音机是日本SONI的,小巧玲珑,为了知道这个收音机的具体情况,我冒险进入了老板的办公室。


有一天我和内勤换了岗,我替他在办公楼里值班,后半夜,我戴上白手套,用塑料袋套上鞋,悄悄的潜入了老板的办公室,利用昏暗的灯光我打开了老板的抽屉,拿出了收音机,我发现,这个收音机是一个短波收音机,能听到国外的东西,但是,那里传出来的台湾数字秘密我不懂,收音机里一个女播音员播几组数字,在播数字前播音员提示一些情报人员的代号。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台湾的广播。


后来的日子里我发现台湾老板喜欢骑马,他买了不少的马,每天早上都骑出去玩,开始没感觉有什么特殊,后来我发现,他骑马经常带着高倍望远镜,特别是一次意外的发现才让我明白他的用意。1993年9月,解放军某部装甲部队在附近打靶,一天,一部装甲车停到了公司的大门前,车上的官兵去我们食堂吃饭了,老板用照相机将车内车外拍了下来,当时我没在单位,等我听到消息后骑上自行车来到单位,这部装甲车刚刚启动,是一部轮式装甲车,我和同事一打听,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公司选择的地点离解放军白城武器试验中心不远,1993年冬天,老板买来猎枪,经常晚上开车去打猎,每次都有收获,但是,我发现他每次出去都要带相机和望远镜。就在这时,由于我工作努力,被公司调到了化验室工作,工作强度大了,但是,接触老板的机会没有了,为了还能回到保安的队伍里,我多次请求老板,后来,老板在我的一再请求下答应了,而且调我到办公室当内勤,这样,我的机会就更多了。


到了办公室后,我将一些文件偷偷的复印下来,还经常在老板的办公室里查找一些蛛丝马迹。1994年春天,我把所有搜集到的资料交给了余老师,余老师看到资料后给了我一个指示,让我必须离开这家企业。本来我是老板比较喜欢的员工,我突然提出辞职必将引起怀疑,于是我找了一个机会和公司发生了点冲突,闹了一场不欢而散的结局。


一天晚上,门卫班长来查岗,发现我们内勤的一个同事睡觉了,他第二天就将事情报告给了总务部,总务经理召开了保安的会议,在会上我公开的和经理发生了冲突,而后我请假回家了。三天后,我假期到日子了,我来到公司,当时台湾老板和香港的副总都没在公司,他们出差了,只有当时董事长的女婿一个泰国人,他在公司支持工作,我被他叫到办公室里训话,泰国人用了一句“你们中国人都懒惰……”,我借机大闹了一场,和泰国人拍了桌子,摔了胸卡后离开了公司!


我的情报交给余老师后,我再也没见到余老师,后来听同事们说,公司一个管理人员被安全局驱逐出境了。其实,有一些事情安全局并没有处理,因为当时本地区安全局的局长是招商引资的主要领导的女儿,一些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我失业后在市面上混生活,摆过地摊,和人家做过生意,甚至搞过传销,我几乎赔光了所有的钱。1996年,我再次回到了街道派出所,派出所给我安排了个工作,让我开警车,凭借我的驾驶技术我在派出所混了三年,直到2000年,在这个期间我成了家。


没有工作以后,我的日子就更艰难了,妻子也离开了我,我只能靠父母维持生活。每当我看到那些穿着服装象模象样的公务员时我心里都会说:“其实我也是国家工作人员,我比你们都强!”但是,这句话今天开来简直是荒唐。


我的生活窘迫,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2003年非典爆发,我的女朋友又离开了我,我在伤心之余选择了去当志愿者,参加了那场抗击非典的斗争,我每天都冲在前面,我想死,因为生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了,但是,命运就是如此,当你想死的时候你却不能死,而那些怕死的人却都离开了。我们这个地区在所有参加抗击非典的工作人员努力下,没有发生一例病情,平稳的度过了这场灾难。后来,在庆功时,当地政府连一个嘉奖都没给我,我也默默的认了,当地团委为了鼓励我,给我发了个大红本,以资鼓励吧!


接下来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我依然过着窘迫的日子,依然没有职业,没有经济来源,我靠父亲给我的救济一年又一年的维持着,但是,余老师至今没有出现过,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有人记起,是不是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而我也许不是真正的谍报员,我苦苦的思索着,我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


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余老师对曾说过的一句话,他说:“在中国,和你一样的人有很多,都在为共和国的安全默默的工作着,甚至会是你身边的某个人,而这些人甚至一生什么也得不到!”我想到这句话时,我宁愿相信我是被祖国遗忘的谍报员!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许大家不会相信故事的内容,可他却真实的发生在我的身边,甚至这个故事讲完后会带来杀身之祸,但是,当一个被遗忘的人连衣食得不到时,死又何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